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841 資源不用是蠢蛋

距離兩人結婚,只有三個月不到的時間,購買了房子,還需要裝修,時間顯得緊湊,不過,這個世界上,只要有錢或者權力,任何事情都不是問題。
  購房合同簽好完畢,蘇霖讓那名副總給自己推薦了一家裝修公司。房地產商在建設房屋的過程中,其實只承擔一個協調的環節,簡單比方,就是一部電影的制片人。制片人負責找導演,落實資金,具體演員用誰,編劇用誰,都有專人負責。房地產商在拿到地皮,通過了相關的審批流程后,會將下面的工作全部分配給承建方。承建方有多個,有負責建筑主體的,有負責建筑配套的。這家房地產商很有實力,在全省有多個精裝小區,所以他們手里有專業的裝修第三方。
  正常人家購置房產是一件很瑣碎的事情,但方志誠發現,到自己這里竟然如此簡單。蘇霖也展現了他很強大的溝通協調能力,雖然平常看上去玩世不恭,但辦起事來很細心,只是半天的功夫就把婚房問題給解決了。
  辦完正事之后,方志誠自然得請三舅蘇霖吃飯。方志誠實現選擇一家在瓊金口碑不錯的地方菜館,訂了一個包廂。這家地方菜館距離省府大院很近,從外面望去是一間頗有古色的酒樓,牌匾上寫著“正味樓”。
  老板很有手腕,所以政府只要有重要客人,都會在這個菜館擺設飯局。緩步走入在其內,蘇霖打量著大廳內十分氣派的裝修風格,笑道:“瓊金不虧是六朝帝王都,我也去過很多省會城市,但唯有瓊金和咱們西京的文化沉淀,能與燕京比肩。雖然都是文化名城,但咱西京醇厚剛直,而瓊金輕靈柔弱。”
  方志誠順著蘇霖的話,笑道:“從文人墨客的筆觸就能感覺到不同之處。受到瓊金文化影響的文人,寫往事往往是煙花飛揚。而生長于西京的墨客,敘說舊事時總是血光寶氣。雖然文化傳脈相同,但瓊金多道味,西京有豪氣,兩座城市現在的風格看起來差別不大,但從酒館茶樓能看得出不同。瓊金更加細致,西京多濃烈。”
  方志誠和蘇霖一遍聊著四大古都其二不同風格,緩步走入了包廂。方志誠翻著菜單點了幾道淮南名菜,未過多久,有人過來敲門。
  “方志誠,沒有打擾你們吧?”進來的人,讓方志誠感覺很意外,因為并非他的同事,而是不就之前黨校培訓班的同學隋琦。
  培訓班第一輪集中培訓,結業之后,隋琦從教育部調到了曹堯市,方志誠此事還是知道的,但沒想到竟然能夠在正味樓遇見她。
  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面,但彼此的聯系沒有斷,偶爾會打電話互通信息。畢竟方志誠在淮南官場經營多年,雖不了解曹堯市究竟是個什么情況,但對政策大局還是很熟悉。因此隋琦經常向方志誠請教一些經驗。
  方志誠站起身,連忙向蘇霖和寧薔薇介紹她,蘇霖聽到隋琦的名字,點了點頭,與她握了握手,笑道:“你是隋子清的女兒吧,上次見你,你還上小學,喜歡扎兩個小辮兒,沒想到現在變化這么大,辮兒沒有了,一頭清爽的短發,干練灑脫。”
  隋琦朝著蘇霖笑了笑,道:“蘇三爺,其實咱們見過很多次面,不過你當時肯定沒留意我。”
  蘇霖微微一愣,自己經常在燕京圈子里活動,跟隋琦見面的機會還是有的,只是兩人層次不太一樣,恐怕有多次擦肩而過的機會。
  蘇霖瀟灑地笑了笑,道:“主要是你變化太大,我可認不出是你啊。”
  隋琦跟蘇霖寒暄幾句之后,轉而去敬寧薔薇,笑道:“你是薔薇吧?方志誠可真走了狗屎運,能取到你這么英姿煞爽的女人,我都有點嫉妒他了。”
  寧薔薇表現得很大氣,目光柔和而堅定,與隋琦碰了碰酒杯,仰脖將酒飲盡,笑道:“可惜某人眼光就沒有你這么精準,他是身在福中并不知曉呢。”
  隋琦這時收起了酒杯,笑著告辭道:“隔壁還有飯局,我先過去了。”
  方志誠連忙起身,道:“我送你出去。”
  等兩人離開包廂,蘇霖瞟了一眼寧薔薇,見她神色平和,看不出什么異樣之處,夾了一筷子桂花鴨放在她的碟子中,笑道:“你不要多生氣,等晚點我會跟他說說。”
  寧薔薇淡淡一笑,蘇霖說話的方式還是很有水平,他是從寧薔薇的角度來看待問題,突然冒出了個黨校女同學,任誰心里都不舒服。
  寧薔薇道:“放心吧,三舅,我不是那么心胸狹窄的人。志誠的性格,我也有所了解,結婚之后,我也不會太約束他。”
  蘇霖從寧薔薇的話中品不出深淺,只能轉移話題,問起寧薔薇家中之事,心里卻在默默地想著,自己這個外甥以后日子怕是不好過,因為他的媳婦什么都看得明白。
  方志誠并不知道因為隋琦的到來,包廂內出現了小波瀾。兩人許久不見,自然有些話要私下聊聊。方志誠問道:“你們在哪個包廂?”
