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808 毒蛇吐芯射暗箭

(感謝書友陳東昨日的兩萬賞。)
  周四上午,省委組織部考察小組至霞光區考察干部情況,雖然沒有明文提及本次調查工作的目的,但大家都心知肚明,是為了區委書記方志誠而來。方志誠在霞光已經呆了兩年有余,所做出的成績可圈可點,不僅成功地推動了瓊漢同城化項目,而且還引入了齊氏集團亞洲總部、遠湖集團漢州造船等重大項目。
  更關鍵的是,方志誠改變了霞光區原有稍顯落后的機構設置及管理制度。招商局的變化是最大的,如今已經在全國十多個城市設立了辦事處,每個月都有穩定的招商引資收益。這就為整個霞光的展,提供了充足的動力。其次,就是互聯網產業基地形成亮點,雖然全國高新科技區很多,但以互聯網產業基地或者電子商務為主要展領域的園區卻是獨一無二。
  如果縱向比較的話,方志誠在漢州兩年的成績,已經過了當初鄧少群五年內做出的成績。尤其是今年兩會報告中,明確指出要重點展電子商務及互聯網產業,這證明了方志誠的遠見。
  臧毅去年來到漢州,成功舉辦了工業制造論壇,一石激起千層浪,為他在漢州展奠定了基礎,大家都認為臧毅是漢州崛起的關鍵人物,但現在行事已經有所改變。
  臧毅能夠引來資源,那是站在現有趨勢的基礎上,而方志誠卻有站在趨勢的前沿,若論在經濟形勢的判斷和區域產業布局的視野,臧毅輸了不止一籌。當然,這是很多高層人物才會看到的差別。
  莫進來到了省委組織部考察小組入駐的酒店,按照信息的提示找到了房間,進屋之后,便有一名樣貌在三十歲不到的女官員站起來,道:“莫進同志,請坐!”
  莫進坐在沙上,同時打量著房間,這是個套件,里面是臥室,外面用來會客。女官員介紹道:“莫進同志,先先自我介紹一下,這位是省委組織部劉思文副部長,干部一處的處長李正傳,我是省委組織部干部一處的田萍。今天約你過來談話,主要是想談談你們霞光區年輕的區委書記方志誠同志。”
  干部一處是組織部專門管理省管干部升遷的部門,這也說明方志誠不出意外的話,將能夠進入省管干部的序列。方志誠的下一站,估計不會留在漢州,而是前往瓊金。
  劉思文看上去五十多歲,戴著一副黑框眼鏡,氣度比較儒雅,道:“今天這個談話,隨意一點,不要太緊張,實話實說即可。”
  莫進咳嗽了一聲,嘆氣道:“各位領導,我今天還真有些緊張。”
  見莫進一副吞吞吐吐的模樣,李正傳和劉思文相互對視了一眼,知道其中怕是有什么貓膩。他們很有經驗,這種考察干部的場合經歷過很多,大部分情況下,接受談話的官員都會表現得很配合,會對考察對象給予正面的評價,但也會出現小部分情況,接受談話的官員中會出現詆毀考察對象。
  遇見第二種情況,考察組就得重視了,因為組織上之所以要求有考察這一環節,就是想更加全面地了解考察對象。
  劉思文皺起眉頭,道:“之前我們已經與好幾位同志談過話,其中包括霞光的干部,以及漢州市委的領導,他們對方志誠同志都表示高度地認可。人無完人,他肯定也有不足的地方,所以我們也想聽聽不同的聲音。”
  莫進暗忖劉思文恐怕心里不會這么想,因為考察干部一般而言就是走個過場,如果出現波瀾的話,會讓流程變得復雜。不過,莫進已經沒有辦法,只能走這一步,因為這是自己和臧毅交易的要求,如果想要保住自己的位置,那么莫進就需要在此刻對方志誠作出一些不利的言論。
  莫進面部表情很糾結,停頓了十幾秒,道:“與方志誠同志工作兩年有余,我最大的感覺,這是一個對權力有占有欲的干部。在他擔任區長、區委書記的期間,政府及區委大部分人都受到了排擠,離開了原來的崗位。在他擔任班長的期間,區委出現了一言堂的現象,只要有人出不同的聲音,就會受到他的打壓。所以現在常委會已經流于形式。”
  李正傳面色有點不佳,咳嗽了一聲,道:“大部分一把手在任期內都會或多好少因一言堂為由受到評議。其實這可以兩方面來看,一方面說明方志誠同志比較強勢,同時也證明方志誠同志是有力量控制班子的。”
