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856 滿架薔薇一院香

外面的人看著蘇寧兩家的婚禮聲勢浩大,但身在局中,寧薔薇和方志誠卻并無太多的感慨,小兩口竟然還出現了些許言語爭執,畢竟婚禮繁瑣,兩人產生點矛盾也是理所當然。居家過日子,小兩口沒有不吵架的,有些感情是越爭吵越深刻。
  晚上兩人自然住在位于將軍胡同的蘇家宅子,婚房內滿是喜氣氛圍,頗有古代洞房花燭的氣息,大紅的龍鳳燭散發著紅色的光芒,與普通的蠟燭不太相同,兩支爆出了四道火焰,名為燭生雙焰;房間內擺放著紅色與金色的玫瑰,用粉色的絲線串聯在一起,寓意著花開并蒂;床上鋪著牡丹花紅色被褥,邊緣為金色綢緞,若是去掀開被褥,可以現里面埋著花生、蓮子等吉祥事物,寓意著早生貴子。
  “吃點面條,進屋子之后,就不要出門了,過了十二點才能出門,否則不吉利。”董之秋給兩人分別遞了一碗面,蘇家正因為是大族,所以格外的重視風俗。
  晚上送方志誠和寧薔薇入房的是董之秋和呂雯,只因蘇青不太懂這些繁文縟節,全權交給了兩個姑子。
  方志誠和寧薔薇兩人拾起筷子,粗粗地吃了面條,晚上兩人實在沒有吃什么東西,因此這沒有放鹽的面條,竟然吃得很香甜。盡管隔著墻壁,但外面還是傳來了嬉笑聲,新房門外聽墻角,這也是吉利的事情。
  只是寧薔薇有點不好意思,放下碗筷暗暗地踢了踢方志誠的小腿。
  方志誠隨即領悟他的意思,道:“蘇媛、蘇勁他們在外面嗎?不如進來坐坐,聊會天!”
  方志誠倒也爽快,你們不是要鬧洞房嗎,趕緊進來鬧一氣,不要等到兩人閉門關燈,在生出什么幺蛾子。
  董之秋笑道:“你們等下就休息了,讓他們進來胡鬧什么!他們都是一群皮猴子,一旦進來的話,恐怕沒一個兩個小時不會安生。**一刻值千金。這大好的時光,還是讓給你倆吧。”
  隨后見寧薔薇和方志誠已經吃完了面條,董之秋取了兩只碗走到門外,聲音若有若無地傳到了房內,“你們站在這里做什么,趕緊去睡覺。”
  蘇勁道:“我媽讓咱們過來的,說這樣做,圖個喜慶。”
  “胡說,趕緊走!再不走,我動手了啊。”董之秋動真格地說道,言畢她抽了抽呂雯。呂雯朝蘇勁擺了擺手,讓他們趕緊離開。
  見董之秋這么威嚇,他們哈哈大笑,一哄而散,片刻之后,附近安靜下來。而董之秋和呂雯也離開了房間。
  見方志誠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臉上,寧薔薇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她有點手足無措,只能咳嗽一聲,從椅子上挪到了床邊。
  方志誠笑了笑,在桌上掃視了一圈,道:“可惜沒有酒,否則咱倆可以效仿古人,來個交杯酒。”
  寧薔薇看上去有點緊張,她輕聲道:“才沒那種閑情逸致。”
  言畢,她拉開了蚊帳,躲在蚊帳后面褪下了外套。蘇家老宅是中式裝修,床也是舊時風格,因為是夏天,老宅蚊蟲也多,所以添加了蚊帳。
  方志誠用余光瞟著蚊帳內,只見寧薔薇的身影若隱若現。五六分鐘之后,她換了一身輕便的睡衣,方志誠走了過去,寧薔薇下意識將身體往后靠了靠。
  寧薔薇抬眼望著方志誠,道:“我們先數錢吧,今天收了很多紅包。”
  方志誠微微一怔,啞然失笑,大部分人結婚,最后一件事都是以數錢告終,辛苦了一整天,看看成堆的份子錢,也是一種別樣的快樂。
  方志誠走到門邊,將掛在鉤子上的紅色喜包取到了床上。今天收的錢很多,因此喜包很鼓,幾乎要塞不下了。
  然后方志誠和寧薔薇這對夫妻,就開始一張張地數了起來。數錢還得記下人名,因為既然是人情份子錢,以后都是得償還的。大約一個小時之后,兩人才將份子錢給算好,竟然有三十多萬。
  寧薔薇有點詫異,苦笑道:“怎么這么多?”
  方志誠道:“細算的話,結婚還是虧本的,今晚的酒宴平均一桌都得四五千,光宴會成本就得四五十萬了。”話音剛落,就覺得胳膊上火辣的一疼,卻見寧薔薇秀目圓瞪,怒道:“什么話?我嫁給你才虧了呢!”
