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835 偉大而斜長之影

環山西路2o8號,是瓊金軍區大院的門牌號,想進入其內,自然沒那么簡單。哨兵直接攔住了轎車,方志誠趕緊給蘇青打電話,大約五分鐘之后,一名姓杜的軍官直接來到了門口,將一行人接了進去。
  杜軍官安排人將漢森拘押,然后喊來了醫療人員,給曹斌處理傷口。曹斌中的毒是比較常見的品種,因為提前打過解毒劑,沒有大規模擴散,所以比較好處理。之所以安妮使用這種毒藥,因為配制相對比較簡單。
  曹斌在處理傷口的這段時間,方志誠一直守在門外,等得知結果之后,松了一口氣,盡管曹斌是個叛國者,但他活著能為調查銀色時代的問題帶來不少價值。
  孟虎受了點輕傷,方志誠輕嘆道:“對不住,將你牽扯在內了!”
  孟虎精神還如同往常一樣充沛,道:“如果一直這么平靜的生活下去,我都感到厭倦了。受傷的滋味,雖然痛苦,但讓人無比清醒。”
  孟虎右手被繃帶纏繞,是錘擊車窗的鋼化玻璃導致的結果,一般人指不定會骨折,但孟虎只是點擦傷。
  方志誠笑道:“等有機會,你多給我講講,傷疤的故事吧!”他突然現孟虎脖子深處有一道疤痕,可以想象這條疤很長。
  孟虎微微一怔,點了點頭道:“沒問題。”
  方志誠能感覺到孟虎的變化,雖然在此前的交鋒過程中,自己沒有幫什么很多忙,但孟虎從內心接受了自己,因為彼此經歷過生死大難。盡管至始至終,都是孟虎在戰斗,但孟虎對方志誠還是有其他想法的,沒真正上過戰場的人,遇到子彈,大都嚇得屁滾尿流,但方志誠保持了足夠的冷靜,當自己讓他躲避的時候,方志誠并沒有絲毫猶豫。
  最關鍵的是,方志誠沒有逃離那里,而且及時打電話,喊到了援兵。
  方志誠心中也滿是感慨,自己在這個世界上信任的人,從今天開始多了個孟虎。因為這是一個敢把后背留給自己的人,同時也能為自己的生命硬抗子彈的人。
  方志誠今天終于知道,為什么將軍人稱呼為最可愛的人,因為他們身上有股血性,有種氣質,有種魅力,有種力量。當你感受過這種力量之后,你會覺得溫暖、安全。
  方志誠道:“軍醫說,你的傷需要觀察一段時間,雖然是點小傷,但還是要注意一點。”
  孟虎點點頭,道:“我可能會離開一段時間,當然長應該會安排人員來接替我的工作。”
  方志誠突然有種不舍的情感,當然情感與愛情無關,單純的戰友情誼,他輕嘆道:“希望你趕緊回來,畢竟多了一個陌生人經常在我的身邊,偷窺我的**,那種感覺挺不好。”
  孟虎離開,不是為了養傷,而是追擊安妮,那是潛伏在暗處的一條毒蛇。
  方志誠說到此處,孟虎臉色漲紅,不出方志誠所料,孟虎應該知道自己惹下的那些桃花債。其實論年齡,孟虎還沒自己大,盡管受過專業的培訓,但他也是男人,也會有**。但組織紀律要求,他們必須保持單身。
  孟虎的義父孟西山,就一直保持單身,并不是他們不期望愛情,而是國家賦予了他們更多的責任,讓他們無暇顧及。
  念及此處,方志誠補充笑道:“等你回來后,就不用遮遮掩掩,我會跟孟叔叔溝通一下,另外我會給你介紹個女朋友,像你這么高大威猛硬朗的兵哥哥,應當會很走俏。”
  孟虎臉漲得更紅了,緊張得說不出話來,方志誠甩了甩手,孟虎大步消失在了視野,又變成了影子。
  方志誠給孟西山打了個電話,說明來意之后,孟西山沉默許久,沉聲道:“志誠,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你知道為何,孟虎總是擔當影子護衛,不出現在你的面前嗎?因為有過先例,被保護人和影子護衛的關系太過于親密,以至于生特殊情況時,影子護衛感情用事,喪失冷靜,犯下了不可挽回的錯誤。”
  方志誠苦笑道:“我能知道得更加詳細一些嗎?”
  孟西山頓了頓道:“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有人接到了任務,保護一個年輕有為的干部,就像孟虎一樣保護你。但那名年輕有為的干部,最終走上了不歸路,而保護人接到了上級的命令,沒有阻止那名干部,甚至還掩護他出了國。”
  方志誠微微一愣,胡思亂想,如果安妮成功地策反了自己,會不會像那人一樣,走上類似一條路呢?
