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840 咱倆的共同財產

與蔡淼的溝通,一波三折,至始至終,在方志誠的掌控之中。蔡淼這樣的女人,喜怒形于色,其實并不難對付,真正難對付的其實是左秋心那樣的女人,如同水下冰山,誰也不知道她何時會吐出傷人的毒液。蔡淼與左秋心相比,道行欠缺了不少。
  方志誠沒有跟蔡淼激化矛盾,而是盡量安撫她的情緒。雖說她欺負新人龐曦,站在道義的角度,自己應該去幫扶弱勢,但方志誠換位思考,龐曦諸多的反應,指不定存有表演的成分在內。
  官場之中,誰都在演戲,孰真孰假,需要一雙明辨是非的火眼金睛。方志誠的頭腦足夠冷靜,盡管龐曦楚楚可憐,但他的直覺,龐曦有演戲的成分在內。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那么龐曦比蔡淼還可怕了。
  不代表所有的新人,都是軟柿子,都可以隨意讓人揉捏。新人最大的弱勢是自己的根基不深,最大的優勢也是沒有足夠的權力,所以容易引起別人的同情。
  西方有個著名的諺語,叫做“鱷魚的眼淚”。講的是,鱷魚在吃掉人之前,會留下虛偽的淚水。
  人是最聰明的動物,利用眼淚來欺騙人,這是很多人慣用的招數。
  試想,一個新人在上司的面前,扮演楚楚可憐的姿態,任哪個上司恐怕都會心軟。龐曦借此機會可以讓上司對自己的對手造成惡感。龐曦剛進入職場,就具備影響上司判斷的能力,以后怕是前途不可限量。
  當然,蔡淼囂張的氣焰,無論如何還是得按一按。方志誠采用軟硬兼施的方法,不同性格的人需要用不同的手段對付,蔡淼的性格直率火爆,那就只能采取迂回手段。蔡淼還是很給面子,至少在面子上服軟,給方志誠挪了個臺階下。
  講完正事之后,方志誠又跟蔡淼隨便聊聊了家常。蔡淼現自己的新上司挺幽默,且涉獵廣泛,自己的興趣愛好,他都接觸過,因此聊起來,并不缺乏話題。
  從方志誠的辦公室走出,蔡淼松了一口氣,原本以為要和上司徹底撕破臉皮,盡管自己沒有什么顧忌,但最終能以平和的方式結束,讓她釋然不少。
  尤其是方志誠瞧出了龐曦的小花招,這讓蔡淼刮目相看,她不僅自言自語地說道:“還是有兩把刷子的,沒有被那只小狐貍精給魅惑住。”
  想通了一切,蔡淼竟是哼著歌走入辦公室,見龐曦正在裝訂材料,笑著走過去,翻了幾頁,提醒道:“小龐,這樣裝訂可不行,沒有標注頁碼,等下可能會返工呢。”
  龐曦對蔡淼的態度轉變,感覺很奇怪,她隨手翻了翻材料,現的確忘記錯打了版本,文檔準備了兩份,其中一份是精修的,連忙紅著臉,道:“謝謝淼姐提醒。”
  蔡淼微微笑了笑,道:“以前我有不對的地方,向你誠摯的道歉。以后咱們高技術產業處,都是一個團隊,之前有什么矛盾,一筆勾銷吧?”
  龐曦受寵若驚地點頭,道:“淼姐,你說得嚴重了,我是個新手,什么都不懂,還是你多多指導,多批評我,才是呢!”
  蔡淼轉身來到自己的辦公桌邊,從抽屜里取出了一個未開封的化妝品,回身塞到了龐曦的手中,“前兩天我閨蜜從韓國帶回來的口紅,送你一支。”
  見龐曦張大嘴巴,吃驚無比,蔡淼微微一笑,然后轉身坐在辦公桌前,噼里啪啦地開始敲起了鍵盤。未過多久,聊天工具里,朱鐵國的頭像閃了起來,“方處長,給你灌了什么**湯,你咋對龐曦的態度一下子判若兩人了?”
  蔡淼了個笑臉,回復道:“干嘛告訴你?”
  朱鐵國放了個頭戴鋼盔的表情,“你們這些女人啊,真是從火星來的!”
  正在這時,楊劍疾步走入。楊劍雖然只是正科長,但有**的辦公室,他沒有說話,朝朱鐵國招了招手,朱鐵國朝蔡淼做了個無奈的表情,蔡淼則回以愛莫能助的表情。
  過了大約五六分鐘,朱鐵國垂頭喪氣地走入,見龐曦不在,低聲與蔡淼抱怨道:“楊劍,跟吃錯了藥似的,上次報告中有數據錯了,他非說是我匯總資料有問題。當時可是他自己查的資料。”
  蔡淼知道朱鐵國為人老實,他肯定不會推卸責任,安慰道:“也難怪楊劍最近脾氣各種暴躁,你恐怕不知道,方處長那邊要有空降兵過來了。”
  朱鐵國雖然腦子轉得度不快,但蔡淼這么明顯地說,他自然知道其中的關鍵所在。朱鐵國露出驚訝之色,道:“也就是說,楊劍的副處飛了?”
