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855 風光大辦的婚禮

方志誠在包廂內坐了片刻之后,就告辭離開。鐘揚在包廂內和喬毅陽繼續喝了一會酒,等手機震動起來,鐘揚微微一笑,將短信遞給喬毅陽。喬毅陽臉上露出錯愕之色,道:“他這是答應了?”
  鐘揚道:“我雖然與方志誠有幾年沒見過面,但當初也曾經一起辦過案,他是個有勇有謀之人。既然他問了那個人的名字,那么我們就靜靜地等著吧。毅陽實業怕是不會倒閉,一個月之內,應該會轉危為安。”
  前方有個紅綠燈,方志誠將車停好,然后打開手機,看了一下名字,臉上露出了驚訝之色,難怪了,能在銀州讓喬毅陽走投無路的,也只有他了。
  在百人名單青年榜之中,臧毅只能排在第八位,而以廖家現在對國家的強大掌控力,廖軒也只排到了第三位,而此人排在青年榜第二位。
  ……
  省里這次人事調整效率很高,從方志誠從宋文迪口中得到消息算起,前后不足兩周,省委組織部便下發了關于免去江永同志發改委主任職務,同時任命其擔任副省長職務的文件。同時,在文件中還寫明,由沈寒春同志擔任發改委主任職務。
  其實江永晉升,這在情理之中,大家都知道他是文書記的心腹,遲早會往上更進一步。但沈寒春在發改委幾名副主任之中排名靠后,卻獲得了這個重要崗位,讓人覺得十分意外。
  臨近婚期,淮南省高層之間的變化,方志誠沒有精力太過關注,智慧城市的方案也放了下來。畢竟這個方案與之前的那些方案不一樣,是需要精心構思的。
  蘇家在陜州,寧家在云海,方志誠工作在瓊金,因此在哪里操辦婚禮,就成為了一件很復雜的事情。最終商議決定,正式婚禮在瓊金舉辦,主要是為了宴請寧家和蘇家的重要貴賓,而后在陜州和云海補辦酒宴,宴請兩家人在兩地的親朋。
  雖然大部分事情都有人專門協調專辦,但方志誠還是覺得結婚很繁瑣,比如拍婚紗照這件簡單的事情,就耗費了好幾日。原本定好的一天,因為有雨,所以只能拍攝內景,至于外景又拍了半天。蘇霖從影樓拿到底片之后,各種不滿意,所以又重新找了一家影樓,因此單單為了結婚照,就讓方志誠有點焦頭爛額。
  不過,寧薔薇對拍婚紗照似乎樂此不疲,展現出了女人的天性,怎么拍都不嫌麻煩。
  方志誠拿著喜帖來到沈寒春的辦公室,秘書笑道:“正在接電話,我等下通報。”
  方志誠從口袋里掏出幾塊糖,跟秘書聊了幾句。現在發改委耳目通靈的人,都知道方志誠要結婚了。
  方志誠來到發改委已經有三個月,他的身份也被大家慢慢知曉,不僅是省委常委、瓊金市委書記宋文迪的愛徒,還是國務院政策研究室的主任蘇青。那些原本質疑方志誠能力的人,現在均改變了話題風向,猜測方志誠以后能走到哪一步。
  方志誠離所謂的“太子”或許還差了幾步,但遠比發改委的那些公務員,距離權力重心要近了不知多少倍。
  沈寒春打完了電話,秘書進去通報一聲。等方志誠進門之后,沈寒春笑著讓方志誠坐在沙發上,等坐定之后,方志誠將請帖遞了過去。沈寒春滿意地點了點頭,笑道:“謝謝你邀請我,到時候一定參加,不過我可是兩袖清風,紅包可給不了多少。”
  方志誠笑道:“只要沈主任您愿意來就可以,紅包什么的,那不重要。”他心中卻是暗忖,只要你人到了婚禮現場,估計你紅包少給,都覺得不好意思。
  蘇寧兩大家族這次的婚禮,聲勢浩大,并非因為蘇家和寧家故意使然,而是婚姻不僅僅是兩個年輕人的結合,而且還是兩大勢力的正式聯盟。所有人都將目光聚焦此處,同時可以預見,婚禮當天,絕對是高朋滿桌,高層官員都會齊齊到場祝賀。
  沈寒春滿意地笑了兩聲,將請帖小心地放在抽屜里,然后轉身道:“除了給我請帖外,我估計你還是來請假的吧?放心吧,人事處那邊,我會交代好,你盡管休息,等報道的時候,再補一個手續就可以了。”
  方志誠對沈寒春的爽快感到驚訝,笑道:“多謝沈主任諒解。”
  沈寒春雖然從副主任升為正主任,但主任的分工還沒有明確,這意味著高技術產業處暫時還是由沈寒春負責。沈寒春既然答應放行,人事處也就沒有問題。
  沈寒春見方志誠要走,朝他招了招手,讓他坐下,笑問:“先別急著離開,聽說你最近又有大動作?整個高技術產業處每個員工都被你拉著加班,已經有人投訴到我這里來了。”
  方志誠自嘲地笑了笑,道:“是左處長抱怨嗎?”
