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849 你身上有股俠氣

方志誠走到了安妮的身邊,臉上露出一絲無奈的表情,安妮瞪著方志誠,口中用法語惡毒地詛咒著方志誠。方志誠苦笑道:“看來你的漢語學得還不夠好,臟話沒學會嗎?你用法語罵我的話,我可是聽不懂。”
  安妮愣了愣,緩緩道:“我草你媽!”
  方志誠頓了頓,臉色變得陰沉,蹲下身子,狠狠地抽在了安妮的面頰上,這讓寧薔薇看得微微一愣。
  方志誠甩了甩手,皺眉道:“你有沒有教養?你可以罵我,但不要罵我的家人。”
  安妮吐了一口血水,冷笑道:“有種你把我殺了!”
  方志誠搖了搖手指,道:“讓你活著,比讓你死了價值更大。”言畢,方志誠站起身,往后面退了幾步,以免安妮故意把血水吐在自己的身上。
  寧薔薇聳了聳肩,笑道:“沒想到你一點也不憐香惜玉。”
  方志誠苦笑道:“她只是長了一副女人的皮囊而已。骨子里跟野獸沒有太多的區別,外表再漂亮,手上沾滿鮮血,殺人不眨眼,這樣的人如何值得同情?”
  寧薔薇呆立片刻,輕嘆了一聲。
  方志誠突然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連忙牽起寧薔薇的手,笑道:“當然,這得分角度來看,若是你的話,即使是個女魔頭,我也永遠站在你的身后,對你不離不棄。”
  寧薔薇臉上一紅,突然意識到什么,伸手在方志誠的腦門上彈了一下,“你含沙射影,罵誰是女魔頭呢?”
  方志誠捉住寧薔薇的手,笑道:“開個玩笑而已。對了,這個女人怎么處理呢?”她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安妮。
  寧薔薇面色凝重,沉聲道:“還是跟著漢森一樣,交給國家安全部門處理,她還是有價值的。法方會愿意付出一定的代價贖回她的。”
  聽到此言,安妮奮力地掙扎,口中再次用法語罵起臟話。寧薔薇眉頭擰了擰,疾步走到吉普車,取回了繃帶,然后三兩下封住了安妮的嘴巴。
  頓時,整個世界就安靜下來了。
  寧薔薇弄完了一切,一臉嫌棄地與方志誠說道:“沒想到法語說臟話這么惡心。”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還是咱漢語罵人比較爽。”
  等了大約十來分鐘,一輛黑色防彈車駛入現場,荷槍實彈地走出六名特警,其中一人與寧薔薇行了個軍禮,寧薔薇點了點頭,介紹情況道:“不出意外的話,這女人應該是法國著名的特工——黑暗天使,她曾經多次執行國際任務,手上有多國政要的命,是個很好的談判籌碼。她很狡猾,實力很強,你們一定要嚴加看守,不能讓她有任何可乘之機。”
  為之人沉聲道:“長官,請放心,我們一定會嚴加看守,盡快將她轉移至秘密看押地點。”
  寧薔薇行了個標準的軍禮,兩名特警將捆成粽子一樣的安妮拖上了車,又有兩人在現場探查,盡量不要留下太多的痕跡,還有兩名則做好警戒,以防突狀況出現
  等防彈車離開現場,方志誠這才松了一口氣,雖然不是第一次經歷這種事情,但他還是難掩心中的震動。
  寧薔薇似乎看破了他內心的想法,道:“知道以后不要亂惹事了吧?”
  方志誠灑然笑問:“為什么會這樣說?”
  寧薔薇嘆氣道:“銀色時代里的人物,每一個都是亡命之徒。就比如剛才的黑暗天使,她曾經獨自一人干掉一個中亞國家的元保衛隊,并成功刺殺那個國家的國王。跟這樣的人接觸,你時刻都面臨著死亡。為了追擊她,全國至少調動了百名軍中的精英人物。如果不是我正好守著你,你現在恐怕就要去見閻王爺了。”
  方志誠連忙作揖,笑道:“謝謝老婆救命之恩。”
  寧薔薇輕哼一聲,道:“不救你,能怎么辦呢?莫非看著自己活生生地成為一個寡婦?”
  方志誠沒料到寧薔薇會突然說出這么一句俏皮的話,笑了兩聲,輕輕地摟住寧薔薇的肩膀,她并沒有反抗,稍稍接觸,便用手輕輕地推開了他。
  方志誠從口袋里摸出了一根煙,道:“我這人有個缺點,只要自己遇上事情,如果不去解決的話,就會很不舒服。我知道,銀色時代是禁區,以我一個正處級干部,沒法去解決,但我沒法做到袖手旁觀。如果任由這樣的組織存在,國家將承擔損失是小,關鍵是老百姓的利益被他們給侵占了。”
  寧薔薇看向方志誠的眼神有些不太一樣,道:“我終于知道爺爺當初為何那么看好你了。他說你身上有一股跟他們相似的精神。”
  方志誠擺了擺手,苦笑道:“我能有什么精神?只是偶爾會犯病吧!”
