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831 不到黃河心不死

方志誠坐在辦公室里掃視了一圈,突然有種陌生感,在發改委的位置上,每天處理一些與數據或者趨勢有關的結論性報告,枯燥乏味,不像在地方,可以看得見人情悲歡,看得到政績與民意,但每一個小細節都可能影響全省幾千萬人的生活狀態。
  自己正在處理的一件事,看上去只與一兩人相關,但如果讓它持續發酵下去,恐怕會形成巨大的影響。
  方志誠仔細研究瑞博科技的項目方案,嘆了一口氣,如果曹斌真的將方案給了銀色時代,這意味著瑞博科技這家企業的核心機密被偷走了。現在3d建筑打印技術,在國際上也屬于尖端領域,研究這個領域的企業在國際上還存在空白。瑞博科技會因為項目書被盜竊至法蘭西,所研究的項目在國際市場缺乏競爭力。在未來,在這一尖端技術領域,華夏的企業永遠需要仰人鼻息。
  現在華夏經濟發展迅速,但很多產業更多地處于食物鏈的中下階段,原因在于產業的制高點被其他國家占據了。
  省發改委的高技術產業處,其目的就是為了扶持具備沖擊尖端領域的企業,讓他們更快地站在國際化的舞臺,如此一來,國家在某個產業才能處于領先地位,不至于永遠在分食別人的殘羹冷炙。
  方志誠用手指在辦公桌敲擊了多次,然后給曹斌打了個電話。等了半個小時,曹斌才姍姍來遲,他這是故意在激怒自己。
  兩人的關系已經破裂,無需誰給誰遮羞布,曹斌仗著自己是處室的老人,索性把調子擺得高一點,方志誠不過是一個剛來發改委一月不到的年輕人,曹斌對他又何懼之有?
  他這副姿態也是做給處室其他人看的,讓大家都知道這是一個沒辦法讓下屬信服的上司。
  方志誠玩味地看著曹斌,手里還自顧自地翻著項目書,曹斌輕哼一聲,粗聲道:“方處長,有什么事嗎?”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我今天正在研究瑞博科技有關3d建筑打印技術的項目方案,聽朱鐵國說,你曾經也研究過這個項目,所以想與你探討一下,如何扶持這個項目。”
  曹斌見方志誠手里拿著的,正是自己剛用照相機拍下的方案,心中一跳,不過他不相信方志誠能瞧出什么破綻,淡淡道:“方處長,我當時看這項目方案,也是一時興起,結果發現項目方案書寫得有點過于簡單,很多地方可執行性不高,還有技術還存在瓶頸。總而言之,這還是個不成熟的項目,所以我不贊成扶持這個項目。”
  方志誠合上了項目書,眉頭突然一挑,沉聲道:“既然曹處長,你覺得這是個不成熟的項目,為何要將項目書留了一份在手呢?”
  曹斌頓時心頭狂震,仔細回想自己拍照的細節,確信自己的行為不可能被別人知曉,應該是方志誠故意在詐自己,連忙否認道:“方處長,我不理解你的意思。前段時間,在會議上討論過,咱們處室下一階段要到地市級考察企業,所以我準備摸個底,才會看瑞博科技的項目,你說我留項目書,這就令人費解了。因為我,并沒有!”
  方志誠起了身,將項目書遞給了曹斌,道:“曹處長,這份項目書最近一周只有朱鐵國、你、我,三人接觸過。這項目書頁縫之間有新的折痕,也只能是咱仨留下的。為什么會出現折痕,我不妨推理一下,應該是為了方便拍照,所以用力擠壓造成的結果。另外,前段時間我看你提著一個相機包,正巧我也是攝影愛好者,那個相機的價格不下于兩萬元。而你就是用那部價值不菲的照相機,給這些項目書拍攝了照片。”
  雖然都是方志誠的推理和分析,但幾乎還原了真實情況,曹斌在發改委這幾年,每一步都走得小心謹慎,他陸續向漢森輸送了大量的處室核心機密,同時他也知道,如果走錯一步,自己的一生就算完蛋了。
  曹斌不自然地顫動著嘴唇,盡力掩飾慌張的情緒,低聲道:“方處長,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你說我偷偷地拍下了瑞博科技的項目方案書,請問我要這項目方案書,有什么用呢?”
