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807 勢已起怎懼風雨

天還沒完全亮,數縷光纖從地平線躥出,刺破了黑暗。昨夜下了小雨,于是路邊青草芽兒上面帶著水珠,方志誠今日感覺身體狀況不錯,所以多跑了五六公里,而時間卻沒有延長多久,見路邊擺著早餐攤點,便順手買了早餐回去。
  回到家中之后,電話響了起來,是蘇摩打來的。方志誠站在陽臺上,一邊用毛巾擦著額頭上的汗珠,一邊接通了電話。
  蘇摩的聲音還是一如既往地嚴肅而不茍言笑,“志誠,最近怎么樣?”
  方志誠暗忖自己的一舉一動恐怕都被調查清楚了,不是多此一問嗎?
  方志誠微笑著答道:“二舅,還是跟以前一樣,生活很平靜。”
  蘇摩不知為何嘆了一口氣,道:“志誠,你還是不夠敏感啊。”
  方志誠以為生了什么事,道:“怎么了?”
  蘇摩道:“難道你不知,自己上了青年榜嗎?”
  方志誠還真不知道此事,畢竟青年榜是一個不公開的秘密,自己上榜,又不會有什么文件下。他苦笑道:“二舅,我還真不知曉,主要沒有渠道得知。”
  青年榜在昨日下的,方志誠不知道此事其實也在情理之中。
  蘇摩咳嗽了一聲,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兩日淮南省委組織部就會有人來找你談話,你要注意準備一下。一般而言,省委組織部會了解你的性格、工作思路、仕途規劃,你千萬不能輕視此事,要重點考慮。”
  方志誠聽到此處心中一暖,蘇摩一早打電話過來,主要是還為了提醒方志誠,要注意應對省委組織部那邊的考察。
  上了中組部內部的重要榜單,省委組織部自然要表示重視,接下來會對方志誠進行考察,然后還要給中組部作人才分析報告。當然,考核的重點,也是要明確方志誠的展方向,接下來要到哪里去展。
  蘇摩與方志誠嚴肅地交代了幾個關鍵點,蘇摩的意思,方志誠盡量還是優先走政務路線。官員在仕途上有兩種路線,一種是黨務路線,一種是政務路線。在蘇摩看來,方志誠走政務路線更有優勢,因為他還年輕,在政務上容易出成績。
  在晉升的道路上,有位才有為。方志誠在蘇摩看來,表現得不錯,在很年輕的階段,收獲了自己的政治第一桶金,但后續展,還需要好好規劃。
  自己這個二舅雖然是個嚴肅之人,而且外界對他的能力評價也不高,但他在組織部浸淫多年,某些觀點還是讓方志誠深受啟。
  掛斷電話之后,方志誠看了一下時間,現不知不覺已經聊了近一個小時,買好的早餐都已經冷了,離上班時間也有點急,方志誠有點匆忙地吃了個包子,然后寫了個紙條給樸泫雅做提醒,然后開車往區委大院趕去。
  來到辦公室,商燕已經打好了衛生,給他泡好了茶,主動問道:“老板,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方志誠將包掛在架子上,笑問:“難道我臉上寫著有事嗎?”
  商燕笑道:“主要你平時每天上班都會提前十分鐘到辦公室,今天掐著點上班,肯定有什么事情耽擱了。”
  方志誠看了一眼商燕,暗忖自己這個秘書什么都好,有時候就是說話有點太直接,上司的習慣,你為啥要隨意點評啊。
  方志誠咳嗽了一聲,轉移話題,道:“今天有那些事情需要緊急處理?”
  商燕匯報道:“上午您約了張區長談事,下午去產業園調研。”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等下市委組織部那邊估計有通知,這兩天我要去瓊金一趟,你注意安排一下,不要跟其他重要的事情沖突了。”
  商燕回到外面,剛坐下沒多久,市委組織部那邊來了電話。商燕暗忖方志誠恐怕聽到什么風聲了,否則怎么會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商燕接完電話,進里屋匯報道:“市委組織部那邊通知您,本周四省委組織部會有人來霞光考察干部情況。”
  方志誠點了點頭,原本以為是要自己上去,沒想到省委會安排小組下來,這也充分說明了組織部對自己的重視,說是考察霞光干部,其實歸根到底是考察自己。
  方志誠道:“安排好工作行程表,不要出現問題。”
  商燕點了點頭,準備離開,到門口還是停止腳步,猶豫地問道:“老板,這是晉升前的考察嗎?”
  方志誠頓了頓,道:“大概是吧!”