  方志誠暗忖一向爽朗的寧薔薇,今晚還真如同普通女子一般,變得小肚雞腸,格外敏感,他淡淡笑道:“我只是就事論事,娶你當老婆,當然賺了。今天去將軍桌那邊敬酒,那些將軍們可是拉著我,說以后我就是軍屬了。軍屬多么榮耀啊!你未來成了將軍,我就是將軍相公了。”
  寧薔薇卻低聲提醒道:“當了軍屬,就要對婚姻均對忠誠,如果出軌的話……”
  方志誠聽到此處打了個冷顫,訕訕笑道:“破壞軍婚罪嗎?”
  寧薔薇一本正經地點了點頭。方志誠感覺自己身上冷汗直冒。
  見方志誠慢慢脫掉衣服,寧薔薇突然方志誠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方志誠微微錯愕,旋即垂頭喪氣地點了點頭,道:“那就聽你的吧。”
  寧薔薇的意思是,今天兩人從早到晚忙碌了一天,身心俱疲,此刻還是休息,就不要再做其他事情了。方志誠明白寧薔薇的意思,人在極度疲憊的狀態下,內分泌會失調,此刻制造生命的話,恐怕會極大的影響質量。
  夫妻之間,尊重是最基本的準則。見寧薔薇,背著側臥,方志誠也只能按下心中浮動的燥火。不過,也是因為今天太累了,未過多久,方志誠就進入了夢鄉,格外的安寧。
  寧薔薇和別的女人不一樣,這是自己的媳婦,已經進了自己家的大門,早收拾和晚收拾,并無什么區別。
  清晨五點多,方志誠長呼一口氣,轉了個身,突然有種被窺視的感覺,他朝寧薔薇所在的方向望去,只見她瞪著眼睛,望著自己。方志誠啞著聲音,無奈道:“你不會是想現在出去晨練吧?今天就忍忍吧!”
  寧薔薇嘆了一口氣,道:“這是我的生物鐘,我現在睡不著了。”
  方志誠伸手在嘴巴上拍了拍,打了個哈欠,道:“那咱們聊會天吧。”
  寧薔薇撇嘴道:“跟你沒啥好聊的。”
  方志誠與寧薔薇躺在床上,雙目相對,夏天只蓋了一床薄被,只要稍微移動,就能碰到寧薔薇。方志誠故意朝寧薔薇挺了挺身子,寧薔薇往后縮了縮。早上男人原本就龍精虎猛,方志誠就這么一步步地將寧薔薇逼到了床邊。雖然房間里的光纖很暗,但方志誠還是看到寧薔薇臉頰紅霞騰飛。
  昨晚什么都沒做,養精蓄略,只待此刻。
  方志誠狠狠地撲向了寧薔薇,寧薔薇想要推搡,但這一刻卻現沒有半點力氣。
  唇與唇交接許久才分開,寧薔薇已經慌亂不堪,手足無措。
  方志誠湊到她耳邊,低聲道:“既然沒有好聊的,咱們只能來做運動了。今天不適合在外面做運動,只適合在床上做運動。
  憋在方志誠心頭的一把火,終于燃燒了。而寧薔薇珍藏在心中花朵,在此刻也開始綻放。兩人激烈地糾纏在一起,撕扯著原本就不多的貼身衣物……
  雖然有窗簾遮擋,但日光透過縫隙灑入房內。寧薔薇將薄被遮住自己姣好的身子,大口大口地嬌*喘著,努力地回想著剛才的瘋狂。至于方志誠一點力氣都沒有,剛才為了制服媳婦,他幾乎拿出了近三十年積蓄的所有力量。但不得不說,自己這個媳婦,實在太強了。寧薔薇比自己小幾歲,等再過幾年,方志誠竟然有點擔心,能不能喂飽她。
  見寧薔薇睜著眼睛,望著天花板,方志誠緩了一口氣,伸手捏了捏她粉嫩的面頰,笑問:“在想什么呢?”
  寧薔薇低聲道:“原來這世界上還有這么美妙的事情。”
  方志誠尷尬地笑了笑,打趣道:“你這樣看上去,一點都不像將軍呢,我原本以為,做這種事情,肯定很刻板教條,味同嚼蠟,現在看來,你還是很有潛力可以挖掘的!”
  寧薔薇聽到方志誠這么說,撐起身體,伸手在方志誠的腦門上彈了一下,道:“我打死你,不準亂說!”
  方志誠突然捉住寧薔薇的手,寧薔薇稍作停頓,就壓在方志誠的身上。寧薔薇如今身無襤褸,輕輕地壓在方志誠的胸膛,讓他原本枯竭的心臟,瞬間找到了動力源泉。
  寧薔薇就這么坐在方志誠的身上,她原本趾高氣昂地俯視著方志誠,但未過多久,就再也控制不住,揚起自己修長的脖子,要擺著黑亮的短……
  這一次,比之前更加持久。寧薔薇她自己并不知道,自己的喘息聲是多么的妖嬈嫵媚,如同玩轉的黃鸝出谷。方志誠為了聽到這樣優美的旋律,即使是榨干自己最后一絲力量,那也是心甘情愿。
  正道是,水晶簾動微風起,滿架薔薇一院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