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816 虎穴狼寨發改委

(感謝陳東大豪近期一直持續支持,到月末了,諸位書友手中的月票,也請放下吧,感謝。)
  發改委在華夏的地位一直舉足輕重,前身是計劃委員會,在計劃經濟時代承擔著社會資源的規劃與分撥,影響到每個人的生存。改革開放十多年后,發改委的職能與權力被削弱了不少,但它還是現在公認的權力機構。
  淮南省發改委的人事編制為154人,主任1名,副主任11名;內設二十二個職能處室,正副處長(主任)62名,其中正處長(主任)25名,副處長(副主任)37名。
  對于方志誠的崗位安排,引起了省發改委內部的爭議。因為方志誠很年輕,不過三十歲,將之安排到什么處室,需要慎重考慮,為此黨組班子還進行了多次會談,最終方志誠被安排在了高技術產業處。
  理由倒也簡單,主要是因為高技術產業處的人員都比較年輕,兩名副處長年齡都在四十歲以下,由一個年輕的處長管理該處室,相對而言便于駕馭。
  高技術產業處的主要職能為,組織擬訂全省高技術產業發展、新興產業、產業技術進步的戰略、規劃和重大政策,研究提出高技術產業和新興產業發展的重點領域;統籌科技及信息化規劃的銜接平衡;組織實施重大高新技術產業化和新興產業關鍵技術、成套設備研制開發和產業化示范工程以及科技成果轉化與產業化項目;負責工程中心、工程實驗室和高技術產業基地建設與管理工作,協同推進國家級企業技術中心的認定、建設工作;負責審批、核準、備案或者審核轉報高技術產業項目和自主創新項目;管理歸口的高技術產業發展資金;做好信息化相關工作,負責科技成果創新和產業化工作,推動新興產業形成和發展。
  雖說發改委的每個處室權力都很大,但高技術處卻是重要性比較靠后的處室,在二十二個處室排名中,位于十四位。
  現在各省都在打出口號強調科技強省,但高興技術產業的發展需要過程,而且規劃起來難度艱巨,并且,比起其他處室,如發展規劃處、固定資產投資處而言,高技術產業處可以管理的資金很少,主要因為國家對高技術培育資金的輸送對象,最主要集中給省科技廳。雖然省財政會分出一部分資金交給發改委,用于推動全省高技術產業的發展,但相比較發改委其他處室的資金,就比較少了。
  省級部門重要與否,關鍵在于你可控的資金有多少。資金越多,下級部門越聽話,越討好你。
  方志誠此次從霞光區委書記的位置來到高技術產業處,行政級別并沒有提升,依然還是正處級。但從后期的發展路徑來看,方志誠還是占據了高點,發改委的位置視野開闊,方志誠此前主要在基層工作,需要從管理的角度積累經驗。
  黨校培訓班結束之后,方志誠很快便拿到新的人事任命通知,雖說離上任的時間還有一段時間,但他還是提前來到瓊金。對于瓊金,方志誠并不陌生,因為在漢州工作的期間,經常要來瓊金參加會議。而且,在瓊金,方志誠也有不少熟悉的人,當然多是些女人,如趙清雅、謝雨馨、戚蕓、佟思晴。
  方志誠來到瓊金之后,先拜訪宋文迪夫婦,提著一堆燕京的特產,摁響了門鈴,門開了之后,方志誠臉上露出詫異之色,道:“思晴,你怎么在這里?”
  與佟思晴的聯系時斷時續,但方志誠心中還是有她的位置。
  佟思晴笑道:“怎么?怕見我?”
  方志誠連忙搖頭,道:“怎么會?”
  他一邊換鞋,一邊想明白佟思晴為何會出現在這里。佟思晴被調入瓊金之后,一直在市委辦工作,算得上宋文迪從銀州帶來的心腹。平時佟思晴在工作上對宋文迪多有幫助,生活上偶爾也有聯系,這倒是能理解的。
  文鳳穿著一件居家的服飾,臉上化了淺妝,雖說已經年近五十,但看上去只有三十多歲的模樣。文鳳笑著說道:“志誠,你來了啊?”
  方志誠將特產放下,笑道:”是啊,很意外,在這里能見到銀州的同事。”他之所以會這么說,也是為了掩飾,以防稍后跟佟思晴眉來眼去,被文鳳發現了什么異樣。
  文鳳道:“思晴,是我喊過來的,最近這段時間小燕回老家,所以她經常過來幫忙做些家務。而且思晴是銀州人,我琢磨著她做的菜,一定合你的口味。”
  方志誠笑道:“有點期待,的確許久沒吃過口味正宗的銀州菜肴了。”
  說是佟思晴掌廚,但以方志誠的性格,廚房很快成了他的陣地,佟思晴頓時只有打下手的份了。
  大約半個小時之后,一桌飯上了桌,宋文迪也回到家中,見方志誠系著圍裙往桌上端菜,笑道:“志誠,等你走了之后,文行長又得給夸你了。”
  方志誠道:“君子遠庖廚,這好像是文行長曾經說過的。”
  文鳳笑道:“如果我以前說過的話,那現在收回。社會趨勢不一樣了,男孩子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才稱得上優秀。”
  宋文迪挑了挑眉,佯作不悅地說道:“那你的意思是說,我不夠優秀了?”
