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826 嚴重的道德問題

省里的斗爭和地方的斗爭不太相同,地方斗爭很多時候都是看得見的,而省里的斗爭更多是看不見的硝煙。所以每走一步,都需要小心謹慎。
  戚蕓摸著白色的瓷杯,好奇道:“你為什么會選擇現在這個位置?按照常理,組織部應該會給你安排一個副廳級的位置。”
  方志誠道:“原本組織部是這么考慮的,但被我拒絕了。如果給我一個虛職副廳,還不如給我一個實職正處來得好。”
  戚蕓臉上露出了然之色,笑道:“你的想法與我倒是不謀而合。”
  當初戚蕓從東臺調入省委,也是正處級平調,兩年過去了,她現在還是正處級,但手中的權力卻是不可小覷。省委督查室負責跟進追蹤省委常委會的各項決定的落實情況,權力非常大,幾乎下級所有部門都受到督查室的管轄,如果省委常委會確立調查組或者監察組,督查室總會是牽頭單位。所以雖然戚蕓是正處級干部,但一般正廳級官員看到戚蕓都會給她幾分薄面。
  方志誠如果直接擔任副廳級職務,以他的年齡和閱歷,在發改委只能排到最后,很有可能只是掛職,不分管任何工作。所以方志誠最終決定,先以正處級位置入手,等根基鞏固了,再往上走一步。
  其實發改委如江永、沈寒春,都明白方志誠這一步棋走的用意,只是并未言明罷了。現在發改委有十一個副主任,其中三四名都已經年齡踩線,隨時退居二線,只要時機恰當,有大把的機會,可以讓方志誠來填補空缺。
  方志誠從高技術產業處入手,等積累到一定的程度,升任副主任,那就沒人會質疑他的能力,屆時他有實力來爭取分工。
  方志誠笑了笑,暗忖戚蕓果然是在仕途之中與自己最有默契的人,兩人之間的吸引,一方面是男人與女人之間異性吸引,另一方面也是在政治思路上能產生共鳴。
  方志誠突然想起一件事,拍了拍腦門,轉身從柜子里取出一個盒子,然后遞給了戚蕓。戚蕓疑惑道:“這是什么?”
  方志誠笑道:“手機,送給你了。”
  戚蕓白了方志誠一眼,道:“原來是iphone,價格很貴吧?”
  方志誠直接將盒子給拆開,然后朝戚蕓伸了伸手,戚蕓將手機遞給方志誠,方志誠幫她換上了手機卡,笑道:“你原來的手機也太破舊了一點吧?”
  戚蕓聳了聳肩,道:“手機嘛,只要可以打電話、發短信就可以了,我沒有什么要求。課外書閱讀網”
  方志誠卻是擺了擺手,道:“移動網絡現在發展得特別迅速,未來將會是熱門的領域。打個簡單的比方,你出門辦公,不需要背著筆記本,只需要帶著手機,就能解決很多事情。”
  戚蕓笑了笑,道:“暫時還感覺不出來,我啊,總是走在時代的后面。”
  方志誠將手機遞給了戚蕓,道:“那我得改造你。咱們這些公務員如果不與時俱進,何談推動社會的進步呢?”
  戚蕓將手機放在掌中把玩了一陣,然后對著方志誠突然拍了一張照片,方志誠露出錯愕之色,沒好氣道:“你就不怕被人發現,作為要挾你的把柄?”
  戚蕓見方志誠很緊張,道:“只是一張照片而已,能說明什么呢?”
  方志誠撓了撓頭,道:“你就當我是做賊心虛吧。”
  兩人閑聊了一陣,陌生感打消了不少,戚蕓終于提起正事,道:“小金庫的問題,已經調查得差不多,但高技術產業處問題不小,我們得到的資料,以前高技術產業處經常會動用小金庫來給處室人員發放福利,但現在你們處室始終沒有主動交代。”
  方志誠面露凝重之色,無奈道:“你也知道,我擔任高技術產業處的處長只不過兩周而已。你之前給我打電話,講明此次小金庫問題的嚴重性,我又怎么能不重視。但是,我對高技術產業處的小金庫真的是一無所知。”
  戚蕓臉上露出錯愕之色,疑惑道:“為什么?”
  方志誠嘆道:“說起來也有點羞愧,還不是因為下面的人還不認可我?”
