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828 一分價錢一分貨

(月初了,求諸位手中的保底月票!)
  金發洋妞倒是沒有拒絕,吃了幾口,道:“這是什么肉,味道還挺香的。”
  方志誠也不歇著,往嘴巴里塞了幾塊肉,邊嚼邊說:“跟老板點的是羊肉串,你就當做是羊肉串吧。”
  金發洋妞眉頭皺了皺,疑惑道:“難道不是羊肉嗎?”
  方志誠笑道:“一分價錢一分貨。羊肉現在得五六十元一斤,這一串肉看上去不多,但老板得賺錢,所以不可能真的給你羊肉吃。”
  金發洋妞聳了聳肩,道:“那究竟是什么呢?”
  方志誠將竹簽一根根地擺好,放在盤子里,道:“如果情況好一點的話,這可能是用豬肉制成的,如果情況差一點的話,這可能是老鼠肉或者貓肉。”
  金發洋妞面色變了,她沒有表現出很惡心的表情,不過還是放下手上的串串,道:“明知這肉有問題,為何還吃得津津有味?”
  方志誠灑然一笑道:“存在即合理,明知肉有問題,但老板的生意還是很紅火,這羊肉串是每個人來這里必點的,原因在于,人啊,還是沒法拒絕美味的誘惑。你剛才不是說了嗎?無論這是什么肉,味道都挺香。既然味道不錯,不妨忽略它的本質。”
  金發洋妞盯著方志誠仔細地看了看,道:“你這叫做自欺欺人。”
  方志誠終于解決了最后一串羊肉,低聲道:“吃飽了,現在咱倆可以討論嚴肅的問題了。第一,你是誰?第二,你為什么找我?”
  金發洋妞微笑道:“你不要這么說嘛,搞得我來見你,有陰謀似的。”
  方志誠無奈地聳了聳肩,道:“如果換做另外一種情形,一個女人——華夏人,突然坐在我的對面,想讓我給請她吃串串,我至多會覺得她是個看我長得比較帥的風塵女子。但一個外國女人,突然找到我,恐怕就不止看我長得帥,那么簡單了!”
  金發洋妞眨了眨寶藍色的眼睛,笑道:“你是一個很有趣的人,難道你就不想與一個外國女人來一場艷遇嗎?”
  方志誠連忙舉起手,豎著兩指放在耳朵邊,發誓道:“對不起,我是一個有婚約的人,再過幾個月就會結婚了。我對我的愛情和未婚妻都很忠誠。”
  金發洋妞被方志誠給逗樂了,咯咯直笑道:“我第一次遇見這么有趣的人。在別人的眼里,我是小鹿,他們是野獸;但在你這兒,情況完全改變,似乎是你小鹿,我是野獸。”
  方志誠伸手取過放在桌邊的紙巾,擦拭了一下油膩的嘴巴,道:“大美女,我已經吃完,準備離開,如果你還不解答我那兩個問題,那咱們就此作別吧。”
  金發洋妞覺得方志誠的眼神有種很通透的力量,似乎能瞧破一些偽裝,跟漢森先生的眼神非常相像,這樣眼神的人都有很復雜的生活閱歷,心靈力量特別強大。
  金發洋妞伸出手,主動介紹道:“你可以叫我安妮,我想跟你成為朋友。”
  方志誠握住安妮的手指尖點晃了兩下,道:“成為朋友的理由?”
  安妮收回手,笑道:“換個場合,可以嗎?”
  方志誠打趣道:“你不會把我騙到什么危險的地方去吧?”
  “你怕仙人跳嗎?”安妮竟聽過這個名詞,咯咯直笑,“放心吧,我只是覺得這里不適合談事,換個咖啡廳或者茶樓都可以。”
  安妮主動接近自己,肯定別有目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方志誠盡管知道這個安妮的來路不正,同時從一些細節看得出這是個危險的女人。但方志誠還是有點好奇,她究竟想跟自己談論什么。
  找了一處咖啡廳,安妮點了一杯卡布奇諾,方志誠要了一杯果汁。等卡布奇諾上了之后,安妮喝了一口,用銀色的勺子,在咖啡里添加了一些糖塊,緩緩道:“方志誠,1981年出生,單身家庭,畢業于淮南大學,大學拿過淮南大學生運動會游泳100米、200米等項目的冠軍。參加工作之后,救了銀州市委組織部副部長邱恒德,經他的引薦,成為銀州市委書記秘書。隨后前往銀州東臺,擔任招商局長,后因出色的招商能力,晉升為副縣長。東臺撤縣改市,被調往漢州,任霞光區長、區委書記……”
  方志誠耐心地聽她說完,鼓掌稱贊道:“沒想到你對我這么了解。”她把自己的身份基本上說得很詳細,但對于蘇家,并沒有提及。這說明她是從人事檔案中找到的資料。按照道理,自己的人事檔案是由省委組織部嚴格保管,不是所有人都能調到如此全面的檔案。
  安妮這么說,是為了展現她的能力,或者說她背后勢力的能力。
  安妮微笑道:“我應該恭喜你,因為你被我們關注到了。如果你想活得錦繡前程,在未來的發展之路上走得更好,同時還能獲得源源不斷的財富,我想你遇到了一個不錯的機遇。”
  方志誠目光落在安妮的雙手,現在的天氣并不冷,但她帶著一雙黑色的蕾絲手套,微笑道:“你已經引起了我的興趣,不妨直說吧。”
  安妮壓低聲音,隔著桌子,湊到了方志誠的耳邊,充滿誘惑地說道:“加入我們,我們可以給你很多資源。”
  方志誠只覺得一陣幽香鉆入鼻種,渾身暖洋洋的,安妮身上的香水很特別,從未聞過的味道,仿佛是一種迷藥,方志誠幾乎要答應了,但是他還是強忍住心中的悸動,不動聲色地問道:“你們是誰?”
