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812 淮南要有大變化

燕京的將軍胡同又名勝利胡同,距離建國已經過了數十年,但這里卻沒有什么太大的變化。有人戲稱,將軍胡同影響了華夏近百十年的歷史,這其實有幾分道理。不提建國戰爭,如今國內無論政府還是事業單位,核心干部百分之七十以上與此處有關聯。將軍胡同雖說已經名不符其實,因為老一輩的將軍早已逐漸離世,但將軍胡同的威望還在。老燕京人只要聽說你是從將軍胡同出來的,保準刮目相看。
  因為將軍胡同是一個只出不進的地方,這么多年來,能搬入此處的家族寥寥無幾,即使你有很多財富,或者你握有許多權力,但在將軍胡同內,也不一定有你的位置。與此同時,能幾十年還守住將軍胡同的位置,更是不容易。
  西方有個精英循環理論,這個理論認為,在所有的社會(以及大型組織)當中,一直并將繼續存在少數強有力的統治精英。不論政府體制和經濟制度的性質如何,總是寡頭統治或少數人對多數人的統治。將軍胡同從某種意義上就是華夏精英者的聚集之地。
  方志誠自七月份來到中央黨校學習,每天上完課都會回到將軍胡同。見慣了南方的小巷,在經歷北方的胡同,會生出許多感慨。
  將軍胡同有外圍和內圍之分,雖說都是四合院,但外圍的四合院面積要小一些,越到內圍四合院的面積越大,而車道則越來越狹窄,所以方志誠開始放緩車。
  蘇家的四合院有個很大的特點,院內有一株高大的椿樹,有了這么一個明顯的坐標,遠遠便能看見。
  車輛停在門口的一塊空地,方志誠來到門邊敲了敲門,很快有人過來開門,是一個年紀五十多歲的中年人,他臉上沒有表情,乍一看你還以為他是對你不滿,不過方志誠早已習慣,他是蘇家這座宅子的管家,包括蘇青在內,都習慣喊他嚴爺,此人向來嚴肅,不茍言笑。
  “志誠,你回來了啊?”嚴爺平平淡淡地問候了一句。
  方志誠點了點頭,笑道:“是啊,對了,我買了點東西,晚上加餐。”言畢他晃了晃手中的袋子。
  嚴爺接過了袋子,眉頭挑了挑,道:“哦,原來是烤鴨啊!”
  方志誠笑道:“晚餐還沒做吧?等下我下廚,今天我跟黨校同學討論,聽他們說,這烤鴨可以幾吃。”
  嚴爺點了點頭,道:“你之前打電話吩咐過,所以廚房還沒有準備晚餐呢。”
  方志誠換了一件輕便的衣服,來到廚房后,與廚房的陳阿姨打了聲招呼。陳阿姨笑道:“志誠,現在像你這樣的年輕人可不多了,愿意主動下廚。”
  方志誠仔細地將烤鴨片皮,道:“從小與我媽分開,難得有段時間跟她天天相處,做點飯給她吃,也是理所當然之事。”
  陳阿姨偷偷地抹了抹眼角的淚水,道:“大小姐也算是苦盡甘來了,竟然有你這么孝順的兒子,也算是蒼天有眼了。”
  一只烤鴨可以做成三道菜,這讓陳阿姨也大開眼界。
  方志誠的刀工不錯,鴨皮片得很地道,幾乎跟烤鴨店的老板處理得不相上下。皮片好后,裝成盤,旁邊放上甜面醬、蔥條、黃瓜條、蘿卜條,以及荷葉餅,耗時不長,幾分鐘而已。
  然后,他再將鴨肉和鴨骨拆開,鴨肉撕成肉條,鴨架上面留一點肉,然后將鴨架直接下鍋,用溫水熬湯,鴨肉則用青椒香蒜爆炒。
  大約半個小時之后,三道菜便算是成功了,分別是荷葉餅裹鴨皮,青椒鴨肉條,蘿卜鴨骨湯。
  陳阿姨笑道:“今天倒是跟你學到了,原來一只烤鴨竟然可以這么吃,大開眼界了。”
  方志誠謙虛道:“別人的智慧,我只是拿來主義,也不知道味道如何。”
  陳阿姨嘗了一塊色澤鮮亮的鴨肉條,對著方志誠豎起大拇指,笑道:“你的手藝真不錯,我現在有點擔心了。大小姐如果被你這手藝弄刁了,以后我做飯的壓力就大了。”
  方志誠連忙笑道:“陳阿姨,你千萬別這么說,你做菜的水平,可比我好多了。我這是關公面前耍大刀,你千萬不要笑話我。”
  隨后方志誠又炒了一個青菜,嚴爺一邊咳嗽,一邊抽著旱煙袋,走了進來,問道:“晚餐準備得怎么樣了?大小姐回來了。”
  陳阿姨笑道:“三菜一湯,已經準備好了。”
  蘇家的宅子很大,但人并不多,往日也只有陳阿姨、嚴爺、蘇青,現在多了個方志誠,四個人三菜一湯足夠。
  來到餐廳,蘇青已經換了一身輕松的裝束,笑著問方志誠,道:“今天感覺如何?”