  戚蕓臉上露出會意之色,道:“那也沒事,此次調查小金庫的問題,時候對事不對人。你剛走馬上任,出現問題,也跟你沒有太多關系。”
  方志誠朝戚蕓略有些討好的笑了笑,道:“此事我還得請你幫個忙呢。”
  戚蕓對方志誠有所了解,一般他這么說,恐怕就是在醞釀什么壞主意了。
  等方志誠朝戚蕓招招手,暗示她靠近一點,然后湊到她的耳邊,低聲說完了計劃,戚蕓點了點頭,道:“倒也是舉手之勞,我義務幫你,就不跟你收什么好處了。”
  下午高技術產業處的幾人陸續接到了小金庫問題調查組的談話通知。曹斌是最后一個被喊入之人,這次談話采用隔離模式,分為三個房間,等候室、談話室、休息室。等到所有人都結束談話,大家才能離開相應的房間,這就極大限制了串供的可能。
  曹斌是最后一個接受談話,所以他的心情十分忐忑,因為不知道前面的人,究竟說了哪些話。不過他的心理素質還是過硬的,行為如常地坐在位置上,坦然道:“請各位領導問話吧。”
  坐在中央位置的是此次調查組的組長,紀委一名副廳級巡視員,名叫孔祥,年齡在五十多歲,看上去十分嚴肅。紀委人員身上的殺氣很重,孔祥是典型的紀委干部,眼睛在曹斌的身上掃了掃,曹斌就感覺心里有種涼颼颼的感覺,仿佛被人看透看穿了。
  孔祥托了托眼睛,聲音有點沙啞的問道:“曹斌同志,關于高技術產業處的小金庫問題,你有什么要說的嗎?”孔祥的聲音是天生沙啞,這種特別的嗓音,給人的感覺有種壓迫感。
  曹斌不知前面的人都說了些什么,他思忖良久,終究抗不住壓力,如實道:“各位領導,我們處室的小金庫賬戶的確在我的手上,因為得知現在上面追的緊,所以我就琢磨著是不是隱瞞一段時間。”
  孔祥瞄了一眼右手邊的戚蕓,戚蕓點了點頭,孔祥會意,道:“既然你愿意坦白,那么交出賬戶,此事不會過多追究。另外,以后要注意,現在中央已經下了禁令,不允許出現小金庫,所以再也不要有類似的行為了。”
  曹斌連忙點頭,道:“小金庫一般是由處室負責人掌管,我也只是在上一任處長離開時,暫時接過了保管權而已。”
  孔祥嚴肅地問道:“那為何方處長在追問你小金庫的時候,你隱瞞事實,稱賬戶被前任處長帶走了?”
  曹斌額頭上冒汗,下意識地抹了抹,低聲道:“當時也是腦子一熱。我只是覺得,小金庫暫時不要太多人知曉。”
  “所以你就對所有人隱瞞嗎?”孔祥沉聲道,“曹斌同志,你今天的態度還是很端正的,其實我們已經收集了很多證據,包括前任處長對小金庫問題的解釋,所以如果你今天不是坦誠交代,將會對你采取嚴肅處理。”
  曹斌聽到此話,暗自慶幸,今天的所為,還是很正確,否則的話,自己可是吃不了兜著走了。
  原本調查組以為曹斌會不合作,所以已經做好了各種準備,但沒想到曹斌毫不掩飾自己的問題,這讓所有人出乎意外。曹斌在現場就將小金庫的銀行卡及提存明細交給了調查組。
  談話結束之后,戚蕓無奈地給方志誠發了一條短信,“不好意思,沒幫上忙,曹斌很配合調查工作,所以沒法更深地追究他的責任。”
  方志誠看到短信之后,嘆了一口氣,暗忖這曹斌倒是個很會察言觀色的家伙。不過,也因為此時,方志誠和曹斌之間的矛盾,就再也沒有遮遮掩掩了。此時對錯,旁觀者自有公論。曹斌隱藏小金庫賬戶,對上級隱瞞事實,這從制度來上講,屬于很嚴重的道德問題,方志誠若是對他采取處理,那也是完全符合組織紀律的。
  等談話結束之后,方志誠來到了沈寒春的辦公室。
  沈寒春并不知道剛才發生的事情,疑惑道:“怎么了?”
  方志誠無奈地聳聳肩,道:“沈主任,我這次過來找你,還是打小報告的。”
  沈寒春微微一愣,旋即道:“哦?難道左秋心又做什么了嗎?”
  方志誠嘆氣道:“這次不是因為左秋心,而是因為曹斌。盡管打小報告這事兒做多了,會讓你覺得我能力欠佳,但我還是不得不抱怨一句,高技術產業處真是一塘渾水,兩個副處長都存在問題。”
  沈寒春沒有多言,道:“曹斌同志,我也有所了解,雖然業務能力一般,但做事還是挺穩重的。”
  方志誠毫不掩飾內心的怒氣,道:“穩重?沈主任,你可能不知道事情始末。小金庫問題調查組現在進入咱們委,已經調查多日,我之前一直在問他,處室小金庫的問題,他將之推給了前任處長,今天在調查組的壓力下,他才終于說出真話,我對這樣的下屬,已經缺乏信任。”
  沈寒春挑了挑眉,道:“哦?那你準備怎么辦?”
  方志誠道:“我認為,需要調整他的崗位。”
  沈寒春手指在桌面上敲擊了幾下,嘆道:“此事是否要從長計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