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802 一二把手戰火燃

(最近幾章大家都感覺很平淡,因為是過渡章節,有些看上去雞毛蒜皮,但不得不寫。不過,絕對不是亂寫瞎寫,一切都是有深意的。)
  下午參加了幾個例行工作會議,結束之后已經快是五點,方志誠回到辦公室之后,給區委辦主任貢德海打了電話,吩咐通知常委,召開緊急會議。
  五點半左右,方志誠緩步走入區委會議室,里面煙霧繚繞,常委們已經紛紛入席,等待方志誠的到來。從他們的臉色上能夠瞧出,對于今天的會議感到困惑,因為方志誠并不是一個喜歡打突擊,在下班時間召開會議的干部,肯定是有什么重要事情要交代。
  方志誠緩緩入座,掃視了一圈,現在的霞光區常委現在合計十人,分別是區委書記方志誠,副書記、區長莫進,副書記尹學文,常務副區長成浩,組織部長陳超,政法委書記項新,宣傳部長余國良,常委副區長張曉亮,紀委書記劉明,統*戰部長孔富榮、武裝部政委羅元慶。在加上區委辦主任貢德海,會議室內有十二位領導參與議事。
  讓人感覺意外的是,一般武裝部政委羅元慶很少參加常委會議,但今天他也是到場。
  等會議室安靜下來之后,方志誠打開筆記本,沉聲道:“同志們,現在我們開始開會。今天之所以耽誤大家下班的時間,主要因為我個人覺得問題特別嚴重,如果推遲一天,總感覺有種不不舒坦的感覺。問題是什么呢?主要是工業園的問題。”
  莫進見方志誠點出了工業園,眉頭鎖成了一團,再和孫六安今天給自己打的電話聯系起來,恐怕方志誠是準備對工業園和趙橋鎮的黨委班子動手了。
  與一年前相比,坐在常委會議室的人已經換了好幾個,比如組織部、政法委、常務副區長、常委區長,這些都已經換成了方志誠的人,所以現在的常委會一般很少出現分歧,基本是按照方志誠的節奏來走。
  方志誠前后不過用了一年的時間,現在仔細想想讓莫進感覺到不可思議。也就兩年前,莫進還記得當時認為方志誠是個嫩頭青。
  方志誠朝貢德海招了招手,他連忙起身將準備好的材料陸續發到各人的桌上。材料很厚足有在十多頁紙,這充分說明,方志誠調查工業園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已經籌謀很久。之所以今天提出,很有可能是因為方志誠覺得火候到了。
  莫進突然發現自己根本看不透方志誠,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握著茶杯的手心有點出汗,莫進感慨,自己竟然有點緊張。
  莫進將材料拿到手中,他瞄了一眼身側之人,發現他們都面露凝重之色,認真閱讀材料。
  大約十來分鐘之后,方志誠將手指在桌面上點了點,道:“莫區長,工業園是你一手做起來的,我想聽聽你的看法。”
  莫進摸了摸下巴,道:“方書記,這份材料我稍微看了一下,不少問題也曾經發現過,工業園在霞光發展這么多年,曾經因為高速發展帶來輝煌的成績,但也因為發展速度過快,難免或多或少地出現了問題。比如環境,比如征拆過程中的投訴。我想,應該從寬容的角度看待企業的發展,工業園的完善需要政府放開一定的尺度。”
  方志誠嘆了一聲,看上去非常失望,然后轉而問成浩,道:“成浩同志,你怎么認為?”
  成浩表情嚴肅地說道:“方書記,現在工業園已經建造到了三期,在未來會成為霞光區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莫區長所言,對企業發展要寬容,這是沒錯的,但如果對企業放任,這是不正確的。尺度是我們需要考慮的問題,現在政府對工業園的發展尺度是不是放得太大了?”
