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836 皺巴巴的菊花臉

重新回到省府三號樓,已是下午三點,中午沒有吃飯,所以有點饑腸轆轆,讓龐曦給自己喊了一份外賣。他伏在茶幾上,狼吞虎咽地吃完后,座機響了起來,方志誠匆匆用紙巾擦了擦嘴,然后往沈寒春的辦公室行去。
  等方志誠出了辦公室之后,龐曦進入其內,將茶幾上的垃圾給收掉,然后小心地用抹布擦拭干凈。她手上提著垃圾出門正好碰見蔡淼和朱鐵國,副科長蔡淼冷冷地盯著她瞪了一眼,譏諷道:“現在的小姑娘可真了不得,心機太重,比咱們放得開啊。”
  朱鐵國比較憨厚,給蔡淼使了使眼色,道:“你別這么說。”
  蔡淼輕哼一聲,道:“老朱,想當年我進入處室,可沒有做過這等事,給處長喊外賣,還幫著買飯,這馬屁拍的,估計在過幾年,還得提供其他服務了吧。”
  朱鐵國見蔡淼越說越厲害,龐曦眼睛完全通紅,強忍著才不讓淚水留下。
  進了辦公室,朱鐵國嘆氣道:“蔡淼,你這張嘴巴太損了,如果傳到方處長耳朵里,事情就鬧大了。”
  蔡淼不屑地瞟了瞟朱鐵國,道:“;老朱,你就是個爛好人。我心直口快,看不慣蔡淼的那副模樣,小人得志,哼。”
  朱鐵國盯著蔡淼看了很久,道:“蔡淼,我覺得你是在妒忌她!”
  蔡淼露出怒色,白皙的臉頰通紅,沉聲道:“我妒忌她她有什么能讓我看得上眼的?”
  兩人同在一個辦公室,盡管蔡淼的脾氣有點糟糕,但朱鐵國知道這只是一個喜怒形于色的女人,他給蔡淼倒了一杯水,安撫道:“方處長已經站穩了腳跟,你見他對龐曦親睞有嘉,心中恐怕不舒服。不過,這也只能怪,當初方處長來咱們處室的時候,沒有人待見他。龐曦是一個新人,如同無根的浮萍,自然和方處長走到一起了。”
  蔡淼捧著茶杯,沉默許久,方道:“誰能想到曹處長就這么不聲不響的走了?”
  朱鐵國一臉凝重,道:“你沒有聽到消息嗎?”
  蔡淼臉上露出疑惑,反問:“什么消息?”
  朱鐵國壓低聲音,道:“曹處長涉嫌泄密,是被國安帶走的。”
  朱鐵國說得簡單,但蘊藏的信息量很大,與國安有關,肯定涉及到國家安全,淮南省改委這么多年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處室關鍵崗位的干部,因為涉及泄密,被帶走調查。
  蔡淼忍不住打了個寒顫,道:“難怪曹處長這么多年來,一直生活得很瀟灑,而且還把女兒送出了國。”
  以改委那點微薄的工資,難以支付曹斌的家庭支出。處室也曾經質疑過,不過曹斌一直說自己的妻子是好幾家企業的股東。現在想來,只是謊言而已。
  朱鐵國低聲道:“可惜到頭來,他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蔡淼感覺到頭皮麻,倒不是因為曹斌出事而心寒,竟覺得方志誠深不可測。這才多長時間,一個月不到,方志誠就把潛伏在改委的釘子給拔掉了。之前蔡淼還認為,方志誠太年輕,不一定玩得過老謀深算的曹斌,但誰曾想,方志誠動作麻利,讓曹斌直接沒有還手的余地。
  朱鐵國見蔡淼神色變化,壓低聲音道:“曹處長出事之前,他曾經喊我去過他的辦公室,然后詢問了瑞博科技項目方案的問題。然后曹處長被他喊至辦公室,生了爭吵……”
  蔡淼點了點頭,在朱鐵國的肩膀上輕輕地拍了下,情緒復雜地笑道:“你這個處室檔案管理員的位置,以后恐怕含金量要提升些許了。不過,你以后要注意,千萬不能被人收買,走曹斌的路!”
  朱鐵國瞪了蔡淼一眼,生氣地說道:“我是那種人嗎?”
  出了曹斌這件事,不僅給高技術產業處敲響了警鐘,甚至還在改委內部引起了一陣騷動。以前盡管組織上有嚴格的保密的條例,但誰也沒有碰過這道敏感的警戒線,或者即使觸碰了,也掩飾得很好,但曹斌的問題,讓改委內部管理漏洞浮出水面。
  方志誠站在沈寒春的辦公桌前,沈寒春沒有讓他坐下,他就只能站著。站了十分鐘,方志誠的臉上沒有露出絲毫不耐煩的神色,沈寒春抬起頭,摘下眼鏡,指了指前面的椅子,道:“坐!”
