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810 經濟戰略上完勝

(不知不覺,這本書已經寫到了81o章,連續更新兩年有余。上本書權色不過寫到八百零幾章而已,而這本書已經過了上本書的字數。盡管很多讀者認為,因為某些因素,步步高升比不上權色寫得灑脫,但步步高升無論從點擊、收藏還是訂閱、打賞,都已經過了權色,更關鍵的是,煙斗還結識了很多書友。煙斗很自信,《步步高升》并沒有讓大家失望,而下面的內容也將更加精彩。)
  方志誠吃完午飯之后,喊上郭勁遠,駕車行往瓊金峽合區看守所,探視莫進。這行為有點黃鼠狼給雞拜年的感覺,但方志誠覺得作為兩年的搭檔還是要見他一面。莫進瘦了很多,氣色也不如以往,原本稀疏的頭已經剪去,理成了光頭。他見到方志誠之后,眼神中閃過一道光彩,旋即暗淡下去,這眼神中有憤怒有憎恨有怨毒,同時更多地是無奈與無助。
  “讓人很意外!除了家人之外,你是唯一一個愿意來見我的。”莫進嘴角抽了抽,有點英雄落寞之感。
  方志誠掏出了一包未開封的香煙,打開遞出根煙過去,莫進本能地望了一眼身后的獄警,方志誠道:“沒事,我打過招呼了,你抽吧。”
  莫進顫抖著接了香煙,方志誠從窗口遞了一個打火機過去。莫進點燃后,貪婪地吸了一口氣,道:“人生就是這么跌宕起伏啊。誰能想到,方書記你第一次給我遞煙,是在這個場合。香煙的味道不錯,讓人留念,但也充滿了苦澀。我承認,你是贏家,而我輸了。”
  方志誠輕聲道:“我今天只是想過來求證一件事情。”
  莫進又抽了一口煙,吞云吐霧后道:“至始至終,我都在迷惑你。很多事情,其實暗中都是我在計劃,比如喻金平的變化,又比如工業園問題上,你與臧市長的矛盾激化……”
  如同方志誠所料,莫進表面上看似接受了自己,但只是偽裝而已,他暗中做了很多事情,當然更多地是藏在背后,操控了一切。
  方志誠深吸了一口氣,道:“你為什么要這樣做?”
  莫進沒有直接回答他,反問道:“你是什么時候覺的?”
  方志誠道:“那次我被隔離審查,喻金平突然組織常委會,準備推選你,盡管你偽裝得很好,事后也跟打了招呼,但從那刻起,我就開始懷疑你了。后來,我跟臧毅多次交手,頻頻落于下風,我仔細分析,一方面因為身邊有王平這樣的眼線,另一方面區政府這邊,肯定還是有人與臧毅遙相呼應,否則的話,常委會上的動態,臧毅不可能了如指掌。”
  莫進聽到此處,眼中露出一絲恍然之色,輕嘆道:“這么看來,我敗得并不冤枉。你分析得沒錯,自從臧毅進入漢州之后,我就開始與他暗中聯系,盡管表面上,我對他采取的是躲避態度,但事實上,我偶爾會向他透露點霞光的信息。”
  方志誠道:“可惜他最終并沒有保全你。”
  莫進自嘲地笑了笑,道:“誰也保不了我。馬區長退二線之后,我就想到了這么一天,只不過沒想到來得如此之快,只不過兩年而已。”
  方志誠輕聲道:“老莫,我知道你對霞光還是有情感的,盡管你犯下了很多過錯,但總體而言,你對霞光的展是有功的。”
  莫進苦澀地說道:“只可惜功不能抵過,我仔細想想,當初在籌建工業園的過程中,的確太操之過急,忽視了最起碼的道德底線。當然,這些話都說得有點遲,我的醒悟還是太晚了。”
  已經印證了答案,從莫進的語氣里聽出了幾分后悔的味道。當然,方志誠也無法判斷,他是在繼續演戲還是真心悔悟。
  方志誠沒有繼續說什么,他將那盒剛開封的香煙推到了隔離窗的另外一端,然后默默地站起了身。
  莫進將香煙拿到了手中,獄警仿佛沒有看見,他復雜地笑了笑,然后將煙塞入衣服里。
  莫進突然問道,”我是你來到霞光之后的第一個敵人,應該也是你在任期內的最后一個敵人。”
  方志誠背著身朝莫進擺了擺手,沒有回頭,也沒有應答。
  ……
  臧毅回了一趟燕京,主要是為了與思瀾財團的華夏代表宋言見一面。兩人約在一家咖啡廳,宋言準時抵達,笑瞇瞇地坐在臧毅的對面,道:“沒想到臧市長這么早就便到了。”
  臧毅淡淡一笑,道:“喝點什么?”
  宋言道:“來杯普洱吧。”
  來咖啡廳喝普洱,這有點太個性了,不過臧毅早已知道宋言的習慣,朝服務員招了招手,道:“用我剛才給你們的茶葉,泡一壺茶過來。”
  宋言暗忖臧毅還真夠細心,自己原本也只是打趣而已。
  未過多久,普洱茶就上來了,臧毅道:“因為是咖啡廳,沒有專業的煮茶工具,否則的話,我倒是可以給你泡一壺茶。”
  宋言笑道:“臧市長還會煮茶?”