  張曉亮頷首道:“沒錯!咱們漢州一向以環境聞名,霞光作為主城區之一,擁有歷史文化底蘊,如果深入挖掘的話,可以找到旅游資源。但工業園的擴張,讓霞光的環境遇到了威脅。前幾年曾經發生過群眾集體上訪事件,洪建村有十多名老人都是得了肺癌去世。根據測試,跟當地的飲用水有關聯。”
  莫進咳嗽了一聲,道:“當初的那幾家漂染企業已經受到處罰。”
  張曉亮搖頭道:“雖然受到處罰,但企業還留在工業園,他們的排污系統并沒有整改,如同材料里所說,只是更改了管道,沒有將廢水直接排泄到洪建村附近的水源,而是引入到大門渠。”
  大門渠是貫穿霞光的另外一條長江支流,也是霞光區自來水的取源點。
  張曉亮輕嘆了一聲道:“莫區長,此事很嚴重啊,大門渠是咱們霞光的母親河,那么帶有污染的廢水放入母親河,傷害得我們所有人的健康安全。”
  工業園的環境污染問題,的確是一個讓人頭疼的事情,自己也曾經安排環保部門對那幾家企業進行懲處,并責令整改,但效果欠佳。時間久了之后,莫進也就將之拋之腦后,畢竟早期的工業園,除了一部分規模不大的機械制造企業,那幾家漂染企業才是最大的稅收貢獻者。
  工業園管委會和趙橋鎮政府每次接到投訴,也只是象征性地處罰。簡而言之,企業早已買通了政府,政府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
  莫進點了點頭,道:“這件事情,政府方面會引起重視,組成專項調查小組,重點檢查工業園的環境污染問題。”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這只是其一。另外,對于趙橋鎮當初為了工業園用地暴力征拆的事情,我希望聽你做個詳細的解釋。說實話,我聽到這個消息之后,第一感覺是觸目驚心,因為沒想到在法治社會竟然能出現這等事情!”
  莫進嘆了一口氣,暗忖方志誠最終還是提到了這件事情,原本以為此事已經早就過去。
  莫進頓了頓,道:“跟方書記您了解的一樣。當初在推進工業園項目的時候,出現了釘子戶,他們坐地起價,阻撓拆遷工作。趙橋鎮拆遷辦當時將此事承包給一個拆遷隊。一日夜晚,拆遷隊的人與房主產生了沖突。最終房主動手殺害了拆遷隊的人……”
  在座大部分是霞光的老干部,基本都知曉此事,聽到莫進這么說,臉上露出唏噓之色。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我了解的版本,怎么和你所說的有些不一樣。”他頓了頓,繼續道:“據我所知,那一夜拆遷度的人沖到家中,對房主家人進行了毆打,尤其那名死去的拆遷人員將房主年近七十的老母親,悶入水中折磨。被逼無奈之下,房主沖入廚房,動手殺死了拆遷隊的那人。”
  莫進臉上露出尷尬之色,原因簡單,方志誠所說的才是事實。
  方志誠仰天長嘆了一口氣,悲憤地說道:“當我的得知這個消息的一瞬間,你知道是什么感覺嗎?我覺得,當官的實在太他媽的惡心了。”
  方志誠竟然在常委會上動粗口,這讓眾人意外,同時也感覺到方志誠的憤怒。
  方志誠握緊拳頭在桌子上捶擊了兩下,道:“老百姓生活在自己的房子里,卻因為拆遷,引得一群侵略者威脅恐嚇。他們為了保護自己,正當防衛殺了侵略者,卻被反誣為劊子手。政府在這個過程中,不僅沒有為正義伸張,反而助紂為虐,真是讓感到悲哀和不幸。”
  莫進嘆了一口氣,道:“這也是當時黨委班子集體討論,最終作出的決定。方書記,在我看來,此事不妨擱置吧,畢竟事情過去很久了。”
  方志誠沉聲道:“莫區長,你不應該說出這么不負責任的話。雖然是以前黨委班子討論的結果,但你現在還坐在區長的位置上。我現在需要知道,那個房主現在在哪里?”
  莫進沉默片刻,道:“我也不知道。”
  方志誠盯著莫進看了片刻,繼續道:“莫區長,事情如果做錯了,那就得修正。”
  莫進站起身,目光朝方志誠掃了一眼,沉聲道:“方書記,今天的這個會議,看上去就是為了批判我的吧?自從你擔任一把手以來,我自認對你的各種指示都非常支持,但沒想到你還是步步緊逼。如果你真的繼續逼我,那么我就只能與您分道而行了。”
  言畢,莫進收拾了桌上的本子與筆,直接甩手出了會議室。
  方志誠坐在位置上,從臉上的表情看不出深淺,眾人都知道霞光區一二把手之間的矛盾終于還是爆發了。
  等眾人相繼離開,會議室里只留下自己一人,方志誠暗嘆了一口氣,對于莫進,他沒有絲毫的后悔,因為莫進盡管在自己擔任區委書記這段時間,行事很穩健,幾乎沒有留下破綻,但不能消除曾經他犯下的諸多錯誤。
  工業園從無到有,這里面暗藏著很多的問題,莫進一直在掩飾這其中的問題。方志誠指出的環境和強征,只是其中兩個,也只是冰山一角。莫進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強勢一點,等冰山浮出水面,自己就完全沒有退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