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839 洗腦是門技術活

寧薔薇開著吉普車將方志誠送到省府大院門口,省府大院看似緊湊,其實樓宇之間相隔甚遠,從門口走到三號樓要好幾分鐘,剛剛緩步走入大廳,肩膀被拍了一記,方志誠回頭一看,見是國民經濟綜合處的處長徐穎,連忙笑道:“徐老哥,昨天你可把我害苦了。”
  徐穎擺了擺手,道:“老弟,酒量是練出來的,以前我也是上桌就醉,現在雖說談不上酒量驚人,但除非自己想醉,一般是不會醉的。”
  這就是飯局的魅力,眨眼之間稱呼都變化了。省改委沒有簡單人物,尤其是像方志誠這么年輕的處長,更是不可小覷。方志誠來到改委不到一個月,之前無人主動示好,那是因為在觀望,當明確得知方志誠是條潛龍,自然有人主動拉攏。
  徐穎此人談不上能深交,但也談不上討厭。
  像徐穎這種人,在官場之中能混得如魚得水,從昨晚的飯局就可以看得出來,幾人都與他私交不錯。在機關大院如何熬資歷,熬人脈,徐穎間接地給方志誠上了一課。
  兩人不在同一個樓層,進了電梯之后,徐穎見左右無人,打趣道:“昨晚回去,沒有讓媳婦睡沙吧?”
  方志誠微微一愣,苦笑道:“還真被你猜中,我的確睡的沙,落了枕,現在脖子還疼呢。”
  徐穎哈哈大笑,道:“你媳婦對你不錯,知道你酒喝多了,還前來接你。我老婆可就比不了,以前剛結婚的時候,機關應酬多,她對我有意見,有一次我身上沒帶鑰匙,回去之后她竟然真硬著心腸,把我關在門外,我靠著防盜門,睡了半宿。當時幸虧是夏天,若是冬天的話,我恐怕就得一命嗚呼了。”
  方志誠道:“那是嫂子讓你長點記性,要盡量少喝酒才是。”
  言畢,電梯打開,徐穎下了樓,給方志誠揮手作別。
  從徐穎的身上,方志誠能夠明顯感到,整個改委對待自己的態度不一樣了。之前自己來到改委,未能融入其中,每個人都與自己保持距離,但現在已經有人給自己投以善意。
  當然,每一步都需要小心謹慎,徐穎的接近,背后會不會有什么陰謀,暫時無法確認。
  進了辦公室,現里面已經打掃干凈,未過多久,龐曦走入,提了一個熱水瓶,微笑道:“方書記,你的熱水!”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放下吧。”見她精神狀態不錯,又道:“怎么?恢復過來了?”
  龐曦面色一紅,下意識地垂下了頭,低聲道:“方處長,你說的對,想要讓別人尊重自己,先得自己內心強大。否則的話,這里不會有我的容身之處。他們嫉妒我跟你走得近,那就讓他們嫉妒,而我也要抓住這個優勢,不能讓方處長對我失望……”
  方志誠暗忖這龐曦也是一個挺有想法的女孩,從她三言兩語之中能聽出野心,但卻又不會讓人感覺反感。
  方志誠手指在桌面上輕輕地敲擊了幾下,沉聲道:“龐曦,還記得我第一天上任的時候,跟你時候過的話嗎?咱倆都是高技術產業處的新人。雖然咱們的崗位不同,但這個環境對于我們而言都一樣,是陌生且對我們排斥的。想要站穩腳跟,必須要強大自己。強大自己的方法有很多,更關鍵地是落到實處,去執行那些方法。比如多學習業務知識,多思考工作方法,多積累處事經驗,這樣才能擁有自己的核心競爭力。”
  龐曦此刻抬起臉,注意力集中地聽著方志誠分享自己的經驗,默默記下金玉良言。
  等龐曦離開之后,方志誠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之中,高技術產業處的工作內容,落到實處就是大量的數據、材料、報告,一部分是下面送上來的文件,需要進行批復。另一部分則是高技術產業處自己撰寫文件材料,上交上級。
  方志誠的上級,自然是沈寒春。此人對文件要求非常嚴格,和宋文迪相比。宋文迪對文字特別敏感,沈寒春則對數字特別敏感。沈寒春心中有一本賬,他負責的幾個部門,相關數據都藏在心中,所以只要有些微出入,就會引起他的注意。
  主要是華夏曾經出現過數據浮夸,當時的重要責任最終落在改委的前身計劃委員會上,所以現在改委講求內部數據要務必精準,從而對全省的各個領域形勢有準確的判斷,為接下來的政策實施提供依據。
