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815 深厚的同桌情誼

身上的衣服被脫光,方志誠只能裹著被子下床,因為被子厚重,加之宿醉剛醒,所以邁步極不靈便,所以忍不住摔了一跤。好不容易爬起來,門被打開一角,隋琦見方志誠狼狽的模樣,笑道:“你這是做什么呢?”
  方志誠嘆氣苦笑道:“動作太大,不小心掉下了床。”
  “一米八的大床還不夠你睡嗎?”隋琦哪里會信方志誠,轉身出了門,不久之后取了衣服過來,“昨晚你一到家,吐得稀里嘩啦,我只能請人把你給扒光。你的衣服已經洗了,還沒有干,所以就穿一下別人的吧。”
  方志誠點了點頭,訕訕道:“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隋琦道:“這算什么?”
  等方志誠換好衣服出門,隋琦也已經換了睡衣,穿上一身干練的服飾,上身是白色的小西裝,胸口一枚粉色胸花,里面是件白色的襯衣,領口鑲著蕾絲邊,下身是淺藍色的窄邊短裙,穿著黑色的褲襪,暫時還沒來得及穿高跟鞋。
  隋琦上下打量方志誠,笑道:“衣服還挺合身,原本以為你會嫌小。一起吃早飯吧?”
  方志誠點了點頭,無奈苦笑,衣服合身沒錯,只是給自己衣服完全另外一種風格,寬松的長袖體恤,運動外套。進了餐廳之后,隋琦的家人都已經在吃早飯,方志誠感覺有點尷尬,但還是跟他們一起吃飯。
  隋琦的父親是一個看上去很嚴肅的中年男人,看上去不茍言笑,所以吃飯的過程中也非常的沉悶。方志誠依稀覺得他有點眼熟,但一時間想不起在哪里見過。他有點不悅地說道:“怎么隋還沒起床?”
  隋母道:“昨天回來得比較晚,就讓他多睡一會吧。”
  方志誠意識到自己的衣服應該是隋琦弟弟的。
  隋父淡淡地瞄了一眼方志誠,淡淡道:“小方,以后聚會,還是不要飲這么多的酒才是。”
  方志誠也不知道隋父為何知道自己的名字,連忙點頭,道:“伯父,昨天也是魯莽了,多有叨擾,還請見諒。”
  隋父點了點頭,道:“能夠理解,但是下不為例。”
  隋母連忙在旁邊笑道:“你啊,就不要對他們這么兇了。都是年輕人,血氣方剛,上了酒桌,多喝幾杯,這是常事。你以前醉得次數可不少。”
  隋父咳嗽了一聲,隋母朝方志誠使了個眼色,讓他不要介意。
  方志誠總覺得隋母看向自己的眼神比起隋父的目光更加讓人心慌,于是草草地吃了早餐。等方志誠和隋琦離開桌子后,隋母低聲道:“老頭子,你覺得小方怎么樣?”
  隋父眉頭挑了挑,道:“蘇家和寧家的聯姻,你又不是不知曉?”
  隋母面色一黯,低聲抱怨道:“我這不是問問嗎?昨天真讓我白白的高興了一場,見隋琦帶了個男孩子回來。唉……你說她的婚事,怎么這么難呢。”
  隋父淡淡道:“兒孫自有兒孫福,隋琦已經夠優秀,不需要你太操心,倒是隋,你得好好管教,每天虛度光陰,不務正業,不求上進。”
  隋母臉上露出不悅之色,道:“隋現在的性格,還不是你對他太嚴厲?隋琦那樣就好嗎?崇拜誰不好,崇拜鐵娘子,還強調遵循獨身主義……”
  隋父嘴巴動了動,沒有繼續跟隋母爭執下去。
  出了隋家的門,方志誠突然現其實距離自己家中也沒多遠。隋家也在將軍胡同內,不過離蘇家的院子大概有好幾百米。方志誠道:“其實我家就在附近。”
  隋琦微微一笑,道:“昨天晚上無論我怎么勸,某人都說不回家,要跟我回家呢。”
  方志誠訝然,道:“不會吧?我沒有說其他過分的話吧?”
  隋琦一本正經地點了點頭,道:“人酒醉之后就露出本性了,昨天你……”見方志誠面色慘白,額頭冒汗,她頓了頓,笑道:“你昨天醉了,就跟死豬一樣,怎么喊也喊不醒,幸虧正好昨晚碰見了我弟弟,不然的話,恐怕還沒法把你弄上床呢。下次你見到我弟弟,一定要謝謝他,昨天他幫你換衣服,擦拭了身體……”
  方志誠聳了聳肩,笑道:“這份謝意還是給你吧。等下還得上課,我回去收拾一下。”
  隋琦微笑著目送方志誠離開,等他消失在拐角處,然后才轉過身。進門之后,隋父朝隋琦招了招手,隋琦跟著他進了書房。
  隋琦左手邊放著原本《資治通鑒》分冊,書皮有點泛黃,她知道父親有事沒事就會翻閱這本書。在他的影響下,隋琦在大學時代也通讀過此書兩遍。讀史使人明志,對于一個官員,研讀史書,有很多好處。
  隋父道:“坐下吧,咱們好好聊聊。”
  隋琦坐了下來,隋父輕嘆一聲,道:“你知道昨天自己的行為特別冒失嗎?”
