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838 生死攸關莫回首

曹斌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給方志誠添加了不少麻煩,但收獲也不小。第一,站穩了腳步,不僅是高技術產業處知道方志誠弄走了曹斌,整個發改委都知道新來的方志誠手段不同尋常;第二,為張曉亮和張曉亮找到了空缺位置。方志誠想要在發改委積攢人脈,必須要自己的人運作,在這點上張曉亮有驚人的天賦。另外,有商燕這個知心的助手在旁邊協助,方志誠才能放開手腳。
  臨近下班的時候,國民經濟綜合處的處長徐穎敲門而入,笑著問道:“方處長,你今晚加班嗎?”
  方志誠與徐穎在一起開過幾次會,并沒有深交,他主動前來造訪,讓方志誠有點意外,連忙起身,笑道:“手頭上有些工作,請問有什么事情嗎?”
  徐穎目光落在方志誠的案頭,見他手邊的確擺著幾份厚厚的材料,道:“幾個同事約好一起吃飯,突然我想起了你,能否賞光?”
  方志誠將手上的材料合上,道:“徐處長,你登門拜訪,我又怎么能拒絕呢?”
  在官場之中,飯局是常態,交情一般都是在飯局上養成的。徐穎沒有打電話,而是親自過來邀請,這也說明了誠意,更說明他已經將自己看成可以結交之人,所以方志誠不好拒絕。
  今晚這個飯局,倒也沒有什么特別之處,新人方志誠自然是焦點,幾位處長或者副處長頻繁敬酒,方志誠頓時感覺壓力很大,最終竟不知怎么走出酒店的。
  等迷迷糊糊睜眼的時候,方志誠頓時心中一驚,自己竟然是躺在酒店的房間,如何回來,卻是怎么也想不起來。
  方志誠勉力從床上爬了起來,三兩步走到衛生間,腹中難受無比,趴在抽水馬桶旁邊狂嘔了一陣。等轉過身,發現一個身影站在自己身后,嚇得魂飛魄散。等看清楚是誰,方志誠苦笑著問道:“你什么時候過來的?”
  腦海里依稀有了點印象,方志誠醉醺醺地出了飯店,結果寧薔薇走了過來,從幾個半醉的發改委處長手中接到了自己。
  還記得幾個處長打趣自己,說自己命好,有這么一個如花似玉的未婚妻。被寧薔薇暴力推上了車,方志誠就想不起什么了。
  寧薔薇臉色復雜地望著方志誠,里面有嫌棄的情緒,同時也有幾分關切。
  她輕聲道:“昨晚過來的,你怎么也不注意點,如果不是我的話,你怎么回來?”
  方志誠找到毛巾,擦了擦嘴巴,見鏡子里的自己,看上去很邋遢,在寧薔薇一臉英氣的質問下,竟然覺得有些底氣不足,訕訕地笑道:“昨晚都是同事,他們肯定會把我送回來的。”
  寧薔薇眉頭蹙在一起,低聲道:“官場上的同事之情能值多少錢?若不是我出現的話,你被賣了都不知道。昨天有個人,一直在用手機拍你喝醉了樣子……”
  方志誠此刻酒意醒了,后背頓時出了一身冷汗,自己的狼狽姿態被拍下,雖說談不上什么嚴重的把柄,但若是關鍵時刻拋出來,會影響自己的名譽。所以在飯局上,你可以醉酒,但一定不能失態,否則會淪為笑柄。
  見方志誠一臉陰晴不定地沉默,寧薔薇掩著嘴巴,噗嗤笑出聲,道:“放心吧,我搶過了那人的手機,然后把視頻給刪除了。當然,是否還有其他人這么做,我可就不不知道了。”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感慨道:“現在我有點后悔了。酒量是我的弱勢,以后盡量還是不要跟他們在飯局上較量。”隨后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道:“我睡在床上,你睡在哪里了?”
  寧薔薇面頰一紅,道:“當然是睡沙發了。”她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事,轉身離開衛生間。
  方志誠用涼水洗了一把臉,昨晚的一些回憶慢慢地涌入腦海中,他越想越心驚,昨晚竟然差點把寧薔薇給辦了?!
  在車內,他一直沉睡,等到了酒店之后,他突然開始發瘋,死命地往寧薔薇身上靠,盡管寧薔薇使出了各種擒拿格斗技巧,但方志誠還是占了不少便宜。
  方志誠慢慢轉了轉手臂,有種古怪的感覺,他回想起昨晚自己用手侵占了寧薔薇飽滿的胸部之后,被寧薔薇嘎嘣一下卸掉了胳膊,雖然后來還是給接回來,但還是對那滋味隱隱感到后怕。
  等出了衛生間,方志誠見寧薔薇穿著衣服躺在沙發上休息,于心不忍,走到她身邊,低聲道:“要不,你上床休息吧,我睡在沙發上。”
  寧薔薇倒也干脆,直接坐起身,朝里屋走了過去,方志誠撓了撓頭,望著她筆直的身影,無奈地搖了搖頭。
  躺在床上,寧薔薇突然發現自己竟一點也不在意,滿屋子的酒氣。回想著方志誠酒醉之后,對自己各種輕薄的話語,她的心情也是五味雜陳,分明不喜歡男人油嘴滑舌的模樣,但他不停地在耳邊垂著酒氣,夸自己漂亮的話語,還是忍不住讓她心臟撲通撲通地激烈跳動。
  莫非這就是愛上一個人的感覺嗎?
