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813 成功要有強者心

這是一份人事任命,來自于中組部,任命內容大意為,省長卜一仁調任發改委,擔任黨組副書記、副主任,而省長職務由發改委發改委副部長魏群替代。
  淮南在全國三十多正部級省市處于一線陣營,是諸多勢力向來必爭之地。如此一來,信號明顯,經過文景隆在淮南布局數年,魏群進入淮南官場,預示著北方派系完全接過對淮南的控制。
  見方志誠的神色陰晴不定,蘇青笑道:“怎么?看不懂?”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很難理解,卜一仁為何會選擇與魏群調換位置。”
  卜一仁這幾年在淮南兢兢業業,做出了不少成績,如果不是他主動離開,中央不會輕易地動他。卜一仁現在是淮南省長,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而且扎根多年,比一把手文景隆更有深度,如果沒有絕對誘惑的利益,他是不會輕易離開。
  蘇青知道方志誠所處的位置,決定了他看不到棋局后續的許多變化,道:“發改委只是卜一仁暫時的跳板而已。”
  方志誠道:“你的意思是,卜一仁最終會轉到其他部委?”
  蘇青微笑著點頭,道:“沒錯!不出意外的話,卜一仁是商務部下一任部長。”
  方志誠微微一怔,疑惑道:“商務部不是唐家的勢力范圍嗎?”
  蘇青暗忖方志誠對部委的勢力范圍還是有一定的了解,道:“這是利益的置換,唐家在三屆之后準備沖擊最高首長的位置,而為了獲得北方派系的支持,必須要交出一些讓北方派系滿意的資源。”
  三屆十五年,聽上去很遙遠,但在黨內是規劃好的,為保證社會穩定,與權力正常的交接,黨內會提前十年就安排好班子的交接,這意味著下一屆一號首長是誰,下下屆一號首長是誰,黨內會經過商議和綜合考慮,會提前選定。
  也就是說,下屆一號首長和二號首長的人選,其實都已經心知肚明。至于十五年之后,哪股勢力穩定權力高峰,暫時未定,但已有不少勢力開始角逐。
  各大勢力現在的博弈,其實為的是十五年后的位置,這有種說不出的古怪。
  盡管下一屆是由北方派系控制權力中樞,但因為現在唐家崛起的速度迅猛,十五年之后,唐家問鼎可能性極大。然而,北方派系作為控權派系,也需要唐家付出一定的代價。商務部便是唐家拋出的利益,不過此處被唐家控制多年,也是一塊燙手山芋,不好輕松吃下,所以北方派系便將之拋到了卜一仁的手中,用來置換對淮南的絕對控制權。
  卜一仁屬于經濟派勢力,對商務部這個能影響全國經濟形勢的部門自然不會放棄,所以選擇接受了這個利益的置換。
  當然,其中還有其他令人捉摸不定的深意,方志誠是很難想清楚了。
  方志誠知道蘇青將這份文件給自己看的原因,她是在讓自己選擇,淮南時局比較混亂,如果自己選擇其他地方,可能會相對比較穩妥。
  方志誠想明白之后,道:“媽,我還是決定回淮南,因為我對那里比較熟悉。高層之間雖然有很大的變動,但應該影響不到我。”
  蘇青搖了搖頭,道:“沒有那么簡單。你現在無論到什么地方,都會引起關注。因為你代表著蘇家,以你和宋文迪的關系,其實宋文迪已經和蘇家連成一體。如果你依然回到淮南,恐怕會遭遇很大壓力。”
  方志誠眼中露出堅定之色,道:“媽,我考慮好了,還是回淮南。”
  蘇青露出欣慰之色,但凡在一個領域能有所成功之人,都有挑戰困難的超然決心,從方志誠的身上,她嗅到了這種的氣息。
  蘇青說道:“你二舅跟我溝通過,選擇一個合適你長期發展的仕途路徑非常重要,按照他的想法,建議你去省政府比較好。”
  方志誠道:“這件事我也考慮過了,我想去發改委。”
  蘇青眉頭皺了皺,道:“發改委的確是個很好的平臺,但淮南的發改委系統,不太利于你。”
  方志誠明白蘇青的意思,發改委主任江永,是文景隆的心腹干將,多次與宋文迪暗斗,都沒有討得了好。自己也遭到江永的幾次暗算,如果方志誠去發改委,那豈不是羊入虎口嗎?
