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832 一把三寸長飛刀

曹斌坐在辦公桌前,感覺自己的心臟在怦怦直跳,用拳頭憤怒地砸了一下桌面,手邊的一支簽字筆因受到震動,蹦得很高,最終顛簸了兩下,滑落到了地上,出“啪嗒”的聲音。
  “方志誠!”曹斌突然意識到自己新任上司的可怕,自己原本設計了一個陰謀,不過反而將自己給暴露了。這么多年來,曹斌有很多機會升任正處長,但都因為害怕秘密被人知曉,所以選擇暫避鋒芒,所以仕途上難有寸進。
  曹斌知道官場斗爭的復雜,如果一旦出現利益糾紛,自己跟別人競爭正處長位置,那便意味著一言一行都會落入競爭對手的眼中,秘密就難以保存。直到上一任處長離開,曹斌以為自己的機會來到了,因為經過多年的積累,曹斌已經成為改委年齡最大的正處長,理應是他來擔任正處長,沒想到方志誠出現了,而且還那么年輕,所以曹斌心中不服氣。
  而從漢森那邊的諸多行動,他分析得出信號,漢森即將要離開華夏,作為線人,失去了他的保護,以后的處境將是極其困難的。
  曹斌從抽屜里掏出了一部手機,這部手機看上去有很長的歷史,與如今大屏智能機有明顯的不同。上面只能撥通一個號碼,那就是漢森的手機。
  漢森接通了電話,道:“曹,我正好想見你一面。”
  曹斌沉聲道:“老地方見。”
  漢森挑了挑眉,道:“ok!”
  曹斌匆匆出了處室,開車沒有行往足療店,而是往郊區開去,老地方是個代號,指的是并非經常見的地方,而是兩人約定好,如果出現特別重要的事務,見面的地點。
  曹斌先來到了位于郊區農村的一處外表看上去破舊的樓宇,他從口袋里掏出了鑰匙,打開了門,從里面散出一股霉味,嗆得他咳嗽了許久。曹斌取出事先準備好的面紙,在兩張椅子上抹了抹,紙巾上灰黑一片,這里許久沒有人來過。臟紙被揉成了一團,滾落到角落里。
  十分鐘之后,外面傳來動靜,高大的漢森穿著一件黑色的風衣,戴著墨鏡,緩緩走入。
  漢森一改以往從容不迫的語氣,沉聲問道:“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曹斌從皮包里掏出了儲存卡,低聲道:“漢森,我已經暴露,方志誠知道我的身份,同時也知道你們需要瑞博科技的項目資料。”
  漢森目光落在儲存卡上,不動聲色,道:“曹,你放心,把儲存卡交給我,然后我會保護你。如果你愿意的話,我現在就可以將你送到法蘭西,政府會保護你。”
  曹斌嘴角露出一絲苦笑,道:“你這是要我放棄一切嗎?”
  漢森嘆了一口氣,道:“曹,請相信我,如果你的身份曝光,那么你現在的一切都將化為泡影,所以正確的方法應該是,跟我離開華夏。你女兒現在就在法蘭西,等你先出國,我后面會想方設法將你夫人也送到法蘭西。”
  曹斌長吁了一口氣,猶豫不決地說道:“真的要遠走他鄉嗎?”
  漢森臉上露出不耐煩之色,他往曹斌走近,然后將儲存卡放在手里仔細看了看,確定這是自己給曹斌的那張儲存卡無誤,臉上露出了輕松之色,道:“曹,咱們合作多年,我還是很感謝你的。現在作出選擇吧,第一,離開華夏;第二,從這個世界消失。”
  言畢,漢森從腰間取出了那把手槍,熟練地摁開了保險栓。
  曹斌臉色變得陰沉,同時也有種早就知道如此,苦笑道:“你最終還是選擇對我下手。”
  漢森聳了聳肩,道:“我這是在幫你做決定。”
  曹斌眼神中露出了輕蔑之色,道:“你確定那張儲存卡里面就一定有你想要的東西嗎?你當初給我兩張儲存卡。”
  漢森露出意外之色,拿著手槍的手臂緩緩放下,低聲道:“沒想到你心眼那么多。”
  曹斌嘆氣道:“如果不多長一個心眼,我的命可就沒了。”
  漢森攤開手,露出一如既往紳士的笑容,道:“曹,我的盟友。現在的氣氛有點太糟糕了,把儲存卡給我吧,如果你想要在華夏生活,我可以想辦法給你更換身份信息。”
  曹斌嘆了一口氣,道:“我的女兒呢?”
