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830 帶槍不是為殺人

這幾日的陽光有點囂張,雖還只是六月,但天氣悶熱非常,氣溫已經過了三十度。瓊金的女郎們已經開始身著夏裝,穿著低領無袖幾乎透明的衣衫,露出雪白修長纖細的大腿兒,形成了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這么熱的天,方志誠沒歇著,跟陀螺似的旋轉著,熟悉崗位,調研企業,與處室干部不時地促膝談心。高技術產業處也暫時歸于平靜,因為兩個副處長與方志誠短兵交接之后,都宣告結束,這意味著方志誠不是善茬。
  看上去平靜,但很多東西在陽光之下酵著。
  方志誠跑完步回到酒店,孟虎不知從什么地方,陰測測地閃了出來,嚇了方志誠一跳。方志誠驚魂未定地與孟虎協商道:“以后出現弄出點動靜可以嗎?我的神經已經夠粗了,但還是被你嚇得魂飛魄散。”
  孟虎搖了搖頭,堅定地否決道:“不行。”
  方志誠用毛巾擦拭著臉上的汗珠,見孟虎一臉凝重,知道跟這個經過嚴格訓練的機器人,繼續說下去沒有什么意義,道:“進屋說話吧。”
  進了房間,孟虎將手指放在嘴邊,然后快地貼著墻面,轉移到一個死角,然后輕輕跳躍,伸手一勾,在天花的銅燈旁邊,摸出了一個攝像頭。
  方志誠眉頭皺了起來,“我進酒店之后,曾經仔細檢查過。”方志誠自嘆已經夠謹慎,所以他來到酒店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檢查屋子是否安全。天花上全部被檢查過,當時可沒有這個玩意。
  孟虎將攝像頭丟進了口袋里,道:“在你離開房間五分鐘之后,那個金女郎潛入了你的房間,然后安放了這東西。”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終于意識到蘇青提醒自己,不要去觸碰這個禁區,他知道孟虎再次出現,絕對不是為了當著自己的面,摘除掉攝像頭,而是還要告訴自己其他信息。
  方志誠坐在椅子上,倒了兩杯水,問道:“銀色時代,究竟是個什么組織?”
  孟虎以防房間里還有什么東西,在房間里檢查了一遍,最終停下,解釋道:“銀色時代是法蘭西政府為了獲取華夏經濟形勢和商業信息的特殊部門,主要任務是與政府工作人員接觸,獲取重要的信息。簡而言之,這是法蘭西政府的商業間諜機構。據國安系統的數據顯示,全國銀色時代的活躍成員大概有近百名,潛伏在暗處的成員有五百人,像昨天你見到的那個女人,她屬于潛伏成員。”
  方志誠臉上露出凝重之色,道:“既然國安知道他們是間諜,為何不進行逮捕呢?”
  孟虎一臉嚴肅地解釋道:“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銀色時代主要收集商業信息,很少涉及到政治機密,而且影響不大,所以國安更多地采取監控的方式,以防釀成國際糾紛;第二,各國都有類似的組織,在其他國家,華夏也有同樣屬性的組織滲透其內。這其實是普遍的現象,各國都保持一定的寬容。”
  方志誠苦笑道:“很難理解其中的邏輯。”
  孟虎見方志誠一臉無奈,前所未有地露出了憤怒之色,道:“我們還是太懦弱了。國外如果現了我們的人,絕對不會手軟,好一點的結果,會被強行遣散回國,如果觸及的機密很高,直接就送入軍事法庭予以審判。”
  各國的軍事法庭都差不多,沒有想象中的嚴謹,只是走個流程,然后再進行宣判,一般的結果都是直接宣判死刑,下了軍事法庭之后就是吃槍子。
  方志誠知道孟虎之所以難得表現出個人感**彩的原因,他的一些戰友肯定就是這樣犧牲在國外了。
  孟虎頭也不回地走了,方志誠心情有點悶,他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是勇士,按照蘇青的要求,自己應該避免與銀色時代接觸,但他看到孟虎那么激動,覺得自己需要做點什么。
  ……
  安妮坐在電腦桌前,不停地點擊著鼠標,出“滴答滴答”的聲音,她精致俊俏的臉上滿是陰鷙,漢森端了一杯紅茶過來,見她心情不好,疑惑道:“怎么了?你看上去很生氣?”