  沈寒春不置可否地一笑,道:“工作還是需要慢工出細活啊,不過我對那個智慧城市方案,還是挺有興趣,何時能讓我看看?”
  方志誠連忙解釋道:“材料還沒有完全弄好,還不能給您看。”
  沈寒春點了點頭,道:“行,等你婚假結束再議吧。”
  ……
  方志誠和寧薔薇的婚禮在燕京飯店舉辦,共設一百多席,每席按照十人來算,當天來參加婚禮的人數超過千人,堪稱燕京圈子第一大盛事。方志誠在寫喜帖的時候,心里初步計算過,寧家共五十二桌,其中近四十桌均邀請的是軍隊干部,而相反的是,蘇家這邊,其中四十多桌都是政府干部。
  所以會場上就形成了涇渭分明的對比,進門左側的坐席上,穿著綠色軍裝的客人淹沒了穿便裝的客人;而右側是花團錦簇,各色人等均有。
  方志誠從五點三十分起,便與寧薔薇站在一樓迎賓。寧薔薇并沒有像普通新娘穿著婚紗,而是穿了一件女式軍裝,顯得英姿煞爽,而方志誠則穿了一件西裝,站在她旁邊雖然顯得有點風格不搭,但習慣了之后,倒也無所謂。
  十八點五十八分,婚禮正式開始,伴隨著悠揚的音樂聲,方志誠牽著寧薔薇踏上了紅色的地毯。
  沒有復雜的儀式,沒有煽情的言語,在司儀的提醒下,方志誠和寧薔薇互相為對方戴上了戒指,這一刻,他目光落在主席上,只見盛裝打扮的蘇青,捂著嘴巴,泣不成聲,一旁的董之秋也是眼帶星光,感動不已。
  蘇霖和蘇摩沒有坐在主桌,兩人緊挨著,不時地交頭接耳地說兩句。
  蘇摩的表情依然還是那么嚴肅,他低聲問道:“女方那邊的酒水夠不夠?沒想到今天大家都這么捧場,備用席全部用上了。這幫當兵的,都是酒桶,喝起酒來不要命的。”
  蘇霖玩味地看了一眼蘇摩,笑道:“老二,你看上去有點緊張啊,這句話都問了我十遍,放心吧,今天只要他們敢喝,隨便多少酒,都能供得上。”
  蘇摩點了點頭,嘆了一口氣,道:“能不緊張嘛?雖然今天那些最高領導人沒有參加,但只要我們送上喜帖的,他們都安排了代表,還出了份子錢。整個燕京,部級官員有三分之一,都在這里了。”
  蘇霖微笑著感慨道:“的確是一場場面宏大的婚禮啊。很少能看到這么多軍官聚在一起,據說各大軍區最年輕的將領,都在女方的三號桌上。”
  蘇摩泯了一小口白酒,然后從桌上站了起來,低聲道:“我們得去轉轉了,婚禮男方不出面表示一下,豈不是要讓女方看不起?”
  蘇摩和蘇霖的酒量還算不錯,但在高手如林的將軍桌轉了兩圈下來,已經是腳步蹣跚。不過這兩人絲毫不怯懦,提著酒瓶,繼續往下走。蘇摩的妻子呂雯有點看不下去,用手捅了捅坐在旁邊的袁琪,低聲道:“你和我一起去拉老二和老三吧,他們喝得太多了。”
  袁琪想了想,微笑道:“二嫂,你什么時候見他兄弟倆如此合拍過?既然他倆都愿意,就索性讓他們瘋一把吧。”
  呂雯聽袁琪這么說,倒是呆了半刻,袁琪分析得沒錯,這么多年來,還從未見蘇摩和蘇霖相處得這么融洽,這兩人只要見面,總是你看不慣我,我看不慣你,三兩句話下來,就得爭吵得面紅耳赤。
  其實呂雯一直欺負袁琪,也是因為丈夫和小叔子之間的關系不太好。袁琪性子比較柔和,即使呂雯總是挑刺,她也從來沒跟呂雯正面爭吵。
  呂雯目光落在舞臺中央,內心有點失落,方志誠無疑在蘇家已經站穩了腳跟,從今天現場的賓朋聚集度就能看出,無論蘇家還是寧家都對兩人高度重視。
  呂雯想來對方志誠存有敵意,因為她覺得,方志誠的出現,搶去了自己兒子太多的風光。呂雯把很多話憋在了心里,她雖然有點刁鉆刻薄,但也是識大體的。
  不過,自己兒子蘇勁的婚禮,在未來場面上可不能比方志誠弱,她心中隱隱下定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