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819 原來都是新人啊

中午在省府大院旁邊的舜天酒樓擺了接風宴,陳瑩以人事處的名義宴請高技術產業處,李正傳和組織部的另外一名同行干部田萍也一同參加。人事處人員比高技術產業處人數要少兩名,一共四人。因此這桌飯也就十二人參加,圓桌坐下來稍有點擁擠。因為下午還要上班,所以桌上沒有上酒。
  陳瑩很有親和力,笑著舉杯道:“今天先是要感謝組織部干部一處的李處長,給咱們帶來了一位新同事,補充了咱們改委的力量。以茶代酒,敬李處長,還請你以后常來改委看看。一方面及時地幫助咱們改委添補編制空缺,另一方面咱們改委的優秀干部很多,也要多多掘一些人才,給他們更多歷練的空間。”
  李正傳端著茶杯,泯了一口,淡淡一笑,道:“改委個個都是精英,下面地方上對改委系統的人是求賢若渴。若是陳處長愿意的話,我明天就放出風聲,恐怕會受到瘋搶呢。但人事編制那是一個蘿卜一個坑,而改委的坑更是至關重要,如果丟了陳處長你這個蘿卜,那要填補這個坑,可就得讓組織部頭疼哩。”
  陳瑩笑道:“李處長,你這嘴巴未免太厲害了,是把我比作蘿卜嗎?”
  李正傳一本正經地說道:“陳處長,你千萬不要多想,我只是打了個比方而已。若真比作蘿卜,陳處長你也是最水靈的那一根。”
  陳瑩沒好氣地啐道:“在座女同事不少,我年齡最大,我看你是故意說反話吧?”
  陳瑩自然不會跟李正傳較真,隨后舉著茶杯對著方志誠遙遙一指,道:“下面敬咱們改委最年輕的處長方志誠同志。今天第一眼看到你,我便有種感覺,你的到來不僅拉低了咱們改委中高層干部的年齡平均線,而且還提升了咱們改委的顏值。”
  方志誠連忙擺手,謙虛笑道:“陳處長,以后還請你多多支持才是。”
  李正傳在旁邊笑道:“志誠啊,剛才陳瑩同志的話很明顯啊,她喜歡帥哥,你啊,正巧就是個帥哥,所以她以后一定會對你另眼相看的。”
  飯桌上的笑話,聽聽便罷了,千萬不能往心里去。方志誠也只是一笑了之。
  舜天酒樓的菜式口味不錯,但和傳統的淮南地方菜有很多不同,已經接近巴蜀那邊的口味,很多菜式里面放了辣椒和花椒。不過,品嘗起來倒也是酣暢淋漓。
  因為飯桌上沒有酒,所以這頓飯的時間也就沒有多長,一個小時之后就結束,李正傳的任務就算完成了,下午就回組織部,他借著抽煙的機會,拉住方志誠走到一邊,私下說了幾句。
  “萬衡,跟我的關系很好,你來瓊金的事情,他早在半個月之前便給我打了招呼,以后有什么問題,直接來找我。”李正傳彈了彈手指尖的香煙,“我提醒你一句,你別看陳瑩在飯桌上笑瞇瞇的,這可是一個很難對付的主兒。她可以說是,現在改委主任眼前最紅之人,深受江永的器重,不出意料的話,只要有機會,她會更進一步。”
  方志誠唏噓,自嘲道:“若不是你提醒,我還真看走眼了。我見她挺熱情,對人也客氣。”
  李正傳擺了擺手,笑道:“省府機關跟基層不一樣。千萬不要從臉上的表情去猜測人的想法,因為往往是表里不一。據我所知,當初改委召開內部會議討論你的位置時,人事處可是極力反對給你正職。”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謝謝李處長的提醒。”
  李正傳淡淡一笑,一支煙已經燒完,他在方志誠的肩膀上拍了拍,笑道:“我和萬衡以兄弟相稱,你是萬衡的小老弟,自然也是我的小老弟,以后我就是你的老大哥,私下相處的時候,就隨意一點。”
  方志誠也是爽快,笑道:“行,以后還請李大哥多多指點。”
  李正傳在方志誠的肩膀上拍了兩下,笑道:“你啊,前途不可限量。百人名單青年榜,豈是什么人都能進的?如果不是組織部,很多人都不知曉其中的意義,但我可是知道你以后必然飛黃騰達,到了那一天,可千萬得拉哥哥一把。”
  方志誠張大嘴巴,沒想到李正傳如此直接。
  李正傳見方志誠錯愕的表情,笑道:“我這人說話就是直爽。”
  方志誠笑道:“我喜歡跟直爽的人相處。”
  跟李正傳雖然只是第一次接觸,但方志誠對此人的印象還是很好的。一方面是因為李正傳主動向自己示好,另一方面也因為萬衡的緣故。萬衡向來是眼高于頂的人物,能讓他因為弟兄的人物,定然不同尋常。
  而且,方志誠初來乍到,燕京沒有太多的朋友,在組織部有李正傳這么一個重要的關系,對自己站穩腳跟有著莫大的好處。
  等送走了李正傳一行,陳瑩回到辦公室給改委主任江永撥通了電話。
  江永道:“我已經在辦公室了,你過來吧。”
  陳瑩便掛斷了電話,來到了江永的辦公室,秘書通報了一聲,陳瑩推門而入,江永右手食指和拇指夾著一根煙,煙尾處白霧裊裊成線,他指著對面的椅子,道:“坐下吧。”
  陳瑩趕緊坐下,低聲道:“方志誠今早剛到,已經做過交接,組織部那邊是由李正傳陪同的。”
  江永點了點頭,道:“沈寒春什么反應?”
