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843 北下調研探虛實

曹堯市位于淮南北部,與鄰省東魯省接壤,因此文化風氣兼有東魯的豪爽之氣,與銀州、漢州這些蘇南蘇中城市相比,截然不同。方志誠擔任高技術產業處主任后,出差的第一站,便是曹堯市。
  淮南是一個經濟以地域劃分非常明顯的大省,從南往北,經濟逐步減弱。靠近云海的幾個城市,如銀州、登昌等城市,城市化進程非常發達,論GDP在全國能排到一線;但淮南北的幾個城市,經濟就不容樂觀。曹堯市便是淮南北部城市特點非常明顯的一座城市,山地較多,交通還不夠達,城市化進程緩慢,城鄉差距較大。
  制定和落實政策,推動全省高技術領域展,閉門造車是不行的。這次高技術產業處分三個縱隊傾巢出動,進行實地深入調研,左秋心帶著龐曦去淮南南,張曉亮帶著朱鐵國、蔡淼去淮南中,而方志誠和商燕至淮南北。
  張曉亮在霞光的工作已經交接完畢,雖說還沒完全適應改委的工作,不過他對淮南中的幾個城市情況非常了解,由他來帶隊,應該能夠收獲不少經驗。
  而左秋心對全省高技術產業的情況還是十分了解,她去淮南南,是輕車熟路,帶著龐曦前往,也能磨礪一下這個年輕人。
  方志誠之所以選擇淮南北,主要是因為他在銀州和漢州呆過,對這個地域的城市產業結構有所了解,但對淮南北卻是一無所知。他也是希望借此機會,能夠對淮南的高技術產業整體趨勢有一個籠統的把握,而曹堯市則是此行的第一站。
  當然,此行淮南北小隊,還多了一人,正是方志誠未過門的媳婦寧薔薇。原因簡單,方志誠身邊的危險還沒有解除,孟虎追蹤安妮而去,一時之間還沒有找到線索,而其他潛伏中的銀色時代勢力,指不定會對方志誠作出不利的舉動,所以她必須要緊跟著方志誠。
  商燕知道寧薔薇的身份,倒也沒有多說什么,作為方志誠的秘書,她也早就知道,方志誠即將結婚,此前也見過寧薔薇,被她獨特的氣質所感染和影響。
  方志誠、寧薔薇和商燕兩人搭乘火車前往曹堯市,在火車上沒有吃什么,因此下了火車已經是饑腸轆轆。曹堯市改委倒也細心,在開元迎賓館備好了酒席。
  開元迎賓館是曹堯市政府投資的五星級綜合性酒店,距離火車站僅有四公里,坐落在風景秀麗的白仙湖西岸,依山傍水,自然風光獨特。
  曹堯市方面,接待的規格很高,除了主管改委的副市長及改委的正副主任外,還有好幾家企業的老總也趕了過來。
  這幾家企業都是曹堯市重點培養的明星企業。有一人方志誠曾經見過,道峰纖維材料有限公司的老總紀成軍。紀成軍在上周曾經到省改委去辦過事,當時方志誠接待了他。道峰纖維在高技術材料上的研究具有先進性,主要研究碳纖維。道峰纖維創建于2oo7年,是一家集碳纖維及復合材料設計、研、生產、銷售、技術應用服務為一體的企業。
  碳纖維的應用范圍廣泛,具備高強度、高模量、比重小等特點,是宇航和航空不可缺少的材料,被稱為未來材料革命的夢幻材料,是新技術革命的重要材料之一。
  方志誠與紀成軍等人握了握手,各自介紹身份,介紹寧薔薇的時候,方志誠以同事的身份,這樣不至于太過尷尬。
  大家相繼入座,曹堯市副市長薛福連舉著酒杯,笑道:“先,歡迎省改委高技術產業處方處長,到咱們曹堯市來調研。其次,今天在這個包廂里,除了改委的工作人員外,我們還請了幾位企業家,也請你們多多給方處長說說現在面臨的困難,及需要哪些幫助。”
  方志誠淡淡地笑了笑,道:“在座的企業家都是專家,如果你們有技術難題,我完全幫不了忙。不過,省里每年對高技術產業有一部分扶持資金,如果你們對自己的項目有自信,那么可以與我介紹一下,后期再將項目編成方案,處室會根據你們的項目方案,在資金或者政策上給你們支持。”
  “比如道峰碳纖維材料有限公司,我之前研究過你們的材料,現在已經將材料遞交到專家組進行評審。不出意外的話,能夠進入省改委的重點項目。但進入省重點項目的籠子,只是第一步,我們會把你們的材料上報到國家,如果能進入國家重點項目,對你們企業而言,才是最終的目的。”
  “至于其他企業,我對你們的產品和技術不太了解,所以暫時不能表言論,但只要擁有足夠的技術研能力,在省改委方面,我一定會為大家努力爭取資源。”
  得到方志誠的口頭承諾,幾名企業家頓時變得活躍。方志誠酒量不太好,薛福連也看出他不是謙虛,所以在諸人敬酒時頻頻給他擋招。不過,即使如此,曹堯市的酒風盛行,這些老總和官員們幾杯酒下肚之后,便六親不認,哪里還管你是什么上面來的干部,方志誠因此喝了不少。
  曹堯大曲,是省內第一酒類品牌。桌上的曹堯大曲并非市面上那種經過嚴格包裝的,但喝起來味道十分香醇。方志誠盡管不好酒,但也忍不住多喝幾杯。
  三四兩白酒下肚,酒桌上的氣氛融洽起來,不過大部分是捉對廝殺,也不知道其他人聊了些什么。薛福連性格比較豪爽,對方志誠有明顯的結交之意。
  薛福連看上去五十歲不到,在地方上算是還有潛力的干部,不過方志誠的潛力更加可怕了一些,三十歲不到的省直屬正處級實權干部,這是何等的驚人?
