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811 努力影響繼任者

(周末兩日,每天一更!)
  與宋言分別之后,臧毅立即給漢州的心腹打電話,讓他們調查樸大忠的女兒。等回到漢州之后,關于樸泫雅的資料也放在了臧毅的案頭。
  心腹聘請了專業的私家偵探,私家偵探的工作做得很仔細,他拍攝了樸泫雅的多張生活照,其中不乏和方志誠出入的場景。
  臧毅仔細閱讀完私家偵探的調查報告,內容讓自己以外吃驚,他嘴角露出一絲無奈的自嘲。從進入官場之后,別人一直很羨慕他的運氣,因為總有想不到的機會出現在他的身上,因為官運使然,所以他能夠平步青云,進入百人名單青年榜。但沒想到的是,在漢州他遇到了運氣更好的人,那就是方志誠。
  “這調查報告,簡直是胡扯淡!什么保姆?分明是情人關系。”為官多年,臧毅早就養成了不動聲色的脾性,但在這一刻還是忍不住爆發了。
  與方志誠的生活相比,臧毅極為克制,他身邊沒有女人環繞。然而,方志誠卻是與許多女人有著密切的關系。如果僅此而已也就罷了,臧毅很難接受的是,方志誠即將要與自己追求多年的寧薔薇結婚。
  臧毅質疑這份報告的某些結論,因為任誰都難以相信,思瀾財團的千金獨女在華夏留學會給別人當保姆。
  臧毅心中有許多不甘,因為思瀾財團最終選擇了互聯網產業,而放棄了原來的工業制造投資方案,竟然是因為外在因素。一定是樸泫雅與方志誠的特殊關系,影響了樸大忠最后的決定。
  臧毅坐在辦公桌前猶豫了許久,終于還是撥通了寧薔薇的電話,他不是一個喜歡在背后說人閑話的人,但這一刻,他還是忍不住了。同時,他心中也存有僥幸心理,希望能在結婚之前,挽回寧薔薇。
  “臧大哥,請問有事嗎?”寧薔薇很意外,因為臧毅已經有許久沒有與自己聯系了。
  臧毅苦笑道:“想跟你說件事。”
  寧薔薇點了點頭,道:“你說吧,我聽著。”
  臧毅緩緩道:“你知道方志誠的生活作風很糟糕嗎?”
  寧薔薇沉默片刻,道:“臧大哥,你這么說,我很不高興。”
  臧毅有點氣憤,他手指在辦公桌上忍不住顫動著,發出啪嗒啪嗒的聲音,語速有點急躁地說道:“薔薇,我是想點醒你。不要被方志誠欺騙了。他在漢州一直養著個情人,你知道嗎?”
  寧薔薇眉頭皺了皺,疑惑道:“情人?”
  臧毅道:“沒錯!他一直和一個韓國女人同居,兩人生活了有一年多了。”
  寧薔薇嘆了一口氣,道:“臧大哥,你在調查他?”
  臧毅從寧薔薇的語氣中聽出了反感之意,微微一怔,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點突兀,寧薔薇畢竟是方志誠的未婚妻,盡管自己是為她考慮,但當自己調查方志誠的時候,還是不免引起了寧薔薇的警惕。
  臧毅唏噓道:“我并不是調查他,而是因為調查那個韓國女人,所以才調查到她與方志誠住在一起。”
  寧薔薇知道臧毅指的是樸泫雅,疑惑道:“那個韓國女人有什么古怪嗎?”
  臧毅頓了頓道:“她是韓國思瀾財團會長樸大忠的獨生女。”
  寧薔薇與樸泫雅接觸過,她的第六感能察覺樸泫雅的身份不簡單,而且她也知道樸泫雅對方志誠存有情感,但她知道方志誠對樸泫雅并沒有越出那一步。
  寧薔薇緩緩道:“臧大哥,謝謝你關心我,樸泫雅我見過她,是個很單純的韓國女人。同時,我相信我的未婚夫,也請你以后不要探查他的**了。”
  聽寧薔薇如此說,臧毅心中五味雜陳,自己原本是關心寧薔薇,沒想到被她一陣數落。
  掛斷了寧薔薇的電話,臧毅仰天長嘆一聲,自己與寧薔薇糾葛或者牽掛,或許真的該到此為止了。
  進入五月,思瀾財團投資部與霞光政府進行對接,經過大約一個月的商談。霞光政府將互聯網產業基地的股份百分之四十九轉讓給了思瀾財團,思瀾財團成為互聯網產業基地除政府外的最大股東。在互聯網產業基地未來的規劃中,將在現有的四十幾畝地的基礎上,發展成為超過兩千畝的超大園區。
  這一規劃,也將互聯網產業基地徹底地與工業園給區分開來。聯網產業基地的規劃如此宏遠,加之思瀾財團大量資金的進場,因而受到了國家發改委的關注。發改委授予基地“互聯網產業孵化基地”的牌子,并給與配套資金扶持。在國家部委重視的基礎上,省發改委也不得不表態,批撥互聯網產業引導資金,對互聯網產業基地給予支持。
