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825 情勢轉騎虎難下

曹斌回到辦公室,楊劍跟了過來。楊劍平時喊曹斌以師父相稱,是因為當初楊劍剛進發改委的時候,是專門給曹斌擔當副手。曹斌見楊劍神色不對,皺眉問道:“怎么了?”
  楊劍嘆了一口氣,道:“師父,剛才方處長找我談話,詢問了小金庫的事情。”
  曹斌冷笑了一聲,“你怎么回答他的?”
  楊劍道:“我說,并不知道小金庫的問題,建議他問你或者左處長。”
  曹斌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抬眼看了一下楊劍,道:“你這么回答倒也沒問題,以后如果他還問你的話,你也這么應付著。”
  楊劍點了點道:“另外,他也問了今年處室重點企業的資料……”
  曹斌道:“你給他了?”
  楊劍苦笑道:“他的態度在那里,我沒法不給!”
  曹斌吸了一口氣,擺手道:“以后再遇到什么事,就直接推到我的身上吧。尤其是處室的重要資料,雖然他是一把手,但初來乍到,有些東西讓他看,他也看不懂。外門漢亂指揮,只會讓咱們這些下面的人吃力不討好。你要注意方式方法。”
  楊劍連忙點頭,道:“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等楊劍離開辦公室,曹斌眉頭皺成一團,暗忖這個新來的上司,還真不是好惹的。前幾日有風聲傳來,左秋心跟方志誠暗中對了一記,結果方志誠讓左秋心吃了個大虧。
  原本曹斌以為方志誠會適應一段時間,再有什么動作,但沒想到他才上任兩周,就連連使出招術。尤其是小金庫的問題,方志誠肯定是明顯針對自己了。
  小金庫的確在自己手里,但曹斌不打算交出來。小金庫里的錢不少,但都是以前積攢下來的,方志誠剛剛到處室就想拿回使用權,這未免有點坐收漁翁之利的感覺了。
  處理了一些公*文,曹斌打電話給朱鐵國,吩咐道:“小朱,將瑞博科技的項目方案拿過來一下。”
  朱鐵國負責處室檔案資料的規整,每年從地方上報到處室的文件材料有很多,整理文件也是一項重要工作。朱鐵國雖然是男性,但性格沉穩,倒也勝任這項工作。
  等了五分鐘左右,朱鐵國抱著一份成冊的項目方案進入辦公室,放在了曹斌的手邊。曹斌點了點頭,道:“材料就放在這邊吧,我研究一下,晚點再給你。”
  朱鐵國點了點頭,道:“那我先出去了。”
  等朱鐵國離開之后,曹斌將材料放在手邊,仔細翻看,然后從抽屜里取出一個數碼相機,從第一頁開始,一張一張的拍照。數碼相機是漢森給自己的,價值兩萬多人民幣,配了兩張內存卡。
  將所有的照片全部拍完之后,曹斌如釋重負地嘆了一口氣,在漢森面前表現的強勢,只不過是掩飾內心的惶恐。當女兒被送到法蘭西的那一刻,曹斌知道,自己已經走上了不歸之路。自己在仕途上很久沒有寸進,一方面是因為運勢不佳,另一方面也因為自己的懈怠。所以在沈寒春的眼中,左秋心的工作態度和實際成績已經超過了自己。
  曹斌嘆了一口氣,用讀卡器將儲存卡內的照片用電腦讀出,然后制作成壓縮包。
  利用漢森來對付方志誠,這是曹斌突然迸發的靈感,被銀色時代盯上的人一般都沒有什么好下場。
  說輕了,這是隱性的貪污受賄,說重了,這是叛國大罪。
  曹斌對銀色時代很了解,自己將方志誠給推了出去,一種可能是對方按照自己所說,誣陷方志誠,從而引起有關部門對他調查;另一種可能是,銀色時代將方志誠拖下水,使之成為他們新的種子。而自己這顆舊的種子,就會遭到忽略。
  曹斌雖然陷得很深,但他始終想上岸。
  將瑞博科技的項目資料整理好之后,曹斌打開聊天工具,點開女兒的頭像,很快女兒頭像閃動,對話框里有一張照片。
  曹斌臉上露出笑意,問:“璐璐,最近怎么樣?”
  曹璐璐答::“爸,沒看見照片嗎?我都胖了!”
  曹斌臉上露出憐意,“這哪叫胖?”
  曹璐璐發了個郁悶的表情,“我現在都103斤了,要減肥才行!”
