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853 銀州來了舊相識

高波跟方志誠只是口頭上寒暄一下,他又豈會真心實意地幫方志誠協調事務。高波與方志誠分手之后,給自己的朋友李德勇打了個電話,“老李,上次麻煩你幫我查的事情,如何了?”
  李德勇拍了一下腦門,道:“幫你查了一下,不過最近事情很多,所以忘記告訴你。我從人事處了解到,發改委有三個姓方的工作人員,其中一名正處級,一名科員,還有名是合同工。”
  所謂的合同工是沒有編制的,在政府與有編制的干部相比,完全是兩種待遇。
  高波知道李德勇平常工作忙碌,也不好細問,笑道:“有空將那幾人的具體信息發給我一份吧。”他心中已經有所判斷,這方志誠至多是科員,指不定是合同工。
  高波正準備掛斷電話,肩膀被拍了一下,是監察室主要負責人副廳長曹距。曹距也是這次接待省委監督小組的主要干部。
  “準備好了嗎?再過五分鐘,就要開始洽談了,你要做好準備,不能掉鏈子。”曹距低聲吩咐道。
  高波拍了拍手里的文件袋,道:“還請曹廳放心,資料我已經準備好了。”
  曹距滿意地點了點頭,大踏步走入會議室。高波也匆忙緊隨其后,跟著曹距進入會議室。剛坐定,他突然發現有點不對勁,在自己的斜對面,方志誠正在和旁邊一位漂亮的女官員親密地咬著耳朵。
  高波再仔細地看著席卡,上面寫著“方志誠”,高波頓時覺得心臟抽搐一陣,暗忖難道他也是此次監督小組的成員?
  省委組成的監督小組,一般成員的級別都不低,至少都是正處級干部。
  高波安慰自己,或許他是替代自己的上司來參加此次調研。不過,他的心情已經七上八下,因為一般者這種會議,即使是由人代替參加活動,席卡上也會打上正式組員的名字。
  高波思緒復雜之間,會議已經開始了。會議是由交通廳常務副廳長宗聞聲主持,他首先歡迎監督組的到來,同時對省交通廳在執行省委號召的具體措施。隨后,就是由參與到基層調研活動的干部發言,高波是第一個發言人。
  高波只覺得方志誠的目光一直觀察著自己,他原本打算脫稿而談,但此刻卻是有些大腦混亂,所以只能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稿件,照本宣科的讀了起來。順利讀完了稿子,監督組的組長問了高波幾個問題。高波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應答,不過,他還是感覺到,自己的表現有點糟糕。
  交通廳在執行干部下基層調研工作時,明顯沒有教育廳準備得仔細,上午和下午有明顯的對比,所以在最后的總結過程中,監督小組的組長對交通廳給予了極為嚴厲的批評。
  “同志們,現在時代已經變化了。省直屬部門不應坐井觀天,否則的話,在指導下級部門工作時,只會缺乏底氣。剛才有些同志發表了自己的調研總結,在我看來,有點淺薄。我
  分析,第一,有可能這些同志根本沒有下基層,第二,這些同志即使下了基層,也帶著走馬觀花的態度。國家一直在強調,干部要走群眾路線,要深入基層。我認為你們還做得不夠。”
  監督小組的批評,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高波臉上火辣辣的,因為他知道,這肯定指的是自己了。其余幾個發言者,雖然也是應付式報告,但至少表現得很灑脫,而自己卻表現得極為差勁。
  其實高波并沒又下去調研,只是準備了材料,應付一下監督小組而已。但監督小組的成員大多是火眼金睛,哪里看不出其中的名堂?你有沒有真材實料,一問便知。
  會議開了兩個多小時,宗聞聲知道今天會議的效果不佳,監督小組對工作開展得頗不滿意。會議結束之后,便邀請監督小組留下吃完飯。
  監督小組的組長名叫閏文彬,省紀委第三副書記,在全省公檢法司很有聲望,他婉言拒絕了宗聞聲的邀請。遇到這樣的結果,高波再看向宗聞聲時,總是覺得有點心虛,覺得他的目光帶著一絲憤怒。
  高波給李德勇打了個電話,語氣有點郁悶地問道:“老李,你們發改委是不是有個姓方的處長,名叫方志誠?”
  李德勇頓了頓,道:“沒錯,很年輕……莫非你要查的人是他?”