  隋琦苦笑道:“不過是帶了個同學回家而已,有那么嚴重嗎?”
  隋父無奈搖頭,道:“盡管有句話叫做,前輩的恩怨不要影響到后輩,但有些故事,你必須要知道。”
  隋琦驚訝道:“爸,莫非咱們隋家和蘇家有仇?”
  隋父沉默片刻,緩緩道:“談不上仇恨,只是當年蘇家老太爺和你爺爺關系并不融洽。蘇老太爺被人稱作老狐貍,而你爺爺被稱為野狼,兩個人是對立的關系。”
  隋琦輕哼了一聲,道:“那也是爺爺輩的問題……”
  隋父眼中閃過一絲復雜的光芒,鄭重其事地交代道:“你與方志誠是黨校同學,彼此正常相處,沒有太多關系。但我要提醒你,第一,同學情誼堅決不能牽扯到兒女情長;第二,某一天當你倆因派系之間的矛盾分道揚鑣,你要堅定不移地站在隋家的立場。”
  隋琦從隋父的語氣中能聽出凝重之意,她輕輕地吐了一口氣,道:“爸,我答應你。”
  隋父淡淡地笑了笑,道:“你從小到大都很優秀,讓我感到非常自豪。我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黨校課程結束之后,按照你的意愿,我已經協調好,讓你去下面試試。”
  隋琦一臉凝重地說道:“爸,想去條件比較艱苦的地方。”
  隋父點了點頭,道:“地點已經幫你選好了,一個是淮南省曹堯市,另外一個是渭北崔鶴市。”
  隋琦琢磨許久,道:“我選擇曹堯市吧。”
  曹堯市和崔鶴市兩個城市相近,經濟水平差不多。曹堯市地處淮南北部,淮南省盡管綜合實力很強,但淮南北部城市相對落后。因為地處山區,交通不便,資源比較匱乏,所以曹堯市的gdp還比不上淮南南部的一個區。隋琦選擇曹堯市歷練,也在隋父的意料之中。
  隋父盯著隋琦看了許久,終究沒有多說什么,“行吧,一切按照你的意愿。”
  出了書房,隋琦吐了一口氣,自己從部委下派到地方,選擇淮南,而不選擇渭北,恐怕很大原因還是因為受到方志誠的影響。這倒不是因為她有對方志誠已經生了什么情愫,而是去了渭北,自己人生地不熟,盡管有父親的熟人暗中相助,但自己還是孤單的。而去了淮南,至少還有方志誠這么個熟人,雖說兩人不在一個地方工作,但遙相呼應,她心理上還是會覺得穩妥一點。
  ……
  方志誠回到家中,嚴爺板著一副面孔,目光凌厲地盯著他。方志誠連忙解釋:“昨天黨校課程結束之后,我參加聚會,然后喝多了,最后睡在同學家中了。”
  嚴爺哼了兩聲,道:“以后如果遇見什么事,一定要提前說……”言畢,提著旱煙袋重重地吸了兩口,轉身離開。
  陳阿姨不知何時站到了方志誠的身邊,低聲道:“嚴爺這是關心你,昨天他給留了門,半夜還去你房間看了。”
  方志誠鼻子一酸,暗嘆這就是家的溫馨吧,他吸了吸鼻翼,勉強笑道:“不好意思,讓你們擔心了。”
  陳阿姨低聲道:“最擔心的是大小姐,你趕緊給她打電話吧,我估計她昨夜一宿未睡。”
  方志誠點了點頭,連忙掏出手機給蘇青打電話。蘇青接通電話,得知方志誠沒事,囑咐了幾句便掛斷了電話,雖只是只言片語,但讓方志誠心情很暖。
  離上課的時間有點緊,方志誠沖了個澡,重新換了一身衣服,然后趕到黨校學習。來到教室,隋琦已在自己經常坐的座位旁邊,朝自己招招手。
  這御姐已經幫自己占好位置了。方志誠現有好幾雙眼睛盯著自己,眼神中有嫉妒也有玩味。
  方志誠心中坦蕩,徑直走過去,坐在了隋琦的身邊,翻開了課本及筆記本。
  班上的同學年齡都不小,如果放在大學時代,方志誠和隋琦緊挨著而坐的行為,恐怕會被誤會是情侶。不過,大家都是進入官場多年的人,雖然覺得方志誠和隋琦太過親密,但也沒有多議論什么。
  就這樣,在黨校的剩下的日子里,方志誠和隋琦之間有了很深厚的同桌情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