  文鳳從宋文迪手中接過風衣,將之掛在衣架上,道:“你不是男孩子,你已經是老男人了,跟風華正茂的志誠,如何去比?”
  宋文迪也不以為忤,道:“哎呀,如果能讓我年輕個十歲,那就太好了。”
  佟思晴在旁邊連忙說道:“宋書記,你還很年輕,一點也不老。”
  宋文迪點了點頭,道:“還是思晴會說話。”
  這頓飯吃的是家常味,宋文迪多吃了兩碗飯,笑道:“這母油船鴨做的不錯,味道純正。”
  母油船鴨的做法是,整只鴨子走油后,放入香菇、冬筍、豬肉絲等輔料,澆入母子醬油,然后在砂鍋中慢慢的煨。方志誠曾經吃過一次,見家中有足夠的食材,所以便嘗試做,當然,因為沒有銀州地道的母子醬油,這味道還是欠缺了一些。即使如此,菜色還是很漂亮,鴨肉肥美而鮮嫩,酥爛而不碎。
  母油船鴨是銀州的特色名菜,銀州古代帝王流行船宴,于春秋佳日或令節,乘舟泛于水上,于觀賞風景的同時,往往在船上舉行宴會。杜甫有首詩講的是船宴,“青蛾皓齒在樓船,橫笛短簫悲遠天。春風自信牙墻動,遲日徐看錦纜牽。魚吹細浪搖歌扇,燕蹴飛花落舞宴。不有小舟能蕩漾,百壺那送酒如泉?”
  方志誠道:“現在銀州那邊又流行船宴了,不過價格不菲,一桌菜要三四千元。”
  宋文迪點了點頭,道:“不用去赴什么船宴了,志誠,以后你把船宴上的經典名菜,一一研究出來,咱們當作家常菜來吃,這樣挺好!”
  方志誠笑道:“老板,你這要求,也可以滿足。我能否請假半年,去什么新東方廚師烹飪學校深造一下?”
  文鳳瞪了宋文迪一眼,沒好氣道:“你這個當老師的,倒是會亂來,志誠是當廚子的嗎?還有,志誠,你以后就不要喊他老板了,我聽著很別扭。你們有師徒情分,在工作場合以職務相稱,生活中就以師徒相稱吧?”
  方志誠沒有說話,他掃了宋文迪一眼,因為這個要得宋文迪認可才行。
  宋文迪咳嗽了一聲,笑道:“文行長的注意不錯,以后就這么來吧。”
  方志誠連忙笑道:“以后乖徒兒一定會好好孝敬師娘、師父的!”
  宋文迪微微一愣,見文鳳笑得很開心,無奈道:“得了,這師娘卻是在師父的前面,你滿意了吧?”
  文鳳淡淡笑道:“我也是沾了你的光而已。”
  這頓飯還是有意義,真正確定了宋文迪和方志誠的師徒關系,雖然以前雙方都默認,但今天算是捅破了窗戶紙,在文鳳的推動下,宋文迪和方志誠之間的聯系有進一步的升華。這對于兩人都是好事,首先宋文迪往蘇家更進一步,自己的仕途之路將更加寬闊,其次方志誠在省發改委也有宋文迪遙相照應,不至于太過勢單力孤。
  佟思晴在旁邊見方志誠和宋文迪夫婦談笑風生,心中也是五味雜陳,因為她對宋文迪很了解,這是一個無論在工作還是生活中都不茍言笑的人,很難想象,他也會有打開感情通道的時候。
  方志誠是一個有魔力的人,與他相處,宋文迪也會不停地說一些幽默的玩笑。吃完飯之后,文鳳和佟思晴兩人收拾餐桌,方志誠和宋文迪則在院子外喝茶聊天。
  時間已經到了春末夏初,夜晚的空氣清新,方志誠按照習慣給宋文迪泡了一杯茶,宋文迪品味了一番,道:“我真的很好奇,為何一樣的茶葉,你總能泡出不一樣的味道呢?”
  方志誠熟練地擺弄著茶具,淡淡道:“這就跟一樣的衣服,穿在不同的人身上,會出現不同的效果,一個道理。”
  宋文迪笑道:“你這個結論很牽強,但也只能用這么個理由來解釋了。”
  言畢,他輕輕地吹了吹茶水,道:“發改委是虎穴狼寨,你選擇了此處,恐怕會受到很多限制。你有什么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