  高波長嘆了一聲,道:“是啊,之前見過一次面,有點好奇。”
  李德勇壓低聲音道:“此人你還是少惹為妙,是從地方上升上來的,現在發改委最年輕的正處級干部,前途不可限量。而且他手段也不同尋常,剛來不足一月,整個處室人員被他調整大半。”
  高波得到李德勇的確認,心中自然是郁郁寡歡。他仔細一想,倒也能理解,為何謝雨馨對方志誠如此情深意重,恐怕還是看重了方志誠的潛力。否則以她這么紅的主持人,又怎么會輕易傾心呢?
  對于謝雨馨,高波是打心底地喜歡,但高波很理智,萬事還得要有自知之明。若是方志誠是個軟柿子,自己設個陷阱,然后抱得美人歸,倒也能計劃一番;但方志誠明顯大有來頭,高波不得不放棄她。
  何況,今天會議上自己表現得極差,怕是要被上司責怪。高波也無暇旁顧謝雨馨了。
  戚蕓和方志誠相繼上了考斯特,方志誠笑道:“看來交通廳要挨板子了。”
  戚蕓低聲笑道:“如果找不到典型,咱們的工作報告也很難交代。交通廳這是正好撞在槍眼上了。對了,你剛才跟我說,第一個匯報工作的高波,他的講話有問題?”
  方志誠點了點頭,如實道:“跟白開水似的,你難道不覺得?”
  戚蕓緩緩點頭,道:“我剛才也跟宗書記提了提,那個高波恐怕也得作為典型,要被寫進工作報告中了。”
  方志誠臉上露出很驚訝之色,感慨道:“被這么點名批評,怕是后果嚴重吧?”
  戚蕓淡淡道:“
  正常來說,肯定會受到處分,否則的話,很難給上面交代。”
  方志誠唏噓不已,伸手握住戚蕓柔軟的纖手,仗著兩人鄰座,別人也看不清楚,揉捏了一陣,感慨道:“所以應付檢查,還是不能弄虛作假啊。”
  方志誠自然不會對高波真的報以同情,這家伙竟然對謝雨馨有所覬覦,這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膽嗎?
  ……
  《智慧城市》的方案,耗費了方志誠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為了將方案制作得更加有說服力,方志誠讓商燕調查了許多資料,光是原始資料的收集,就花費了兩周時間。倒不是因為原始資料多,而是資料和數據非常難得,國內這一塊完全屬于空白,即使高校在這個領域也很少有所涉獵。方志誠為此還利用自己與蘇青的關系,從國外拿到一些核心數據。即使在迪比克市,也還處于摸索階段,可參考的內容也不多。
  方案足有三百多頁,但方志誠還是覺得欠缺了點什么。正思慮之間,手機震動,方志誠看了一眼,接通了電話,嘴角帶著笑意,道:“老鐘,你怎么有空給我打電話?”
  打電話的是鐘揚,現在是銀州某區公安局局長,正處級干部,他比方志誠只大幾歲,算得上年輕有為。鐘揚在官場混跡,能走到這一步,那是在情理之中。若是一千個男人站在一塊,鐘揚在長相上也屬于出列拔萃的那類。兩個人同樣都有能力,上司哪有不用長得更好的那一個?鐘揚在銀州的名氣很大,前幾年經常在電視上見面,雖然是個公務員,但很有人氣。
  鐘揚笑道:“正好在瓊金辦事,知道你也在瓊金,想找你聊聊,咱們很久沒見面了。”
  方志誠與鐘揚是有一兩年沒見面,笑道:“那晚上見吧,我做東。”
  鐘揚灑然笑道:“到了你的地盤,當然得吃你這個大戶。”
  晚上到了下班時間,方志誠沒有加班,而是趕往與鐘揚約好的金海灣商務會所。金海灣商務會所的名氣很大,出入也有門檻,若是身價不超過千萬,就不要踏足,因為這里隨便一晚,消費都得幾十萬。說是方志誠請客,但鐘揚把地點報給他,他就知道今晚做東的另有其人。
  剛進商務會所,便被服務員攔住,方志誠打了個電話,片刻之后,鐘揚出門將方志誠帶了進去。鐘揚穿得很精神,polo衫、牛仔褲、黑皮鞋,倒像是個花花公子。來到了包廂,鐘揚給方志誠介紹道:“這位是喬毅陽,毅陽實業的董事長;這位是方志誠,我的好朋友,在發改委工作。”
  喬總看上去四十多歲,但方志誠估摸他應該有五十多歲,保養得很好。與方志誠握了握手,喬總笑道:“真是英雄出少年,沒想到鐘局長的朋友這么年輕。”
  鐘揚笑道:“喬董事長,你就不要揣著明白裝糊涂了。”
  喬毅陽爽朗地笑了兩聲,道:“行,咱打開天窗說亮話,我正是為了結識方處長而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