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820 處室臥虎又藏龍

(又多了一個盟主,為了感謝陳東大豪的支持,今天三更!所以還有一更,預計在晚上十點左右。月底了,求諸位月票支持!)
  方志誠上任的第一周,主要以熟悉工作為主,不一樣的位置,決定了工作思路需要發生變化。以前是在區委負責統籌各方面的工作,雖然對發改委的工作也有涉獵,只不過是眾多工作的一部分而已,而且自己也有副手負責發改委,現在到了省府機關大院,就得改變以前的方式。
  在霞光的時候,方志誠不需要對某個領域特別的精,因為他更多地需要統籌大局,但現在方志誠需要沉下心,深入研究自己所負責的崗位內容。
  之所以選擇發改委,是因為方志誠覺得自己需要一個核心競爭力。雖然自己對很多領域有所了解,但真正做到“精”、“專”的工作,卻是沒有一處。
  在這次晉升的過程中,自己的選擇性很大,按照萬衡之前透露的意思,如果他愿意的話,完全可以進入省委任何一個單位。比如組織部、財政廳,這都是非常好的部門。但方志誠最終卻選擇了發改委,而且愿意接受平級調動,這讓不少人很意外。
  高技術產業處分管的內容很多,但方志誠總結了一下,主要是三方面的內容,第一,高新技術企業,該處影響到全省的高新技術企業可以享受的優惠政策。第二,與科技有關的新產業培育,該處要有預見性,需要分析研究高新產業未來的動態及發展方向;第三,審批權,該處負責省級工程研究中心及與高技術有關的項目審批權。
  方志誠為了熟悉工作,首先將近幾年來處室下發的文件全部閱讀了一遍。從文件內容,可以了解處室的發展情況,繼而對全省高技術產業的發展有一個大致的了解;其次,他每天會花一個小時的時間,與兩個副處長分別交流談話。一方面是為了更快地熟悉兩個副手,另一方面在交流的過程中了解發改委官員的思維方式及處事風格。
  左秋心和曹斌兩人的性格截然不同。左秋心是一個非常嚴謹的女性官員,與她對話的時候,方志誠需要小心謹慎,如果露出不足,會被左秋心毫不猶豫地指出。
  曹斌則是一個典型混跡多年的官場老油子,他在方志誠的面前偽裝得很好,但看得出來,他對工作并不是特別上心。左秋心和曹斌兩人的關系可以用糟糕來形容。
  一山不容二虎,一個處室有兩名副處長,而正職只有一個。
  在方志誠上任之前,左秋心和曹斌為了爭奪正處的位置,斗得十分激烈。發改委高層考慮到提拔任何一人都不大好,然后才將方志誠安排在了這個位置上。也因為有這么個插曲,所以方志誠能明顯感覺左秋心和曹斌對自己這個新領導有一點敵意。
  方志誠泡好了茶,曹斌笑瞇瞇地進了辦公室,徑直坐在了沙發上,方志誠笑道:“老曹,請喝茶。”
  曹斌已經習慣了,方志誠每天下班之前都會請自己喝茶,他端起茶杯,泯了一口,笑道:“方處長,不知今天有何事?”方志誠每天都會找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兒,其實就是找個借口,跟自己聊聊天,但曹斌還是象征性地問了一句。
  方志誠道:“今天想跟你談談處室小金庫的事情。”
  曹斌微微一怔,方志誠這話讓他很意外,因為前幾天都是探討處室內某個同事的家事,或者其他處室最近的東臺,很少會關鍵問題,今天方志誠卻是問到了一個敏感的話題。
  “私設小金庫”是最近中央重點整治的問題。小金庫在政府機構由來已久,自上而下,各級部門都或多或少有這么個情況。正常公務員的收入分為兩個部分,一部分是政府發放的工資,那部分錢來自于財政,還有一部分是小金庫里分撥的福利,屬于隱性收入。
  小金庫一般是由單位負責人管理,方志誠初來乍到,自然沒有收回小金庫。
  曹斌雖然早就預料方志誠會問到此事,但他還是有點錯愕,方志誠問得這么直接。
  前任處長離職之后,小金庫確實是交到了曹斌的手中,但曹斌有豈會輕易地將這筆錢交給方志誠?