  安妮端著茶杯喝了一口茶,怒道:“我剛才防止的監控裝備已經被摘除了,真是個狡猾的家伙。”
  漢森微微一愣,坐在安妮的旁邊,聳了聳肩,提醒道:“要有耐心,要學會放長線釣大魚。他這么警惕,其實證明他有很強的能力。如果你能征服他,那么隨著他的成長,你可以收獲的東西將會更多。”
  安妮托著下巴,苦惱道:“那我該怎么辦呢?你讓我調查他,了解他,接近他,所以我打算在他住的地方裝一個監控,這樣可以更好地獲知他的行蹤。”
  漢森擺了擺手,道:“這是一個很愚蠢的方式,因為設備是死的,人是活的。如果換個角度來看,他已經知道房間里有監控裝備,然后利用監控裝備,設計一個陷阱,欺騙你上鉤,那么更是后患無窮。”
  安妮沉默片刻,苦笑道:“經過你這么一提醒,我倒是有點釋然了。”
  漢森微笑道:“線人是培養出來的,你需要面對面地去接觸,而不是通過冰冷的機器。”
  安妮關掉了電腦,問道:“漢森,你什么時候離開華夏?我現在覺,自己還不夠成熟,害怕接替不了你的位置。”
  漢森手指在空中畫了一個問號,充滿魅力地笑了笑,道:“等拿到瑞博科技的資料,我就會選擇離開。還有,你不要太過擔心,對待工作大家都是從不熟悉變得熟悉。我相信你能夠替代我。”
  安妮吐了一口氣,道:“曹斌,還是不愿意給我們資料嗎?”
  漢森點了點頭,苦惱地說道:“他很聰明,或許已經猜到,一旦把瑞博科技的資料交給我,那么他就失去價值,所以故意捏著資料,想征求更多的籌碼。”
  安妮臉上露出一股怒色,道:“他怎么知道你即將離開?”
  漢森嘆氣道:“不需要別人告訴,從我與他對話的語氣,以及一些細節,他可能判斷出來。比如,那個足療店已經到期,我沒有續租。”
  安妮臉上露出半信半疑之色:“就這點信息,他也能猜出?華夏人都這么狡詐嗎?”
  漢森點頭微笑道:“與咱們打交道的那群人,是華夏最聰明的人,所以你必須時時刻刻多長一個心眼。”
  安妮撥了撥自己金色的劉海,道:“我不喜歡這種氣氛,到處都是陰謀,實在太麻煩。”
  漢森聳了聳肩,嘴角上揚,道:“我以前也是個暴脾氣,你瞧我現在,多么紳士。”
  安妮忍不住笑了笑,旋即面色暗淡下來,他知道漢森以前的故事,在進入銀色時代之前,曾經是國家最優秀的特工,獲得過最高榮譽勛章。
  漢森緩步走到了書櫥后方,慢慢地將書放在地上,然后打開一個暗格,里面有兩把手槍。漢森取出一把,將彈夾放入,試了試手感,然后塞入腰間,與安妮笑道:“里面的另外一把,是留給你的,不用謝。”
  安妮知道漢森想要做什么,道:“如果曹斌還是不打算給你資料,你是準備直接干掉他嗎?”
  漢森搖了搖頭,道:“帶槍不是為了殺人,而是為了嚇人。曹斌這種人膽子很小,你偶爾嚇唬他一下,可以收到奇效。”
  上班之后,方志誠將朱鐵國喊了進來,朱鐵國個子不高,皮膚很黑,方志誠觀察過他,這是個辦事很認真,卻有點不懂變通之人,所以只能負責處室檔案資料的管理,讓他去寫一份調研資料,難度可就大了。
  能在改委站穩腳跟,沒有一個尋常人,朱鐵國雖然能力不行,但他卻有很好的家庭,爺爺曾是省經信委主任,后來退居二線,在改委掛職養老,就將朱鐵國給安置進來。
  等朱鐵國在沙上坐定,方志誠遞了一杯茶過去,朱鐵國喝了一口,低聲道:“不知方處長找我有何事?”
  方志誠笑道:“只是隨便聊聊而已。”
  朱鐵國笑道:“應該沒那么簡單吧,方處長你不妨直說吧。”
  方志誠暗忖朱鐵國這性格倒是有點直接,便道:“我想問問處室檔案管理的問題,有沒有遵守單位規定的保密流程。”
  朱鐵國微微一愣,道:“什么保密流程?”
  方志誠見朱鐵國面色茫然,暗忖處室恐怕并沒有什么保密條例,這一點以后還是得規范起來,繼續旁敲側擊地問道:“那么平時有沒有人從你那邊拿資料?”
  朱鐵國想了想,道:“若需要什么數據數據,一般都是直接讓我來查,所以拿資料的人并不多。對了,前兩天曹處長讓我把瑞博科技的項目方案,拿給他看了一下。”
  方志誠不動聲色,淡淡笑道:“以后有人調用資料,尤其像曹斌同志這種情況,必須要打資料申請單,檔案室里的材料和方案書,對企業和咱們政府而言,都是無形的資產,不能隨意被人泄露出去。”
  朱鐵國連忙點頭,道:“方處長,我明白了。”
  朱鐵國又喝了一杯茶,離開了辦公室。
  方志誠坐回辦公桌前,竟有些期待,下次與安妮的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