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82 眼里容不得沙子

(上一章作了修改,請部分對上章質疑的讀者,回頭去看看,有驚喜。)
  時間過得飛快,2004年開始倒計時,銀州市各級部門開始加班加點準備材料,總結一年的得與失,描繪下一年的宏偉藍圖及雄心壯志。
  市委秘書一處此刻是最忙碌的,因為要匯總全市一年各行各業的總結報告,最終形成一份言簡意賅、內容深刻的市委書記年終總結,個中關鍵不言而喻。
  方志誠坐在秘書一處處長辦公室內,翹著二郎腿看報紙,而王柯卻忙得焦頭爛額,他見方志誠如此逍遙,輕聲嘆道:“志誠,你沒有必要守著我。全市報告那么多份,想要整理收集匯總,那可不是一時半會能成的,要不你先回辦公室,我保證第一時間把資料送給你。”
  方志誠小心地疊好報紙,無奈地聳肩,嘆道:“王處,請諒解我的難處。宋書記發話,今天務必要將資料整理到位,我也是奉命行事。你忙你的,我不需要你招呼。”
  王柯見方志誠死等的架勢,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又開始沉浸在紙片飛揚的文件海洋之中,他見方志誠一會喝茶,一會翻報紙,一會挑雜志,一會瞇眼打盹,露出無語之狀,輕嘆道:“志誠,若是你沒事做的話,要不幫幫忙,政府那邊交來的報告十分凌亂,若是我一個人整理,起碼要三四個小時,你之前在秘書處待過,熟門熟路。”
  方志誠微微抬起頭,嘴角露出笑意,“幫忙可以,不過事后,王處要請客吃飯。”
  王柯指著方志誠沒好氣地瞄了一眼,苦笑道:“原來你在這兒等著我呢。”
  因為方志誠的加入,資料整理起來的速度變得快了很多,方志誠對數據特別敏感,他找了一支鉛筆,在重要的經濟指標上作出明顯的標記,王柯在撰寫總結,謄寫數據時,也就更為方便。
  大約一個多小時之后,政府的數據已經整理好,然后便是黨委、人大、政協的相關數據,這部分內容歸納起來,就沒有那么復雜。
  政府工作的相關信息最為重要,也是要求最為嚴苛的,每個數據必須要精確精準,若是錯了一個數字,那可就是政治事故,影響嚴重的話,王柯這個秘書一處主要負責人,也就別想繼續干下去了。
  大約花了半天時間,集市委辦秘書一處全體之力,終于完成市委書記個人述職樣稿一份,王柯將打印好的材料交到方志誠的手上,感嘆道:“若是宋書記,有什么不滿意的,你要提前透露。”
  方志誠微微一笑,低聲道:“個人述職報告,其實宋書記已經決定自己來寫,而這份材料只是作為參考罷了。”
  王柯露出錯愕之色,畢竟他在市委辦秘書處這么多年,還是第一次聽說市委書記自己來寫述職報告的。王柯恍然大悟,唏噓道:“難怪你這么著急呢,若是我們初稿提供遲了,可要耽誤宋書記寫報告的進度了。”
  “最近到年末,你工作很忙,等閑下來,記得之前答應的那頓晚飯。”方志誠拍了拍王柯的肩膀,笑瞇瞇地踏出秘書一處辦公室。
  與王柯培養好關系,有助于方志誠在市委辦站穩腳跟,有秘書處一處的支持,自己初步有了與丁能仁較量的資本。
  市委書記秘書對于市委秘書長而言,是一個極為關鍵的位置。市委書記秘書名義上隸屬于市委辦,由市委秘書長管轄,但市委書記秘書唯一的領導實際上只是市委書記,這便形成了一種尷尬的僵局。
  與丁能仁的關系不可能彌合,所以方志誠徹底撕掉與丁能仁之間的遮羞布,平時見面方志誠或許會喊聲“秘書長好”,但背地里,方志誠對丁能仁經常是陽奉陰違。
  官場便是這樣,有時候要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可有時候也要謹記“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道理。
  若是你不夠強勢,便只能被別人欺壓。
  方志誠作為市委第一大秘,站穩腳跟之后,已經有強勢的資本,而且他與丁能仁之間的角逐都在暗中進行,個中滋味只有丁能仁熟知,方志誠做到了“不聲張,也不卑怯”,讓丁能仁頗為無可奈何。
  盡管兩人的博弈藏在烽煙盡處,但市委辦稍有眼力的人都知道,現在市委辦已然分為兩大派,丁能仁因為在市委辦工作多年,實力根深蒂固,但官場新人方志誠人氣躥升速度異常迅猛,經常可以見到方志誠在各個辦公室之間活躍,拉攏勢力。
