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817 應該懂我的意思

宋文迪雖然是省委常委,但主要精力放在省城瓊金,對省級層次的布局還不夠成熟。
  在眾多省級機構中,發改委是宋文迪最不可掌控的。省發改委主任江永,將宋文迪視作眼中釘,不僅因為在自己升任副省長的過程中,宋文迪曾經阻擾過,還有一個原因,江永和宋文迪的年齡相近,但宋文迪從職務和權力上已經遠遠超過他,這讓江永有種既生瑜何生亮的感覺。
  宋文迪是經濟派重點培養的學者干部,江永雖說深處北方陣營,但他給自己的定位和標簽,也是學者派干部。江永在沒來淮南之前,曾經在經濟戰略布局上有許多亮點,然而來到淮南之后,卻有種放不開手腳的感覺。
  他作了分析,得出結論,因為以宋文迪為首的淮南地方學者派干部,跟自己的發展思路完全相同,所以阻礙了自己實施。
  方志誠選擇去發改委,宋文迪的心情很復雜,他期待方志誠進入發改委,能夠為自己在空白的地方找到突破口,但更多的可能是,方志誠進入發改委之后,江永會對他各種施壓,方志誠難有作為,最終黯然離開。甚或,被江永抓到了把柄,方志誠的仕途生涯受到重挫。
  宋文迪現在想要知道方志誠的想法,在哪些方面能夠幫助到方志誠。
  方志誠知道宋文迪問自己的用意,淡淡笑道:“其實也沒有什么太多的想法,只是希望能在這個崗位上學到一些東西。”
  方志誠在宋文迪的面前沒有必要遮掩什么,也是實話實說。宋文迪能感覺到方志誠此話的真誠,方志誠選擇在發改委歷練自己,僅僅是出自內心的喜好,方志誠覺得自己適合走這個路線。他輕嘆了一聲道:“如果你想成為研究經濟形勢及地方發展的專家,發改委的確是一個很好的地方。”
  方志誠微笑道:“能學到東西,就足夠了,我離專家的境界還有十萬八千里遠。況且,真有了專家的名頭,我還不喜歡。現在專家都是用來罵人的詞語了。”
  宋文迪見方志誠說得有趣,笑了一陣,以自己對方志誠的了解,方志誠在經濟趨勢和地區規劃上面有獨到之處,所以他愿意走發改委這條路,也是合理的,自己愿意力挺和支持。
  宋文迪道:“寒春同志,我已經與他打過招呼,他分高新技術產業處,有什么問題,你可以直接找他匯報。”
  宋文迪此話說得很委婉含蓄,但方志誠能聽出其中的玄機,發改委副主任沈寒春應該是宋文迪陣營之人。方志誠了解過發改委十二名副主任的資料,沈寒春排在第五位,處于中游位置。
  方志誠道:“老師,請放心,我一定會協助好沈主任的。”
  宋文迪嘆了一口氣,道:“沈寒春此人性格比較隨和,不過理論扎實,是宏觀經濟研究專家,如果不是因為他政治經驗稍顯不足,現在的位置絕對不會低于我。當初思源總理擔任省委書記的時候,也想重點提拔他,不過他在某次會議上與思源總理爭執不下
  ,最終思源總理還是考慮冷藏了他。”
  方志誠唏噓道:“那倒是挺可惜的。”
  宋文迪也感慨道:“我與沈寒春私下溝通過,他對思源總理的決定,并不感到怨恨。其實思源總理冷藏他也是處于保護他,如果讓他坐上更高的職務,以他的性格,難免得罪更多的人。讓沈寒春在發改委,安下心研究經濟形勢和區域規劃,這也是他的理想狀態。只不過江永擔任發改委主任之后,沈寒春就沒那么輕松了。”
  方志誠點了點頭,敢跟省委書記在會議上叫板,在發改委的班子會議上,這沈寒春恐怕也是經常站出來跟江永唱對臺戲的。
  方志誠撓了撓頭,笑道:“聽上去,我的頂頭上司是一個挺難搞定的家伙。”
  宋文迪盯著方志誠看了看,道:“相信自己的實力,一定能夠獲得他的信任。”
  方志誠想想,宋文迪也是個有個性的上司,自己不也搞定了他,那沈寒春或許很難溝通,但自己還是有把握能獲得他的支持。
  省發改委或許是個龍潭虎穴,但天塌了由個子高的頂著,只要自己搞定沈寒春,發改委即使有風吹草動,就很難卷到自己的身上。宋文迪很少會夸獎一個人,從他對沈寒春看法,沈寒春應該是一個有兩把刷子的人。
  與佟思晴一同離開宋家別墅,出門的時候,方志誠順了宋文迪幾條好煙,宋文迪抱怨了好久。方志誠連聲只謝文鳳,弄得宋文迪氣悶無比。
  等客人離開之后,宋文迪與文鳳相視片刻,兩人臉上都默契地露出了笑容。宋文迪感慨道:“很少見你對人這么體貼,看來你對志誠的印象真的很好。”
  文鳳點了點頭,道:“志誠是一個很不錯的年輕人,如果不是因為他的緣故,咱倆的關系不會緩和。”
  宋文迪嘆氣道:“志誠喊我老師,但在某些方面,他也教會了我很多。”
  文鳳愣了愣,笑道:“哦?教會了你什么?”