  方志誠見曹斌依舊還是不承認,臉上露出了失望之色,坐在了椅子上,冷冷地看著全身緊繃而立的曹斌,許久才道:“老曹,從我第一天走入發改委,我就知道你對我有意見。這是能理解的,因為我現在坐的位置是你的,所以一開始跟你交流的時候,我甚至有種愧疚感,但現在我有點慶幸,幸虧你沒有坐在我這個位置上,否則整個淮南的高技術產業會受到重大的打擊,被你這個漢奸賣國賊拱手讓給他人。”
  曹斌渾身在顫抖,他指著方志誠,道:“你罵誰呢!”
  曹斌從來沒有這樣被人羞辱過,而且對方還是一個比自己年輕許多歲的人。同時,這也是曹斌心口的瘡疤,他這么多年來,看上去外表光鮮亮麗,但實際上膽戰心驚,因為就怕別人指著自己鼻子大罵,你是個漢奸!
  方志誠毫不猶豫地辱罵他,這戳中了他心中的敏感部位,所以曹斌失態了。這落到方志誠的眼中,也就更加印證了他的分析。
  方志誠冷笑一聲,道:“最近銀色時代接觸過我,想發展我成為他們的下線。我沒猜錯的話,讓他們來找我,是你的主意吧?”
  曹斌勉力搖頭,道:“你不要誣陷我,我沒有!”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銀色時代的線人規則,我也有所耳聞,對于沒有利用價值的線人,他們會毫不猶豫地清除掉。而且一個信息點,只會存在一個線人。如果他們選擇了我,意味著決定放棄你。老曹,你應該知道他們已經開始要放棄你了吧?”
  方志誠正在一步步地碾碎曹斌心中的防線,他知道曹斌堅持不了多久,曹斌已經知道他的行為,如果讓上級部門來調查的話,他根本熬不過多長時間。
  現在曹斌非常后悔,他為何向漢森要求拉方志誠下水,方志誠沒有上鉤就算了,而且還順藤摸瓜找到了自己。
  方志誠猜測的沒有錯,曹斌一直在關注漢森的一舉一動,他得知漢森沒有續租那個足療店,而且身邊多了一個漂亮的金發女郎,有種不好的預感,漢森有可能要離開華夏了。
  一旦漢森離開,自己就失去了上線,絕大多數可能會被拋棄。所以曹斌在瑞博科技的事情上,多了一個心眼,想要與漢森討價還價。
  如果漢森讓自己坐到高技術產業處處長的位置再離開,然后保證自己女兒能夠順利拿到法蘭西的國籍,而且不會放棄自己,那么曹斌才會將資料交給漢森。曹斌很了解漢森,這在他的能力范圍內。
  想要坐上處長位置,最大的障礙就是方志誠。曹斌便想著,利用銀色時代來利誘方志誠。曹斌其實是個不錯的獵手,他的每個計劃都是清晰的,能為自己爭取到最大的利益,但可惜遇到了方志誠,他錯誤地判斷了方志誠敏銳的反應。
  第一,方志誠沒有接受銀色時代的利誘;第二,方志誠通過分析猜到曹斌是銀色時代潛伏在發改委的間諜。
  安妮絕對不會莫名其妙地找到方志誠。這肯定是有人給了銀色時代相應的信息,也說明自己身邊存在有問題的人,所以他就想從身邊來開始查找。
  能讓銀色時代感興趣的,是檔案科里面大量與全省高技術產業有關的企業項目書,有了那些項目書,完全可以復制出一個高技術企業。
  所以方志誠便從朱鐵國入手,朱鐵國原本是他最大的懷疑對象,但與朱鐵國交流之下,他發現這是一個很木訥的人,銀色時代不會看中這種人,然后他就開始懷疑其他人。
  朱鐵國偶然之間透露,曹斌曾經讓他拿過瑞博科技的項目書。評定企業項目書,一般是由政府召集專家進行評定,很少會有人私下拿來研究,方志誠看到項目書上的折痕,再與曹斌當面對質,故意使用激將法,然后找到了答案。
  對于曹斌而言,現在有兩條路可以選擇,第一,坦承事實,這樣他的前途徹底完了,但因為主動坦白,組織會考慮從輕處理;第二,繼續隱瞞事實,他還有垂死掙扎的機會,在有關部門調查自己之前,趕緊逃離。
  曹斌選擇了第二條路,他控制住即將崩潰的情緒,沉聲道:“方處長,我只能說你的想象力太豐富了。等你清醒一點,咱們再對話吧。我不著知道什么銀色時代,看瑞博科技也只是想了解下這個企業,你質疑我的話,可以去向紀檢組投訴,我相信清者自清。”
  言畢,曹斌毫不猶豫地離開了辦公室。
  方志誠眉頭皺成了一團,他沒想到曹斌會選擇如此強硬的方式,這是不到黃河心不死嗎?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