  方志誠如實匯報道:“今天是趙書記給我們講課,獲益良多,他對國際形勢分析得很透徹。”
  蘇青坐下先用湯匙嘗了湯,詫異地看了一眼陳阿姨。陳阿姨連忙笑著解釋,“今天這頓飯是志誠準備的,我只是打了下手而已。”
  “難怪味道不一樣了。”蘇青淺淺一笑,又喝了一口,繼續道,“趙成平是華美關系研究專家,他對華夏和美利堅的關系研究得很透徹,前幾年預計的幾個華美關系趨勢,基本已經成為現實。能請來他給你們授課,說明這次黨校課程的含金量很足。”
  方志誠笑道:“不過,我對他的幾個觀點,不太贊同。”
  蘇青挑眉道:“哦?”
  方志誠道:“他認為,美利堅一直將華夏視作最大的敵人,所以無論是經濟戰略,還是軍事布局,都是圍繞華夏。我覺得這個觀點有點片面和偏激。”
  蘇青道:“從近幾年展來看,美利堅一直保持兩面態度,一方面與我國保持良好的經濟關系,另一方面則各種阻擾我們的經濟、政治領域。”
  方志誠點頭道:“我并不是質疑,美利堅對我國的敵意。而是覺得,美利堅不僅將華夏當作敵人,它其實將所有國家都當成會挑戰它霸權的敵人,而華夏只是其中之一。我最近研究過英國、法國、韓國、島國等幾個國家的主流媒體觀點,美利堅一直也給其他國家施加高壓。”
  “正確應對美利堅的強勢霸權,在外交策略上,沒有必要將自己獨立于其他國家,更多地應該與其他國家尋找共鳴點,而不是把自己打造成美利堅最大的敵人。這也是為何,西方國家在過去的一段時間,形成了華夏崛起會成為第二霸權國的觀點。雖然我們在過去的幾年,已經強調和平崛起,但事實上,其他國家一直關注著我們的軍事力量。”
  蘇青點了點頭,方志誠的分析很有道理,她笑道:“那你覺得,正確處理現在華夏的國際形勢,應該是什么呢?”
  方志誠微微一愣,撓了撓頭,道:“我說得有點多了。主要今天聽課有很多感慨。”
  蘇青鼓勵地說道:“你繼續說!我聽著呢。”
  方志誠認真地說道:“我認為國家正確的處理方式,應該與其他國家一樣保持好節奏。該聲討的時候得聲討,該出手的時候得動手。越是強調和平崛起,只會越引起他國的恐慌。”
  蘇青笑道:“你說得有幾分道理。喊和平崛起,的確有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方志誠道:“國家之間的戰爭歸根到底是人與人的戰爭。你只有表現得強勢,對手才會尊重并認可你,否則只會一步步地挑釁,不斷地壓低你的底線。”
  蘇青嘆了一口氣,道:“高層有自己的想法,畢竟換來如今大好的局面,實屬不易。”
  方志誠道:“比起華夏,美利堅經濟更穩定,生活水平更加達,但它為何不害怕戰爭,而且還不停地引戰爭,那是因為它知道,如果不在國境之外引爆戰爭,那么總有一天火苗會燒到國境之內。”
  蘇青笑道:“年輕人考慮問題,總是比較激進。”
  方志誠淡淡笑道:“也有很多不全面的地方。”
  蘇青道:“你的觀點如果落入你未來岳父的耳朵中,他想必會很開心。不過,若是給我,或給思源總理聽了,都不會太贊同。因為任何戰爭都會引起經濟的倒退,即使把戰火放到國境之外,那也會對國內的經濟產生影響。”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這是從政者與從軍者的本能不同。”
  自古以來,武官求戰,文官求和,并不是因為武官天生就比文官好戰,而是因為他們的立場不一樣。換作站在蘇青的角度,方志誠恐怕也會慎重對待是否戰爭。
  蘇青和方志誠母子倆,邊吃邊聊,兩人聊的話題很多,除了國際形勢之外,又圍繞下一個經濟趨勢和熱點。蘇青所處的角度很高,許多觀點讓方志誠受益匪淺,而方志誠的思路活躍,也讓蘇青看到了年輕官員的銳意。
  因為今天飯菜可口的原因,蘇青多吃了兩碗米飯,忍不住打了飽嗝,笑道:“今天吃得太撐了。”
  陳阿姨笑道:“很少見大小姐吃這么多。”
  嚴爺點了點頭,一本正經地說道:“手藝不錯。”
  方志誠謙虛地笑道:“謝謝大家的夸獎。”對于自己的廚藝,方志誠還是很有自信的。
  陳阿姨與嚴爺收拾桌子,方志誠跟著蘇青來到了書房。蘇青遞給方志誠一份材料,方志誠仔細看了許久,訝然道:“淮南要有大變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