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803 奏響離任前序曲

(開啟兩更模式!)
  會議結束之后,方志誠出了門便見王平躲在樓梯口發短信,他面色一黯,與商燕道:“等下讓王平到我辦公室來一趟,我有話與他說。”
  商燕點了點頭,朝王平所在的方向走去,王平見商燕過來,將手機放到口袋里,聽方志誠說要自己去見他,連忙小跑而去。
  王平進了辦公室,見方志誠冷著臉,心中一突,意識到情況有些不對勁,低聲道:“老板,請問有什么事情?”
  方志誠沒有讓王平坐下,朝他淡淡地望了一眼,這目光仿佛將他給看透了。十來秒之后,方志誠道:“王平,你來我這兒多久了?”
  王平眉頭皺了皺,默算一番,道:“加起來有八個多月了。”
  方志誠輕哼一聲,道:“八個月的時間,我有虧待過你嗎?”
  王平連忙搖頭,道:“方書記,你對我一直照顧有加,何談虧待一說?”
  方志誠臉上露出失望之色,道:“王平,我知道你來辦公室,是借助了某些人的幫助,但我同時也得提醒你,在官場中混跡,像你這樣的行為,盡管可以走終南捷徑,但也是異常兇險的。”
  王平臉色變得煞白,意識到自己的身份恐怕是被方志誠給發現了,他連忙顫聲解釋道:“方書記,是不是你有什么誤會,我可以跟你解釋!”
  方志誠伸出手,道:“想要跟我解釋嗎?也行,你把手機遞過來,我看一眼。”
  王平哪里敢把手機遞給方志誠,剛才自己還給喻金平發短信。自從趙崚失勢之后,王平跟喻金平又走到了一起。現在王平替喻金平充當眼線,而間接為臧毅提供方志誠的消息。
  方志誠今天從會議室里走出,心中暗自琢磨既然這顆眼中釘已經沒有什么價值,為何不拔去呢?
  見王平猶豫不決,方志誠輕嘆了一聲,道:“從明天起,你就不用來辦公室上班了。還有,告訴你的主子,以后想知道我的情況,犯不著用下三濫的手段,我大可以每天跟他匯報工作。”
  王平呆然無語,他知道自己的下場,作為臥底被發現,自然以后如同過街老鼠無處可藏了。王平顫聲道:“方書記,我知道之前做了很多對不起你的事情,也沒臉向你求情。但我想知道一件事,你什么時候知道我有問題的?”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道:“有些事情沒有必要知道得太清楚。”
  其實方志誠這么一說,王平就知道答案了,其實自己進入區委書記辦公室,他的身份就已經暴露了,所以方志誠才沒有將重要的文件交給王平。
  趙崚當初出問題,一直是個謎題,很多人不知道他是怎么垮臺的,但王平卻心中一直堵塞著,因為當初是自己送出了錯誤的信息,才會讓趙崚有了錯誤的判斷。
  王平出了辦公室,商燕正在收拾文件,她瞄了王平一眼,見他神色不對,也沒有多說什么。見王平慢慢地收拾桌上自己的物品,商燕明白了什么,等王平離開之后,走入里屋,問道:“老板,你終于讓王平走了嗎?”
  “是時候了!”方志誠笑了笑,朝她招手,讓她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對面,“正好想找個機會跟你聊聊。你跟著我已經有兩年了,我想聽聽你未來的打算。”
  商燕聽方志誠這么一說,頓時眼眶有點紅,低聲道:“老板,你這是打算也把我趕走嗎?”
  方志誠愣了愣,笑道:“怎么想得如此偏激?”
  商燕擦掉了眼淚,道:“外面已經傳出風聲,你很快要離開漢州了。”
  方志誠頓了頓,暗忖這官場之中果然沒有秘密,苦笑道:“沒錯,我在漢州估計還會待半年,不過你放心,我會在離開之前把你安頓好。我在霞光的這段時間,看到你的成長,從青澀到成熟,按照你現在的能力,我相信如果走出去的話,一定能夠獨當一面。”
  商燕低聲嘆道:“老板,可我想一直跟著你。”
  方志誠能從商燕的語氣中聽出真摯之意,仔細想想,自己如今能信任的人之中,商燕算是其中一個。
  方志誠盯著商燕的臉看了許久,發現作為他的上司,竟然沒有仔細瞧過她長得什么樣,自己更多地是將她當成了處理事務的工具,并沒有從男人看待女人的角度,分析過商燕長得是否漂亮。
  比起兩年前的商燕,現在的商燕無論是面容還是氣質都有了很大的變化,齊耳的短發看上去清爽干練,身材苗條,舉手投足有種屬于官場女性的爽辣。商燕今年應該是二十六歲,正處于女人最巔峰的年齡段,這樣的女人對男人有著很大的吸引力。
  不過,方志誠與商燕太熟悉了,因為熟悉,所以更多地將她看成自己的伙伴和戰友。
  方志誠微笑道:“商燕,感謝你對我的忠誠和信任,但是對待工作及自己的前途,有時候不能感情用事,如果你跟著我的話,那會限制你的進步速度。畢竟你還很年輕,如果現在離開我,有條件闖出自己的前途。只要你跟著我一天,那你就注定只能成為別人的影子。”
  “做你的影子,我很樂意。”商燕直接脫口而出,她似乎覺得自己過于失態,又開始解釋道,“老板,我首先得承認自己的不足,你讓我現在就出去單干,我怕能力不足。我更希望跟在你的身邊,成為你的眼睛和手臂。而且,我相信按照你的能力,在很短的時間內,一定會創造出很多奇跡,在你的身邊,不會耽誤我自己的進步。”
  方志誠點了點頭,輕松地笑了笑,道:“我是不是還得夸你,有先見之明?”