  商燕快地說道:“那您一定記住當初答應我的話!”言畢,她飛快地離開。
  方志誠回憶了一番,無奈地苦笑,想起自己當初跟商燕交流時的承諾,暗忖要不就把商燕一起帶著吧。
  十點半左右,張曉亮夾著文件袋笑瞇瞇地來到了區委書記辦公室,在商燕通報之后,張曉亮進屋將文件袋交給了方志誠。方志誠抽出文件,仔細看了許久,皺眉道:“情況屬實嗎?”
  張曉亮點頭道:“孫六安的違紀問題在趙橋鎮算得上人盡皆知,不過因為他這幾年隱藏得好,所以沒有留下太多的把柄,而且區政府也有人替他隱瞞。不過我調查過了,洪建村有一塊閑置的空地,大約四十多畝,以前是良田,被洪建村的村委干部賣給一家洗衣廠,結果因為環境污染被投訴,老板跑路了。這塊地現在變成了廢地。”
  方志誠道:“這塊地有沒有經過審批流程?”
  張曉亮暗忖方志誠真夠敏銳,一下問到了要害,道:“問題出在此處,這塊地并沒有經過審批,按照規定,過十五畝需要經漢州市及淮南省國土部門備案,但這塊地沒有經過備案,屬于私賣的灰色土地資源。”
  方志誠手指在桌上輕輕地點了點,嚴肅地說道:“此事你與項新主動溝通下,繼續收集孫劉安作為黨委書記蠅貪的證據。”
  張曉亮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低聲道:“老板,有件事我想問問。”
  方志誠挑了挑眉,道:“問吧!”
  張曉亮臉上露出尷尬之色,訕訕道:“聽說你要離開霞光,是否屬實?”
  方志誠點頭道:“可能性很大。”
  張曉亮道:“如果你離開了,誰來領導霞光?”
  方志誠暗忖張曉亮也算是鼓起勇氣,才會如此直接地問自己。
  方志誠沒有正面回答他,道:“如果我離開了,你有沒有想過要動一動?”
  張曉亮的眼神突然一亮,道:“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
  方志誠笑了笑,道:“你要考慮好了,下面一步,不一定是往高走,畢竟未知的東西,誰也都沒法判斷。”
  張曉亮語氣堅定地說道:“老板,愿意跟著你。”
  方志誠滿意地嘆了一口氣,如果自己離開霞光,去其他地方,最愿意帶的一個人就是張曉亮了。提拔項新,并非因為他對自己作用最大,而是因為作用最大的人,自己必須要帶走,作為自己下一站的左膀右臂。
  張曉亮業務能力只能算是一般,但他有自己的絕對競爭優勢,能夠替自己去處理些隱蔽的事情,這樣的人對自己的仕途至關重要。
  張曉亮出辦公室的時候,腳步非常輕快,這段時間一直有個擔憂盤桓在自己的心頭,如果方志誠走了,自己該怎么辦?
  張曉亮和項新雖說沒有什么沖突,但畢竟一朝天子一朝臣,自己這個曾經的區委書記紅人,肯定要被繼任者項新踢到冷板凳上去。但方志誠的話給自己吃了個定心丸。從某種意義上而言,離開霞光,張曉亮能夠擁抱更加廣闊的未來,遠比項新守著一畝三分地要更值得。
  張曉亮隨后帶著文件前往政法委找到了項新,項新看到了資料之后,面色凝重,然后打電話給紀委書記劉明。說明來意之后,劉明倒也爽快,同意由紀委牽頭,公安、檢察院、區委辦共同成立小組,調查趙橋鎮的問題。
  莫進自然得到了風聲,匆忙再次找到臧毅。
  臧毅聽莫進說完此事,眉頭皺了起來,沉聲道:“現在的情況對你很不利,霞光已經成立調查小組,這說明方志誠手中已經捏有證據。”
  莫進緊張道:“臧市長,還請你能保我。”
  臧毅淡淡一笑,道:“保你,沒問題。有兩個要求,第一,你要趕緊撇清與趙橋鎮的關系,明哲保身。第二,過兩天省委組織部會有專人來霞光考察,到時候你按照我的意思應對考察組。”
  莫進此刻已經沒有太多選擇,臧毅成了自己最后的救命稻草。與趙橋鎮撇清關系,倒也不難,畢竟當初的土地問題,自己沒有伸手過多,只是睜一只眼閉只一眼默認了而已。至于按照臧毅的要求,與省委組織部考察組交流,這存在一定的風險。考察組是為方志誠而來,如果自己說了方志誠的不利言論,這恐怕會影響到方志誠的前程。
  不過,莫進現在已經沒有太多的辦法,也只能兩眼一抹黑咬牙往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