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852 虛擬世界的婚姻

(年底非常忙碌,元旦還要出差,得騰出時間存稿,否則到那幾天得斷糧了,所以近期不出意外都是一更。相信大家都能理解。)
  方志誠的仕途生涯,受到宋文迪的影響很大。宋文迪無論工作能力還是為官之道,都出類拔萃,所以方志誠喊他師父,那是發自肺腑的。當然,只要是人,都有弱點,宋文迪處理事務有熱血的一面,但更多地偏向沉穩,這在他升任副部級之后,變得越來越明顯。瓊金在過去幾年沒有什么太大的改變,尤其是主城區,沒有大興土木,這使得他飽受詬病,很多人質疑宋文迪。
  其實這也不能完全責怪宋文迪,瓊金是一座古城,尤其是主城區寸土寸金,稍有風吹草動,牽扯的資金是難以預計的。
  與宋文迪在咖啡廳聊到十一點多才分別,目送宋文迪坐著轎車離開,方志誠站在霓虹燈閃爍的廣場上,忍不住深深地吸了兩口氣,自己這算得上已經慢慢融入瓊金的生活。
  漢州雖然與瓊金只有一個多小時的車程,但省會城市和地方城市的差距很大,都市化氣息更加濃烈,盡管已經接近凌晨,但路上還是有許多男女,他們三兩成群,并肩而行。
  方志誠坐在轎車上掏出手機,翻著手機短信,葉輕柔在三十分鐘之前發來一條短信,問自己有沒有睡著,方志誠想了想,回復了過去,“趕緊睡覺吧,等會就天亮了。”
  葉輕柔很快發來短信,“現在才十一點,離天亮還有很長時間呢。”
  方志誠笑了笑,打了電話過去,葉輕柔接通后,聲音有點啞啞的。
  方志誠關心道:“怎么還沒睡覺?是不是又準備熬夜了?”
  葉輕柔嘻嘻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在玩游戲呢。練了兩個號,一男一女,一個叫做夜舞輕柔,一個叫做烈武志誠,有空一起玩呢。烈武志誠的號,已經90級了,身上都是極品裝備。”
  方志誠無奈苦笑,之前葉輕柔跟自己說過,她最近在玩網絡游戲,而且有點沉迷。夜舞輕柔的號,是葉輕柔的號,而烈武志誠的號,是她給方志誠練的。
  網絡游戲在這兩年非常紅火,對年輕人的吸引力很大,偶爾新聞里還爆出為了玩網游,不少年輕人偷竊的新聞。
  在國外,網絡游戲也是一個很熱門的市場,站在方志誠的位置,他并不反感網絡游戲給社會帶來的改變,但也覺得需要引導。
  方志誠道:“你啊,不是已經畢業了嗎?工作找到了嗎?怎么還每天玩游戲。”
  葉輕柔嘆了一口氣,道:“我爸讓我休息一段時間,過了暑假就去他公司上班,我也想得很清楚,雖然以我的能力,去一個普通企業,不出三年就能混出名堂,但終究還是為別人打工。索性不如去遠湖集團,一步到位。”
  方志誠見葉輕柔說得如此自信,不僅搖了搖頭,道:“你啊,還是小孩子心性,我真有點擔心葉總了。”
  葉輕柔轉移話題,又回歸游戲,道:“對了,明天你必須要上游戲,不然的話,我就會到你單位。”
  方志誠見葉輕柔難得那么嚴肅,道:“怎么了,難道要我上游戲,跟你一起砍人嗎?”
  葉輕柔神秘地笑道:“暫時不告訴你,等你上線了,保證有驚喜。”
  葉輕柔越是藏著掖著,方志誠越是覺得好奇。
  回到酒店,洗漱了一番,方志誠打開電腦,在搜索引擎上輸入游戲的名稱,然后點擊下載。游戲的安裝包不是很大,方志誠的電腦配置還算可以,所以運行還算流暢。隨后,方志誠將葉輕柔發給自己賬號和密碼輸入在其中,登陸之后,進入游戲頁面。
  手機這時候響了起來,葉輕柔打來電話,問道:“哥,是不是你上游戲了?”
  方志誠笑道:“是我上的。”
  葉輕柔開心地笑問:“你不是說不上嗎?”
  方志誠尷尬地咳嗽一聲,道:“有點好奇,看看現在的年輕人都玩什么。”
  葉輕柔也不追問方志誠,笑道:“等下你按照我的指示,操作賬號。”
  方志誠以前玩過網絡游戲,不過因為太耗費時間,工作太忙碌,所以就丟在了一邊,不過他還是有些底子,所以在葉輕柔的電話指導下,做了一些列的動作。
  人物頭像在好幾個地圖上轉換,最終落在了一個頗有喜慶氛圍的場景,窗口中彈出對話框,有兩個選項“確定結婚”、“只是看看”。
  方志誠在葉輕柔的連番催促下,點擊“確定結婚”,游戲畫面上頓時綻放煙火,系統消息“恭喜夜舞輕柔和烈武志誠成為本服務器第2899對夫妻”。
  而男女人物突然換了一身喜服,如同古時婚禮一般,男角色帶著新郎帽,女角色頭上披著紅色的喜帕。隨后男角色上了陪著紅花的高大駿馬,女角色進了喜轎,周邊還有敲鑼打鼓的送親隊伍,在場景里游行起來。
  在人物對話框內,不少人游戲玩家發來恭喜結婚的賀電,好不熱鬧。
  大約十來分鐘之后,葉輕柔笑道:“行啦,咱們結過婚了啊!”
