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833 他被揍得真夠慘

曹斌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著,除此之外,屋子里安靜得有點可怕,漢森緩緩俯下身,將耳朵貼在地面上,希望能從地面的聲響來判斷,潛伏在暗處的高手。
  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厲害人物,盡管漢森這么多年幾乎要忘記了年輕時候的喋血經歷,但當危險的時候到來,深入骨子里的敏銳還是在告訴他,對面是一個與自己全盛時期不相上下的尖端人物。
  插入墻壁的那把飛刀,說明了對手的實力,從它刺入墻壁的深度來看,他的臂力驚人。
  像獵犬一樣貼著地面聽了許久,他臉上露出了失望之色,根本沒有腳步聲。既然是高手,他即使有什么動靜,也不會留下這么明顯的線索。
  漢森覺得不能坐以待斃,他目光瞄向不遠處的椅子,那里可以作為暫時的掩飾,他必須盡快找到對手的位置,只有打破明暗的平衡,他才能找到機會。
  漢森估算好距離,抬手朝空處射出兩枚子彈,然后借著這股勢頭,一個翻滾,躲到了椅子下方,同時他伸手快地將椅子放倒,擋住自己的身體。漢森此刻就像有縮骨功,一米九幾的大高個,竟然被椅面給擋住了。
  “xx!”漢森用法語罵了一句粗話,他感覺到小腿傳來刺痛的感覺,一把飛刀插在自己的小腿上,鮮血淋漓。他趕緊伸手過去將飛刀拔除,若是飛刀上面涂抹了毒藥或者麻醉劑,那就完蛋了。
  幸好,對手沒有那么陰狠,飛刀戳出了一個血窟窿,漢森從口袋里抽出一個手絹,將動脈給包扎起來,這樣雖然沒法止血,但可以降低流血的血量和度。
  又等待了幾分鐘,腿部傷口流血的度減緩下來,但對手還是沒有出現,漢森怒聲道:“究竟是誰,有本事走出來,我跟你單挑,鬼鬼祟祟的,算什么英雄好漢?”
  曹斌躺在地面上,聽漢森這么說,盡管嘴巴已經被他打爛了,但他喉嚨里還是忍不住出咯咯的笑聲,“漢森……沒想到你……也有這么狼狽的一天。”
  漢森自然不會在意曹斌,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未知的地方,大腦在思考該如何擺脫現在的窘境。
  突然,漢森嘴角動了動,他想到了一個計劃,飛身一躍,滾到了曹斌的身邊,一手扯住曹斌,一手用槍瞄準空曠的地方。漢森這時候表現出一個身經百戰特工人員的專業,他整個身子弓著,將曹斌推在身前,當成了靶子。
  剛才漢森在射殺曹斌的那一刻,對手出刀,這意味著對手想保住曹斌的命。所以漢森想起將曹斌當成人質。
  曹斌臉上露出了怒色,含糊不清地罵道:“漢森,你他媽的就是個懦夫!”
  漢森冷笑道:“誰不希望好好的活著?你給我閉嘴,不然我砸爛你的嘴巴。”其是曹斌的嘴巴,早就已經砸爛,血糊一片。
  漢森慢慢地往外面挪動著,潛伏在暗處的敵人,也保持著冷靜,果然如他所料,對方想保住曹斌的性命。
  他目光落在不遠處的車輛,只要能上車,暫時的危機就能解除。
  曹斌就如同死狗一樣被漢森控制著,他此刻希望能跟漢森同歸于盡,因為那樣漢森就不會去禍害自己的女兒。只可惜,他此刻連動動手指的力氣都沒有,所以他只能大聲地說:“殺了我吧,殺了我吧。”
  漢森在旁邊冷笑,“放心吧,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我會立即解決你的。”
  終于漢森來到了轎車旁邊,他順利地拉開了車門,這時一陣冷風從轎車的另一面竄了出來。
  漢森心中一寒,意識到對手將轎車當作遮掩物,或者說,對手早就計算到自己想要上車,所以在這里守株待兔。
  漢森不得不將曹斌推開,因為這一刻人質已經變成了累贅,他定睛一看,終于看清楚對手的長相,國字臉,兩道劍眉橫飛,身材比自己矮不了多少,體型魁梧,動作矯捷,氣勢如猛虎下山。
  轟,對手一記鐵拳砸了過來,漢森堪堪躲過,拳頭直接將轎車車門搗了一個深深的凹陷。
  “xx,這完全就是個人形坦克!”漢森意識到,即使在巔峰狀態下,與對手比拼拳腳,勝率恐怕不過三成,所以他只能選擇躲避和防守。
  嗖,又是一拳,因為度太快,在空氣中甚至打出了爆鳴,漢森只能依靠身體感覺,右手提槍,朝對方瞄準,但還沒來得及扣扳機,虎口傳來鉆心的疼痛感,手槍直接被打飛,摔出了好幾米遠。