  方志誠解釋道:“媽,我想頂著壓力前行,而不想一帆風順。”
  蘇青眉頭深鎖,許久之后,豁然開朗,嘆氣道:“難怪你二舅說,你和我年輕時候一樣固執。當初,我從陜州來到燕京,也是力排眾議選擇了國務院研究室,當時包括你外公也不贊同我。其實選擇哪個部門,都不重要,關鍵的是,你要有強者之心。”
  方志誠笑道:“你是認為我有強者之心?”
  蘇青笑著點了點頭,語氣柔和地評價道:“你肯定不是弱者!”
  方志誠能成長到現在,幾乎沒有利用蘇家的資源。他早就已經證明自己有足夠的實力。看到兒子這么優秀,并有自己的主見,蘇青心中更多地是欣慰。
  發改委的前身是計劃委員會,全稱是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是綜合研究擬訂經濟和社會發展政策,進行總量平衡,指導總體經濟體制改革的宏觀調控部門。更直觀地解釋這個部門的功能,就是該地域與經濟和社會發展有關政策,均是有發改委牽頭擬定。
  國家發改委被人私下稱為小國務院,國家專項資金一般是由發改委先制定計劃后,由財政部下發。至于省級發改委分管的內容也很多,承擔全省的各領域政策的制定。一般而言,省發改委主任不出意外會晉升副省長,而正副廳級主任、副主任,省發改委系統的副處長,也是地方政府競搶的對象。
  地方政府要到省發改委、國家發改委尋求資金、政策支持,跑錢跑項目,這些都是技術活。一個市級政府到國家發改委,連門也進不去。有了省發改委下來的人,到省發改委辦事是熟門熟人,自不必說,到國家發改委,因為此前和國家發改委有業務聯系,既容易找到主辦人員,又熟悉辦事流程,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所以發改委系統出身的干部,一般都是香餑餑,會受到市級以下政府的親睞。
  所以臧毅從國家發改委來到漢州,晉升速度很快,同時盡管派系和陣營不同,但章天靈會對他相對比較寬容,比如在工業制造布局這塊,完全放手給臧毅,從不干涉。
  見方志誠選擇發改委,蘇青雖說有擔憂,但對他的判斷還是很滿意。因為蘇青自己本身就是從發改委這條路上慢慢走上來的。國務院研究室其實跟發改委的職能有共通之處,蘇青有足夠的經驗,能夠及時地提醒并幫助他。
  蘇青想起一件事,道:“你來燕京也有段時間。陌如,你見過他沒?”
  方志誠苦笑道:“我與他打了個電話,他對我不冷不淡的。我也想跟他相處好關系,不過他似乎對我隱隱有芥蒂。”
  蘇青點了點頭,道:“從內部而言,你和他是競爭關系,但你在對外上,你們要注意團結一致。就如蘇勁,盡管都知道他對你二舅不滿,但從家族的綜合利益考慮,少不了他這個中堅力量。”
  方志誠點點頭,道:“我和他暫時不會有利益的分歧,等時機恰當,我會主動與他緩和矛盾的。”
  蘇青笑道:“志誠,你比我想象得要陽光。”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人如果活在陰霾中,那么只會考慮用陰謀前行。如果活在陽光里,處理問題也會堂堂正正。如果都能達到目的,我情愿用一些堂堂正正的辦法。”
  蘇青滿意地點頭:“放手按照自己的思路去做,我會支持你!”
  出了書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方志誠看了一眼手機,最近這段時間在黨校學習,他把手機調成了靜音,只有每天晚上才會關注一下手機上面的信息。
  方志誠現在霞光區委書記的位置已經被免去,項新現在已經成為區委書記,所以自己現在是孑然一身,無官無職,也沒有特別重要的事情。
  未讀短信有幾條,方志誠回復了一陣,翻開未接電話,覺得有點詫異,因為上面竟有文鳳的名字。
  方志誠便回了個電話過去,文鳳接通之后,笑問:“挺忙的嘛?早上打電話給你,晚上才有空回復。”
  方志誠連忙笑著解釋:“最近這段時間脫產學習,黨校的老師對學習紀律要求得十分嚴格,不允許接電話,我索性就把模式調成靜音。文行長,請問有什么事情嗎?”
  文鳳道:“昨天聽文迪說,你即將到瓊金工作,我就想著關心你一下。”
  方志誠道:“估計還有十幾天吧,到時候我親自登門拜訪。”
  文鳳“嗯”了一聲,笑道:“到時候來家中吃個飯吧。”
  掛斷了文鳳的電話,方志誠淡淡一笑,暗忖文鳳和宋文迪的關系看上去緩和了不少,師母對自己的關心,也是宋文迪對自己的關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