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842 前仇舊怨道不清

隋琦的身份被方志誠給挑明,而方志誠又是她的同學,仔細想來,方志誠借著此事,也算是間接地抬舉了一下自己。比起幾年前的自己,方志誠已經不再那么單純,如果有勢可借,他焉有不用的道理。當然,隋琦的心態還是可嘉,**自強的女人都受人尊重。
  而樊世奇恐怕也會對自己感恩戴德,隋琦的父親正是國家改委主任隋子清。自己在飯局上各種高姿態,這傳到上面的耳朵里,對他而言,就如同隱藏了一枚炸彈。
  方志誠其實是間接地告訴隋琦的一個現實,如果她想在曹堯市真正做出成績,光靠自己的聰明才智是不夠的,因為在官場之中,聰明才智只是能力的一部分。
  隋琦回到包廂之后,樊世奇整個人的態度都變化了。他拍著胸脯保證,要把曹堯市的農業納入全省農業重點項目序列,在惠農政策和扶持資金上給予最大額度的傾斜。事情變得如此順利,反而讓隋琦變得有點難以適應。
  每個層次的處事方式都不太一樣,隋琦以前在部委工作,她從來都沒有什么優越感,因為身邊的同事多半與他身份相當。所以處理問題,更多地按照規章制度辦事即可。但到了下面就不一樣,你想依靠所謂的個人實力拿到敲門磚,遠不如動用關系來得便捷。
  隋琦也終于知道市委書記為何讓自己陪著農業副市長來參加飯局,他這是老謀深算,早就預料到只要隋琦一出面,改委哪有不放行的道理?
  甚至,此次也只是投石問路,下次就不只是帶著隋琦,跟省改委索要資源,而是要到燕京去跟部委討要資源。
  所以方志誠只是提前擰開開關旋鈕,點出了這早晚都會真相大白的事情而已。
  回到包廂繼續吃飯,蘇霖還是一如既往地善談,他這一生是另類的精彩,走南闖北,見過很多城市,閱歷不凡,講述了許多有趣的見聞。方志誠和寧薔薇則成了聽客。吃完飯,方志誠回到前臺準備結賬,卻得知已經被人提前買了單,方志誠知道肯定是隋琦那個包廂所為,他了條短信過去,感謝隋琦。
  隋琦很快回復,“不用謝。下次還有麻煩你的時候。”
  方志誠淡淡一笑,隋琦說的也是有道理,以后都在淮南官場,免不了有互相幫忙的機會,他沒有繼續回復短信,將手機收到了包里。
  方便起見,方志誠在自己所住的酒店為蘇霖訂了個商務套房。環境比不上五星級大酒店,但蘇霖性格比較隨和,并未怎么挑剔。見寧薔薇是與方志誠分住兩個房間,蘇霖忍不住拿寧薔薇打趣道:“志誠看來還是謙謙君子啊,你都是他的準媳婦了,還跟你分開住。”
  寧薔薇佯作聽不懂,面紅耳赤地離開了蘇霖的房間。
  方志誠笑道:“三舅,以后盡量別拿薔薇開玩笑,她看上去是個女孩子,其實臉皮很薄。”
  蘇霖玩味地看著方志誠,笑道:“你啊,這算得上護媳婦兒嗎?”
  方志誠聳了聳肩,憨笑道:“自己的媳婦,哪有不疼的!”
  蘇霖點了點頭,見方志誠拿著水壺進了衛生間,替自己燒熱水,沉默片刻,等方志誠出來,將熱水燒上,指著旁邊的沙,沉聲道:“志誠,你坐下,我有話跟你說。”
  方志誠很少看到蘇霖如此嚴肅,連忙坐下,道:“三舅,你說吧。”
  蘇霖盯著方志誠看了許久,緩緩道:“我想跟你聊聊隋琦。”
  方志誠詫異道:“我與隋琦是黨校同學,但僅此而已,并沒有男女私情。”
  蘇霖頓了頓,道:“志誠,我看人一向很準,能瞧得出來,你倆沒有什么過線的行為,但我希望你能夠跟隋琦更加親近一點。”
  若不是蘇霖這么認真,方志誠會懷疑他,是否有拿自己開玩笑。
  方志誠沉默片刻,道:“三舅,我難以理解你的意思。”
  蘇霖嘆了一口氣,道:“與隋家的問題,可以牽涉到你外公那輩。隋家老爺子將你外公視作一生的對手。他們一路并肩行來,也一路競爭著。從某種意義上,他們也是英雄惺惺相惜。到了我們這一輩之后,這種競爭關系也延續下來。你大伯和隋子清年齡相仿,他們一同進入官場,一度成為國內最有潛力的改革者。但你也知道,后來你大伯死于某個原因。”
  方志誠很難猜測蘇霖的意思,苦笑著問道:“莫非懷疑大伯的死亡,與隋子清有關系?”
