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824 潛伏的銀色時代

曹斌朝漢森勾了勾手指頭,漢森面帶微笑湊了過去,等曹斌將事情說完,漢森臉上露出一絲為難之色,苦惱道:“曹處長,這可不是一件小事啊。”
  曹斌道:“你上次不是跟我說,想要瑞博科技的項目方案嗎?如果你幫我這個忙,那么我將瑞博科技去年成功申請高技術產業處的項目資料借給你一閱。”
  瑞博科技是去年成功申請到國家發改委高技術產業引導資金的一家企業,項目內容為為3D建筑打印技術。想要申請到國家級的引導資金,必須要通過省發改委高技術產業處的初審,所以瑞博科技的項目方案,在省發改委高技術產業處是有備份的。
  千萬不要小看項目方案,雖然它對你公司的主要運營內容不是特別的全面,但因為公司整個項目的設計原理、發展規劃及主要的知識產權全部會在項目方案中體現,所以只要落到有心人的手中,它的核心會被竊取。
  所以在發改委的條例中,有嚴格的保密制度,尤其是像高技術產業處這種掌握全省新興科技產業的主管部門,對保密的的要求更高。
  漢森表面上是這家足療店的老板,但他真實的身份其實沒有那么簡單。曹斌知道他的底細,這是個商業間諜。當然,漢森和傳統意義上的商業間諜又有所不同,他并不是為某個公司打工,而是為政府打工。
  現在國家與國家之間競爭趨勢日益激烈,在和平時代,比拼的不僅是軍事力量儲備,還有科技水平的博弈。如果某個國家掌握了一個領域最頂尖的技術,那意味著很有可能會領先其他國家多年。
  華夏經過二十年的改革開放,現在已經進入百花齊放的階段,所以全球很多國家將目光放在華夏,關注著華夏的科技水平發展。而漢森就是法蘭西政府安插在華夏的一枚棋子,他名義上是經濟觀察員,但事實上是借觀察經濟的名義,監測華夏比較先進的技術。如果覺得某種技術很先進,在未來能夠形成壟斷,那么他就需要將這個技術竊取過來,然后轉移到國內。法蘭西政府在將這種技術交給相關的企業研發,從而在國際競爭上保持不落后。
  像漢森這樣的人,在華夏有很多。單為法蘭西政府服務的,在全國就不下五百人。當然,他們外表偽裝得很好,有各種各樣光鮮亮麗的身份,很多都是投資商,受到華夏各級政府的重視。
  這些人在法蘭西政府系統內部,統一稱為“銀色時代”,是華夏國安部門重點監管的對象。但他們一般都有很強大的反監測能力,他們的履歷十分干凈,所以國安部門很難查出什么。
  曹斌和漢森已經相識多年,一開始他很排斥這個老外,但久而久之發現,這個老外知道自己的需求,而且能幫自己很多忙。
  省發改委高技術產業處的副處長,聽上去名聲很響,但事實上有苦自知,這是個清水衙門,每年工資及福利加起
  來不過五六萬。
  兩年前開始,全國公務員群體中出現了一股子女出國熱,他們將子女全部輸送到國外培養。曹斌也順利地將自己的女兒送到了法蘭西,在這個過程中,他結識了漢森,并獲得了他很多幫助。
  曹斌的女兒成績并不是特別優秀,因此出國讀書是需要支付高昂的學費,而漢森出面幫助曹斌解決了問題,同時每年學校還會給他女兒一部分獎學金,這足以承擔女兒在國外的生活費。
  曹斌見漢森拒絕自己,臉上露出不悅之色,他和漢森之間的合作是平等的,漢森這幾年也從自己這個地方獲得了很多信息,因此漢森在法蘭西“銀色時代”中的級別很高。
  曹斌沉聲道:“這么多年來,我有很多次機會能夠下派到地方政府歷練,但為了和你保持合作關系,所以一直留在高技術產業處。你也知道,我放棄了什么,如果我按照組織的要求下派基層,現在我肯定是正處級干部。”
  漢森攤開手,苦笑道:“曹處長,你先不要激動。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你的要求有點風險。”
  曹斌道:“有什么風險,只不過是在你們內部發出一些風聲而已。說他已經被銀色時代策反了。”
  漢森道:“這幾年來,銀色時代一直很低調,所以華夏的相關部門才保持了緘默。如果動作稍大,恐怕會觸碰到相關部門的神經。你也知道,各國的銀色時代成員,為了搭建自己的網絡,花費了多少代價。”
  曹斌知道這只是漢森的借口,他臉上露出一絲不屑之色,道:“看來瑞博科技的項目方案,我是沒法借給你了。當然,這個合作長期有效,等到你覺得合適的時候,隨時可以聯系我。”
  漢森臉上露出苦惱的神色,聳了聳肩膀,嘆道:“行吧,我再考慮考慮。”言畢,漢森離開了包廂,留下曹斌一人。
  等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之后,漢森臉上露出了一絲怒意,低聲罵道:“這個貪婪的家伙。”
  一個金發女郎躺在沙發上,年齡二十五歲上下,身材勻稱,胸部爆炸,從漢森的角度望去,可以看到很深的溝壑,她手上正擺弄著游戲機,嘴里含著一根棒棒糖,她見漢森如此憤怒,用法語笑問:“偉大的漢森先生,請問是誰惹怒了你?”
