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801 趁著年輕多磨礪

剛準備針對孫六安的問題,對他進行調查,沒想到他自己主動送上門。不過,從此處也可以看出,孫六安此人心計很重,竟然利用善緣酒樓成為魚池,在其中安插眼線,一等到有風吹草動,就收線釣魚,成為自己黨同伐異的手段。孫六安也暗暗自叫苦,又不能繼續耗在包廂里,只能連連道歉,然后狼狽地離開了包廂。
  項新瞄了一眼喬振華,淡淡問道:“此事是不是你安排的?”
  喬振華苦笑道:“老大,你也太高看我,我有這水平嗎?我這段時間認真執行你的要求,收心養身,每天早上雷打不動跑十公里,任何飯局都推掉了。所以今天在這里訂了包廂,才會讓引起孫六安的注意。”
  “就你這體型,能跑下十公里?”項新露出不信之色,嘆氣道,“看來孫六安的確盯著你很久了。”
  喬振華道:“主要在上次的事情上,我沒有跟他們站在一個陣營。所以在孫六安的眼中,我就是個叛徒。”
  項新露出理解之色,道:“派出所所長對孫六安而言,是個很重要的位置,如果這個位置上坐的不是自己人,他自然心里各種不舒坦。”
  方志誠眉頭鎖著,以至于項新和喬振華都看不出他心中所想。
  項新見張翠華放下了筷子,便有意緩和氣氛,笑道:“剛才是個小插曲,大家都動筷子,不要在意。今天是老喬自己掏腰包,咱們可不能浪費啊。”
  喬振華哈哈大笑,道:“沒錯,趕緊趁熱吃,如果是不夠的話,再點一些,可不能餓著肚子出去。”
  孫六安回到辦公室之后,越想越不對勁,他在官場混跡多年,什么時候遇到過這等尷尬的事情。聯系上之前的事情,孫六安意識到不對勁,那就是區委書記方志誠多次不打招呼出現在自己的轄區范圍,唯有一個可能,他正在關注著趙橋鎮,注意工業園的動靜。
  孫六安只感覺自己的心臟撲通撲通直跳,他收拾心神,終于還是撥通了區長莫進的電話。
  “老孫,什么事?”莫進放下簽字筆,語氣沉穩地問道。
  “莫區長,有件事還得你關心一下。今天在趙橋鎮,突然遇到了方書記。”孫六安低聲說道。
  莫進眉頭挑了挑,道:“方書記去趙橋鎮做什么?”
  孫六安把自己了解的情況跟莫進簡單地說了一下,嘆氣道:“最近這段時間方書記頻繁出現在趙橋鎮,會不會有什么事情發生?”
  莫進將筆重重地拍在桌子上,語氣凝重地說道:“什么事情?老孫,你可不要自己嚇唬自己。”
  孫六安苦笑道:“莫區長,我跟你也有十多年了,你也知道我一向處理問題不留尾巴,也相信只要不有心刁難,肯定不會出問題。但最近這段時間,我總覺得眼皮子直跳……趙橋鎮工業園一期的問題……”
  “打住!”莫進冷聲說道,“那件事情已經過去多少年了?你記住,千萬不要自己嚇唬自己。”
  孫六安嘆了一口氣,道:“莫區長,還請你多留意,畢竟我是兵,你是將,對方不可能針對我,最終目標還是你。”
  莫進“嗯”了一聲,道:“此事我知道了,你沒必要過多擔憂。”
  孫六安掛斷電話之后,他左思右想,總覺得不對勁,給焦正才打了個電話。焦正才現在是霞光區為數不多,當初馬時代留下的人物,不過,他現在的處境有些尷尬,屬于“三不干部”。所謂的三不,指的是“不提拔、不重用、不處分”。如果沒有特別的變化,焦正才要在政府辦主任位置上一直到退休了。
  這并非因為焦正才能力有問題,而是因為斗爭結果使然。
  莫進現在已經將焦正才看作為數不多幾個能說話的人,因為他知道焦正才對自己沒有威脅,同時焦正才想要改變未來,還得需要自己的幫助。
  焦正才聽莫進說明趙橋鎮的情況,嘆了一口氣,道:“咱們與方書記共事已經有好幾年,彼此都熟悉他的做法,他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目的的,從來不會莫名其妙地去辦一件事。所以孫六安的感覺還是有道理的,恐怕方書記會對趙橋鎮重新規劃一番。”
  莫進點頭道:“趙橋鎮的地位比較特殊,現在工業制造和互聯網產業布局都落在了此處,方書記也是想讓他有更好的發展。”
  焦正才頓了頓,道:“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一個消息,方書記肯定要走了。”
  莫進自然也聽到了風聲,他不動聲色地說道:“沒有調令下來,都不可信。”
  焦正才道:“如果方書記離開霞光,那么你就有機會往上更進一步了。”
  莫進苦笑道:“我對他很了解,不會把霞光交給我的。”
  焦正才沉默片刻,突然道:“莫區長,你分析得有一定道理。如果不交給你的話,那會交給誰呢?恐怕方書記現在開始準備布局了。”
  莫進心中一驚,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與焦正才的一番對話,讓莫進重新認清了自己的處境,盡管方志誠對自己也有所提拔和重視,但至始至終沒有對自己推心置腹,那是在防著自己一手。趙橋鎮的問題,歸根到底是指向自己,恐怕是方志誠為自己離開霞光之前打下的伏筆。
  方志誠在霞光一天,或許還能壓住自己;一旦他離開了,以自己的根基,誰又能與自己爭鋒?
