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827 要注意蝴蝶效應

“沈主任,你讓我很失望。你的故事,不只是我,很多干部都聽過,在我看來,你身上有正義干部的傲骨,所以眼睛里揉不得一點沙子。左秋心的問題,你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也就罷了;但在曹斌的問題上,你卻還是包庇的態度,甚至可以用縱容來形容。”方志誠毫不猶豫地說道。
  沈寒春微微一怔,眉頭緊鎖,然后無奈笑道:“方志誠,你近幾年來,第一個敢當面指責我的人。首先我得承認你的勇氣,其次我要與你說明原因。左秋心和曹斌是你的兵,如果你帶不好他們,也是你的問題,只能證明你的魄力不足。正確的方法,應該是你降服他們。從我這里尋求幫助,即使將他們踢出了高技術產業處,也沒法證明你的偉大。另外,高技術產業處的團隊已經建好多年,每個人都是經過組織精心培養的,不能輕易放棄任何一人。”
  方志誠苦笑道:“這個處長,還真不好當。”
  沈寒春眼中閃過一絲精光,道:“和你在基層工作的時候不一樣。基層行事可以黑白分明,錯就是錯,對就是對;但省級層面,要注意蝴蝶效應,牽一發而動全身,所以更多的時候要以靜制動。”
  方志誠揣測著沈寒春話中的意思,有點讀不懂,搖了搖頭,然后告辭從他的辦公室離開。
  沈寒春坐在辦公桌前,思忖許久,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道,“這小子還真像當年的我,敢說真話,是一個鐵骨錚錚的好胚子,若是他能坐在權力位置上,或許能為民說話,辦出點真事實事,不過我可不能讓他走我那條路。”
  ……
  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三號樓的門口,發改委主任江永下車后,大踏步地往前走,秘書緊隨其后,加快步伐才勉強跟住了江永。雷厲風行,這是江永的行事風格,每個官員都有自己的獨特魅力。比如宋文迪外柔內剛,趙國義豪爽剛勇,而江永是風風火火,仿佛前面有數不完的事情等著他處理。
  在江永的影響下,發改委這幾年的工作效率和節奏明顯有所提升。江永主要做了兩項工作,第一,增設了處室。在2004年,發改委只有十八個處室,江永在任期內細分了工作智能,針對現在全省的經濟形勢,多增加了四個處室。第二,規范并細化了崗位職責。發改委以前的工作崗位比較籠統,因為它的覆蓋面比較廣,所以在具體操作執行的時候,就會發現難以顧全,導致出現空白。而江永安排專人調研,用近一年的時間,把發改委各處室職能細化到細枝末節。
  因為發改委高效運轉,這為文景隆了解并掌控淮南的經濟趨勢及產業結構,提供了很好的助力。所以文景隆去年一度想將江永往上提拔,不過最終受到其他常委,如宋文迪等人的反對,最終不了了之。但眾人都是心知肚明,這也只是延緩他晉升的速度,最多兩年,江永必定從發改委主任跨到副部級序列。而且,只要江永跨過正廳到副部的門檻,他在常委會上也將有一席之地。
  走入辦公室的過程中,秘
  書手里拿著一個筆記本,不停地將重點工作匯報給江永。江永不時地告訴秘書哪處需要調整,等進入辦公室之后,陳瑩已經等候多時,他朝著沙發指了指,然后繼續跟秘書交流了幾點問題,才問陳瑩:“調查組離開了嗎?”
  陳瑩點頭道:“已經離開了,有點情況,需要向你匯報。”
  江永朝著秘書擺了擺手,道:“說吧,究竟什么事?”
  陳瑩嘆氣道:“曹斌與方志誠關系鬧僵了。”
  江永眉頭鎖起,不悅道:“這個家伙,我不是讓他在暗中盯著方志誠嗎?”
  所謂的暗中,就是不要暴露自己,安靜地做個美男子就好了。
  陳瑩嘆氣道:“他有所誤會了。”
  江永很生氣地說道:“只能說明這家伙理解能力有問題,難怪年齡這么大,也沒能爬得上去。具體什么情況,你說明白點。”
  陳瑩便將小金庫始末跟江永詳細匯報了一遍。江永沉聲道:“只怪曹斌太不敏感,以為方志誠要跟他爭奪小金庫的控制權,沒想到撞到了調查組的槍口上。”
  陳瑩道:“以曹斌的經歷,對方志誠充滿敵意也是難怪,當初大家都以為他要上了,沒想到方志誠空降,擠了他的位置。與左秋心想必,曹斌的年齡很大了,他如果早幾年到地方發展,或許會有更好的途徑,但在發改委,一步落后,步步落后,現在發展空間幾乎等于無。”
  江永點了點頭,盯著陳瑩看了許久,淡淡道:“你對他似乎還挺了解的嗎?”
