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848 外表艷麗的野獸

(書友棲風中的書評,在大家的支持下,已經進入前二十,謝謝大家的支持。但競爭很激烈,希望大家每天都能堅持投票,活動在22日結束。)
  高波是個成熟的男人。所謂成熟包括很多方面,沉穩的心態,成功的視野,完善的世界觀,正確的處人與事之道。高波三十五歲,長相雖說老成一點,但身材高大,體型健碩。
  自從妻子去世之后,高波并不是找不到合適的結婚對象。作為個副處級公務員,在相親市場還是很受歡迎。高波也曾經試圖相親過,但結果發現很難找到中意的。直到遇見了謝雨馨,他認為自己必須要主動爭取,這是一個除了他妻子之外,能夠令他動心的女人。盡管她有個女兒,但高波一點也不介意,權當自己也多了個女兒。
  洗完了餐具,高波轉身進客廳,準備離開,謝雨馨琢磨著要跟高波說清楚,送他下了樓。高波站在樓下,還沒等謝雨馨開口,主動道:“雨馨,我今天其實見你,是想對你表白。第一次見面,你車子出現問題,我正好出現在你身邊幫忙,我相信那就是上天給我們的緣分。你一個人帶樂樂很辛苦,我想給你一個家庭,那樣你可以活得輕松一點。”
  謝雨馨臉上露出錯愕之色,下意識地退后了一步,苦笑道:“高處長,對不起,我不能接受你。正如你所見,我是有男朋友的。其次,我一直將你當成朋友來相處,如果有什么舉動讓你誤會,敬請見諒。以后咱們還是不要見面了,我怕我男朋友會不高興。”
  高波臉上露出失望之色,沒想到自己的告白,卻遭到了謝雨馨無情地拒絕。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雨馨,我希望你慎重考慮下。我現在唯一不足之處,是因為我們相識得太晚。如果我更早的遇見你,你恐怕就不會這么快拒絕我了。我希望你給我機會,也是給你自己多個選擇。”
  謝雨馨搖頭道:“高處長,我已經給你答案了。希望你能夠找到自己的幸福。”
  高波臉色從遺憾轉為失落,嘆氣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過,我會等你。”
  第一次幫謝雨馨處理拋錨的車子,或許是巧合,但第二次見面吃飯,那就是高波動用關系的緣故。高波已經陷入偏執的情緒之中,認為謝雨馨適合自己,而方志誠根本給不了謝雨馨幸福。
  方志誠算什么,年齡比謝雨馨還要小數歲;謝雨馨已經有過一次失敗的婚姻,難道她還想再失敗一次嗎?
  高波開著自己的捷達,心中憤懣,忍不住踩了一腳油門,想起方志誠那張得意張狂的臉,心中不打一處來。高波一邊開著車,一邊取出手機,給自己在發改委的朋友打了個電話。
  “老李,能幫個忙嗎?”高波平靜地問道。
  “什么事?盡管問!”老李正在牌桌上,夾著手機接聽電話,捏著一張牌落入河中。
  高波道:“幫我查一個人。”
  老李歪著頭,笑問:“朋友還是仇人。”
  高波淡淡笑道:“不是朋友,姓方,年紀看上去三十歲不到。”
  對面打出一張牌,正好讓聽牌的老李糊了。他哈哈大笑,道:“老高,你這個電話打得好,送財來了。行,我一定幫你查查。姓方的年輕人是嗎?明天我就給你查。”
  聽著電話中傳來的洗牌聲,高波掛斷電話,老李是發展規劃處的副處長,從交通廳調過去的,在整個淮南混得很開,以自己與他的關系,對付個年輕人,應該沒有什么問題。
  在省府機關熬資歷,以方志誠的年齡,能混到科技干部,就算不錯了。
  望著高波黯然離開,謝雨馨無奈地搖了搖頭。自己在瓊金已經有兩年,狂蜂浪蝶不少,高波只是其中之一而已。謝雨馨一般都會選擇果斷地拒絕,因為她知道,如果你給他們希望,只會讓問題變得復雜,變得更加麻煩,遠不如快到轉亂麻。
  “干凈利落。”方志誠從陰暗處走來,笑著鼓掌說道。
  謝雨馨愣了愣,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道:“我不想給自己找麻煩。”
  方志誠道:“高波很有心計,的確不太適合你。給樂樂找爸爸,不應該找這種城府很深的。”
  “難道選你嗎?論心計,有幾人是你的對手?”謝雨馨立即反唇相譏。
  方志誠訕訕地撓了撓頭,轉移話題,道:“我準備走了。以后有什么困難,直接給我打電話,我一定幫你解決。”
  謝雨馨欲言又止,嘆了一口氣,目送方志誠上了轎車。
  ……
  方志誠今天來見謝雨馨,知道有點不智,因為他知道一舉一動,都落在寧薔薇的眼中,所以他和謝雨馨沒有任何親密的動作。但高波的出現,讓他很警惕。自己在眾人面前說,是謝雨馨的男朋友,他并不后悔,因為這是男人應當有的承擔。
  至于寧薔薇那邊,方志誠覺得,這些都已經不算是秘密,寧薔薇肯定已經知道一切,她選擇不說,是因為默認了一切。
  回到自己所住的酒店,方志誠將車停入地下停車場,等了片刻,吉普車緩緩停在轎車的旁邊,寧薔薇從車內走出,敲了敲方志誠的車窗,方志誠這才緩緩下車。
  “需要我給你什么解釋嗎?”方志誠理虧地問道。
  寧薔薇擺了擺手,道:“謝雨馨嗎?不需要了。”
  方志誠苦笑道:“你就沒有好奇心嗎?”