  商燕笑道:“這談不上先見之明。如今的淮南官場,有幾個像您這樣年輕有為的?現在不少人可是羨慕我,說我是大樹底下好乘涼。”
  方志誠笑了兩聲,道:“小商,你馬屁功夫見長。”
  商燕道:“耳濡目染,跟您學的。”
  方志誠微微一愣,琢磨一番,倒也有道理,自己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這能力可沒少在商燕的面前展示。
  方志誠決定跟商燕交流一下生活,畢竟上下級之間,不僅要關心對方的工作狀態,生活問題也影響著兩人的感情。
  方志誠笑問:“小商,有對象了嗎?按照你的年紀,已經可以談了,如果沒有的話,我可以幫你物色物色。”
  商燕嘆了一口氣,搖頭苦笑道:“家里也幫我張羅了,相親幾個,我都沒看上眼,主要覺得他們都沒有什么上進心。”
  方志誠道:“現在剩女的趨勢嚴重,社會上出現了大批適齡的女青年,跟你都有著共性,就是自身條件太過優秀,所以找不到合適的男性。上次還跟萬書記聊過此事,像公務員這個行業,女青年盡管很搶手,但也出現不少剩女。萬書記上次還說過,要不要舉辦一次漢州系統內的相親會呢,把資源整合整合,到時候你可以報名參加。”
  商燕臉色一紅,惱道:“方書記,你是拿我尋開心吧。”言畢,她起身離開了辦公室。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從商燕的變化,其實可以看出自己的變化。說句實話,從商燕的身上已經看出了歲月的痕跡,歲月何嘗不也在自己的身心刻下了深刻的紋印。
  開車先將商燕送回住處,然后才回到家中,打開門之后,發現家里有了些許變化,他嘴角不經意地挑了挑,暗忖恐怕是樸泫雅回來了。果不其然,樸泫雅躺在沙發上,穿著一身很可愛的卡通圖案睡衣,正在沉睡,嘴巴不時地吧唧幾下,估摸著在夢中遇見了什么好吃的。
  方志誠發現客廳的空調沒打開,她身上只蓋著一件薄被子,便走過去,準備搖醒她,讓她回房間休息,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用腳尖踢了踢她的小腿。
  樸泫雅終于被驚醒,用手抹了抹嘴角,見到方志誠,露出微笑,道:“歐巴,你回來了啊?”
  方志誠點點頭,異常嚴肅地說道:“跟你說過幾次了,不要在客廳睡覺,即使要睡,也得開著空調,不然感冒了怎么辦?你感冒了,得給我惹多大的麻煩。”
  樸泫雅眼眶泛紅,本來激動的心情頓時陷入谷底。不過,轉念一想,這其實也可以看成歐巴在關心自己。
  樸泫雅只是悲傷了幾秒鐘,突然想起一件事,道:“歐巴,我從國外給你帶回來很多禮物哦?跟我一起去看看吧?”
  方志誠準備拒絕,眉頭皺了皺,終究還是被樸泫雅拉至他的房間。
  樸泫雅給方志誠購買了兩套韓式西服,還有男式香水和男式化妝品。
  方志誠苦笑道:“你給我買衣服就可以了,還買什么化妝品。”
  樸泫雅微笑道:“歐巴,其實男人也要注意保養,在韓國不僅女性護膚,男性也習慣護膚,這是趨勢。”
  方志誠很難理解這種潮流和趨勢,不過還是在樸泫雅的要求下換了衣服。不得不說,韓式的西服比起國內的西服更適合亞洲人,極為修身,他心中暗嘆,難怪韓國現在代替島國引領了亞洲演藝圈的潮流。從服飾的審美來看,就可以看到他們對于個人形象與品位有獨特的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