  那愛上一個人,也就太可怕了,既可以包容他耍流氓,甚至還挺安然地睡在滿是酒氣的被褥里,自己這是多么墮落啊?
  一覺醒來,酒意已然盡去,方志誠起身來到房門邊,從縫隙里朝屋內望去,卻見寧薔薇側臥而睡。方志誠盡量躡手躡腳地走進去,正準備打開衣櫥,寧薔薇突然坐起身,等著方志誠。
  方志誠苦笑道:“我拿點衣服,準備洗個澡,你不要太敏感。”
  寧薔薇哼了一聲,道:“必須防著你一點。”
  方志誠快速地將干凈的衣服取出,訕訕道:“昨晚的確是酒喝多了,如果有失禮之處,還請諒解。”
  寧薔薇不去看方志誠,低聲道:“道歉沒用,我是不會原諒你的。”
  方志誠愕然無一陣,苦笑道:“我昨天也是為了公事,你也知道,在工作中哪有不應酬的?”
  寧薔薇淡淡道:“這些都是借口和托詞。你可以應酬,難道不知道把握分寸嗎?喝得酩酊大醉,還膽大妄為……你可真夠討厭的!趕緊洗澡去吧,別在我眼前晃悠,看見你,我就來氣。”
  方志誠見寧薔薇毫不留情地唾罵,不怒反笑,摸了摸鼻子,道:“你這樣,我挺開心的。”
  寧薔薇疑惑道:“你欠罵嗎?”
  方志誠笑著解釋道:“你不覺得咱倆有點夫妻的意思了嗎?男女拌嘴,還不就是為了家常里短的小事?”
  “誰跟你是夫妻!滾蛋!”寧薔薇直接摔了個枕頭過來。
  方志誠連忙躲過,枕頭砸在門上滑落,方志誠得意且張狂地笑了兩聲,轉入衛生間洗澡。
  等出了衛生間,寧薔薇已經醒來,方志誠瞄了一眼床鋪,被褥如同自己所料,被疊成了豆腐塊,有棱有角,寧薔薇挑了挑眉,方志誠連忙閃身讓出了一個角度,寧薔薇緩步走入衛生間,未過多久,里面傳來嘩啦啦的水聲,她也開始洗漱了。
  寧薔薇一身清爽地走出衛生間,方志誠偷偷地瞟著自己的準媳婦兒,未施粉黛,膚色雖不白皙,但皮膚泛著健康的光澤,非常好看,竟然有點看呆了。
  寧薔薇發現方志誠的目光,心中一熱,不過很快瞪了他一眼,怒道:“色狼!”
  方志誠訕訕一笑,道:“我等下去上班,所以起得早,你完全可以多睡一會兒。”
  寧薔薇撇了撇嘴,道:“我又不是來度假的,我也有任務。”
  方志誠臉露錯愕之色,道:“你有什么任務?”
  寧薔薇指了指方志誠,道:“還不是為了你?你之前鬧出的動靜太大,銀色時代在國內的勢力指名道姓要你付出代價。”
  方志誠苦笑道:“所以你是來保護我的?”
  寧薔薇搖頭道:“你太瞧得起你了!只是軍方認為,銀色時代氣焰太過囂張,既然已經挖出了他們的一條線,那就必須除惡務盡。現在他們將目光落在你的身上,只需要潛伏在你身邊,總有機會找到更多的突破口。”
  方志誠啞然失笑,道:“原來我成為了靶子!”
  寧薔薇見方志誠一臉輕松的模樣,頓了頓,嘆氣道:“你還真是個樂天派,不知道惹出了多大的麻煩。曹斌一五一十交代了幾年時間,銀色時代從發改委系統盜出的機密資料,涉及的損失預計達到百億……面對這么大的損失,一號首長大怒,指示必須要徹查此事。同時,這也牽扯到高層之間的博弈。”
  方志誠想起蘇青之前提醒自己,不要涉及此處,自己終究還是踩了地雷。寧家方面肯定是接到了通知,而寧薔薇直接趕赴瓊金,守在自己的身邊,同時暗中調查銀色時代。寧薔薇究竟從事什么工作,方志誠一直不了解,但從今天她話中的意思來分析,肯定與國家安全有關。
  方志誠突然抓住寧薔薇的手,一本正經地說道:“若是真出現生死攸關的情況,你一定要先走,別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