  花費了近兩個小時,才將手邊的資料全部弄清楚,方志誠伸了個懶腰,出門在幾個辦公室晃蕩了一圈,所做巡視下面人員的工作狀態。不得不說,改委的干部比基層干部素質要高許多。
  霞光的那些官員,如果你不動用點手段,他們會跟你陽奉陰違,但在改委,所有人都保持飽滿的工作狀態。當然,這也有可能是沈寒春治下嚴格的原因使然。
  方志誠瞄了一眼蔡淼,手指在她的桌面上點擊兩下,然后朝外面指了指。方志誠回到辦公室之后,蔡淼面色陰沉地緩步走入。
  蔡淼的模樣不差,屬于嬌小卻性感型,體態婀娜,胸前傲然成峰,能輕易地激起男人腎上腺。不過,距離方志誠喜歡的那種類型稍有點距離。
  蔡淼徑直坐在了沙上,低著頭不去看方志誠,但方志誠從自己的角度可以明顯看到,她的眼神里多有不屑。
  方志誠慢慢走到蔡淼的對面,低聲道:“蔡科長,我想跟你聊聊。”
  “聊什么?”蔡淼很冷淡地問道。
  方志誠微微一笑,蔡淼的反應,早在自己的意料之中,“我知道你對我有意見,所以不妨開誠布公地說出來。人有了矛盾,沒有關系,就怕藏在心中,不僅憋壞了自己,而且還影響工作情緒。”
  蔡淼咬著嘴唇,內心在做著思想斗爭,片刻之后,她搖頭道:“方書記,我對你并沒有意見,只是覺得新來的人,工作態度不端正,所以多說了她幾句,她肯定在你面前說我壞話了吧?”
  方志誠盯著蔡淼看了許久,嘆氣道:“蔡科長,你跟我年齡相仿,所以我們是差不多時間進入社會大學,你對于龐曦而言,是工作多年的前輩。為何就不能多一點包容之心呢?作為過來人,咱們都應該知道,新人不容易……”
  蔡淼聽到此處,臉色變得很難看,抬起頭,毫不示弱地望著方志誠,道:“她作為新人,沒有了解自己的定位,我為何要容忍她?”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蔡科長,如果你是這種態度,那么我只能采取特別的方式了。”
  蔡淼冷笑,望著方志誠,不屑地問道:“怎么?你是要將我從高技術產業處趕走嗎?”
  方志誠沒想到蔡淼如此有恃無恐,他知道蔡淼能在高技術產業處的原因,她的父親是淮南著名的企業家,所以她并不存在生存問題,在改委工作,只是為了有一個穩定的飯碗而已。
  當然,這也不代表蔡淼,對現在的工作不上心,就是因為很看中現在的位置,所以才會對新人龐曦有種忌憚,生怕她取而代之。
  方志誠緩緩吐了一口氣,道:“蔡科長,你太偏激了。其實今天我是想跟你開誠布公地談談,說出心中的不滿,如果有矛盾的話,就講出來,然后將之解決。如果你覺得龐曦對你有什么威脅的話,我想你過慮了。我雖然在改委只待了一個月,但大家的工作能力和業務素質,我都看在眼里。比如你,對待工作細心,對待任務嚴謹,經常自覺地加班加點。所以盡管你剛才的態度很強橫,但我絲毫不會質疑你的能力,如果你離開現在的崗位,是巨大的損失。”
  “我……”蔡淼顯然沒想到方志誠會話鋒一轉,她也覺得自己剛才的話有點太過火了。自己雖然心中有百般的不舒服,也不應跟頂頭上司叫板。
  仔細想想,自己之所以討厭龐曦,不就是因為她在新來的上司面前混得如魚得水嗎?正確的方法,應該與上司保持良好的關系才對,沒想到自己這是跟上司的距離越來越遠。
  不過,方志誠沒有跟蔡淼翻臉,而是語氣變得緩和下來,他繼續道:“我希望自己的團隊足夠的團結,龐曦或許太年輕,有過什么不成熟的舉動,讓你感覺反感甚至排斥,但希望你能寬容一點,不要讓彼此的隔閡影響到團隊的戰斗力。其實經過深度地了解,我很喜歡你的性格,有什么說什么,很直率,沒有太多的心機,相信你能夠整理好自己。如果你能邁過這一步,對你而言,也是一種成長。”
  蔡淼面色復雜,咀嚼和回味著方志誠的話語,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原本以為是一場世紀大戰,結果蔡淼現自己的拳頭砸在了棉花團上。方志誠的性格沒有想象中那么強勢,反而如同和煦的暖陽。她知道自己被洗腦了,但卻又是那么心甘情愿……
  洗腦是門技術活,一個合格的領導或上司,必須要有做下屬思想工作的能力,簡而言之,就是要會洗腦。方志誠在霞光區委書記任上,沒少給下屬作思想工作,知道什么樣的性格該如何去對癥下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