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84 那只小狗口太渴

(今天加兩更合計四更,一則為土豪火警的打賞加更,另則祝大家中秋愉快!)
  葉輕柔今年十八歲,剛上高三,除了在父親林明鏡眼中是一個乖巧伶俐的女兒之外,但凡與她接觸過的人,都知道這個女孩被寵壞了,如同帶刺的刺猬,遇見誰便會刺一記,于是,葉輕柔還有一個外號“小妖女”。
  過去的兩年里,葉輕柔的家教老師換了十幾個,多半是主動辭職,只要能堅持數月,都算得上毅力強大之輩。
  在葉輕柔眼里,陸婉瑜與其他家教老師并無什么區別,她認為陸婉瑜只是父親用錢買回來的貼身書童而已,自己想讀書的時候,陸婉瑜自然得陪著,但自己不想讀書的時候,那么陸婉瑜便得騰出身位,還得為自己娛樂提供方便,比如向自己的父親圓謊等等。
  而陸婉瑜實在令人感到無趣,且沒有自知之明,頑固地要知道自己在哪里,見面之后,又想讓自己回家,這讓葉輕柔感到憤怒,所以她掏出了一疊錢,想讓周圍的這幾個不良青年教訓一下陸婉瑜。
  黃毛男見葉輕柔小小年紀卻很多金,與金鏈男使了一個眼色,金鏈男會意,從葉輕柔手上接過了鈔票,用手指滿意地捻了捻,然后揮手與服務員要了一瓶烈性的洋酒。
  陸婉瑜緩緩地從地上爬起,金鏈男嘿嘿一笑,露出黃黑的牙齒,沉聲道:“美女,既然你學生發話了,咱們就不醉不歸吧,相信哥哥,一定會讓你銷魂。”
  陸婉瑜眸中流露出惡心之色,伸手擋開那杯酒,杯身晃動,酒水溢出,濺在金鏈男的手背上。金鏈男微怒,轉身瞄了一眼葉輕柔,只見她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金鏈男冷哼一聲,將杯子重重地拍在桌面上,威脅道:“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陸婉瑜心中十分忐忑,畢竟還是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她現在最迫切的念頭,便是方志誠趕緊來到此處。若是方志誠在身前,她自己應該會有勇氣,大聲地與這幾個不良青年說“不!”
  葉輕柔端起手中杯子,輕泯一口洋酒,感覺身體微微有些發熱,甚至感到興奮,讓陸婉瑜陷入窘境,能激發她的郁悶情緒。黃毛男見葉輕柔嘴角的笑意在擴大,便有意靠近她一步,伸手搭在她裸露的肩膀上,輕輕地捏了一把,低聲笑道:“你準備怎么玩她,我這幾個哥們可都是好手,保證讓她欲仙欲死。”
  “把你的鬼爪子拿開!”葉輕柔不屑地瞄了一眼黃毛男的那只手,見黃毛男識趣地縮回手,輕哼一聲,又與陸婉瑜道,“陸老師,如果你能把桌上那瓶洋酒喝完,那我便跟你回去吧。”
  陸婉瑜情緒復雜地盯著那洋酒看了一眼,知道若是自己真喝了這瓶酒,肯定失去任何意識,但是現在這種情況,她處于弱勢,沒有討價還價的余地。
  猶豫半晌,陸婉瑜在眾人的目光下,伸手摸向了那瓶洋酒,而葉輕柔嘴角再度露出狡猾的弧度,這種折磨人的感覺實在太有意思了。
  “啪……”陸婉瑜感覺手背一麻,手一松,酒瓶墜落在地上,四分五裂,她詫異*地側目望去,臉上露出驚喜之色,方志誠在關鍵時刻趕到了!
  “哥……”陸婉瑜熱淚盈眶,差點要哭出來。
  方志誠將陸婉瑜一把拉到身后,冷冷地盯著那金鏈男,淡淡道:“哎呀,我妹手滑,失手打碎了酒瓶,要不,這酒還是別喝了吧?”
  金鏈男十分憤怒,惡狠狠地盯著方志誠,怒道:“小子,你是想替他出頭嗎?提醒你先掂量一下自己的能力,不要自討苦吃。”
  金鏈男下意識摸了摸腰部,方志誠面色一沉,意識到那里應該有兇器。
  “沒想到半路沖出一個護花使者,真是沒勁!”葉輕柔撇了撇嘴,伸手接過黃毛男遞過來的雞尾酒,又飲了一口。
  今天的酒喝得比以往都要愉快,葉輕柔感覺自己毛孔舒張,靈魂懸浮在空中,身邊環繞著的那些人,變成了螻蟻,而她才是控制全場的女王。
  方志誠皺了皺眉,低聲問,那個不良少女,就是葉輕柔?
  陸婉瑜點了點頭,輕聲道,她喝太多酒,已經醉了。
  葉輕柔搖搖晃晃,往身邊傾斜,黃毛男趁機扶住她的身體,一只手探手到了她的腰間,捏著細軟的腰肢,摸了一把。
  方志誠覺得有些不對勁,他伸手一掃,將金鏈男推到一邊。金鏈男還準備反擊,鐘揚卻是跟了上來。鐘揚練過擒拿格斗術,近身之后,一個搗拳正好打中金鏈男的腹部,金鏈男還沒來得及叫出聲,鐘揚又是一個膝擊,將金鏈男直接頂得狂嘔。
  其他兩人見鐘揚動手,伸手摸了家伙,向鐘揚圍過來。鐘揚嘿嘿一笑,伸手撈到吧椅,回旋一掃,一米九的身高,臂展也十分驚人,借著身高臂長的優勢,吧椅被掄成旋風,那兩人還沒有反應過來,腦門感覺一辣,被砸得眩暈過去。
  方志誠對鐘揚很信任,市公安系統梳理的模范典型,又怎么可能是花架子,鐘揚雖然長相清秀,甚至有點娘,但打斗的風格卻是十分彪悍,曾經憑一己之力逮捕近十人的劫匪團伙,面對這幾個地痞流氓,自然是手到擒來,三兩下便掌控了場上的局面。隨后有人認出鐘揚,知道他的底細,便不敢再有所動作。
  黃毛男見情勢不對,想要撤退。方志誠冷笑一聲,抓住黃毛男的衣領,狠狠地打了他一記耳光,旋即轉過身,對著葉輕柔粉嫩的面頰抽了一記!