  臧毅道:“在華夏當個好官,有三個基本功,第一是書法,第二是酒量,第三便是茶道。”
  宋言道:“有機會一定要感受下臧市長的茶道功夫。”
  書法是臉。都說字如其人,你如果書法不錯的話,上面的領導會對你刮目相看。雖說,現在已經進入電子化辦公階段,很多材料已經不需要筆書,但老一派的領導還是關注下面人的書法的功底。
  酒量是舌。官場上的朋友更多的是酒友,平時一本正經,等到酒過三巡的時候,才會說真心話,表露出來真實性情。而且你想要招商,想要逢迎拍馬,必須要保持酒量不錯,否則,領導還沒倒,你卻醉倒了,這就有失人品了。
  茶道是手。隨著功夫茶在華夏的流行,現在大部分官場中人都講求以茶會友,喝茶可以驚醒,也可以表示內涵,是與別人交流談心的手段。
  臧毅暗忖與宋言的交流算是慢慢消除了一開始的警備,道:“機會多的是,就看宋總你賞不賞光了!”
  宋言泯了一口茶,雖說泡茶的手法很粗糙,但能品得出茶葉有足夠的年份。普洱茶也并非儲藏得越久越好,年份在8-15年最佳。
  宋言放下茶杯,道:“臧市長,我知道你約我,所為何事。我也實話與你說,暫時我也沒得到總部的任何通知。”
  臧毅眉頭皺起,道:“能否和你們的樸會長對話?”
  宋言臉上露出為難之色,道:“臧市長,不瞞你說,我和樸會長都很難直接溝通,一般而言,我只能向分管亞洲事業部的副總裁匯報工作。”
  臧毅眼中閃過一絲失望,道:“看來思瀾財團這是要放棄漢州的節奏了。”
  宋言想了想,道:“臧市長,其實有個消息,我可以透露給你。”
  “哦?”臧毅臉色嚴肅。
  宋言道:“其實樸會長之所以定在漢州,那是有原因的。樸會長的女兒一直在華夏留學,當然,這個消息在財團內部也沒有幾人知道,我也是最近才查出點線索的。”
  臧毅點了點頭,經過宋言的提醒,他這才恍然大悟,因為華夏像漢州這樣的三四線城市化太多了,思瀾財團隨便去哪個城市投資5o億美金的項目,都能拿到最好的政策支持,為何偏偏選擇漢州呢?
  臧毅松了一口氣,既然知道樸大忠選擇漢州的目的那就好了,有了突破的線索,也就不至于如此被動了。
  臧毅舉起咖啡杯,對著宋言,微笑道:“謝謝你,宋總,你給我的這個消息,非常重要。”
  宋言知道臧毅在華夏的力量,自己雖然是給思瀾財團打工,但一直在華夏從事工作,難免以后有需要求到臧毅的地方。
  宋言淡淡道:“臧市長客氣了,都是朋友,大家互相幫忙才是。”
  兩人又聊了幾分鐘,宋言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露出疑惑之色,然后接通了電話,然后用韓語交流起來。臧毅聽不懂韓語,但從宋言的表情和態度能猜出,應該是來自韓國總部的電話。
  等電話通完之后,宋言嘴角露出一絲復雜的笑意,想了想還是決定與臧毅說出這個消息。
  “有點巧,剛才總部那邊打電話,提到了華夏五十億美金項目的事情。”宋言一邊說,一邊組織語言,“最終還是決定落戶在漢州了。”
  臧毅重重地吐了一口氣,道:“那實在太好了!”
  不過,宋言臉上似乎有一抹無奈之意,“不過,項目方案要進行重新修訂。原本投資工業園的規劃已經取締,現在改變策略,準備投資互聯網產業。”
  “什么?”臧毅皺起眉頭,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宋言道:“剛才電話里也沒聽得太清楚,上次樸會長去漢州考察,得知漢州不僅在搞工業園,而且還創建了互聯網產業基地,而他對互聯網產業特別感興趣,戰略部研究過,這將是未來華夏經濟增長的重心。”
  臧毅難以理解,搖頭苦笑道:“不對啊,樸會長當時重點考察的是工業園,并沒有接觸互聯網產業,這里面肯定出現了什么問題。”
  宋言安慰道:“臧市長,盡管不投資工業園,但總部還是決定在漢州投資,資金或許不會有五十億美金那么多,但終究對漢州的展還是有利的,總體而言,也是一件好事。當然,你們現在需要重新提交一份政策支持了。”
  宋言從臧毅的臉上看出了焦躁的情緒,誤以為他是因為總部那邊的投資規劃出爾反爾的緣故。他并不知道,臧毅其實郁結的是,思瀾財團想要投資漢州的互聯網基地,又給了自己一記狠狠的耳光。
  自己與方志誠的經濟論戰,無論是站在國家趨勢的走向,還是對資本吸引,他都完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