  方志誠終于明白葉輕柔葫蘆里賣得什么藥,唏噓道:“你說的神秘驚喜,就是這個?”
  葉輕柔有點驕橫地說道:“對啊,你已經和我結婚了,難道后悔嗎?”
  方志誠知道葉輕柔的情誼,低聲道:“小柔,你太傻了。”
  葉輕柔捧著電話在那邊沉默許久,緩緩道:”是啊,我真的很傻。我知道,在現實中,你是不會跟我結婚的。但通過游戲也一樣。現在呢,你和我可是先結婚的,論起輩分,我是你的大房,她是你的二房。”
  說到此處,她語氣一轉,微笑道:“有人說肉體出軌不可怕,精神出軌才可怕。我就是要讓你精神出軌。那個女人跟你結婚又怎么樣,我要讓你心里念著我,想著我。”
  方志誠知道葉輕柔這刁蠻無理的話中,充滿對自己的感情,他長噓一口氣,笑道:“以后的話,我有空就會登陸游戲,不過恐怕陪不了你太長的時間。”
  葉輕柔似乎很開心,雖然隔著千里,但從電話里能聽出她的喜悅,“那你說好了哦。每天都要上線,否則的話,我饒不了你。”
  方志誠應付地答應葉輕柔,心中也是打定主意,每天只要有空,就登陸一下游戲。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凌晨一點,葉輕柔似乎還沒有睡意,方志誠給葉輕柔在游戲里發了條信息,然后退出了游戲。
  ……
  方志誠和戚蕓一同走向考斯特,同行人員共有十多人,這是由督查室牽頭,針對對省直屬機關下基層調研而開展監督行動。方志誠作為監督小組的人員,參與本次行動,當然,他的身份只是普通的監督員,跟戚蕓相比,還是差了一個層次。不過,隨行人員看出戚蕓對方志誠另眼相看,所以對方志誠的態度也很客氣。
  方志誠在這個小組中,算得上異類,因為其他人員都是來自于組織部、紀委、宣傳部等部門,而方志誠來自于發改委,這就顯得有點突兀。不過,熟悉內情的人,都知道方志誠其實是這次下基層調研的導*火索,也是省長魏群親自點名,加入到監督小組的人員。
  之前監督小組已經有過兩次集體行動,方志誠都以工作繁忙為由,讓商燕代替自己參加。不過,今天的行動,戚蕓要求自己一定要親自參加,方志誠也只能奉命隨行,畢竟每次都讓下屬頂替自己參加,影響不大好。
  今天主要是對教育廳及交通廳兩大部門進行抽檢,上午前往教育廳。教育廳還是很重視省委的號召,十二名處級干部下派到地方掛職,其中四名正處級干部,八名副處級干部,到地方上分管教育方面的一線工作。
  這十二名教育廳干部,有十名從掛職地點趕到瓊金,進行述職報告。從干部的發言來看,教育廳十分重視干部下基層調研,并執行得很徹底,不僅是調研,還讓干部到地方掛職,同時從基層借調優秀的干部,到省廳來學習。
  干部掛職的時間不會太長,一般半年左右,到地方上不出意外,都會受到重用,同時地方上會充分利用省廳干部的資源,多為地方爭取福利。而借調到省廳的地方干部,也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在省廳積累人脈,即使以后回到原崗位,再跑教育廳時,會對此處的工作流程很熟悉。
  教育廳對待省委發布的政策執行得很徹底,中午吃完午飯,稍作休息之后,調研組便來到了第二站交通廳。
  會議室內早已安排好坐席,方志誠將包放在位置上,便往衛生間去小解,會議的時間不會短,起碼兩個小時,盡量在會議期間,不隨意地進出,這是方志誠養成的習慣。
  交通廳的衛生間不大,從里面走出,在水池邊洗完手,他突然抬頭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正是前段時間見過面的高波。
  高波也看到了方志誠,也是很詫異,走到方志誠的身邊,笑問:“你怎么會在交通廳?”
  方志誠淡淡笑道:“來辦點事。”
  高波嘆了一口氣,低聲道:“今天交通廳應付檢查,恐怕沒人會為你辦事,你具體找誰,要不我幫你聯系一下?”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不用了,我自己處理就可以,高處長,你還是忙你自己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