  寧薔薇認真地看了方志誠一眼,道:“以后我再也不會喊你娘娘腔了,其實你挺男人的。”寧老爺子說方志誠身上有一股俠氣。他看到不平等的事情,會站出來,并用自己的方法去改變這種不平等。
  在老一輩的革命家中,這種俠氣很普遍,他們揭竿起義,帶著國家大義,推翻舊政權,建立新社會。但隨著經濟推動社會展,現在大部分人從金錢出,沒有靈魂寄托,道德淪喪,有堅守的人反而成為異類。
  黑暗天使安妮被捕獲,孟虎自然又回到了方志誠的身邊,而寧薔薇則要離開。
  清晨五點,天只有些微亮色,經過一宿的冷卻,空氣帶著清涼。方志誠將寧薔薇送下樓,似乎有點走神,被草坪上一根樹樁被絆了一跤。寧薔薇見方志誠狼狽的模樣,忍不住笑了,“你這是還沒睡醒吧?我都說了,不需要你來送我。”
  方志誠撓了撓頭,訕訕笑道:“都準備結婚了,咱們不應該多在一起,培養感情嗎?”
  寧薔薇白了方志誠一眼,道:“我在你身邊,恐怕你辦很多事情都不方便吧?”
  方志誠知道寧薔薇含沙射影地在說自己和謝雨馨見面的事情,笑道:“說得有點太夸張了吧?”
  寧薔薇笑了笑,突然正面對著方志誠,幫他理了理衣服領口,道:“放心吧,我爺爺說過,你這樣的人物,應該給你充分的自由,不能給你太多的壓力。因為以你自己的性格,早就把自己壓得呼不過氣來了,作為你的妻子,又怎么能給你添加太多壓力呢?我這次回部隊,主要是要交接工作,畢竟再過兩個月,就得準備結婚了。很多事情需要交代好,否則的話,出亂子可就不妙了。”
  寧薔薇的話,說得很委婉,但其實也說明了自己的態度。在感情生活方面,寧薔薇沒有那么小肚雞腸,默認了方志誠在外面的那些拈花惹草的事情。
  方志誠正準備笑著感恩戴德地吹捧一下寧薔薇的大度。
  寧薔薇突然面色一凝,沉聲提醒道:“過去的事情,就罷了,既然是你欠下的情債,你必須要償還,但不允許變本加厲,否則,我要你好看。”
  方志誠似乎聽到了寧薔薇捏緊拳頭,骨頭出嘎嘣嘎嘣的聲音,忍不住打了個寒噤,目送寧薔薇離開。
  ……
  夜幕降臨,瓊金福天廣場霓虹燈閃爍,周圍的樓宇腰身都安放著大的電視顯示屏,上面播放著諸多企業宣傳廣告。其中一個廣告引起不少人的關注,杜兮穿著白底繡花旗袍,撐著一般紙傘,走在江南的小道上,微雨紛紛,終究停下腳步,回身眺望。畫面截然而止,隨后是字幕“湖色山莊,品味江南。”
  這是一則房地產廣告,在福天廣場的中央大屏幕上播放,并不簡單,因為湖色山莊距離瓊金由一百多公里,已經遠在漢州。在瓊金市中心銷售漢州的別墅洋房,這若是放在幾年前,那是難以理解的。
  但現在瓊金和漢州同城化進程迅,從福田廣場到漢州的湖色山莊,搭乘城市輕軌只需要半個小時。從瓊金東寧區至福天廣場,即使打的的話,也要耗費四五十分鐘的時間。這意味著如果你在福天廣場上班,在漢州湖色山莊購買一套別墅,和江寧區購買一套別墅,在時間成本上是相同的。
  但價格相差很大,東寧區的一套別墅,最低價格也到三百萬,而湖色山莊的均價不過五千,也就是一百多萬便能拿下一套別墅。
  在品質上,宏達集團這幾年已經在全省投資多個住宅地產。宏達集團在諸多項目上,一直強調質量,而湖色山莊則是宏達集團重點打造的項目,質量更是精益求精,同時一期項目的價格也是出想象,幾乎以成本價推出。
  保尼大廈內的一座咖啡廳內,方志誠和宋文迪正坐在窗口品著咖啡。宋文迪指著對面的廣告,笑道:“湖色山莊的價格很低,我懷疑宏達集團是不是虧本了。”
  方志誠用湯匙攪拌著咖啡,笑道:“宏達集團短期是虧本了,但從長遠來看,它只賺不虧。具體原因,正好趙董來了,你可以當面問問她。”
  話音剛落,趙清雅踩著黑色的高跟鞋緩步走入咖啡廳,她現了方志誠和宋文迪,面帶微笑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