  方志誠輕輕地拉了拉椅子,坐在沈寒春的對面,沈寒春跟宋文迪年齡相差不大,但看上去頗為老氣,他仔細地盯著這張皺巴巴的臉看著,突然覺得有點像菊花。不過菊花老臉上的那對眼睛,炯炯有神,透著智慧的光芒。
  沈寒春咳嗽了一陣,喝了一口水,道:“香煙抽多了,所以喉嚨有咽炎。你還年輕,趁早戒煙,別跟我一樣。”
  方志誠原本以為會受到暴風驟雨般的批評,但沈寒春卻是一改之前的嚴肅,溫和親善地關心自己,這讓他感覺到詫異。方志誠是個人精,連忙表現得受寵若驚,道:“想戒,難戒。”
  沈寒春笑了笑,從抽屜里掏出了一包煙,抽出一支拋給了方志誠,方志誠順利地接到,然后變魔術一樣,取出一個打火機,給抽了第二支煙的沈寒春點燃。火星在香煙上慢慢燃燒,沈寒春仿佛忘記了剛才咳嗽的痛苦,皺巴巴的菊花臉竟然綻放了。
  沈寒春悠悠地吐了一口煙,道:“志誠,我從你身上看到了我年輕時候的身影。當時年輕、幼稚,當然也很帥。所以覺得這個世界任何地方任何禁區,自己都闖得。這么多年下來,做了點有意義的事情,但后悔的事情也很多,往往遺憾,如果當初不鋒芒畢露,或許有意義有價值的事情能做得更多一點。”
  方志誠抽煙沒有沈寒春那么粗魯,淡淡地吸了一口,然后讓香煙在指尖緩緩地燃燒。他的注意力落在沈寒春的故事里,聽這么一個頗為傳奇的人物講故事,分享經驗,是非常難得的。
  沈寒春就這么悠悠地燒著煙,將當初跟李思源拍著桌子叫板的事情,波瀾不驚地訴說著,轉眼之間,香煙已經在之間燒盡了。
  沈寒春將只剩下煙屁股的香煙,在煙灰缸碾了又碾,道:“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肯定不會那么做了。”
  方志誠淡淡笑道:“我以為你還是會那么做呢?”
  沈寒春晃了晃手指,道:“蠢材才會在一個錯誤上摔了兩個跟頭,我這么聰明,還能犯錯嗎?但錯了就是錯了,人生一旦錯了,很多時候,就沒有機會修改正確答案了。我錯了那一次之后,思源總理就沒有再給我機會,因為你一旦有了錯誤,那就注定不完美。你的師父宋文迪,雖然比我笨了一點,但他有一點做得非常好,是一個不會犯錯,或者說不會犯下原則性錯誤,他比我完美。”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聽了你的話,我覺得受益良多。”
  沈寒春哈哈大笑了一陣,道:“你的悟性很高。是不是已經瞧出,左秋心和曹斌,是我給你設下的困難?”
  方志誠苦笑道:“當你提醒我小金庫在曹斌手上的時候,其實我就知道,曹斌身上可能有些故事,但沒想到這個故事如此嚴重。”當時也只是沈寒春看似漫不經心地一句話,但方志誠留意了,因為這說明如果自己動了曹斌,沈寒春說不定還會順水推舟一把。
  沈寒春伸手握拳在辦公桌上輕輕地敲了敲,道:“在機關呆久了,你會習以為常。你是不是在疑惑,為何知道曹斌有問題,但為何一直沒有對他采取手段?”
  方志誠沉默片刻,道:“因為你覺得時機不恰當?”
  沈寒春點點頭,道:“高技術產業處在二十二個處室中,排名靠后,但它的意義重大,可以說是改委系統內,最能影響未來的一個處室。在這個關鍵崗位上,如果出現重大的變化,會引起一系列的風波。”
  方志誠苦笑道:“現在還是起了風波。”
  沈寒春道:“你是那個可以拔出釘子的人。現在大家不會關注曹斌是誰,高技術產業處要不要大調整,只是關注方志誠你這個人。”
  方志誠無奈地搖頭,道:“我覺得,自己變成了吸引火力的肉盾。”
  沒有了香煙,沈寒春的臉再次變成了皺巴巴的菊花,他緩緩道:“你的比方雖說有點夸張,但也大差不差。不過,新官上任三把火,你這一把火若不是燒得足夠的旺,又如何能坐得踏實呢?”
  方志誠還是有點心理不平衡,外面傳聞沈寒春是一個固執強勢的人,但誰能想到他如此狡猾,讓自己竟然有點手足無措。這是沈寒春設下的一個局,利用自己作為火力,清除了高技術產業處的毒瘤,另外,也轉移了仇恨,因為江永絕對不會把此事的怨念放在沈寒春的身上,只會記在方志誠的身上。
  所以,方志誠才不會對沈寒春助自己點燃上任后的第二把火而感恩戴德。
  這只老狐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