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804 危險的身邊炸彈

方志誠有時候會分析亞洲幾國的趨勢文化,因為從文化能看出他們的經濟狀態。島國無疑是亞洲諸國中經濟最為達,科技水平、生活水平最高的層次,但因為從高峰跌落之后,經濟一直處于蕭條的狀態,這也間接影響了島國的文化狀態。島國的文化狀態有種死灰沉沉的氣息,除了動漫之外,無論是電視劇還是電影,都有一種頹廢的氣息。
  而韓國憑借韓流引領了亞洲潮流文化,盡管國民都喜歡整容、化妝,但這至少是積極向上的。而且韓國很懂得寄生式展,就比如韓國人骨子里不喜華夏人,但還是會在文化上來討好華夏人。
  “怎么樣?還滿意嗎?”樸泫雅微笑著問。
  方志誠點了點頭,打開一個化妝品的蓋子,聞了聞味道,不是很刺鼻,但臉上還是一副不甘愿,說道:“還不錯!”
  樸泫雅做了個鬼臉,俏皮的說道:“歐巴,分明很喜歡,就不用裝了呢。”
  方志誠將衣服脫了下來,小心地放好,吸了吸鼻翼,道:“泫雅,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聊聊。”
  “哦,什么事?”樸泫雅很少能從方志誠的臉上見到這么真摯的表情。
  方志誠緩緩道:“我想確認一下,你父親的身份,他是不是思瀾財團的董事長樸大忠先生?”
  樸泫雅嘆了一口氣,道:“歐巴,原來你知道啦?我還囑咐他們不要告訴你呢。”
  方志誠無奈地苦笑道:“為什么不告訴我呢?”
  樸泫雅道:“我不想改變咱倆之前的關系。如果你知道我是樸大忠的女兒,以后恐怕就不會對我那么隨意了。從小到大,都會出現這種情況,當別人知道我的家庭背*景之后,就會慢慢疏遠我。或者靠近我的那些人,也是帶著某種目的。”
  思瀾財團要在漢州投資5o億美元的消息已經傳播開來,以方志誠的性格又怎么不會去調查思瀾財團的情況,結果讓方志誠還真的感覺到意外,沒想到樸大忠跟自己私下見過好幾面,他是自己家中小保姆的女兒。
  讓韓國柱石級別財團董事長的女兒在自己家中伺候了自己半年,還時不時地承受自己的各種冷嘲熱諷,方志誠有時候想想,覺得這生活真是太狗血了。[棉花糖小說網www.Mianhuatang.cc想看的書幾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說網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沒有廣告。]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他能隱約感受到樸泫雅話中的無奈與孤獨,“你放心吧,我還是會向以前對你那樣的。對了,你不覺得我對你太兇了一點嗎?總是罵你。”
  樸泫雅微微一笑,道:“因為你把我當成自己最親密的人,才會罵我。”
  方志誠撓了撓頭,苦笑道:“看來以后還真得對你好點,不然會讓你誤會啊。”
  樸泫雅甜甜的一笑,挽住了方志誠的胳膊,低聲道:“歐巴,千萬不要對我好,因為那樣會讓我不習慣的。”
  方志誠愕然無語,用手指重重地彈了一下她潔白如玉的的腦門,許久才道:“你啊,就是賤命,對你好,你竟然還不樂意。”
  樸泫雅也不以為忤,吐了吐舌頭。
  方志誠將胳膊從樸泫雅的懷中艱難地掙脫,拾起她從韓國給自己帶回的禮物,準備往外走,到了門口,突然停下腳步,道:“泫雅,有件事想請你幫忙!”
  樸泫雅微微一愣,道:“什么事?”
  方志誠道:“我想跟你父親單獨交流一下。”
  樸泫雅眉頭微微一皺,道:“他工作很忙,有時候我也不知道他的行蹤,所以一般都跟他的秘書進行溝通。”
  方志誠笑道:“不一定要見面交流,通個電話也是可以的。”
  樸泫雅點了點頭,道:“那沒問題,我晚點就跟他聯系。”
  爾的時差和漢州差兩個小時,現在是晚上十點,也就是說韓國也就晚上八點。方志誠洗完熱水澡出門,樸泫雅將手機遞了過來,笑道:“已經聯系上他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給我沒用,我跟他沒法直接交流。”
  樸泫雅會意道:“那你有什么話要跟他說,我幫你們翻譯吧。”
  方志誠比較關心的是思瀾財團五十億美元的投資項目,“樸會長,先先道歉,上次并不知道你就是思瀾財團的董事長,所以見面的時候,多有冒犯。據我所知,你們正在與漢州政府溝通一個大型項目,我想跟你聊聊,能否在項目中增加一些元素。”
  樸大忠笑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是希望在項目中增加對互聯網產業的投入吧?但思瀾財團此前更多是想引入一些制造型的工廠。”
  方志誠暗忖樸大忠果然是個精明的商人,自己只是才說了前面,他就知道后面的話了。
  方志誠尷尬地笑了笑,道:“沒錯!可以向你透露個消息,今年兩會報告中已經明確指出,要扶持電子商務的展。現在華夏的電子商務正處于騰飛前夕,如果思瀾財團現在入場的話,可以抓取到一個不錯的商機。”
  樸大忠沉默了片刻,道:“你上次的那個方案,我仔細研究過,也讓集團戰略規劃部開會商議。不可否認,這是一個很不錯的領域,但對于思瀾財團而言,我們之前投資了很多項目,但在這一塊還是空白,而且并不是我們擅長的。”
  樸大忠既然研究過,那肯定是感興趣,方志誠道:“如果可以的話,我能否將更多的資料送給你?”