  陳瑩道:“沒有太大變化,雖然沈寒春和宋文迪曾經是同事,但對方志誠并沒有表現出另眼相待的情況。”
  江永沉默了片刻,抽了一口煙,煙圈在嘴邊成了幾個圈,他緩緩道:“持續關注方志誠,還是按照原來的計劃,接近他,了解他,控制他。”
  陳瑩微微一愣,點了點頭,不過她有些不解,問道:“江主任,在我看來方志誠不過是個年輕干部而已,他想要適應改委的工作,肯定有很長一段時間……”
  江永擺了擺手,打斷陳瑩,道:“改委這幾年從地方政府選拔過幾個正處長?”
  陳瑩是人事處處長,心中有一本賬,她在腦海里盤旋了一陣,搖頭道:“方志誠是第一個。”
  江永點了點頭,道:“改委系統一般都是自己培養干部,即使調動,也是從同級的科技部門調用,原因在于,這是一個門檻很高的部門,對干部的素質要求非常高。可以說,整個國家最有膽氣和創新意識的精英人群,在改委系統匯聚度是最高的。不過,區委書記是實權職務,改委正處長相對含金量還是低了一些。方志誠從區委書記的位置來擔任改委處長,在權力上計算,是削弱的。”
  陳瑩翻看過方志誠的簡歷,道:“我也不看不清楚他的意圖。”
  江永笑了笑,道:“看來你還是不了解他。”
  對于方志誠而言,高技術產業處處長只不過是跳板而已。
  江永沒有將方志誠的母親是誰告訴陳瑩,因為他知道時間久了之后,這些不是秘密的秘密會傳遍改委。如果陳瑩知道方志誠的母親是誰,她恐怕就不會簡單地看待方志誠了。
  陳瑩知道江永說話的習慣,他現在的語氣,恐怕是不想跟自己再聊什么,便主動告辭道:“江主任,還有什么事情嗎?”
  “沒什么了。”江永搖了搖頭,突然又道,“陳瑩,你是我來到淮南改委后,最看好的女*干部,你要繼續努力。”
  等陳瑩離開辦公室,江永面色凝重,手指“篤篤篤”,在辦公桌上敲擊許久。江永跟方志誠至今沒有見過一面,但江永對方志誠卻是一點都不陌生。當初自己手下最得力的年輕干部,金鋒便是折在了他的手上,所以江永對方志誠存有很深的敵意,這也是為何,在幾個月前的干部考察過程中,他與劉思文打了招呼,暫緩對方志誠的提拔。
  不過,結果出人意料,莫進突然出事,成為**干部,所以在考察過程中,莫進的言論不僅無效,反而還讓方志誠撇清了和莫進的關系。
  江永之前一直針對方志誠,主要是因為與宋文迪之間的博弈,他沒有想到,事情變得如此有趣,宋文迪最終將方志誠干脆送到了自己的一畝三分地。
  “宋文迪,你究竟在玩什么花招呢?”江永眼中閃出一絲難以言喻的復雜之色。
  ……
  在龐曦的幫助下,方志誠將辦公室打掃好,從里面的家具擺設來看,自己的前任應該是一個聽講究的人,盡管大部分東西都已經搬走,但在整理書櫥的時候,翻到了一本《中國古玉圖釋》,里面密密麻麻地記錄著一些文字,看得出來,前任喜歡古玩,古玩圈里的人,都是一些企業家或者有身份地位之人。
  見龐曦忙得滿頭大汗,她脫掉了外套,白色的襯衣也被汗水打濕,方志誠有點過意不去,道:“窗戶玻璃就不用擦了,其他東西我等下自己收拾便可以,你休息一下吧。”
  龐曦抹了抹臉上的汗水,笑道:“方書記,沒事,我不累!”
  方志誠點了點頭,暗忖龐曦的心態倒是挺好,若是一般的新人,做一些打雜的事情,心中難免會有想法。他指著沙,道:“坐下吧,我跟你聊聊,也想更多地了解處室。”
  龐曦這時才停下動作,臉上露出尷尬地笑意,道:“方處長,我其實也來這里工作不久,所以對于處室不太了解。”
  方志誠微微一愣,淡淡笑道:“原來咱倆都是新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