  思瀾財團與霞光政府的合作模式,也給政府經濟發展提供了新的啟示。政府先投資培育市場,然后外包給有實力的資本進駐,由企業專業管理及運作。如此一來,可以避免政府運作產業的狹隘與局限,同時利用資本和市場的力量,給產業的發展提供充足的動力。
  當然,此次合作也引起了省委的熱議。由于思瀾財團是境外資本,由境外資本主控政府項目,這種方式非常大膽。不過,因為有瓊漢同城化項目這一PPP項目在前,而且互聯網產業基地項目也在漢州這一三線城市,而且在控股比例上,思瀾財團并沒有超過政府,所以省委最終還是對這種合作形式保持了寬容,以試點的方式允許思瀾財團入股互聯網產業基地。
  思瀾財團入股互聯網產業基地之后,方志誠也作出了調整,將經營權全部放給思瀾財團,由思瀾財團的專業經理人團隊,重新規劃互聯網產業基地的未來發展思路。
  這就是方志誠一直所認為的,專業人做專業事。
  此外,思瀾財團還收購了空中超市網的部分股權,成為除宏達、華英之外的第三大股東,這也使得空中超市網獲得了更多的資金,從而市場擴張及品牌影響力大幅度提升。
  晚上九點左右,方志誠來到了喜馬拉雅酒吧,推門之后,里面傳來一陣強烈的音樂節奏聲,然后有一人拉住了方志誠,方志誠微微一愣,看清楚是項新。
  項新湊到方志誠的耳邊,道:“已經點好酒水,就等你來了。”
  方志誠無奈地笑笑,暗忖項新這剛從省委黨校回來,就拉自己到酒吧,也不怕被人盯上。坐定之后,項新介紹幾位女性,有幾張熟臉,如邱曉彤、遲夕兩人之前在嬉水餐廳見過面。
  喜馬拉雅酒吧也是家老酒吧,之前一直被皇宮酒吧壓著,后來皇宮酒吧被查封后,喜馬拉雅酒吧的老板毅然重新裝修,現在喜馬拉雅酒吧成為漢州生意最好的酒吧,也因為這個原因,酒吧的客人各色人等都有。
  幾杯酒下肚,方志誠覺得大腦有點昏沉,便告辭離開,項新則趕緊跟了出來。
  方志誠無奈笑道:“不好意思,讓你們掃興了,今天有點累。”
  項新撓了撓頭,道:“以后會安排些雅致的環境,里面的音樂聲太大,我也感覺有點頭疼了。”
  方志誠在項新的肩膀上拍了拍,道:“人脈廣泛是你的優點,但我還是得提醒你,需要注意生活作風的問題,這種娛樂場所還是少來為妙,畢竟人多口雜。組織上是有要求的,公職干部嚴禁頻繁地出入娛樂場所。”
  方志誠倒不會那么教條和刻板,人活著,總要放松,只是項新現在處于風口浪尖,若是被人抓到什么把柄,那就麻煩了。
  項新從方志誠的語氣中聽出一絲嚴肅與認真,連忙點頭,道:“方書記,你提醒得對!”
  方志誠想了想,又道:“組織部那邊已經掐好了時間,我離開霞光之后,你的級別就會上來,然后在組織部過渡一個月,再到霞光接班。”
  言畢,方志誠頭也不回地離開,心中琢磨著,這項新應該能聽明白自己的意思,這家伙過得有點得意忘形,自己給他潑點冷水,對他是個驚醒,更是個善意的忠告。
  干部的晉升沒有想象中那么簡單,一般都需要經過許多流程,尤其是像項新這種情況,他屬于破格提拔,是需要走特殊的程序。不過,這其中有熟悉組織程序的萬衡在其中操作,不會有太大的難度。
  項新之所以找方志誠來酒吧,其實就是為了打好關系,同時也是探聽下自己的前程。項新這段時間在黨校憋得都快瘋了,他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學習上,所以回到漢州之后,才會找機會宣泄心中的郁悶。
  不過,剛才項新有點后悔,因為方志誠算是敲打了他兩下,讓他注意收斂脾性,改變自己以往的生活方式。
  項新回到酒吧沒等幾分鐘,還是離開了酒吧。
  這就是所謂的近墨者黑,近朱者赤吧。一直以來,霞光官場覺得方志誠是一個很枯燥的人,他能夠不日不夜地在辦公室內加班,很少交際,除非必要的場合,幾乎沒有應酬,上了酒桌,也不貪杯。
  項新以前一直覺得方志誠活得很乏味,但如今項新卻有點明悟,方志誠的生活很自律,是一種另類的瀟灑。
  人都是有**的,但因為責任在身,方志誠會花更多的時間去研究經濟形勢,布局產業格局和規劃。受到方志誠離去的影響,項新無奈地發現,自己竟然也有點討厭酒吧里的喧鬧。
  項新邁出了酒吧,深深地吸了口氣,張開懷抱,朝著天空大喊了一聲,惹得不少路過的男女低聲罵了一句“傻逼”。項新不以為忤,他眼中多出了一絲釋然和決然。責任交接到了自己的手中,項新要改變以往的生活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