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837 爭取了兩個位置

盡管知道沈寒春算計了自己,但方志誠沒有徑直離開,而是饒有興趣地跟沈寒春繼續聊著。
  方志誠雖然感覺心情有點不舒服,但有時候被人利用,其實不是壞事。人只因有了價值,才有討價還價的資本,在沈寒春的面前,自己實現了一次價值,所以他就能夠與之討論籌碼,或者說補償。
  “曹斌的位置已經空缺,我希望這個位置由我的人來頂替。我想你能理解我,如果身邊沒有人協助我,我很難在短時間內在發改委站穩腳步。我覺得咱倆有共同的敵人,你只有將我先喂飽了,才能讓我有足夠的力量,去幫你辦一些吃力不討好的事情。”方志誠此刻變成了一個商人,絮絮叨叨地說了一陣。
  他一開始采取的手段比較直接,或者比較市儈。
  沈寒春摸著下巴,一臉玩味地望著方志誠,仿佛揣摩著他的話,又仿佛走了神,“你也知道,我雖然是發改委副主任之一,但沒有人事權力。人事權在江永的手中,他一向管得很死。”
  方志誠哪里會信沈寒春的鬼話,江永在發改委呆了多久,他沈寒春在發改委又浸淫了多久。發改委的班子排名象征了他們每個人手中掌握的權力,但有時候也會被特例給打破,沈寒春就是這個特例,當年得罪了李思源,都沒將他從發改委趕走,與江永要一到兩個人事編制,這又算得了什么難題?
  方志誠決定拍馬屁,人都喜歡吃馬屁,無論聰明的人,還是愚蠢的人,像沈寒春這種自詡天才的人,其實更喜歡收人追捧,“沈主任,我師父在我來發改委之前,曾經說過,他在同屆淮南官場最欽佩的有三個人,其中你排在第一位。同時,他也跟我說過,如果有求于你,你一定不會置之不理。從某種意義上,我還得喊你一聲師叔。”
  “師叔?”沈寒春臉上陰晴不定,暗忖方志誠這語氣變化得還真夠快的,剛才以平等的語氣來跟自己討價還價,眨眼間,現在又打起感情牌了。
  沈寒春手指頭在桌面上敲打了幾下,道:“若要馬兒跑得快,就得讓馬兒吃得飽,這道理我懂。事情也是能解決的,但我對你有幾個要求。”
  方志誠見沈寒春終于松口,忍不住暗自松了一口氣,自己在沈寒春辦公室磨了近一個小時,其實就是為了要安排自己人這事兒。高技術產業處已經有了空缺,正好可以將張曉亮調過來。另外,自己再跟沈寒春討要一個正科級編制,就可以讓商燕也跟到發改委。
  方志誠見沈寒春說道隨性,估計要求不會太難,便道:“還請師叔吩咐。”
  沈寒春聽到“師叔”二字,笑了笑,緩緩道:“第一,新官上任三把火,你已經連續燒了兩把,第一把火讓左秋心措手不及,第二把火直接把曹斌送進了國安,但我覺得這第三把火還是不要放了,暫時休養生息,省直機關跟下面基層不一樣,誰都折騰不起,也沒必要太過折騰;第二,發改委終究是你仕途的一個跳板而已。或者說高技術產業處只是你暫時的平臺,所以你要抓緊時間沉下心,多學習業務能力,不要小看左秋心他們,業務素質絕對過關,有你在基層學不到本事;第三,讀懂‘熬’這個字。資歷是熬出來的,你之前的成長速度太快,因此根基不夠深,人際關系網還是太過于簡單或者是脆弱。不妨在發改委熬一熬,放緩節奏,慢慢地夯實基礎。”
  沈寒春這幾句話,說得直白,只有在官場上有閱歷的人,才能夠說出這樣直白,卻又耐人尋味的話。方志誠站起身,朝著沈寒春像古人的拜師禮一樣,鞠了一個躬。沈寒春滿意地微笑,道:“你去忙吧,等下你把人員名單交給左秋心,她會和人事處那邊協調好的。另外,我比宋文迪虛長幾歲,所以你真要跟我攀關系的話,應當喊我師伯才是。”
  方志誠連忙笑著喊了一聲師伯,然后離開了沈寒春的辦公室。
  沈寒春人如其名,給人一種寒意,與他交談的過程中,你仿佛置身于嚴冬,有種神經緊繃的感覺。但方志誠知道,越是這樣的人,溫暖起來,越是炙熱。方志誠最擅長的就是跟別人在短時間內拉關系套近乎,跟沈寒春走近了之后,發現他原來是這么溫和的一個人。
  當然,若是宋文迪知道方志誠這么想,肯定會覺得他瘋了。
  回到辦公室,見茶幾上收拾得挺干凈,方志誠想起外賣的錢,還沒有給龐曦,便走到隔壁辦公室。朱鐵國與蔡淼見方志誠進來,連忙停止了聊天,一本正經地對著電腦,滴滴地點著鼠標。方志誠故意從他們的身后繞了一圈,朱鐵國的電腦顯示屏上是一份密密麻麻的文字材料,而蔡淼的電腦上是一個還未來得及關閉的聊天窗口。
  蔡淼很緊張,點了好幾下,才把窗口關閉,方志誠冷哼了一聲,緩步離開。
  在樓梯拐角處見到了偷偷抹淚的龐曦,方志誠咳嗽了一聲,她掉過頭,連忙擦拭掉淚水,低聲道:“方處長!”