  曹斌暗嘆了一口氣,提醒:“一個人獨自在外,還是得注意身體,不要餓著自己。”
  曹璐璐發了個OK的表情,“知道了,我得去上課了,晚點再聊哦。”
  等女兒的頭像變黑之后,曹斌關掉了聊天工具。漢森那邊不會給自己太多的時間,估計很快就得跟自己再要瑞博科技的項目方案,曹斌嘆了一口氣,用U盤將文件包給拷貝下來,然后丟進了自己的文件包里。
  ……
  臨近下班的時候,方志誠召開處室內部會議,主要包括三個內容。
  第一,對最近的工作進行梳理,看看常規性的工作哪些需要重點解決。
  第二,關于下半年的工作重點部署,要從辦公室走出去,對全省重點項目進行一次摸底盤查。
  第三,轉達剛剛處長會議上的要求,省紀委已經有調查小組入駐發改委,其實就是省紀委為了執行中央的要求,檢查小金庫的問題。
  關于前兩個問題,是常規性問題,并沒有產生什么特殊的情況。但在第三個問題上,還是引起了爭議。
  曹斌道:“方處長,上次你跟我溝通過,前任處長離開之前,的確是有小金庫,但他離開之后,也將小金庫給帶走了。所以即使紀委現在來咱們處室調查,咱們也是孑然一身,干干凈凈。”
  方志誠淡淡道:“可是為何我怎么聽說,小金庫現在由你保管?”
  曹斌攤手道:“這就冤枉了啊?不知是誰告訴方處長的,你讓他站出來,我愿意跟他當面對質。我老曹雖然沒什么錢,但自認比較清廉,絕對不會將小金庫占為己有。”
  方志誠眉頭皺起,曹斌現在死活不承認小金庫歸他,這的確是個很大的麻煩。倒不是方志誠對這筆小金庫的錢有什么想法,只是現在上面查得厲害,如果真查出了什么問題,對處室的影響不好。
  小金庫被曹斌攥在手中,此事是沈寒春委婉提醒自己的,方志誠自然不好把自己上司給推出來,沈寒春也不會與曹斌當面對質。
  所以一時之間,方志誠覺得有點沒有太多辦法,他手指在桌面上點了點,道:“如果現在咱們處室沒有小金庫,那最好不過。但如果紀委真查出了什么,今天的會議也是一個見證。并不是我方志誠沒有追問此事,而是實在沒問出個什么明堂。”
  言畢,方志誠讓左秋心在會議記錄上注明這些,同時還讓諸人在上面簽了字。
  曹斌沒想到方志誠弄出這么一手,頓時覺得有點騎虎難下,但話已經出口,也只能硬著頭皮,在會議記錄上寫了自己的名字。
  這次全省小金庫問題調查組的構成不簡單,是由省委督查室牽頭,省紀委、公安廳、檢察院等抽調人員組成。調查組分為十個,不僅進入了省發改委,還進入如財政廳,人保廳等其他部門,首批調查的是省直管機構,接下來還得往下一步步地追查。
  因為小金庫是各級單位的共性問題,所以只要主管負責人向調查組主動交代,同時進行整改,一般都不會深究責任。
  等調查組入駐發改委第五天,曹斌終于有些慌張了,因為其他二十多個處室,除了一些清水衙門之外,都主動向調查小組交代了小金庫的情況。調查小組也采取了比較寬松的處置方式,如果接下來,還不主動坦白,被調查小組查出問題,處理結果就不會這么簡單了。
  方志誠坐在辦公室內,正在泡茶,對面坐著一個漂亮的女人,齊耳短發,鼻梁上戴著一副眼鏡,眸清齒白,膚色白皙,嘴角含笑。
  “戚主任,請喝茶!”方志誠主動將茶杯遞了過去,等戚蕓接茶杯的時候,他故意在她手背上輕輕地抓了一把,惹得戚蕓霞飛滿面。
  戚蕓低聲警告道:“你別亂來!”
  這次調查小組,省委督查室這邊派出了戚蕓。戚蕓現在已經是省委督查室副主任,督查室是副廳高配,戚蕓是正處級實權干部。之所以對發改委大動干戈,主要因為這是小金庫問題最嚴重的部門之一。
  方志誠連忙正襟危坐,笑道:“不知調查組進展如何?什么時候退出發改委?”
  戚蕓嘆了一口氣,道:“發改委在省直管部門中位置靠前,是實權部門,在小金庫問題上也是最為嚴重的地方。”
  方志誠笑道:“你如果真把發改委掀個底朝天,咱們那江主任到時候可容不得你。”
  戚蕓低聲道:“他真的會嗎?”
  方志誠微微一怔,仔細一想,瞬間明白了,其實江永恐怕還希望調查組嚴肅對待,最好抓出幾個典型,然后騰出幾個位置。
  卜一仁離開淮南,以前在發改委安排了很多位置,江永何不趁此機會,將發改委內部的整頓一番,為自己的人馬安排位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