  蔡淼點了點頭,不再多言。
  朱鐵國輕哼了一聲,道:“那我心情好多了。”
  到了省改委之后,方志誠現,原來下面的人少,其實不一定很好管理。因為人變少了,但矛盾和沖突變得更加的明顯。方志誠也知道了沈寒春提醒自己的那個字“熬”。
  沈寒春找方志誠已經談過一次話,主要是討論楊劍的問題,因為他的反應很激烈,幾次找到沈寒春表明想法,同時楊劍也利用一些關系,找到沈寒春。
  楊劍如此激動,方志誠倒也能理解。從正科往副處跨出一步,對于官員而言至關重要,如果楊劍丟失了這次機會,等到下一次,恐怕得幾年后了。
  楊劍自認為,在高技術產業處的表現可圈可點,他在整個改委正科級官員中,也屬于少壯派,所以有自信能拿下曹斌離開之后的崗位空缺。
  沈寒春的意思,方志誠也明白,他希望方志誠能考慮一下,是否讓楊劍往上走一步,但可以給方志誠兩個正科級的編制。
  方志誠在這個問題上,沒有妥協,見沈寒春又提起此事。方志誠道:“沈主任,我不否認,楊劍的能力很強,但不一樣風格的將領帶不同的兵。楊劍如果覺得在我手下擔任科長,委屈了他,他完全可以另謀高就。”
  沈寒春見方志誠這么一說,面色變得凝重,輕咳了一聲,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說的話有道理,你是將,他是兵,你如何帶兵,其實我不應該過多干涉。”
  沈寒春這樣的態度,讓方志誠刮目相看,因為這說明沈寒春并非那種一意孤行的干部,能夠充分地尊重下面人的意見。
  楊劍的抗爭,并沒有帶來什么特別好的效果。因為事情鬧得太大,他也自知在高技術產業處沒有什么展前途,只能申請內部調動,調整到了其他處室。
  省改委的商調函到霞光政府,那邊自然不會放人,走完流程不到半月,張曉亮和商燕就正式被調入省改委。
  霞光官場的一群人自然對張曉亮各種羨慕,張曉亮雖說級別沒有變,但平臺變化了。既然方志誠能給張曉亮在改委謀個位置,那就意味著張曉亮以后的前程絕對不會僅僅止步于此。
  方志誠還很年輕,能成為他的心腹,張曉亮真是走狗屎運了。
  三舅蘇霖從陜州特地到瓊金跑了一趟,主要是為方志誠物色婚房。其實蘇霖早就選擇好了幾處,現在只是確認哪一處而已。蘇家的家族性在此刻就展現出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分工,比如在經濟問題上,這就是蘇霖的責任了。
  蘇霖喜歡自己開車,而且還是那種拉風的跑車。雖說瓊金并非他的地盤,但他也不知從哪里找到了一輛卡宴。
  他與坐在后面的方志誠和寧薔薇,笑道:“先跟你們說明,這次我只是負責跑腿,你們購房的錢款全部都是由大姐支付的。你別看大姐現在級別這么高,但事實上,以她的工資也就堪堪在瓊金買一套中等的房子。我挑選了幾處,應該不錯。”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按照道理,我應該自己購買房子。其實工作這么多年,我有點存款,可以買一套小戶型。”
  蘇霖哈哈大笑,道:“志誠,你手里能有幾個錢?如果讓寧家的千斤嫁到咱蘇家住小房子,那不是丟咱臉嗎?我原本已經訂好,在金湖公園旁邊給你們安置一套別墅,但被大姐給否定了。也因為這些個原因,所以房子的事情就耽擱了。其實我們早就在物色合適的地方了。她啊,一向處理問題很果斷,但在你的問題上,總是猶豫不決。她打算用自己的錢來給你買房子,因為她總覺得虧錢你太多,要親自補償你。房子雖然也不算特別大,但是你*媽的心意……”
  方志誠感覺鼻子酸酸的,笑道:“三舅,我明白。”
  蘇霖找的房地產商比較靠譜,接待他們的是公司的副總經理。雖說是蘇青用自己的工資購買房屋,但這副總知道蘇霖的身份,所以給了很高的優惠。如果正常人去購買同樣的房子,至少每平米要高出一倍的價格。
  蘇霖也不猶豫,當下就讓方志誠和寧薔薇簽下了購房合同。
  待寧薔薇簽完字,方志誠湊到她的耳邊,低聲道:“咱倆這算是有共同財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