  方志誠佯作嚴肅地質問道:“現在是上班時間,你不在辦公室,在這里做什么?”
  龐曦低著頭,垂著眼瞼,道:“我覺得有點不舒服,所以來這里透透氣。”
  方志誠依舊表現得很不近人情,道:“逃班就算了,還說謊。”
  龐曦抬起臉,年輕的面龐兩道明顯的淚痕。
  方志誠輕嘆一聲道:“小龐,無論多么委屈,也要學會含著淚。否則的話,偌大的省府大院容得下你的,也只有這樓梯過道而已。在足夠強大之前,要努力地增加自己的實力,培養核心競爭力。你現在的模樣,讓欺負你的人只會更加快樂。”
  言畢,他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張紅票子塞到了龐曦的手上,交代道:“盡管你不愿意跑腿打雜,但我還是把給我買外賣的事情交給你了。刨開今天的飯錢,多余的錢,用作下次。”
  方志誠離開了樓梯走道,留下了龐曦一人。龐曦讓自己回想起剛出社會那時,也是飽受了不少委屈。比如因為沒有駕*駛證,所以取消了自己進入市委書記辦公室的機會。
  官場就是一個大染缸,會快速地讓新人從素色的紗布,染成各種各樣的品種,殘次品會被淘汰,只有優秀的染布才能最終制成漂亮的各式成衣。
  回到辦公室之后,左秋心已經在等待自己,方志誠知道她所為何事,在白色的a4紙上寫上了張曉亮和商燕兩人的名字,然后折成了一道,交給了左秋心。
  左秋心沒有打開那張紙,道:“我等會就去跟人事處對接,爭取在下周能辦理好此事。”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曹處長離開高技術產業處,是一個很大的損失。但處室的日常工作不能停下,在新同事上任之前,還得左處長多分擔工作。”
  左秋心掠了下劉海,道:“老曹的工作,楊劍完全能夠勝任,以前趙劍是老曹的副手,所以不會出現太多麻煩。不過,新同事到來之后,我怕楊劍同志,心里會有些不舒服。”
  左秋心說得很委婉,其實意思明白,如果從外面調入一個副處長,這對只是正科級卻想上更進一步的楊劍很是打擊。
  高技術產業處雖然人數不多,但官場中屢見不鮮的矛盾,總是層出不窮。
  方志誠笑了笑,道:“等人員齊整之后,我準備對高技術產業處進行一次規整。每個人各盡其職,但對其他崗位內容也要有所了解,這樣可以避免出現人事變化,會措手不及。”
  左秋心頓了頓,沒有多說什么,然后轉身離開了辦公室。左秋心上身穿著襯衣,下身穿著緊身打底*褲,豐滿的臀部被裹得緊繃繃的,從后面望去隱現勒痕,方志誠瞧出了些許不同之處,搖了搖頭,不好點破。
  左秋心是一個嚴謹的女人,只要是女人,行事會帶有女官員特殊的風格,很多時候是遮掩不住的。女官員在處理政*治斗爭的時候,不像男人看得長遠,但會糾結于細枝末節。
  盡管左秋心幫自己辦理張曉亮和商燕的商調函,但方志誠可不會真放心全部交給她來辦。
  給陳瑩打了個電話,因為一起吃過飯,所以方志誠在處長之中,與她最為熟悉。方志誠比較委婉地表達了自己的想法,陳瑩倒也爽快,答應會盡快辦理此事,只要霞光區委組織部愿意放人,省發改委就愿意接受。
  掛斷了方志誠的電話之后,陳瑩給江永打了個電話過去,江永聽她說完之后,便道:“按照高技術產業處那邊的要求辦理吧。”
  陳瑩意識到,其中層層關系復雜,恐怕沈寒春與江永又有過什么交易,所以才會如此爽快地答應高技術產業處從下面調用干部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