  方志誠將秘書一處整理的述職報告初稿交給宋文迪,宋文迪翻了翻,滿意地點頭道:“王柯不虧是銀州第一支筆,半天的功夫能寫出這么一份材料,難度很大,實屬不易。”
  方志誠便趁機幫王柯委婉的說了一句好話,輕聲笑道:“王處最近變化很大,妙筆生花之余,管理能力也有所進步,現在秘書一處井井有條,比起其他處室明顯高了一個層次。”
  宋文迪瞄了一眼方志誠,輕描淡寫道:“能仁同志擔任市委秘書長之后,工作量變大,盡管工作一直盡心盡力,但也有力所不及之時,我也曾想過找個人,幫他分擔分擔壓力,王柯還是很有潛力,近期我會通知組織部門去考察考察他。”
  丁能仁是從市委辦公室主任的位置升上去的,這段時間以來,他擔任市委秘書長的同時,還兼任市委辦的管理工作。市委副秘書長、市委辦公室主任的位置一直空缺。宋文迪自然想在這個關鍵位置上,安插一個自己信得過的人,王柯倒是不錯的人選,但此前王柯剛剛由正科級升為副處級未多久,宋文迪不好再度提拔,于是便把位置留著,拖了半年左右的時間。等王柯身上的關注點逐漸消失,宋文迪再提出擢升王柯的提議,閑言碎語也就沒有那么多。
  按照年齡與資歷,王柯其實早已具備擔任市委辦公廳主任的素質,不過之前機遇不夠好,以至于他在苦逼的文職崗位上默默無聞多年,等到時來運轉,王柯的前途突然乍現光明,這就是所謂的人生無常,世事難料。
  當然,王柯之所以能升職,關鍵在于方志誠。
  在銀州官場,方志誠是宋文迪最信任的人,因為方志誠原本便是一張白紙,他在成為自己秘書之后,一直盡心盡力幫助宋文迪處理各種問題,度過了許多險之又險的難關。
  方志誠的確起到了“福將”的作用,在銀州重機、玉湖生態區、打拐事件等工作中,方志誠用自己的智慧與力量,巧妙地幫宋文迪化解難題。
  從某種角度上而言,宋文迪對方志誠的信任程度,甚至超過了對邱恒德的信任。
  邱恒德之所以站在宋文迪的身后,固然有此前的黨校同窗情意作為鋪墊,但邱恒德有自己的政治訴求,有自己的政治野望,這也便導致宋文迪或許在表面上對邱恒德信任有加,但骨子里對邱恒德仍有所防備。
  而對方志誠則沒有必要忌憚,因為自己的仕途之路,直接影響著方志誠的未來之路,所以兩人的政治訴求與野望都是共同的,所以宋文迪信任方志誠,會聽取方志誠的意見。
  而且,大半年時間的相處,宋文迪看到方志誠身上一些難能可貴的品質,彼此之前已經形成一種難以言喻的默契,類似師徒之間的心有靈犀。
  方志誠對王柯很信任,所以宋文迪也就愿意信任王柯,并將王柯作為自己的嫡系來培養,這便是宋文迪的邏輯。
  方志誠見宋文迪埋頭開始自己寫述職報告,便給他泡了一大杯茶,茶葉里放了些決明子,宋文迪喝了一口,覺得味兒不對,方志誠笑道:“小燕說你最近血壓有點高,所以我在茶葉里放了降脂清火的決明子。”
  宋文迪點點頭,繼續埋頭寫稿,等方志誠快出門,突然喊住他,輕聲道:“小方,雖說你工作能力不錯,但理論知識還要完善一番。明年市委黨校的青干班,你要做好準備參加。”
  方志誠撓了撓頭,笑道:“非參加不可嗎?”
  宋文迪放下手中的鋼筆,似笑非笑地問道:“怎么?還不樂意?”
  青干班是市委培養年輕儲備干部的重要形式,能進入青干班的人,未來前程無疑都是一片光明,不少人掙破頭皮想進去,但因為青干班嚴格限制名額,若是沒有足夠的背*景與實力,很難拿到名額。
  見方志誠很不珍惜機會,所以宋文迪有些不悅,但他知道方志誠肯定有其他的想法,便想聽聽方志誠的想法。
  方志誠醞釀許久,輕聲道:“老板,若是我去參加青干班,勢必要影響正常工作,那可不好。”
  宋文迪擺了擺手,淡淡笑道:“我與市委辦交代過了,明年會再給我安排一名秘書,到時候你的工作就會相對輕松一點。”
  方志誠有些吃驚,覺得很難接受,在自己的辦公室,再多一個秘書,這不是多了一名競爭對手嗎?
  宋文迪瞧出方志誠的心思,輕聲解釋:“小方,你是個人才,應該把視野放得更長遠一點。市委書記秘書看似令人眼紅,但畢竟是市委書記的影子。你終有一天要走出市委,成為獨當一面的人物。”
  方志誠原本緊蹙的眉頭放緩,他意識到宋文迪的良苦用心,宋文迪是想重點陪養自己,給自己提供一個更大的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