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844 無窮遠到無窮近

薛福連離開大約十來分鐘,方志誠給寧薔薇撥了個電話,笑問:“只有兩個房間,你是選擇和小商睡,還是和我睡。”
  寧薔薇直接掐斷了電話,方志誠拿著電話出神,未過多久,門鈴響了起來,方志誠打開門,寧薔薇蹙著滿是英氣的兩條眉,不悅地盯著方志誠。
  方志誠聳了聳肩,打趣道:“你這是什么意思?”寧薔薇選擇跟自己住一個房間,倒也能理解。在商燕面前,方志誠和寧薔薇是未婚夫妻,雖說還沒有領證也沒有舉辦婚禮,但現在這個年代,他們若是不住在一起,反而會讓人覺得不正常。
  寧薔薇輕哼了一聲,撞開了方志誠,緩步走入房間,脫下了外套,道:“我洗澡。”
  見寧薔薇提著裝著干凈衣物的行李進了衛生間,方志誠坐在床邊,打開了電視,將音量調得很大,選擇了個曹堯地方臺,漫不經心地看了起來。
  從電視臺的節目水平,就可以看出,曹堯和漢州也有一定的差距。曹堯的幾個電視頻道都在播放電視劇,電視劇里的插播廣告幾乎沒有。從廣告頻率就可以看出,曹堯當地的經濟水平還不夠發達,地方企業在宣傳推廣和品牌塑造上還沒有足夠的意識。
  過了差不多二十分鐘,寧薔薇從衛生間里走出,她換了一身輕便的睡衣,盯著方志誠看了許久,終于開口道:“你不洗澡嗎?”
  方志誠將音量調小,打趣道:“當然得洗澡,我不是在等你嗎?你又不肯讓我跟你一起洗。”
  “做夢!”寧薔薇朝方志誠翻了一個漂亮的白眼,轉身拿起電吹風,將頭發吹干。
  方志誠強忍住欣賞寧薔薇吹頭發時別樣的美麗,從行李箱內取出干凈衣物,緩步走入衛生家,準備洗澡。目光落在浴缸上方的浴簾上,寧薔薇洗完澡之后,將衣物隨手搓洗,然后晾了起來。
  寧薔薇的貼身衣物,很正常,既不花哨,也不鄉土,淺粉色布料,罩杯約莫是B……掃了數眼,方志誠忍不住還是感覺氣血上涌,有了些許反應。他重重地吐了兩口氣,強壓住心中的諸多想法,脫掉衣物,開始洗澡,水珠打在肌膚上,稍稍轉移了注意力。
  等方志誠洗完澡之后,寧薔薇拿著吹風機,進入衛生間。伴隨著呼呼呼的聲音,方志誠猜測,寧薔薇這是想用吹風機將衣物烘干。這次調研活動,前后差不多要一周的時間,沒有足夠的換洗衣物,必須要將臟衣物清洗了才是。
  又等了片刻,寧薔薇緩步走出衛生間,淡淡道:“你換下的衣服,我已經把你洗掉了。”
  方志誠露出受寵若驚的表情,感激道:“你就是活雷鋒,活菩薩。”
  寧薔薇沒好氣地白了方志誠一眼,道:“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方志誠知道寧薔薇好面子,才這樣說,也順勢給她個臺階,笑道:“那是當然。要不這樣吧,下次我幫你洗衣服,這樣也算是互不相欠了。”
  寧薔薇臉色潮紅,低聲啐道:“我才不用你洗呢。”
  方志誠哈哈大笑,暗忖寧薔薇這個女漢子,現在臉紅的次數,是越來越多了啊。原因很簡單,那是因為自己已經慢慢地俘獲了她的芳心。
  平心而論,寧薔薇是一個好女人,她沒有現在尋常女人的矯揉造作,身上有正義感,方志誠在與她相處時,有時候會產生一種自慚形穢的感覺。
  與寧薔薇單獨相處,有很多機會,但方志誠一直沒有越雷池,便是因為想要留住寧薔薇的純凈,不想去玷污那種美好。
  寧薔薇見方志誠抱著枕頭,去了外面的沙發,想了想,道:“你還是睡床吧?”
  方志誠笑道:“我睡床,那你呢?”
  寧薔薇沉默片刻,道:“一起睡床,但前提是,你不許打什么壞主意。”
  方志誠迅速作了個立正姿勢,極不標準地敬了個禮,將枕頭抱回了床上。鉆入被子里,等了片刻,寧薔薇遲遲不上床,方志誠竟有些白爪撓心的感覺。
  也不知過了多久,寧薔薇先關掉了外屋的燈,隨后又將里屋的燈光給關掉,方志誠閉著眼睛裝睡,但仍能感覺到身邊多了一點熱度。
  “方志誠,咱們說會話吧?”寧薔薇的聲音很清脆。
  方志誠躺正身體,面朝天花板,低聲道:“可以,你想聊什么?”