  莫進微微一怔,沒想到李正傳會這么說,他之前已經調查過考察組的情況,這李正傳與萬衡的關系不錯,曾經在一個部門工作過,后來李正傳到省委組織部,而萬衡留在漢州組織部,但兩人的關系一直緊密,保持聯系。
  所以此次考察組來到漢州,是萬衡進行了接待。不出意外的話,萬衡已經提前打好了招呼,預料到了某些情況。
  劉思文不做多言,淡淡地看了一眼李正傳,道:“李處長,聽莫進同志把話說完。”
  劉思文是此次考察組的組長,李正傳淡淡笑了笑,不做多言,心里按此揣測著劉思文的想法。劉思文在省委組織部排名第三,不出意外的話,在退休之前進入省委常委可能性不大。但去年得到消息,省委準備安排一些正廳級干部至地方擔任一把手或者二把手。劉思文還是很有機會抓住這次機會的。
  劉思文最近與省改委的江永關系走得很近,而江永是省委書記身前的紅人,借助這股勢頭,劉思文的前途再現轉機。
  莫進從劉思文言語中聽出了鼓勵的味道,繼續說道:“方志誠同志有兩大問題,第一是經濟,第二是作風。”
  “方志誠來到漢州不久,就開了一輛價值五六十萬的沃爾沃,后來遇到了一場車禍,現在改開豐田車,但他只不過是一個剛參加工作五六年的年輕人,如果沒有經濟問題,怎么能生活得如此奢侈?而且方志誠現在住的地方,也是漢州最好的小區,房價已經過了一萬一平米。”
  劉思文眉頭皺了皺,道:“有沒有證據證明他存在經濟問題?如果單純的聯想,是站不住腳的。”
  莫進道:“暫時沒找到證據,不過霞光區人人都知,他的經濟來源,與他混亂的生活作風有關系。”
  劉思文道:“哦?”
  李正傳眉頭擰了起來,莫進今天的言論雖然對方志誠沒有直接的影響,但今天的所有談話全部記錄在冊,最終納入檔案的,對方志誠很是不利。
  李正傳此刻咳嗽了一聲,道:“不過,還請莫進同志,盡量要以證據說話,我們都是黨員,不能像市井百姓,聽風是風,信口胡謅。”
  劉思文現了李正傳明顯的立場,淡淡地望了一眼李正傳,道:“我們這是在談話,又不是在辦案,事情的青紅皂白,心中有數便可以,不需要太過刻板和教條。”
  莫進喝了一口茶,繼續道:“方志誠與多位女性有關系,其中包括宏達集團董事長趙清雅、玉茗影視集團董事長秦玉茗、齊氏集團董事長齊豫等人。霞光之所以這兩年能夠招商引資這么多大項目,很多人猜測,這都是因為他與這些人有更進一步的男女關系。”
  劉思文道:“有證據嗎?”
  莫進訕訕一笑,道:“沒有證據,但這在霞光也是大家眾所周知的秘密。”
  如果換做另外一人,在與考察組談話的時候這么說,那并沒有什么用,但這些話出自莫進之口,影響就不一樣了。
  與莫進繼續交流了幾句,便讓莫進離開。莫進離開酒店的時候,感覺后背涼颼颼的,因為剛才太過緊張了。
  劉思文望著李正傳,淡淡地問道:“你怎么看?”
  李正傳道:“我認為剛才與莫進的談話,需要刪除,因為他那些言論沒有事實根據,如果放在考察報告中,會對方志誠同志產生巨大的影響。”
  劉思文搖了搖頭,道:“我不這么認為。既然是考察干部,那就要客觀公正,如果我們現不利考察對象的言論,就予以刪除,那豈不是有包庇之嫌?”
  李正傳也看出劉思文有意想針對方志誠,他作為副組長,也沒有太多辦法,只能語氣軟和地勸說道:“劉部長,方志誠同志是上了百人名單青年榜的干部。淮南已經很多年沒有這樣有潛力的干部出現了,還希望您從保護年輕干部的角度出,從輕處理此事。而且,我認為莫進在談話的過程中,目的明確,帶有報復方志誠同志的想法,他的出點讓人存疑。”
  劉思文道:“此次來漢州考察,我是帶隊人,對考察結果負責。你不用多說了,小田要如實記錄談話。不得有一絲懈怠。”
  兩位領導明顯存在意見不同,田萍暗自苦笑,她沒有決定權,只能聽從兩位領導的,“劉書記,請放心,我全部記錄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