  隋琦朝后面指了指,道:“天璽包廂。怎么?你準備幫我助拳?”
  方志誠聳了聳肩,苦笑道:“你還不知道我的酒量,最多過去露個臉,幫你拍點馬屁。對了,你這個飯局,究竟所為何事?”
  隋琦嘆了一口氣,苦笑道:“上次我跟你提過,原來我到曹堯市主管科教,但市里覺得我是空降兵,應該有資源,所以也讓我分管經濟和重點項目,希望我能從上面給曹堯市找點政策支持。我是陪分管農業的副市長過來參加飯局的。曹堯市是農業大市,從去年喊出口號,要向農業強市轉變。既然要轉變,那就需要資金。所以這次過來,與幾個部門爭取扶持資金。”
  扶持資金,這八成是跟發改委有關了。方志誠苦笑道:“你們請了農經處的那位處長?”
  隋琦連忙道:“樊世奇,樊處長。你與他熟悉嗎?”
  方志誠腦海里有點印象,雖然沒跟樊世奇吃過飯,但一起參加過幾次內部處長會議。這家伙是個光頭,身材魁梧,喜歡戴墨鏡,如果走在外面,別人會誤以為他是混社會的。
  方志誠如實道:“不是特別熟悉。借著這個機會,我熟悉一下吧。”
  隋琦似乎早就猜中,方志誠會陪著過去撐個場面,在前面領著,將方志誠引至天璽包廂。今天這個飯局,其實也說明了發改委的特殊地位。隋琦和另外一名分管農業的副市長,兩人都是副廳級,但他們宴請的對象,只是發改委農村經濟處的處長,級別相差了一個層次。這也充分地說明了省發改委的地位。
  樊世奇見到方志誠進入包廂,微微一怔,見他和隋琦關系親密,很快反應過來,起身道:“方處長,這還真夠巧的?”
  方志誠與樊世奇握了握手,笑道:“的確湊巧。我和隋琦在外面偶然碰見,她是我的黨校同學,已經好長時間沒見面,聊了幾句,發現你也在這兒,我就過來與你打個招呼了。”
  樊世奇摸了摸光頭,雖說喝了不少酒,但他頭腦還是非常清楚。對于隋琦并不了解,他之前還在感慨,這隋琦是何方神圣,這么年輕就能擔任副市長,經過方志誠這么一提醒,頓時恍然大悟,原來這滿口京味兒的女市長大有來頭。
  雖說樊世奇和方志誠不是特別熟悉,但方志誠弄走曹斌一事,他也是有所耳聞,知道方志誠的身份不簡單,而隋琦是他的同學,將線索全部連成串兒之后,他腦子里的脈絡就清楚通暢了。
  曹堯市的另外一名副市長眼疾手快,已經給方志誠找到了干凈的酒杯。方志誠提著酒杯,給眾人一一敬酒,等到了樊世奇這處,故意湊到他耳邊,低聲道:“我這個黨校同學不簡單,曹堯市如果有什么需求,你一定要盡量滿足。”
  樊世奇連忙低聲問道:“究竟什么來頭。”
  方志誠用閑著的那只手,朝天花板指了指,提醒道:“你仔細想想,咱發改委最大的那個,姓什么。”
  樊世奇瞪大了眼睛,恍然大悟,連忙將酒一飲而盡,感激道:“方處長,今兒我欠了你一個人情。”
  方志誠在樊世奇的肩膀上拍了拍肩,所有的動作隱蔽而迅速。
  方志誠敬完酒,轉身離開天璽包廂,隋琦將方志誠送了出來。
  隋琦笑問:“你剛才與樊世奇做了什么小動作,老實交代!”
  方志誠將手指放在唇邊,噓了一聲,道:“天機不可泄露。不過呢,我可以告訴你,今天這個飯局,肯定能達到你的目標。”
  隋琦瞪了方志誠一眼,臉露不悅,道:“我最討厭別人裝神弄鬼,趕緊說!”
  方志誠哈哈大笑兩聲,道:“隋琦,我懷疑你是不是給樊世奇挖了個坑。他竟然不知道你父親是誰,如果知道的話,哪還用吃什么飯?”
  隋琦微微一愣,道:“你都告訴他了?我只是不想借他的力量。”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別幼稚了。在官場之中,有資源不用,就是蠢蛋。”
  言畢,他轉身往自己的包廂行去。
  隋琦回味著方志誠的話,對她的觸動挺大。她原本是堅持一個想法,不借用家里的力量,在基層好好打磨自己一番,但事實證明,別人不知道她的深淺,反而會讓事情變得糟糕。
  今天方志誠算是捅破了那層窗戶紙,從明天開始,整個淮南官場恐怕都知道隋琦那個了不得的父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