  莫進手指在桌上不停地敲擊,他低調蟄伏許久,在方志誠面前一直表現得很順從,等的就是有朝一日,方志誠離開霞光,然后自己取而代之。
  莫進佩服方志誠的能力,但絕對談不上忠誠。他依稀還記得當初,與方志誠交手過程中,是讓自己如何蒙羞的。
  但,莫進沒有想到,方志誠還是會選擇卸磨殺驢。
  工業園是莫進人生中的重要成績,但同時那里也有著黑暗的一面,如果方志誠深挖的話,會找到許多對自己不利的東西。
  然而,莫進此刻發現,自己竟然有點孤立無援。這也是方志誠放心將他安排在自己的左右手的原因,因為方志誠知道莫進沒有什么依仗,隨時都可以輕易地更換掉他。
  莫進打開抽屜二層,里面裝著一盒名片,他點到了第十張,上面寫著常務副市長臧毅的名字。
  莫進猶豫不決,因為手腕有點顫抖,他知道方志誠的手腕,喻金平就是最好的例證,如果自己邁出這一步,那就徹底地站到方志誠的對立面,很有可能從此一蹶不振。
  之所以之前一直沒有向臧毅投誠,那是因為莫進知道方志誠的手腕。
  但現在方志誠有種要把自己逼上絕路的趨勢,莫進不得不提前準備,為自己找一條退路。而在霞光,也只有臧毅能保護自己了。
  ……
  吃完午飯之后,方志誠便跟張翠華等人告辭。下午還有幾個工作會議,他必須要親自參加。區委書記工作繁忙,能抽出半天的時間實屬不易。張翠華對方志誠自然是千恩萬謝。方志誠也覺得有意義,當官這么多年,招商引資的數字已經難以計算,搞這個改革,那個創新,但那種滿足感,并沒有實際舉動去幫助一個人,改變一個家庭的命運來得這么充實。
  方志誠心中也暗自決定,以后不僅要把目光落在政務工作上,還必須得深入一線,利用自己的權力多做點善事。既然有了改變別人命運的能力,為何不偶爾做點善舉呢?
  婁瑤坐著警車行往派出所,喬振華瞄了一眼婁瑤,好奇道:“你和方書記很熟嗎?”
  婁瑤笑道:“不算熟悉,只是私下里請他幫過幾次忙。”
  喬振華搖頭苦笑道:“沒想到你膽子倒是挺大的。”
  婁瑤噘嘴一笑,道:“方書記又不是三頭六臂,我怕他做什么?況且,我又不是自己需要他幫忙,而是我請求他幫助張翠華一家,這對于他的官名是有好處的。”
  “哦?”喬振華饒有興趣地等待她繼續發表高見。
  婁瑤道:“張翠華一家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不幸,方書記此刻救她,無異于雪中送炭。像方書記這樣的年輕干部,名聲很重要,影響他未來的前途,我這是為他好。”
  喬振華雖然覺得婁瑤的道理有點牽強,但仔細一想,覺得她說得有點道理。
  喬振華淡淡笑道:“你看問題倒是挺特別的。對了,我一直很好奇,聽他們說你家境很不錯,在巴蜀省可以輕松找到好工作,但為何要留在漢州呢,而且還選擇了公安這個特殊的職業呢?”
  婁瑤是有人打過招呼才順利進入趙橋鎮派出所的,喬振華知道這個剛出社會的女人,不是一般人。如果是一般人,怎么會膽大到去找區委書記呢?
  婁瑤笑道:“人都有想走出來看看的沖動。趁年輕,多經歷點事情,等老了,才不會覺得遺憾。”
  喬振華咂了砸嘴,道:“這話說得很有氣勢,如果我再年輕個十歲,或者五歲,也跟你一樣,愿意這個世界的不公平和不公正主持公道。可惜啊,歲月讓我的心變老了,沒了那一腔熱血。”
  婁瑤莞爾一笑,目光飄向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