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814 硬著頭皮充好漢

中央黨校的學習生活很單調,進入社會歷練多年的人,往往會不習慣,但方志誠表現得與常人不太一樣,他抓緊時間補充養分,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弱點,盡管在經濟方面,自己是科班出身,同時還研究很多,但黨的理論上,自己有很多欠缺之處。這是年輕官員和老一輩官員的差距所在。
  在黨校老師的眼中,方志誠是這個班上最認真的人,因為他的眼神跟別人不一樣,注意力特別集中,而且會積極地參與到授課時的互動之中。
  鈴聲響起,一節課結束,方志誠沒有起身,而是仔細地將聽課筆記整理好,許久之后,才伸了個懶腰,吐了一口氣,旁邊不知何時多了一名御姐。這御姐長發披肩,明眸皓齒,眼神特透亮,皮膚光潔白皙,身上灑了幽淡的香水,讓人聞后心曠神怡。
  御姐名叫隋琦,來自教育部,是一名正處級干部,比自己大兩歲,至今未婚。在燕京,三十歲沒結婚,這是常態,但若是放在漢州的話,那就稀奇了。在燕京這樣的大城市,大部分人都念過本科,甚至還讀了研究生,進了社會摸爬滾打幾年之后,不知不覺就越過了三十歲的門檻。
  從隋琦的臉上看不出一絲歲月留下的痕跡,女人只要活得精細一點,是很難讓人讀出她的真實年紀。
  隋琦笑道:“方志誠,把課堂筆記借給我看下吧,剛才老師有幾處講的速度特別快,所以我忘記謄寫了。”
  方志誠點了點頭,將筆記本遞過去,道:“你找找看,我也不知道有沒有記錄下來。”
  今天的課程講的是學習型黨政,強調黨員干部要努力學習,提升自我的涵養,這樣才能保證黨的先進性。學習型組織是國外學者率先提出來的理論,最初是應用于企業,強調企業在組織和管理過程中要注意對團隊成員的培養和提升。當個體的素養積累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團隊的實力也會增加,這樣就能形成一個強大的管理運營團隊。
  2010年2月,中央辦公廳印發了《關于推進學習型黨組織建設的意見》通知,要求各地區結合實際認真執行,所以在2010年“學習型政黨”已經成為黨內的一個熱詞。現在不僅下面各級部門在學習研究,中央黨校也在力推此事。
  從戰略角度來看,方志誠對這一自上而下的全國活動,還是非常贊同的。因為現在國際形勢變化劇烈,國內經濟發展是日新月異,四十歲以上的干部如果還是保持以前的工作方式,已經跟不上潮流。
  打個簡單的比方,現在大部分正處級以上的干部,都不會使用電腦辦公,平時打開電腦,只會玩最簡單的紙牌游戲,與國外的政客相比,能力和素質差了不止一籌。
  現在華夏的經濟總量已經處于第一陣營,但領導干部卻還保持原有的狀態,如果黨還想繼續領導人民前行,必須要改變黨員內部結構。第一,大膽地破格提拔高素質的年輕干部,讓他們為原有略顯陳腐的干部梯隊輸入新鮮的血液和能量;第二,采用活動甚至運動的方式,逼著干部去學習,努力提升自我修養,與時代接軌。
  此次的培訓班,跟幾年前方志誠參加的縣處班有不同之處。兩年前的縣處班,主要是針對各省優秀的縣級干部,而這次的培訓班是配合學習型黨組織的運動而搭建的培訓班。其中的學員全部都是進入組織部名單,重點培養的青年儲備干部。
  本次黨校培訓班名為新生代儲備干部班,與其他任何一班,都不太相同。這是一個為期五年的班級,除了這次集訓之外,以后每年不定期地會開展活動。當然,以方志誠作為蘇青兒子的身份參加這個班級,也就理所當然了。
  因此,這個班級其次是一次位于政治中心高層為了培養下一代之間的感情,而創建的一個班級。
  方志誠研究過班級的資料,學員的年齡和級別雖說不一樣,但有一個明顯的特點,大部分都是出自部委。以方志誠來自淮南組織部的身份,所以他就顯得有些特別。
  推出這么一個班級,目的明確,就是為了利用五年時間,培養出一個彼此相互熟悉的精英團體。