  寧薔薇道:“咱們結婚后,你的那些紅顏知己該怎么辦呢?”
  幸虧房間的燈光已經關了,黑乎乎的,誰也看不見方志誠此刻的表情。他沉默許久之后,吐了一口氣,如實道:“我從來沒想過這些事情,但我知道,我沒法徹底放下她們。我知道這樣的答案會讓你不高興,會感覺寒心,但我更不想用謊言來欺騙你。”
  寧薔薇許久沒有說話,悠悠地說道:“謝謝你的坦誠……希望你以后還是如此,既然咱們是夫妻了,你不要對我有所隱瞞,我最討厭被人欺騙的感覺。”
  方志誠揣摩著寧薔薇的話,有些不知所措,她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是默許了那些紅顏知己的存在嗎?
  那個想法很幼稚,因此這個念頭在腦海里只是一閃而過,只要是女人,永遠都不會那么大方。
  這一夜沒有暴風驟雨,只有平靜如水,不知何時,方志誠的懷中多了一只胳膊,入夢的方志誠緊緊地將胳膊抱在胸口,如同這世界上最珍貴的寶物一樣,不讓它逃脫。
  與寧薔薇的距離,越來越近,無論是身體還是心靈,從無窮遠變成了無窮近,方志誠知道自己已經下定決心娶這個女子,并會給她足夠的幸福。
  ……
  扶持一個地方的高技術產業,的確不容易,因為并非任何地方,都有適合高技術企業成長的土壤。任何一個尖端技術,都需要專業的人才和團隊,曹堯市雖然有幾所大學,但遠不足以支撐一個研究尖端技術企業的發展。
  然而,道峰碳纖維材料有限公司算是一個異類。紀成軍是個海歸博士,原本在德意志留學,然后在德意志最好企業西蒙子集團工作多年,專門研究先進材料技術。回國之后,在燕京的水木大學擔任教授一段時間,從前年開始,拉到了一筆投資,帶著自己的研究室,下海經商。
  道峰碳纖維材料有限公司目前還剛剛起步,去年引入了三條生產線,但訂單數量不夠,還沒有完全打開市場。曹堯市發改委將道峰推出來,也是因為看中了國家現在對材料的重視,同時紀成軍的團隊有優秀的資質,所以抱著試試看的態度。
  來到曹堯市第二日,方志誠在參觀過生產線之后,發現道峰這家企業的巨大潛力,立即給蘇霖打了個電話。因為碳纖維材料目前主要運用在航空領域,而三舅蘇霖就專門從事航空技術民用化。蘇霖聽說曹堯市有一家企業能夠生產用于航空的碳纖維材料,而且研究水平非常高,當即表示要抽空來實地考察一番。
  華夏的航空航天發展多年,但在一些核心技術上,還依賴于國外,如從俄羅斯或美利堅處進口。如果華夏本土有企業能解決這一問題,這對于國內航空航天事業的發展,有著舉足輕重地推動作用。
  方志誠將道峰介紹給蘇霖,也只是帶著試試看的想法,沒有什么特別的目的性。
  紀成軍是學者出生,他本身不擅長運營,對方志誠所引薦的人有點好奇,便追問道:“方處長,不知道與你剛才通電話的,是誰?”
  方志誠想起自己包里有張蘇霖的名片,便笑著掏出來,遞給了紀成軍。紀成軍拿在手中仔細地看了好幾眼,竟然有些激動,“方書記,我能不能記下他的號碼?”
  方志誠笑了笑,從紀成軍的表情中能夠看出,他知道自己三舅蘇霖的名字,便道:“紀總,這名片就送給你了。”
  與此同時,他對蘇霖又有了更高的看法。在航空科技成功轉化領域,蘇霖的名聲很響,幾乎每次領域座談會,蘇霖均是座上賓。紀成軍聽過蘇霖的幾次演講,對他的影響和觸動均很大,甚至他辭去水木大學的教授職務,下海從商也是受到蘇霖的影響。
  見紀成軍如獲珍寶地將名片小心翼翼地放好,方志誠心中也是寬慰不少,自己此行對于道峰這家企業而言,還是很有意義的。
  在曹堯市僅僅逗留了兩日,由曹堯市安排車輛將三人送往下一站,車子剛上高速,手機發來一條短信。
  隋琦抱怨道,來曹堯市竟然沒有聯系她。
  方志誠想了想,回復短信,工作在身,時間緊湊,下次再聚。
  來到了自己同學的地盤,方志誠理應與隋琦見一面,但或許是蘇霖上次與自己私下的談話,讓方志誠心里多了個疙瘩,他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隋琦。雖說家族的恩怨不應當延續到下一輩,但方志誠還是忍不住去想,他看上去活得灑脫,但他有自知,并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