  樸大忠道:“你讓泫雅轉送給我吧。”
  與樸大忠聊了大約十來分鐘,因為語言不通,所以溝通起來有點困難。掛斷電話之后,方志誠將霞光互聯網產業基地及空中市網的企劃材料讓樸泫雅轉給了樸大忠。
  ……
  臧毅坐在辦公室內,一臉無奈與憤懣,與思瀾財團的聯系時斷時續,每次催促那邊,總以各種理由拖延,而且從其他渠道得知,思瀾財團正在與其他城市接觸,這意味著漢州有其他競爭對手,想拿到這個大項目并不容易。
  臧毅對漢州的情況很了解,放在淮南省排在中游的位置,如果放到全國,位置就更加靠后了。五十億美元的投資,這足夠支撐一座城市近二十年的展,如果從自己手中溜走,那可就不妙了。
  所以臧毅已經跟之前的心態不一樣,他準備不再跟思瀾財團討價還價,直接給出自己權限能拿到的最多資源。
  臧毅親自給思瀾財團負責此事的對接人打了個電話。
  對接人名叫宋言,是思瀾財團在華夏的項目負責人。宋言接通電話,有點意外,笑問:“臧市長,有何指示?”
  臧毅淡淡道:“宋總,還不是為了投資的事情,已經前后聯系了三四個月,這是今年漢州的重點項目,也是我重點在抓的項目,現在一點進展都沒有,讓我很為難啊。”
  宋言嘆了一口氣,道:“臧市長,你也知道,此事是韓國總部那邊在決策,我也想趕緊落實,這樣我就好執行了。但總部那邊遲遲沒有答復,似乎對方案還要進行調整。”
  “調整?”臧毅心中打著算盤,“宋總,能不能透露些許。”
  宋言自然不會對臧毅說實話,兩人是稱兄道弟的關系,但涉及到自身的利益,不會說得太直白。宋言無奈搖頭,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呢。”
  兩人寒暄了幾句,盡管宋言沒有說真話,但臧毅能從宋言的話中聽出些許玄機,此事恐怕真是思瀾財團那邊有什么變化了。
  “狡猾的棒子!”臧毅無奈搖頭。
  臧毅以前改委東北振興司的時候,與韓國人打交道不少,韓國商人是最道貌岸然的,不像島國商人,雖然這是個在商業上已缺乏活力的國度,但他們辦事很講求原則和規矩,而韓國商人為了利益,往往沒有原則,所以你沒法猜出他們的想法。
  這時外面秘書敲門匯報:“霞光區的莫區長過來了。”
  臧毅點了點頭,道:“讓他進來吧。”
  莫進緩步走入辦公室,臧毅微微一笑,道:“請坐!”
  莫進尷尬地笑了笑,道:“臧市長,先我得向你道歉,之前你有很多指示,我沒有能堅決地執行。”
  臧毅擺了擺手,灑脫地笑道:“莫進同志,以前的事情就不要提了,我們應該放眼未來。你現在選擇和我站在一起,并不晚。況且,之前我們的某些合作,還是很默契的。”
  臧毅的態度讓莫進心安了不少,在常委會上跟方志誠徹底翻臉,這讓他已經沒有其他退路,現在唯一的方法,就是跟屢次向自己送上橄欖枝的臧毅靠攏。
  當然,莫進知道,既然是投誠,想要得到臧毅的重視,那就要展現出自己的一些價值。莫進從隨手攜帶的文件袋里抽出了材料,遞給臧毅,道:“這是你之前跟我要求,讓我整理的一些霞光官場的官員資料;另外,還有一份關于工業園情況的詳細資料……”
  臧毅接了材料,滿意地點了點頭,如果想要打擊方志誠,光靠在市級層次給他施加壓力那是不夠的,必須要從他身邊布局,莫進是一個很好用的工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