  漢森摸了摸自己的大鼻子,綠色的眼珠中透出一抹冷意,道:“還不是那個曹斌,如果不是覺得他有利用價值,我早就干掉他了。”
  金發女郎修長的雙腿一個交叉,身輕如燕地從沙發上站起,笑道:“那個色狼,我早就看他不爽了,每次見到我,那眼睛就直勾勾的,只等你一聲令下,我就去干掉他。”言畢,金發女郎如同變魔術一般,手里多了一把黑色的手槍。
  漢森連忙擺了擺手,皺眉道:“安妮,暫時還不是機會,前幾天我剛得到總部那邊的消息,需要關于3D建筑打印技術的資料,現
  在淮南在這領域的技術,在全球也保持先進水平。其中的佼佼者,無疑是瑞博科技。我們現在需要拿到瑞博科技更多資料,曹斌應該能夠幫我們大忙。”
  金發安妮無奈嘆了一口氣,道:“那家伙不是有把柄在咱們手上嗎?用他的女兒要挾他,如何?”
  漢森暗忖安妮行事還是太過簡單,雖然安妮是從法蘭西最好的特攻部隊出來的精英,但在處理問題的時候,還是缺乏經驗。當然,這也是漢森放心將安妮留在身邊的原因,安妮是一個簡單的女人,對自己很忠誠,也沒有什么太多的想法。
  漢森淡淡笑道:“安妮,你還需要成長。處理問題的時候,不能夠太極端。曹斌知道我們很多秘密,誰也無法保證,他會有什么后手,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的程度,不要與他徹底撕破臉皮。”
  安妮苦笑道:“漢森,你活得還真累,考慮的問題,實在太多了。其實事情可以變得很簡單,覺得他討厭,就放棄他便是。”
  漢森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走到咖啡機旁邊,準備泡咖啡,沉聲道:“安妮,你真讓我擔心,如果我離開瓊金,肯定是你接替我的位置。但以你的性格,恐怕沒法承擔好這個角色。不是我活得太復雜,而是這些華夏官員都是一些貪婪狡猾的家伙,如果你跟他們相處的時候,不多留一個心眼,稍不注意,就進入了陷阱。”
  安妮輕哼了一聲,道:“不要小看我。對了,今天曹斌為何讓你這么生氣?難道他那個拜金的女兒,又需要很多錢來炫富嗎?那個女人每年的獎學金,都超過我的工資了。真不知道上面是怎么想的!”
  漢森泡好了兩杯咖啡,走到安妮對面,遞給她一杯,道:“曹斌,這次是為了他的前途。發改委新來了一個正處長,是他的頂頭上司。他似乎想對那個上司不利,所以需要我們出手相助。”
  安妮疑惑道:“他想我們這么幫他?”
  漢森道:“他想讓我們放出消息,那個上司被銀色時代給策反了。用漢語一個詞來將,他在玩賊喊捉賊的游戲。”
  安妮臉上露出厭惡之色,道:“真是個卑鄙的家伙。不過,這對咱們似乎沒有什么損失,只不過是放出個風聲而已。”
  漢森搖頭道:“主要我們對他的上司不夠了解。選擇曹斌,一方面因為他有貪欲,另一方面似乎看中他的前程,但他的晉升速度實在太慢,而且沒有什么潛力。如果他的上司比曹斌更加有利用價值,我們為何不重新選擇呢?”
  安妮正喝著咖啡,發現有點苦,在里面加了兩勺糖,聽到漢森如此分析,放下咖啡杯,低聲道:“漢森先生,在我看來,你才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人。”
  漢森紳士地笑了笑,道:“能讓金發安妮如此夸獎,實在榮幸。話說到這里,你的任務也來了,你需要去調查一下曹斌的新上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