  蘇霖緩緩地點了點頭,道:“很多證據都指向隋子清,不過為了消除影響,避免引起大規模的震動,幾個老爺子把事情給壓了下去。隔了一年,隋老爺子去世,而你外公也從中央退下,此事就一直成為懸案。”
  方志誠下意識地將拳頭握緊,疑惑道:“既然懷疑和隋家有仇,為何讓我去接近隋琦呢?”
  蘇霖嚴肅地說道:“因為隋子清只有這么一個女兒,如果你控制住了她,等同于控制住了他最為脆弱的一點。”蘇霖提及這個計劃的時候,極其冷酷,由此也可見,蘇家人對老大之死有多深的怨念。
  轉換角度,也能理解,如果不是出了這個變故,曾經如日中天的蘇家,又怎么會蟄伏與西北這么長時間。即使現在,也還沒有回過元氣,離鼎盛時期還有很長的一段路。
  從蘇霖的眼神中,方志誠能瞧出期待,他知道蘇霖的計劃,隋琦對自己有好感,自己也能感覺到,如果方志誠接近隋琦,慢慢地靠近她,然后再傷害她,這無疑會對隋子清造成巨大的打擊。
  方志誠緩緩地搖了搖頭,輕嘆一聲,道:“三舅,對不起,我沒辦法這么做。我能理解你心中的怒火,我也曾經在內心過誓言,因為你、二舅,還有我媽,對我付出這么多,我會履行我應有的責任。或許隋子清是傷害蘇家的元兇,但隋琦是無辜的,她肯定不知道,蘇隋兩家會有這么大的矛盾。不過,隋子清既然嫌疑很大,我會不惜一切代價,找出證據,讓他自食其果。”
  蘇霖的目光從失望轉為一絲欣慰,他點了點頭,自嘲地笑了笑,道:“志誠,對不起,我不應該讓你去做這么一件違背良心和道義的事情。你也沒有讓我失望,你身上有一股正氣。我相信你會終有一天會撐起蘇家。隋家的事情,你不要放在心上,當我今天只是跟你開了個玩笑。”
  方志誠從蘇霖眼神中瞧出了疲憊之色,便起身告辭:“三舅,你忙了一整天,應該很累了。我先出去,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話,隨時給我打電話。”
  蘇霖恢復了習慣性的笑容,朝方志誠點了點頭,然后起身送方志誠離開了房間。
  關上房門的瞬間,蘇霖臉上再度恢復了嚴肅與冷酷,他捏緊了拳頭,雙目射出憤怒的情緒。
  蘇家老大之死,是蘇家人心中的痛,蘇霖知道自己不應該將之轉移到下一輩的身上,但今天還是忍不住告訴了方志誠因果。
  蘇霖此刻的心情如同滔天的洪水,他長長地吐了一口氣,伸手在空中狠狠地揮擊一記,似乎要將虛空里的仇敵徹底抹殺。
  蘇霖在瓊金待了兩日,白天他會找一些朋友相聚,晚上則跟方志誠一起吃飯,再也沒提起隋家一事。不過,此事在方志誠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記,他知道盡管蘇霖不再提起,但他還是需要深入了解,如何去解決此事。
  相比較張曉亮,商燕不需要太多時間交接工作,所以很快來到改委報道。
  見到商燕的一瞬間,方志誠有些詫異,笑道:“小商,怎么感覺你瘦了很多啊?”
  商燕點點頭,道:“前段時間生了病,這幾日精神才恢復了些。”
  方志誠嘆氣道:“其實你可以休息幾日再來報道,也沒有那么著急。”
  商燕微微一笑,搖頭道:“老板,我知道要在改委給我騰出個位置有多么的不容易,怎么能辜負你的期望?接到商調函的那一刻,我真希望立刻趕到你的身邊。”
  見商燕的眼圈泛紅,方志誠在她的腦門上點了一下,沒好氣地笑罵道:“傻姑娘,你太矯情了。”
  隨后方志誠帶著商燕在幾個科室走了一遭,然后將楊劍的辦公室直接安排給了商燕。方志誠在離開霞光之前,將商燕的崗位從副科級調整成了正科級。所以商燕進入高技術產業處之后,也就頂替了楊劍的位置。
  楊劍從高技術產業處調離其他部門,原因很明顯,是專門為商燕讓了個位置。
  楊劍的工作很多,他離開之后,暫時由蔡淼來兼著,現在多了個人來轉移壓力,她自然松了一口氣,至于楊劍的那個辦公室由誰進入,她也沒空去計較。朱鐵國為人老實,不計較這方面,而龐曦資歷太淺,不會在意正科長位置的調整,至于左秋心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