  曹斌放下了茶杯,摸了摸下巴,干干地笑道:“方處長,你剛來,有些情況不太懂。咱們高技術產業處,的確是有個小金庫。不過,前任走之前,已經將小金庫給清了零。所以現在小金庫形同虛設……前幾天紀檢組下發了整頓小金庫的通知,請你放心,咱們高技術產業處,現在其實并沒有小金庫,所以根本不需要整頓。”
  方志誠盯著曹斌仔細地看著,從他臉上看不出什么玄虛,淡淡笑問:“那你覺得咱們處,是否要設立小金庫呢?我現在是想跟你商討一下,看看你的意見。”
  方志誠這是在投石問路。
  曹斌很狡猾,眼珠一轉,道:“別人都眼紅咱們發改委,覺得這是個權力部門,手里面有項目審批權。但事實上是,咱們的薪水很低,以前上面不大管,所以同事們到年底都巴望著小金庫能帶來一筆額外的收入。不過呢,如今中央正在整頓之中,私設小金庫會不會出現問題呢,所以我覺得要慎重考慮。”
  曹斌說了這么多,正反觀點都有,方志誠笑了笑,道:“此事再從長計議吧。”
  又喝了幾杯茶,曹斌告辭離開,等走出辦公室,曹斌冷笑一聲,暗忖想要輕易地從自己手中拿過小金庫的權力,這方志誠想得未免也太簡單了。
  有了小金庫,方志誠就可以做很多事情了。比如,利用小金庫的錢,給處室同事發一筆福利,從而間接地收買人心。
  其實,現在高技術產業處所有人都知道,小金庫在曹斌的手上,但曹斌就是不拿出來,這是為了不讓方志誠輕松地在處室站穩腳步。曹斌在與方志誠交流的過程中,還是很有技巧的,他沒有說小金庫沒有了,而是暗示里面的錢不多了,而且現在又在風頭上,不好拿出來。這就讓方志誠不好繼續追問下去。
  高技術產業處雖然比起其他幾個核心處室,地位相對低了一點,油水也不夠豐厚,但手里也捏著不菲的審批資金,所以小金庫日積月累下來,也是一筆龐大的數目。
  至于現在中央傳出的風聲,曹斌沒有在意,畢竟喊了這么久,都沒有動真格的。
  方志誠知道曹斌的心思,自己問起小金庫的事情,是因為得到消息,最近風聲很緊。如果他非要對著干,自己也沒轍。
  曹斌沒有直接回自己的辦公室,而是來到了左秋心的辦公室。左秋心見曹斌主動造訪,臉上露出疑惑之色,道:“今天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老曹,你竟然能來見我。”
  曹斌徑直朝沙發上一坐,翹起二郎腿,從口袋里掏出一支煙,點燃吸了一口,笑道:“左處長,我今天是主動向你道歉來的。”
  左秋心不知曹斌葫蘆里賣得什么藥,放下手頭上的工作,坐在了曹斌的對面,道:“你又想搞什么鬼?”
  曹斌找了一個紙杯,在里面放了點水,捏著香煙朝里面彈了彈煙灰,道:“左處長,咱倆是有矛盾,但此一時彼一時。咱倆算得上鷸蚌相爭,結果讓別人拔了頭籌。說實話我心里很不舒服。”
  左秋心已經明白了曹斌的用意,淡淡笑道:“老曹,咱倆同事多年,你心里在想什么,我能猜出一二。你打算怎么做,我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恕我和你道不同難以為謀。”
  曹斌無奈地嘆了一聲,道:“你啊,還是如此的固執,據我所知,咱們這個新處長不同尋常。如果咱們不做點什么,恐怕以后日子可就沒那么輕松了。”
  左秋心絲毫不客氣地回答道:“老曹,你心機太深,我怕被你賣了。”
  曹斌淡淡笑道:“左處長,你說我心機深,當初你可不也陰了我?在外面散播謠言,說我只會好吃愛賭?”
  左秋心不置可否,淡淡道:“老曹,我還是那句話,你想怎么對付新來的處長,我可以不插手,但絕對也沒有想法跟你站在一塊。”
  曹斌站起身,朝左秋心看了一眼,道:“也罷,那就不勉強你了。”
  等曹斌離開之后,左秋心坐在沙發上,眉頭深鎖。比起曹斌,左秋心更加嫉恨方志誠。因為當初曹斌在外面散播謠言,說自己作風不正,陪好幾個領導睡覺,才一步步地爬到了現在的位置上。盡管極大地抹黑了自己的形象,但左秋心還是很有信心,最終屬于自己的位置是逃不走的,但誰能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方志誠從天而降了。
  錯過了這一次,恐怕還有好幾年,才能遇到下一個機會。
  不過,左秋心并不笨,方志誠固然可恨,但曹斌不是什么好東西,若是與他合作的話,無異于與虎謀皮。
  讓方志誠出丑的機會有很多,因為他剛剛接手新工作,對崗位一無所知,在專業的問題上,肯定會露出馬腳,念及此處,左秋心再次將注意力放在一直處理的材料上,她仔細斟酌著其中的內容,然后在幾處數據上,做了簡單的修改。
  當然了,這幾處修改,并不是將錯誤的數據修改正確。左秋心在改這數據的過程中,也是格外注意,都是極其冷僻的數據,這些數據在網絡上是查找不到的,若是外門漢,肯定瞧不出其中的玄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