  漢森腿部有傷,論敏捷肯定比不上對方,所以他知道,必須要反擊,否則,自己只會被對手步步緊逼,最終成為困獸。
  漢森是拳擊高手,憑借風聲,能夠判斷對手出拳的路線,正準備打出組合拳,然而,突然腰部傳來劇痛,打亂了他的節奏,人形坦克使出一記橫踢,他根本來不及阻擋,這腳踢斷了他好幾節肋骨。
  漢森原本引以為傲的格斗術,在對面的連續攻擊之下,竟現完全沒有還手余力。對手的拳頭如同雨點般落在漢森的身體上,他一向自詡防御力出色,但此刻也只能勉強地保護自己的要害位置,然后借著退后,卸掉對手轟在自己身上的力量。
  終于漢森找到了一個機會,他以一個怪異的姿勢蹲著防守,就是等待機會的出現,一抹光芒閃出,對手咦了一聲,往后退了兩步,漢森現因為被揍得太狠,沒有追擊的力量,所以釜底抽薪的反擊,也只能起到一般的效果,他苦笑著往后又退了兩步,握著彈簧跳*刀,保持防守的姿態。
  這把彈簧跳*刀跟著漢森多年,曾經在危急關頭救了自己多次,平時綁在自己的褲腳處。
  “你是誰?”漢森朝地上吐了一口血水,原本棱角分明的俊臉,現在已經被揍得變形,比起躺在地上的曹斌也好不了多少。
  他的話音剛落,臉上的表情從戒備變成了詫異,然后轉為憤怒。
  從哪個華夏高手的身邊站出了一人,漢森認識他,正是方志誠。
  “你不需要知道他的名字,因為他是我的影子,如果你想怨恨的話,就怨恨我吧。”方志誠冷靜地說道。
  剛才那一系列的場景,讓方志誠看得心潮澎湃,他從來沒看過孟虎真正出手,因為之前孟虎神不知鬼不覺就幫自己擋掉很多麻煩,或者對手太弱了,但今天孟虎讓他大開眼界,漢森肯定是個高手,但孟虎卻將他打得十幾分鐘抬不起頭。方志誠心中也有了個主意,留孟虎在自己身邊,至少可以增加安全感。
  方志誠瞄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曹斌,緩步走到他的身邊,曹斌盡管動彈不了,渾身是傷,但他大腦還是很清晰的,方志誠是跟蹤自己而來,如果不是他隨身帶著的高手出現,自己恐怕現在已經成為漢森槍下的亡魂。
  自己該與方志誠說什么呢?謝謝他救了自己這條命嗎?
  正胡思亂想之間,方志誠狠狠地抽了曹斌一巴掌,鄙夷地說道:“我這輩子最討厭漢奸賣國賊了。但,你和我一樣,黃皮膚黑眼睛,和我們是同胞,要死也只能死于國法,不能死在外國佬的手上。”
  曹斌的臉麻了,所以并不覺得有什么痛感,但不知是不是生理反應,此刻淚腺大開,淚水忍不住滑落,他很懊悔,自己走上這條不歸之路,如果知道這么一個下場,當時絕對不會選擇此路。
  借著說話的功夫,漢森獲得了喘息的機會,讓他的體力恢復了不少,他嘗試動了動自己受傷的腿,以自己人的意志力,應該能找到機會逃走,剛才自己反擊的那一下,應該是刺中了對手,所以對手才沒有追擊自己。
  孟虎目光始終停留在漢森的身上,如同嗜血的野獸,漢森舔了舔嘴角的傷口,忍不住面部狠狠地抽搐了一陣,就在這時,伸手一抖,跳*刀飛了出來,朝方志誠的方向直奔而去。
  孟虎冷哼一聲,伸手一拋,銀光閃過,飛刀正中空中疾馳的彈簧跳*刀,打偏了跳*刀的軌跡。
  不過,借助這短暫的幾秒鐘,漢森已經滾到了轎車的駕駛座,車鑰匙原本就在上面,他快地動車子,只要有十秒,他就能逃離現場。
  作為一個特工,只要能給他一個短暫的喘息機會,就會給他絕地重生的機會。
  孟虎低吼了一聲,朝轎車飛奔而去,然后掄起拳頭,猛擊副駕駛的車窗,車窗是鋼化玻璃,不過在他的鐵拳下,變得更豆腐塊一樣脆弱,直接碎裂成渣。
  隨后,他又是一拳,手臂如同可以伸長一般,直接砸在了漢森的右頰。漢森根本沒想到孟虎這么威猛,留下最后的意識是,半邊臉骨頭肯定被那拳頭敲碎了。
  漢森晃了晃身體,終于失去意識,頭部歪倒在方向盤的喇叭按鈕處,轎車“滴滴”的哀鳴起來。
  即使如此,孟虎依舊不能放松警惕,他小心謹慎地走到駕駛座旁邊,緩緩地打開車門,失去了車門的支撐,漢森整個人如同爛泥滾了下來。孟虎還是如臨大敵,一個勾膝向下壓擊,正中漢森的脊椎。
  漢森已經徹底失去意識,但他的身體還是本能地詭異地抽搐了一陣。
  方志誠仿佛比孟虎還要累,摸了摸額頭的汗珠,低聲問道:“結束了?”
  孟虎搖搖頭,道:“等我把他捆住,才算真正結束。”
  方志誠看著孟虎用軍用繩把昏死如狗的漢森綁成了粽子,忍不住唏噓道:“他被揍得真夠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