  宋文迪將文鳳輕輕地攬到懷中,在她額頭吻了一口,低聲道:“教會我如何愛一個人。”
  文鳳滿面通紅,低聲啐道:“肉麻死了。”
  宋文迪哈哈大笑,道:“沒想到能讓文行長害羞,那我還得多說幾句肉麻話呢。”
  文鳳突然想起一件事,道:“文迪,今天你發現沒有,志誠和思晴之間好像有點問題。”
  宋文迪皺眉,道:“你不要多想,他倆以前是同事,關系相處得不錯,以姐弟相稱。”
  文鳳搖了搖頭,道:“女人的第六感很敏銳,我總覺得思晴看向方志誠的時候,眼神不對勁。不像看著弟弟,而像看著情人。”
  宋文迪嘆了一口氣,道:“不要疑神疑鬼,我相信他倆清清白白。”
  兩人來到客廳的沙發上,相擁片刻,文鳳將頭埋在宋文迪肩膀上,道:“文迪,我們要個孩子吧?前幾天,我去醫院做過檢查,專家說我的身體還能懷孕。”
  宋文迪沉默片刻,嘆道:“會對你的工作有影響嗎?”
  文鳳抬起頭,溫柔地看著宋文迪,道:“工作
  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
  宋文迪苦笑一聲,道:“你想通了,但我沒想通呢……”
  佟思晴在瓊金市委辦工作兩年,已經熟悉了這個新的城市,她買了一輛紅色的鈴木奧拓,與兩年前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變。方志誠坐在副駕駛座上,自習地打量著佟思晴。佟思晴轉過臉,沒好氣地笑道:“怎么?我臉上有東西嗎?你看得這么入神!”
  方志誠笑道:“只是想多看看你,有點陌生了。”
  佟思晴頓了頓,道:“是啊,我對你也很陌生。”
  方志誠從佟思晴的語氣中聽出了幾分怨念,自己過去的兩年的確跟佟思晴有種越走越遠的感覺,但真見了面,還是有種牽掛。
  方志誠想要更深入地了解佟思晴的狀況,道:“談戀愛了沒有?”
  佟思晴苦笑道:“每天忙得跟狗似的,哪有時間?”
  方志誠長舒了一口氣,道:“那也不錯!”
  佟思晴不悅道:“你這是什么意思?幸災樂禍嗎?”
  方志誠笑道:“當然不是!只是覺得思晴姐這么美麗的白菜,若是被豬給拱了,我會覺得很心疼呢。”
  佟思晴反應很快地說道:“你這只豬。”
  車輛不知不覺已經開了十來分鐘,佟思晴突然想起一件事,道:“對了,你住在哪個酒店?”
  方志誠笑而不語,佟思晴等了許久,問道:“你是故意不說嗎?”
  方志誠伸手將放在前方車臺上面的一個水晶擺飾左右擺弄,低聲道:“思晴姐,你應該懂我的意思。”
  方志誠的暗示再明顯不過,雖說兩人許久沒有聯系,但經過交流,很容易就形成熟悉感。佟思晴感覺臉上火辣辣的,緊張地說道:“那可不行!我住在市委家屬樓,那里隨處都是同事,如果有人發現,肯定謠言肯定傳播得滿天飛。”
  方志誠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笑道:“既然這樣的話,你在前面把我放下吧。我自己回酒店。”
  佟思晴見方志誠這么說,頓時開始猶豫不決。方志誠見佟思晴為難無比,就不再捉弄她,道:“行了,今天就饒過你了。前面把我放下,我打的去酒店。還有,下次見面,你不能再拒絕我。”
  佟思晴心慌意亂,最終還是停下車,等方志誠轉乘出租車,她心中頓時有種失落感。
  回到酒店之后,方志誠掏出手機,等待幾分鐘,手機屏幕亮了起來,是佟思晴打來的。
  方志誠接通之后,笑道:“我已經在酒店了。”
  佟思晴道:“我在你房間門口了。”
  方志誠走過去將門打開,佟思晴一手握著電話,一手握著男式錢包。
  方志誠佯作詫異,在自己口袋里翻了一陣,道:“哎呀,不好意思,我丟東西了。”
  佟思晴收起手機,從錢包里掏出一張酒店的名片,上面用鋼筆字寫著房間號碼,道:“你真不是故意的嗎?”
  方志誠笑了笑,將佟思晴拉入房間,然后將房門打開,湊到她耳邊,輕聲道:“你果然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