  漢森哈哈笑道:“只要她一天不離開法蘭西,政府會給她特殊優待。她明年就畢業,我準備介紹她進入外交部工作。”
  曹兵沉默許久,抬起頭道:“漢森,我已經做好決定了。儲存卡可以交給你,而我不會隱性瞞名,我會像組織交代我的錯誤……”
  漢森微微一愣,臉上露出錯愕之色,道:“你這是瘋了嗎?在任何國家,你如果交代了自己的行為,那就是間諜罪,是要上軍事法庭的。”
  曹斌苦笑道:“我其實原本只是打算讓我的女兒有一個很好的生活學習環境,沒想到這么多年來走得這么遠。前幾年我給你的幾個方案,使得幾家企業失去了技術優勢,最終以倒閉結束,政府補貼的大量資金化為泡影。我的內心一直備受煎熬,如果受到法律的制裁,或許會讓我的內心好受一點。”
  漢森眼中露出了憤怒之色,咆哮道:“曹斌,你是在逼我殺你嗎?”
  言畢,他跨了一步,貼近了曹斌,伸出手臂,環繞在他的脖子上,略微使勁,曹斌就被控制住,曹斌試圖掙扎,努力地用手臂去扯開漢森的手臂,但漢森的力量恐怖,他感覺被一座的大山給壓住,根本無力抗拒。與此同時,漢森還將槍口抵住了他的太陽穴。
  曹斌放棄了困獸之斗,他突然有種解脫的感覺,或許就這樣死去,是最好的歸宿。他不想離開華夏,更不想被別人戳著脊梁骨罵作狗漢奸。曹斌在來到此處的路上,曾一度想直接將車開入河里,一死了之,但他沒有勇氣和魄力,現在如果自己被漢森殺死,才是最好的結果。
  漢森見曹斌嘴角竟然露出了一絲釋然的笑容,手臂一松,放開了曹斌。
  曹斌原先幾乎要窒息,如今本能地捂住喉嚨,大口的喘息,他不屑地看了一眼漢森,嘲諷道:“怎么?害怕殺了我,你就回不了國嗎?”
  漢森臉上肌肉猙獰地變化著,他惡毒地望著曹斌,威脅道:“曹,不要逼我,我有一千種方法可以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瑞博科技的資料,你究竟放在那里了!如果你告訴我,我可以讓你免去這些痛苦。”
  曹斌哈哈大笑,淚水從眼角涌出,道:“是嗎?多謝你的寬容,可是我就不告訴你。”
  漢森面色陰沉,冷笑一聲,道:“曹斌,你忘記,你的女兒還在法蘭西嗎?”
  曹斌此刻頓了頓,他竭力安慰自己,道:“她已經長大了,會照顧自己的。”
  漢森眼中露出一絲狡詐之色,“你女兒叫璐璐吧,我見過一次面,長得很漂亮,如果有可能的話,我回國之后就會對她進行瘋狂的追求,然后爭取娶到她。在很多年后,如果她知道自己的父親死在丈夫的手中,會有什么樣的反應呢?”
  曹斌瞪大了眼睛,怒聲道:“漢森,我跟你拼了。”
  女兒是曹斌的死穴,他此刻突然意識到,自己犯下了多么大錯誤,原本以為將女兒送出國,自己就輕松了,即使未來事,也不會影響到女兒的生活,但現在他現,自己其實是送了個人質給漢森,所以漢森從來都不害怕曹斌會背叛自己。
  曹斌從地上爬了起來,他揮起拳頭沖向漢森,漢森臉上露出譏笑之色,輕松避過,一拳搗在他的小腹上,受到沉重的打擊,曹斌只覺得胃部痙攣起來,喉嚨一甜,噴出大量的血水。
  漢森一把抓住了曹斌的頭,冷聲道:“既然你這么想死,那么我就成全你吧。”他手掌用力一壓,曹斌的臉部與地面沉重撞擊,曹斌已經沒有疼痛的意識,整張臉已經變形了。
  在漢森的面前,曹斌猶如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對付這樣的人,漢森沒有太多的興趣,因為沒有辦法獲得成就感。
  漢森站起身,望著地上如同一灘爛泥的曹斌,嘴角露出譏諷之色,朝地上吐了一口濃痰,沉聲道:“從第一天,你成為我的線人起,我就很鄙視你。不過,今天你讓我刮目相看,倒是有點骨氣。鑒于我和你的盟友情分,我讓你痛快點離開吧。華夏有句話說的好,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我一直在觀察你何時會背叛我。真的很可惜,你就安心去吧,你的女兒,我會幫你照顧好的。”
  漢森閉起眼睛,嘴里似乎默念著什么,然后提起手槍,朝曹斌的頭部瞄準過去。
  就在這時,漢森只覺得后面傳來一股寒意,他感覺整個人的毛孔突然張開。
  是殺氣!
  漢森再也管不了曹斌,矮下身子,一個倒地翻滾,嚓嗞,一把锃亮的三寸長飛刀深深刺入墻壁,出令人牙碎的聲音。
  漢森高大的身體如同野貓一樣蜷縮在角落里,他狠狠地朝曹斌瞄了一眼,意識到自己這是遭到伏擊了,應該是曹斌引來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