  陳瑩的表現倒是入常,答道:“我和他是同一年進入計委,后來*經歷改革,所以對他有所了解。”
  江永從抽屜里取出一份材料,推給陳瑩,道:“你也看到了,這是最早的一份人事材料,我已經安排好,是由他接替處長的位置。你可以告訴他,如果他能辦好事,我之前的承諾一定會補上。”
  陳瑩看過這份材料,她知道這是江永駕馭下屬的方法,不過人在官場,即使明知上司是在給你畫餅充饑,但你也得佯作上當受騙。
  陳瑩連忙道:“江主任,我會把你的意思轉達給他的。”
  見陳瑩似乎還有話說,江永道:“還有什么情況要說嗎?”
  陳瑩壓低聲音道:“有人發現,調查組過來的時候,督查室的戚主任在方志誠的辦公室坐了差不多兩個小時。”
  “戚蕓嗎?”江永臉上露出詫異之色。
  陳瑩鄭重其事地說道:“所以有人懷疑,此次調查組來發改委,方志誠已經提前接到了風聲,而曹斌似乎掉進了陷阱之中。”
  所謂“有人懷疑”,其實就是個掩飾,是陳瑩懷疑罷了。
  江永面無表情,沉默許久,方道:“這也不無可能。戚蕓以前和方志誠在東臺的時候是搭檔,兩人一直保持緊密的聯系。甚至戚蕓能進入省委辦,也有方志誠的緣故。”
  陳瑩倒抽一口涼氣,道:“仔細一想,這方志誠的確不簡單
  。原本能利用曹斌隨時掌控他的行蹤,沒想到他只是巧妙借勢,便讓曹斌差點身敗名裂。”
  盡管陳瑩想得復雜了一點,但江永知道,官場中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既然陳瑩心能猜出這么一種可能,那十有八*九事實便是如此。
  江永對戚蕓還是有一定的了解,她雖然是當初李思源提拔上來的干部,但因為行事嚴謹,業務能力很強,所以深受文景隆的信任。基本上省委重要的議題,都是由她來主導督辦。所以曾經有過傳聞,文景隆和戚蕓甚至還存在特殊的男女關系。
  當然,以江永對文景隆的了解,這是根本不可能的。因為文景隆在作風問題上一直保持很強的自律,在東北官場獲得很好的名聲。文景隆之所以對戚蕓刮目相看,主要還是對她的工作能力認可。
  江永目光在陳瑩的臉上掃了掃,盡管陳瑩沒有明言,但她的弦外之音,自己還是能聽懂的,懷疑方志誠和戚蕓有復雜的男女關系。人都是這樣,會習慣性地往此事上來聯想。
  江永摸了摸鼻子,將話題給繞了過去,道:“人事處那邊最近的重心要落實在兩個副主任位置的替補之事上來。當然,你也是候選人之一,近期要格外注意言行,預計下個月組織部便會有人過來考察。”
  陳瑩輕松地一笑,道:“謝謝江主任了。”
  江永盯著陳瑩悄然離去的背影,自顧自地搖了搖頭,陳瑩盡管年齡不小,但不得不說風韻猶存。能一步步走到這個位置,說明這個女人有過人的能力,若不是知道陳瑩在外面風評不好,自己或許還真被她剛才的回眸一笑給傾倒。
  水至清則無魚,江永深知這個道理。所以盡管知道陳瑩是個不簡單的女人,但他還是愿意重用她,因為越是復雜的女人處理問題往往手段層出不窮,對自己的幫助也就越多。
  ……
  下班的時候,曹斌想要主動給方志誠打招呼,方志誠沒有搭理他,給了他一個瀟灑的背影。既然已經撕破臉皮,那就沒有必要再有所保留。
  在路邊的燒烤攤,點了幾個串串和一瓶啤酒,周圍都是三兩成群,方志誠突然覺得有點寂寞。吃了幾根串,旁邊的年輕小伙突然尖叫了起來,方志誠循聲望去,只見一個身材火爆的金發外國妞走入燒烤店。
  外國妞膚色白皙,眼睛呈寶藍色,在燈光的照耀下仿若兩顆藍寶石,蜂腰翹臀,外面披著一件黑色的皮衣,里面穿著低胸吊帶,胸口露出大片雪白;兩條腿仿佛工藝品,又細又長,讓人忍不住多看幾眼。
  方志誠忍不住跟風吹了一聲口哨,那金發妞朝嚷得最兇的地方拋了幾個飛吻,最終在眾人艷羨的目光下,卻是意外地坐在了方志誠的對面。
  “請問,我能坐下嗎?”金發洋妞微笑著問道,她的漢語說得很別扭,但一點不讓人反感。
  方志誠推了幾根串串過去,爽快地笑道:“當然可以,不介意的話,我還可以請你擼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