  單從年齡上觀察,薛福連就打定主意,要把方志誠給招呼好。
  好酒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入口容易,也不容易醉,即使醉了也不上頭。飯局結束,薛福連沒有離去的想法,而是拉著方志誠在房間內閑聊。商燕和寧薔薇則進了另外一個房間。
  福連讓服務員上了兩壺茶,這也是曹堯市的特產茶——醉金葉。
  方志誠喝了一口,笑道:“茶葉的味道不錯,讓人頓時清醒不少。”
  薛福連點點頭,道:“如果你平時喝這茶葉的話,肯定比不上龍井等名茶,但是酒后喝一杯,解酒的效果極佳。”
  方志誠微笑道:“如果能打出品牌,這也是一個不小的市場。”
  薛福連嘆氣道:“前幾年政府投資了一個茶廠,可惜運營有問題,所以沒做出來。”
  方志誠笑道:“其實可以換種思路,政府既然現了商機,沒有必要自己操刀,大可以引入企業來做。企業經商,有自己的方法和手段,政府只要做好引導與監管。國家一直在推進國有企業改制,政府投資茶廠,這本就是個逆勢而為的舉動,不太可取。”
  薛福連暗忖這個方志誠,雖然年輕,但還是有點水平,笑道:“方處長,你提醒得不錯。”他頓了頓,回歸正題,道:“方處長,明天的行程,上午去道峰碳纖維有限公司所在的高新企業基地參觀,下午去曹堯市的醫療儀器設備基地去參觀,你看如何?”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就按薛市長的安排來。”
  薛福連又坐了片刻,才告辭離開。方志誠將他一直送到了門口,薛福連與他才揮手作別。出了酒店大門,早已有一輛黑色的轎車等著,薛福連上了后排,面色有些凝重,坐在前排的秘書問道:“薛市長,你看上去心情不佳?”
  薛福連擺了擺手,苦笑道:“應酬上級部門的調研,心情怎么能好呢?”
  秘書低聲道:“今天來的這個處長,還真夠年輕的。我聽說,他與新來的隋市長是黨校同學。”
  薛福連從口袋摸出了一根煙,道:“小鄧,你聽過這么個經驗嗎?在戰場上,如果你看到了小孩和婦孺,千萬要謹慎和留意,因為他們比那些成年戰士更加危險,因為具備欺騙性。小孩和婦孺只要會開槍,他們的戰斗力和成年戰士其實并沒有什么區別。所以越是年輕,越是要慎重對待。”
  見秘書小鄧半晌沒回話,薛福連低聲道:“不知道你有沒有注意一個細節。方志誠今天雖然沒有談正事,但他對曹堯市的情況很了解。尤其對幾家企業的經營情況,早就摸過底。他這次是有備而來,是真像知道咱們曹堯市的高技術產業情況,不僅是走個過場而已。”
  小鄧點了點頭,道:“私下里,那個姓商的科長也跟我了解了些情況,他們似乎真想調研出些東西。”
  薛福連情緒復雜地笑道:“曹堯市現在主攻農業,雖然建了高技術產業園區,但因為根基太淺,沒有足夠的人才和高校支撐,所以難度不是一般大。若是他真能為我們找準路線,也是一件好事。只可惜,哪有那么容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