  一般的培訓班只有三個月到半年,時間不算長,而且同學來自各處,離開了培訓班,就各奔東西,同學情誼也就慢慢淡化。以兩年前的縣處班為例,方志誠至今還聯系的也僅有喬胖子一人而已。而這次五年班就是希望能延長培訓班的時間,形成凝聚力,即使離開了課堂,大家也能經常保持聯系。
  班級的男女比例與其他培訓班一樣,還是出現失調的狀況。所以像隋琦這么一個年輕的女*干部,就顯得異常的惹眼。看得出來,隋琦很認真,筆記本上寫的密密麻麻,方志誠瞄了一眼,暗忖她的字跡倒是娟秀靈動。
  隋琦找到了自己記漏的那一處,笑道:“剛才此處老師在講課的過程中,語速非常快,你竟然能記得這么詳細,讓人意外。”
  方志誠湊過去,望了那一段,解釋道:“其實老師講課的時候,也只是隨口提了幾句,很多內容都是我下課之后憑著理解補記的。”
  隋琦微微一怔,笑道:“孔子老人家說過,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你的學習方法比我的可先進多了。”
  方志誠連忙擺手,道:“我的筆記里摻著許多自己的觀點,有點雜亂,還很片面,如果被老師看到,恐怕要氣壞了。”
  隋琦仔細看著方志誠的筆記本,每個字都工整,筆畫中透露著鋒芒與銳氣,搖頭道:“我之所以借你筆記,就是因為你的筆記是整個班級最優秀的,你再自謙就不好了。”
  方志誠淡淡地笑了笑,等待隋琦繼續補錄內容,這時外面有人在喊隋琦,“不是說好了一起吃飯的嗎?就等你一個了。”
  隋琦笑道:“我這就過來。”然后轉臉問方志誠,“最近這段時間,晚上同學之間小規模都是有活動的,也沒見你參加。今晚一起嗎?”
  因為大部分是部委出來的,而且父輩都是有聯系,所以三十多人的團體形成了一個個的圈子,方志誠與其他人不太熟悉,就在圈子之外了。
  方志誠從隋琦的眼中瞧出真誠,也就沒有拒絕,笑道:“行啊,不過就怕會突兀,惹得其他人不快。”
  隋琦道:“都是同學,有什么突兀的?放心吧,有姐罩著你,沒人敢欺負你。”
  方志誠暗忖隋琦的性格分明,有認真的一面,也有灑脫的一面。
  晚上吃飯的地點是位于城東的一家四合院內。四合院坐北朝南,朱門灰瓦,名為“九子軒”,匾額是由著名書法家提字,屋外保留清代官宦宅第特色,屋內實木方桌和長條板凳,充滿京味兒之余,讓人回憶兒時。
  方志誠終于知道為何隋琦說沒人敢欺負自己,那因為這頓飯的組織者正是她。
  見隋琦最后才到,一個看上去挺魁梧的男子走了過來,苦笑道:“作為主人,你竟然遲到,是不是要表示點什么?”
  隋琦白了他一眼,道:“你們太心急,現在不過五點多,就餓了嗎?”
  那男子哈哈大笑,道:“愛,你這主人太強勢,罷了,不跟你一般計較了。”
  看得出來隋琦跟這些人感情不錯,所以偶爾斗斗嘴,一笑了之。隋琦帶著方志誠,不時地給方志誠低聲介紹。方志誠雖然知道這些人的名字,但對于他們的身份不是很了解,經過隋琦的提醒,方志誠對這些同學有了更深層次的熟悉。
  同學聚餐,氛圍不錯,只是見做東的隋琦對方志誠另眼相看,有人就隱隱覺得不爽,觥籌交錯之間,灌了方志誠不少酒。方志誠倒也灑脫,沒有拒絕,見方志誠挺憨厚,大家對他有所改觀,接受了他。
  想進入任何一個圈子,都需要考驗,大家都是同學不假,但之前都沒有接觸過,所以飯局上的交流,就至關重要。
  飯局結束,隋琦見方志誠腳步漂浮,趕忙過去攙扶他,道:“你原來真的酒量不行啊。”
  方志誠苦笑道:“是啊,你又不幫我擋著。”
  隋琦無奈道:“我見你挺豪爽,以為你酒量不錯呢。”
  方志誠無奈地聳了聳肩,道:“我是被誘上了梁山,硬著頭皮充好漢。”
  隋琦噗嗤笑出聲,道:“口齒伶俐,邏輯清楚,還能開玩笑,說明你還沒完全醉。”
  方志誠道:“身體都醉了,意識哪有不醉的道理?”
  兩人邊說邊聊,方志誠跟著隋琦的腳步上了車。到了密閉的空間之后,方志誠頓時頭昏腦重,也不知怎么昏睡了過去。等醒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已經在一個陌生的地方。方志誠努力想讓自己記起這在哪里,卻只能想起零星的片段。
  這應該是隋琦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