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83 秘書得嘴上栓繩

任何世界,都有圈子,每個核心圈子的人物不同,方志誠開始編織一個以自己為核心的圈子,圈子現有的成員有王柯、徐鵬、鐘揚、朱友明,雖然這些人剛剛開始起步,但方志誠能瞧出他們未來的潛力。
  當水到渠成之時,巧妙動用這些人力,便能辦出一些驚天動地的事情,在此之前,那就得小心維護,慢慢經營。
  從里屋走出之后,方志誠給王柯發了一條暗示性的短信,王柯很快回了一條短信過來,從短信來看,王柯懂得自己的提醒,心情十分愉悅。
  王柯沉寂多年,一年之內井噴式爆發,那種欣喜自是不言而喻。
  下班之后,方志誠接到鐘揚的電話,問自己晚上有沒有空。方志誠笑問,什么事,又張羅著吃飯?鐘揚得意地笑道,介紹個人給你認識。方志誠疑惑地問,女朋友?鐘揚嘿嘿笑笑,晚上老地方,不見不散!
  鐘揚口中的那個老地方,是一家叫做“左岸右轉”的小餐廳。餐廳不是很大,只有十多個平米,但生意卻是異常火爆,因為小餐廳的營銷方式十分特別。在這里吃飯的客人,每人可以點一樣菜,菜價都是一模一樣的,無論葷素都是五元。
  按照常理,餐廳長遠發展下去,肯定要虧本,但餐廳的生意卻是越來越好,名氣越來越響,原因在于餐廳的服務臺設有一個“人生轉彎箱”,雖然老板沒有刻意提醒,但顧客們會在結賬之后,自覺地在箱內塞上一筆錢,補貼其中的差價。
  餐廳剛開始營業時,資金也曾遇到周轉困難,差點關門結業,但有一個顧客見老板有關門的打算,獨自往里面塞了數千元,隨后其他人紛紛效仿,基本按照菜價向“人生轉彎箱”內繳款,餐廳終于堅持下來。而那個塞數千元的顧客便是鐘揚。
  鐘揚身材高挑,坐在靠窗的位置,他身邊端端地坐著一個長發女子,靦腆地低著頭,與鐘揚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依稀見得兩人關系曖昧。
  方志誠徑直走過去,坐在椅子上,托著下巴仔細打量那女子一番,疑惑道:“老鐘,你這女朋友,我怎么這么眼熟?”
  鐘揚嘿嘿笑出聲,伸出兩根手指,低聲道:“首先要聲明,她不是我妹妹,其次你的確與她見過面。”
  方志誠皺眉思索許久,試探道:“文萃?”
  文萃抬起頭,一張俏臉因為沒有濃妝艷抹而顯得清秀可人,她輕聲道:“方哥,你好!”
  方志誠似笑非笑地盯著鐘揚,鐘揚干咳一聲,轉移話題,招手喊服務員點菜。因為鐘揚是老顧客,所以這菜的分量異常足。
  文萃吃飯之前,起身去衛生間。等文萃離開之后,方志誠輕聲嘆道:“老鐘,這次不是玩玩的吧?人家這姑娘,很值得同情,你可別做齷蹉事。”
  鐘揚擰起劍眉,輕哼一聲,道:“誠少,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像是那種人嗎?”
  方志誠聳肩,譏笑道:“銀州的警草,生活作風怎么樣,那是人盡皆知!”
  鐘揚微怒,白皙的臉色漲紅,怒道:“那些都是胡扯的,我還沒有正經的女朋友。”
  方志誠點到即止,連忙將手掌在空中虛按兩下,輕嘆道:“好了,開玩笑而已,不要當真。不過,既然想與文萃相處,我建議你還是用點心。人家女孩家境不好,你若是玩弄別人,那可是罪逆深重。”
  鐘揚湊到方志誠的耳邊,小聲道:“放心吧,我從來沒有這么堅定過。文萃是一個純凈如水的女孩,我會好好珍惜她。不過,她還不知道我的想法,所以你嘴巴稍微收住一點。”
  原來鐘揚還在追求文萃的過程中,不過看得出鐘揚的患得患失,畢竟以前都是女人主動倒貼他居多,讓他主動出擊,這到變成了難事兒。
  文萃從角落里散出,方志誠不再多言,與鐘揚聊起現在銀州的形勢。
  鐘揚用牙簽掏著麻辣螺螄,沉聲道:“金鋒那邊最近不安寧,跟劉老五來往過密,很有可能有大事發生。”
  方志誠挑了挑眉,他一直想關注金鋒的動態,所以讓鐘揚安排眼線,調查金鋒平常的行蹤。金鋒的生活很規律,下班之后,去的地方很固定,所以要調查金鋒的行跡,并非太大的難事。
  “劉老五?”方志誠喝了一半杯啤酒,疑惑道,“金鋒不是瞧不起那家伙嗎?”
  劉老五是鐘揚的死對頭,鐘揚冷冷道:“猜不透金鋒是怎么想的,不過近期有人在KTV見到劉老五與金鋒玩過很多次。對于金鋒而言,劉老五還是有點利用價值。”
  劉老五是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隊一大隊的副隊長,雖然鐘揚與之級別一樣,但是因為分管的領域不一樣,劉老五更有影響力,他認識很多三教九流的人物。
  若是把金鋒比作過江龍,那么劉老五便是地頭蛇。這過江龍與地頭蛇若是打成一片,對于方志誠這邊,無疑形式變得極為嚴峻。
  方志誠放下手中的玻璃杯,沉聲道:“看來不能坐以待斃,還是需要主動出擊才行。”
  鐘揚手腕下意識地抖了一下,試探道:“你所說的那個行動,難度系數還是很大的,若是推不倒金鋒,可能遭受到反撲,后果不堪設想。”
  方志誠眼中露出一絲果決之色,斬釘截鐵地說道:“我愿意承擔一切后果。”
  鐘揚目光中露出凝重之色,緩緩道:“既然如此,那我現在便去安排,希望能打金鋒一個措手不及。”
  文萃聽不懂方志誠與鐘揚說什么,只是埋頭在一邊細細地吃著菜。方志誠暗自觀察文萃,發現文萃應該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若是沒有故事,一個有內涵的女孩,怎么會成為ktv公主呢?
