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818 官場講政治智慧

淮南省政府位于瓊金市燕京西路,省改委處是院內3號樓。省府大院分為前院和后院,前院辦公,如宣傳部、組織部、,穿過后門,到對面的紅星路便是家屬樓。事實上,現在的省府家屬樓內,很少有干部居住在家屬樓,多數樓棟被后勤人員給占據,一般處級以上的干部不住在家屬樓。
  方志誠的那輛豐田車是郭勁遠從漢州送來的,方志誠今天剛到改委報道,所以郭勁遠等人的人事編制還在漢州,方志誠暫時還不打算將他們給調動過來。不過,安排自己人到瓊金,這也是早晚之事。
  方志誠在車內等了一會,手機響了起來,他知道是省委組織部那邊打來的電話,一般新干部走馬上任,組織部會安排組織部的干部陪同新官交接工作。這次陪同方志誠履新的是干部一處處長李正傳。
  方志誠將自己所在的位置告訴他,幾分鐘后,一輛轎車停在不遠處,方志誠下了車,李正傳從車內走出,跟方志誠握了握手,道:“原本是讓你先到組織部報道,然后一同過來,沒想到你倒是很心急,輕車熟路就上門了。看來不需要咱們了啊。”
  方志誠連忙謙虛地笑道:“李處長,你見笑了,主要是我對瓊金不太熟悉。”
  其實直接在省府見面,是李正傳的意思。省委和省府雖然相距也不是很遠,但方志誠去省委組織部,沒有什么必要,還不如直接來省政府的改委了。
  李正傳低聲與身邊一位女官員說了幾句,那女官員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又等了片刻,從樓內走出一個年近四十歲的中年女子。李正傳與她握了握手,與方志誠介紹道:“這位是省改委人事處處長陳瑩同志。”
  陳瑩帶著一副眼鏡,齊耳短,看上去很干練,她上下打量方志誠,道:“這就是新來的方志誠同志吧?看上去真年輕。”
  李正傳笑道:“是啊,你上次跟我說過,改委需要補充新鮮血液,這不,我給你帶了個年輕人來。”
  陳瑩伸手朝門口指了指,道:“咱們先進樓吧。”
  先來到陳瑩的辦公室,面積不是很大,只有十平米左右,因為還擺放著書櫥、桌椅、沙,所以顯得有些擁擠。陳瑩讓下屬給三人泡了茶,然后淺笑道:“正傳同志,今天很不湊巧,江主任陪同文書記參加活動去了。不過他親自交代,讓我接待好你,同時帶著方志誠熟悉工作環境。”
  江永是改委主任,領導全面工作,分管辦公室、人事處及能源局。其實方志誠心知肚明,今天怕是見不到江永,因為與組織部肯定是溝通好的,否則的話,組織部肯定會安排個副廳級干部來帶自己履新,而不是只讓正處級的李正傳帶著自己履新。
  當然,李正傳的正處級含金量很高,同樣是正處級,李正傳深處干部一處的要職,不出意外的話,李正傳以后前途不可限量。一旦走出組織部,李正傳在組織部的沉淀和積累就會爆出驚人的力量。
  所以萬衡雖說是副廳級,李正傳是正處級,但兩人相處的時候,還是平輩而交,因為級別很多時候并不能代表權力大小,李正傳手中的權力很大,掌管著省直干部的升遷和調令,所謂縣官不如現管,李正傳偶爾動用權力,對干部的命運會起到很大的作用。
  這也是為何,當初在考察方志誠的過程中,李正傳敢和劉思文提出不同意見的原因。劉思文在組織部排名已經靠后,實際掌握的權力,還不一定有李正傳多。
  所以同樣是正處級,陳瑩對李正傳的態度可以說非常客氣。
  陳瑩讓三人先坐一會,然后用座機撥了個分號,接通之后,匯報道:“我是人事處陳瑩,請問沈主任在嗎?方志誠同志到了!”
  與陳瑩通電話的應該是沈寒春的秘書,等確認沈寒春在大樓,陳瑩放下座機,笑道:“分管高技術產業處的沈主任今天在單位,咱們過去與他交流交流吧。”
  來到了沈寒春的辦公室,陳瑩看上去有點不自然,李正傳暗忖這沈寒春果然是惡名在外。
  沈寒春五十歲不到,看上去卻有點老眼,額頭上不滿皺紋,頭很稀疏,乍一看像六十歲的老頭兒。
  陳瑩低聲匯報道:“沈主任,我把方志誠同志帶過來了。”
  沈寒春嗯了一聲,放下手中的筆,道:“我現在工作有點忙,你直接把他帶到高技術產業處吧,以后我跟他交流的機會很多,不急在一時。”
  陳瑩尷尬地看了一眼李正傳,面露苦笑,不過還是堅持道:“沈主任,這位是組織部干部一處的李正傳同志,按照組織部的履新流程,還是您帶著方志誠同志親自去高技術產業處組織個會議,這樣比較好!”