  寧薔薇目光清冽地在方志誠臉上掃過,搖頭道:“我覺得現在咱們需要把注意力轉移到其他方面來。”
  ——“往右邊走,躲到那個墻體的后方,直到我喊你,都不要出來。”
  方志誠微微一愣,見寧薔薇面色嚴肅,立即按照她的意思,躲到了轎車旁邊的墻體后方,露出半個腦袋,寧薔薇已經離開原來站的位置,移動到一輛轎車的后方。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地下停車場變得靜寂無聲,方志誠甚至能聽到自己心跳聲。突然一聲嬌叱打破了寧靜,方志誠順著聲音望了過去,只見兩個身影糾纏在一起。其中一人豐腴妖嬈,滿頭金發,正是曾經有過一面之緣的安妮。
  安妮此刻陷于被動,對面這個華夏女人,看上去與自己體型相仿,但她每個動作都精準到位,逼得自己根本沒有進攻的機會。同時,安妮發現對方防守極其縝密,沒有絲毫破綻。
  自己與孟虎交手過好幾次,孟虎力量很大,盡管如此,以安妮的狡詐和靈活,還是避過了孟虎的追擊,但現在的情勢,比起之前更加危機,因為論靈活與矯健,自己似乎還處于下風。
  安妮揮舞著手中的匕首,將重心壓得很低,如同潛伏于荒野的獵豹,她伸手朝寧薔薇疾刺兩記,往反方向跑去,剛剛寧薔薇踢中了她的腹部,安妮不得不與寧薔薇拉遠距離。
  安妮知道,自己必須跟寧薔薇貼身纏斗,比拼兇狠,才能獲得機會,但事實讓她很無奈,寧薔薇的腿上功夫超絕,五十厘米的距離,擊中自己不下三次,她不得不改變策略。
  孟虎的進攻帶著鐵血煞氣,他幾乎無視自己的防守,用攻擊就可以摧毀一切,而寧薔薇無論是進攻和防守,都縝密精確,完美得讓人絕望。
  安妮終于意識到自己折返瓊金,狙擊方志誠的計劃,有多么的愚蠢。
  安妮知道孟虎一直追在身后,故而在華夏輾轉了多個城市。他們陸續交過幾次手,在組織的幫助下,她制造了個遠遁假象,折返瓊金再次獵殺方志誠。
  報復,這是銀色時代下達給自己的命令!
  她知道方志誠身邊,會有其他的護衛,但肯定沒有像孟虎這樣威猛的人物,但她也沒料到,那個護衛竟然是方志誠身邊的女人,而且實力還在孟虎之上。
  寧薔薇臉色很平靜,望著幾乎是匍匐在地上的安妮,語氣淡然地說道:“放下手上的武器,你會少吃點苦頭。”
  安妮低聲咆哮,原本看上去嬌俏的臉蛋,竟然有點變形。漂亮艷麗的外表,其實只是虛假的外衣而已,安妮此刻就是個殺戮的機器。
  她手里不知何多了一把匕首,兩把匕首在空中翩翩起舞,制造出詭異的軌跡,只要觸及這個軌跡,就會被受到重傷,寧薔薇赤手空拳,在安妮的進攻之中,翩翩起舞,她的動作看似很慢,但每次都能點中軌跡中的弱點,不停地打斷對方進攻節奏,讓安妮的動作顯得有些凌亂和笨拙。
  寧薔薇并不是沒有方法,在最短的時間內打敗安妮,而是她需要用更穩妥的方法擊潰她。安妮組織又一波進攻之后,停頓數秒,就在這舊力用盡,新力未生的時候,寧薔薇腳步輕盈地游走,手刀在安妮的脖子上狠狠地敲擊了一下。
  兩人動作瞬間停止,安妮整個人癱軟了下來。高手過招,處處兇險,但決勝可能只是輕描淡寫的一擊。
  安妮被擊中了脖頸的動脈,血脈不暢,讓她短時間失去了意識。
  寧薔薇長吁一口氣,取出隨身的軍用繩將安妮熟練地捆好,然后朝著角落里目瞪口呆的方志誠,低聲道:“危機解除,你可以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