  鐘揚與方志誠兩人一邊喝酒,一邊聊天,不知不覺已到九點。鐘揚意識到不早,便站起來準備結賬,方志誠的手機這時突然響了起來。
  方志誠接通之后,卻聽陸婉瑜在電話那端焦急地說道:“哥,我在百樂門酒吧遇見麻煩了……”
  方志誠覺得不對勁,問道:“這么晚,你去酒吧做什么?”
  陸婉瑜那邊聲音嘈雜,只聽得斷斷續續,“葉輕柔把我騙過來的,現在我們被人圍住了……”
  方志誠隱約猜出始末,安慰道:“你拖延十分鐘,我馬上就到。”
  鐘揚見方志誠一臉謹慎之色,意識到出了點小差錯,連忙問道:“要不要幫忙?”
  方志誠瞄了一眼文萃,苦笑道:“那就麻煩你了。至于文萃同學,晚點再送你回去,可否?”
  銀州市的百樂門酒吧位于西城,是有名的娛樂場所,這里三教九流匯聚,人群復雜,方志誠現如今在官場上行走,別人見他是市委書記秘書,或許給他三分薄面,但在充斥著暴力、金錢、美女的江湖世界,方志誠卻沒半點底氣。
  在江湖上,兩類人吃得開,一種是背*景深厚的紈绔少爺,還有一種則是地痞流氓的克星——警察,南粵人士稱為“條子”。
  有“條子”鐘揚在身邊陪著,方志誠感覺腰板自然硬起來,這也是為何方志誠刻意與鐘揚打好關系的原因之一。
  百樂門酒吧的面積很大,足有城南舊事清吧的三至四倍。DJ正在調試著動感的音樂,隨處可見男男女女隨著節奏盡情搖擺;舞臺中央,曼妙身材的女子正在跳著火辣勁爆的鋼管舞,下方則有人不停地吹著口哨。
  陸婉瑜見葉輕柔跟身邊有個黃毛男不停地碰杯,輕輕地拉了拉她的胳膊,低聲道:“輕柔,時間不早了,咱們回家吧。”
  葉輕柔轉身不屑地瞄了陸婉瑜一眼,譏諷道:“要回去,你自己回去,又沒有人請你來。”
  葉輕柔與平時相比,完全變了另外一副模樣,臉上夸張地抹著妖艷的濃妝,耳朵上掛著直徑十厘米的二環,與小太妹沒有任何區別,哪里還有高門大戶千金的模樣,葉輕柔處于青春叛逆期,整個人身上充斥著暴虐不合作的情緒。
  至于她身邊的那個黃毛男,則是剛剛過來搭訕的,葉輕柔故意逗了他幾句,那黃毛男立即給葉輕柔又點了兩杯雞尾酒。
  陸婉瑜見葉輕柔又喝了一杯酒,身體開始搖搖晃晃,擔心道:“我是你的家庭教師,必須對你負責。”
  “哈……”葉輕柔露出難以置信之色,“家庭教師?在我的眼里,你跟我家里的掃地阿姨,沒什么區別,我是見你比較老實,不會跟我爸去告狀,所以才會允許你成為我的狗屁家庭教師,若是你惹我不高興,明天就給我滾蛋!”
  陸婉瑜面色紅白一陣,猶豫半晌之后,從葉輕柔手中奪過酒杯,堅持道:“你不能再喝了,現在就跟我走。”
  葉輕柔擰起眉頭,感嘆道:“倒是我小看你了,你脾氣還真夠倔的。”言畢,她與黃毛男低聲說了幾句。那黃毛男眼神一亮,點點頭,轉身進入人群之中,未過多久,三個看上去便不是什么好貨的青年走了過來。
  黃毛男笑嘻嘻道:“你的學生說,很寂寞無聊,所以我幫你找了伴兒。”
  陸婉瑜輕蔑地看了一眼黃毛男,沉聲道:“我不認識你們,請你們離開!”
  這時,其中一個脖子上帶著金鏈的男子,陰陽怪氣地笑道:“人嘛,都是聊著聊著才相互熟悉的,我保證只要十分鐘,你絕對會非常非常地了解我。”言畢,他還惡心地舔了舔嘴唇。
  陸婉瑜覺得倒胃口,伸手抓住葉輕柔的胳膊,沒想到葉輕柔反手一甩,陸婉瑜重心一失,竟往旁邊的吧桌上倒去。
  吧嗒……
  一陣發蒙,陸婉瑜腰部被磕了一下,痛得頓時站不起身,淚水在眼角打轉。
  葉輕柔輕蔑地看了一眼陸婉瑜,淡淡道:“假裝清高的女人,今天我讓你知道什么是殘酷的現實!”
  她從口袋里掏出錢包,抽出一疊錢,壓在杯底,得意地與那三個壞貨交代道:“今天若是能把我的家教老師招待好了,這些錢全都歸你們。”
  (今天四更,1群即將滿員,推薦2群:206123320,不定期贈送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