  沈寒春哼了一聲,有點不悅地看了一眼陳瑩,嘆了一口氣,道:“行吧,等我十幾分鐘,我處理掉手上的急事,就跟你們一起去高技術產業處。
  言畢,沈寒春埋頭繼續對付手上的公*文,方志誠回想起宋文迪對自己的提醒,暗忖這沈寒春的性格果然古怪,相比較傳言,只有過之而不及。
  終于完成了手上的工作,沈寒春站起身,道:“走吧。”
  其余幾人便跟著沈寒春往高技術產業處行去。相比較于縣區的人事情況復雜,高技術產業處就顯得簡單了很多。高技術產業處,副處長兩名,科員三名,其中兩名正科,一名今年剛進來的辦事員,含方志誠在內,人事編制不過六人而已。
  辦公室緊挨著,陳瑩組織了一下,六人便聚集到了較大的一個辦公室內。幾人分別介紹了一下自己。副處長一女一男,女處長與陳瑩的年齡相仿,名叫左秋心;男處長與沈寒春年齡差不多,名叫曹斌。三名科員兩男一女,年齡與方志誠年齡相仿,正科級干部叫楊劍,兩名副科級干部分別朱鐵國、蔡淼,新來的辦事員名叫龐曦。
  從第一面,很難看出這幾人的性格,不過方志誠從一些細節倒是能現端倪,六人之中左秋心和曹斌不太對付,至于正科級干部楊劍似乎是站在曹斌那邊的。朱鐵國是個性格比較粗直的人,蔡淼年紀可能比自己還小一兩歲,從穿衣打扮來看,家庭富裕。至于龐曦沒有什么存在感,倒不是指她長得不好看,而是她級別最低,所以沒有話語權。
  沈寒春與幾人道:“志誠同志,以后就是你們的頭兒了,他以前在基層工作,初步接手工作的過程中難免有些生疏,會遇到一些麻煩,所以你們一定要配合好他的工作。”
  方志誠暗忖沈寒春的介紹也太有個性了一點,如果換做其他領導的話,肯定會冠冕堂皇地褒揚、提升一下自己,不會像沈寒春這樣直接說自己沒有改委的經驗。這豈不是在自己下屬面前,讓自己沒面子嗎?
  方志誠淡淡笑道:“正如沈主任所言,我之前沒有在改委工作過,所以對很多事情陌生,不過,我也向大家保證,會在最短的時間內熟悉崗位工作,不給大家拖后腿。”
  沈寒春見方志誠這么說,微微一愣,因為方志誠這話是說給高技術產業處的下屬聽的,同時也是給自己聽的。沈寒春點了點頭,道:“看來你對自己很有信心,那么我就放心了。”
  沈寒春給高技術產業處的人員介紹完畢之后,便回了自己的辦公室。未過多久,手機震動了起來,沈寒春看了一眼號碼,有點不情愿地接通了電話。宋文迪笑問:“老沈,見過志誠了嗎?”
  沈寒春嗯了一聲,道:“剛剛走完履新的程序,我看到這小子,就氣不打一處來,怎么就像看到年輕時候的你!”
  “哦?”宋文迪哈哈笑道,“為何這么說?”
  沈寒春道:“他那眼神乍一眼看上去,挺柔順,挺溫和,但仔細去觀察,就會現永遠在飄著,目光會落在他身邊每個人的身上,那眼神其實代表著他的大腦,一個總在不停地計算得失的機器。這跟你當年不是同出一轍嗎?”
  宋文迪尷尬一笑,道:“原來你是這么看我的啊?”
  沈寒春道:“沒錯!如果不是你精于算計,哪里能坐到現在的位置上?”
  在淮南恐怕敢跟宋文迪這么說話,不講一點政治性的人,也就只有沈寒春了。
  宋文迪擺了擺手,道:“罷了,我知道,在你看來,我就是一個俗人。不過,志誠絕對不俗,我把弟子交給你了,隨便你敲打,但希望某一天等他走出改委的時候,能有所進步。”
  沈寒春不屑地撇了撇嘴,道:“他是你的徒弟,與我何干?要教你自己教,如果他在工作上有什么失誤,我也不會給他什么情面。”
  宋文迪笑道:“老沈,你還是一如既往的執拗啊。行了,你是聰明人,我點到即止,有空再敘。”
  掛斷了沈寒春的電話,宋文迪無奈地搖了搖頭。沈寒春當年比自己還要優秀,在政府戰略規劃及經濟形勢的研究上,遠遠過了自己。然而,官場不能總玩個人英雄主義,還是得看政治智慧。
  曹操不是英雄,但是公認的梟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