  安妮伸手在方志誠的鼻梁上點了點,重新回到了位置上,道:“你的問題還真多!”
  方志誠聳了聳肩,苦笑道:“到現在為止,你也只是給我拋了幾個媚眼而已。就憑幾個媚眼,就想我替你們賣命嗎?”
  “你的嘴巴可真厲害!”安妮掏出了一張名片遞給了方志誠。
  方志誠仔細看了看,臉上露出疑惑之色,道:“銀色時代?”
  安妮頷首道:“我們為法蘭西政府工作,如果你加入我們,那么你就可以獲得法蘭西政府的大力支持。作為一名華夏的公務員,你應該知道,想要往上晉升,需要有外在力量推動。我的力量潛伏在很多角落,自上而下,不僅淮南省委有我們的人,甚至部委或者高層之中……”說到這里,安妮沒有繼續說下去,有些事情只可點到即止。
  方志誠將名片放在手上把玩了一陣,這一張金屬卡片,做工非常精美,在朦朧的燈光下,散發著神秘的氣息,即使上面沒有任何資料信息,一般人都會將之好好保藏。
  方志誠意識到自己接觸到了一個黑暗勢力,現在全球競爭激烈,盡管大環境是和平的,但國家與國家的競爭還存在著。安妮為法蘭西國家政府工作,她的身份其實就是間諜,而拉攏自己進入他們的組織,則是看中了自己現在所處的位置。
  方志誠當然不會接受這樣的誘惑,因為他不需要這種資源,比起法蘭西政府在華夏暗中潛伏的資源,蘇家可以給他更多。但方志誠很好奇,想挖出其中的秘密,想了解這股勢力的深淺。
  方志誠看上去不經意地摸了摸鼻子,笑道:“的確有很誘人,任何想要往上晉升的華夏干部,都會慎重考慮你的建議。不過,我想知道,我需要做什么。既然是合作,我也想掂量一下自己的能力,畢竟如果能力不夠,咱到時候合作起來,就不那么開心了。”
  安妮感覺方志誠是個理解力挺好說話的人,笑道:“你的任務不多,當我們需要的時候,你給我們提供一些資料就可以了。”
  方志誠慢條斯理地問道:“在發改委,你們應該也有其他的成員吧?”
  安妮輕聲道:“這是秘密,就不能告訴你了。當然,你如果表現得不錯,提升到一定的級別。我們會考慮給你開放一些信息。”
  方志誠淡淡笑道:“真神秘!”
  安妮道:“做我們這行的,所有的神秘,都是本能,是為了保護自己。”
  方志誠點了點頭,嘆了一口氣,道:“能不能給我時間,我想考慮考慮。畢竟這其中也存在著很大的風險,如果我加入你們,那就意味著我踏上了另外一條不歸之路。”
  “我覺得是錦繡前程。”安妮笑道,“機會稍縱即逝,你自己把握吧。”言畢,她伸手朝方志誠勾了勾手指,豐潤的嘴巴朝名片努了努,方志誠理解她的意思,然后將那張名片遞給了安妮。
  方志誠道:“我原本還以為,這已經送給我了呢!”
  安妮臉上露出歉意,道:“對不起,名片只有一張,如果給了你,我就沒法給別人了。”
  方志誠笑道:“我可以這么理解嗎?我不是你唯一的選擇。”
  安妮淡淡笑道:“真的很聰明,你如果進入銀色時代,只能知道我的存在。而我,也只能發展一個線人。如果有一天,你加入我們后,卻暴露了,我也將出局。所以在你沒答應我之前,這張通行證,還不能給你。”
  方志誠感慨道:“不僅神秘,還真是個縝密的組織。”
  安妮知道今天跟方志誠的對話,沒有辦法繼續進行下去,第一次接觸,還沒法讓方志誠放開心中的警惕,從前輩的經驗來看,想要發展自己的線人,需要做長期打算。安妮覺得方志誠是一個很好的線人,因為跟他交流起來很順暢,也有種默契感。當然,也有可能是方志誠故意在迎合自己。
  這是個看不透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