  孟西山見方志誠許久不說話,緩緩道:“孟虎從踏入軍營的那一刻,就意味著要為國家和人民奉獻出自己,因為如果沒有國家的培養,沒有軍隊對他的磨礪,他沒法獲得那么多的力量。志誠,人活在這個世界上,都有自己的責任。尤其像你,因為掌握很多資源和權力,越是要慎重對待這些責任。”
  孟西山說了這么多,方志誠竟然有點無言以對。以前在讀書的時候,總聽到講臺上的老師諄諄教導,以家國利益為上,以私人利益為下。當時他與很多人都一樣,有種錯覺那是在給平民洗腦。但此刻,他再想起那句話,突然有種明悟,當你身居要職的時候,會感受到這句話的力量。
  孟西山和孟虎在用事實說明,個人對待家國大義的態度。
  方志誠不知為何額頭上冒出許多汗,低聲道:“孟叔叔,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不過,我還是希望孟虎不只是我身邊的工具,我希望彼此成為戰友。”
  孟西山緩緩道:“他早就將你當成戰友了。只有對戰友,他才會豁出一切,包括生命。”
  孟西山已掛斷電話,方志誠站在樓棟的門口,望著滿院的綠蔭,突然有種蒼白感,他感覺此刻非常渺小,所以他想變得偉大,盡管知道偉大人物在成功之前,會吃很多苦頭。
  “想什么呢?”趙清雅伸手在方志誠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方志誠朝天空揮了揮手,笑道:“在醞釀抱負。”
  趙清雅沒好氣地白了方志誠一眼,道:“抱負?還要醞釀?”
  方志誠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道:“任何偉大的抱負都不是朝夕之間形成的,當遇見了一件事,或者很多件事,抱負會被勾勒得越來越宏偉。”
  趙清雅伸出手指,踮腳彈了一下他的腦門,啐道:“又在說一些聽不懂的話了。”
  方志誠很自然將趙清雅的手牽了起來,放在手心,現自己手心全是汗,怕趙清雅嫌棄,又不遠丟下,趙清雅似乎沒有感覺,緊緊地握起自己的手掌,方志誠嘴角露出了微笑,道:“雅姐,以前我一直很迷惘,每天都在忙碌,但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工作為了錢,為了權力嗎?我總覺得都不是。今天孟虎告訴了我一個道理,普通人工作忙碌是為了生存,而擁有權力的人工作忙碌,是為了責任。”
  趙清雅忍不住打趣道:“你現在的背影真偉岸!”
  方志誠瞄了一眼地面,自己的影子被拉得斜長,撓了撓頭,道:“我也覺得!”
  ……
  漢森最終被移交給法方,方志誠不知道其中的內情,但蘇青透露了些許情況,華夏從法方也接回了一人,這算是等價交換。對于方志誠碰及底線,蘇青不是很贊同,但她還是幫方志誠擦干凈了屁股,畢竟這是自己的兒子。
  不過,孟西山對方志誠大加贊賞,認為方志誠骨子里有血性。在軍人的眼中,像漢森這樣的潛伏間諜是毒瘤,在和平時代或許不會造成巨大的損失,但誰也不能保證,世界會永遠的和平下去,一旦戰爭爆或者時局變化,他們就像是扎根在內部的炸彈,從深處炸毀華夏的肌體。
  孟西山是蘇家體系中最為堅定的力量,與蘇青官場的地位相仿,是軍隊方面的核心人物。他的態度決定了蘇家軍方的態度。只要蘇家軍方愿意支持方志誠,等同于方志誠的未來已經握有蘇系的半壁江山。
  方志誠與曹斌見了一面,他被控制在一個很神秘的地方,方志誠被帶上車之后,就有點暈頭轉向。
  見到了曹斌,他臉上的浮腫,還沒有盡消,但情緒非常穩定。他第一句話就是感謝,“謝謝你完成了我的請求,將我女兒安排回國。”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畢竟咱們同事一場,你女兒會有自己的人生,而你在監獄里好好贖罪吧。”
  曹斌點點頭,似乎有點猶豫,鼓足勇氣道:“方書記,我還有個請求,能否見她和我的妻子一面?”
  方志誠苦笑搖頭,道:“這已經出我的能力。”
  曹斌沉默許久,嘆氣道:“我是罪人。你罵我的那句話,我言猶在耳,我就是個賣國賊狗漢奸,我現在十分后悔,當初為何與魔鬼*交易。但人生沒有后悔藥可以吃,既然你把我的女兒安全地接回了國,那么我就安心了,同時承諾將漢森這么多年在淮南從事的間諜活動,一五一十地交代出來。”
  方志誠點點頭,現與曹斌終究還是沒有什么話可說,他輕聲道:“將功補過吧,你欠下的債,必須要自己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