  方志誠一巴掌砸在葉輕柔的臉上,打得她從吧椅上跌坐下來,懸浮的靈魂從空中墜落。包括鐘揚與陸婉瑜在內,都很難理解方志誠的舉動。
  對手不是那些不良青年嗎,方志誠為什么要打葉輕柔?
  葉輕柔感覺臉頰發麻,并未覺得很疼,她下意識地摸了摸嘴角,發現有一絲血絲,面露瘋狂道:“你竟然敢打我?”
  方志誠點點頭,冷冷地說道:“你應該感謝我打醒你。”
  葉輕柔難以置信,覺得眼前這個家伙完全就是個瘋子,氣得渾身哆嗦,嘲諷道:“感謝?你是不是在做夢。你敢動手打我,知道后果是什么嗎?”
  方志誠搖搖頭,伸手拿起吧桌上的那杯酒,在手中晃了晃,沉聲道:“我只知道,如果不打醒你,你會追悔莫及。”言畢,他扯住黃毛男的衣領,質問道:“老實說吧,這里面是不是加了東西。”
  黃毛男臉上露出復雜之色,他的確在雞尾酒里添加了作料,不過手法隱蔽,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當壞事被拆穿之后,他雖然感到緊張,但依舊搖頭否認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鐘揚走到方志誠的身邊,他盯著葉輕柔看了幾眼,暗嘆方志誠的觀察還真夠細致,從葉輕柔的面部表情來看,她應該是被下了藥,藥物的成分很復雜,既有令人興奮的毒品,也可能含有令人發情的春藥。
  作為一個見慣各種案件的老刑偵,能一眼瞧出個中門道,倒是能理解,而這方志誠如何一眼瞧出其中的破綻。
  鐘揚快步走到黃毛男的手邊,在他身上摸了一陣,很快找到藥包,藥包內是藍色的粉末,鐘揚面色凝重,沉聲道:“這是緝毒處最近正在調查的違禁藥品……你們膽子不小,竟然敢私藏毒品,同時利用毒品害人!”
  黃毛男見沒有轉圜余地,一咬牙從腰間拔出一把匕首,鐘揚早有預料,五指并攏成刀,擊中他的手腕,匕首便摔落在地上。
  鐘揚見周圍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不知道其中還沒有沒有黃毛男的同伙,若是不小心被陰一招,那就不妙了,便高聲喝道:“我是警察,有保安在現場沒,趕緊報警!”
  十分鐘之后,警車駛入百樂門酒吧,將現場給封堵住,并逮捕了那幾個鬧事的不良青年。鐘揚怕方志誠嫌麻煩,便亮出身份,與那些警員溝通了些許時間,其中一名警員認識鐘揚,了解到情況,便將那幫不良青年給帶走了。
  此事非同小可,涉及到違禁藥品,這幾個不良青年得吃不了兜著走了。
  鐘揚與那些警員溝通完畢后,走到方志誠身邊,疑惑道:“你剛才怎么知道,葉輕柔被下藥了?”
  方志誠笑笑,得意道:“這是秘密!”
  鐘揚苦笑道:“咱倆這么熟,有什么不能說的?”
  方志誠輕聲道:“其實也是猜的。剛才我們爭吵的厲害,葉輕柔總是在走神,又不像喝醉酒的模樣,所以我猜她,被下藥了。”
  前段時間,秦玉茗被程斌下藥,一開始便是這個反應,方志誠心有忌憚,所以很快便聯想到葉輕柔可能被灌醉了。
  “被你瞎貓撞著死老鼠了!”鐘揚恍然大悟,苦笑道:“下次若是再來百樂門,你提前說一聲,釘子在這里有些股份,報他的名字,沒人敢欺負你。”
  方志誠苦笑一聲,難怪剛才事情那么大,警察卻沒有太過聲張呢。其實,娛樂場所開得這么大,若是沒有個靠山撐腰,倒也不合邏輯了。
  經過這么一鬧,已經十點多。鐘揚與文萃同行,與方志誠等人分手。將陸婉瑜送回宿舍之后,方志誠又將葉輕柔送到南方之國高檔住在小區。
  一路上,葉輕柔很沉默,方志誠對這小妖女沒什么好感,若不是自己及時到場,陸婉瑜怕是要吃了大虧,所以也不愿意搭理她。
  下了出租車,葉輕柔已經從迷暈的狀態清醒,嘴角受傷腫痛,忍不住輕哼幾聲,她惡狠狠地盯了方志誠一眼,沉聲道:“你今天打我的這記耳光,改日我一定加倍奉還。”
  方志誠輕哼一聲,露出無所謂的表情,道:“看來你還沒想明白,如果今天不是我救了你,你很有坑被那個黃毛男給迷奸了。”
  葉輕柔譏諷道:“迷奸又如何?我可不用你管!”
  方志誠見葉輕柔如此刁蠻,猛地伸出手朝著葉輕柔揮了揮,惡狠狠地說出了心里話:“我這人就是眼里容不得沙子,若是下次見你再如此墮落,我還是會狠狠地抽你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