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800 多干實事少陰謀

抽完兩只煙,事情算是交代完了,方志誠對項新很了解,自己今天近乎直白的提醒,他應該能理解自己的良苦用心,在趙橋鎮黨委書記孫六安的事情上,他肯定會費點心思。
  項新翻了翻手腕,笑道:“老板,事情都已經辦妥,時間也到了中午,不如一起吃午飯吧。”
  方才張翠華誠心挽留幾人留下吃午飯,方志誠當時沒答應,雖說幫她討回了二十萬,但她家里情況特殊,在她家吃飯有點于心不忍之感。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隨便一點吧,下午還有工作。”
  項新笑道:“工作餐。現在整個霞光區誰還敢中午大吃大喝?一般都是工作餐,而且盡量簡單,否則的話,會被追究責任的。”
  言畢,項新喊來了喬振華,讓他安排午餐,喬振華心中有數,笑道:“早就安排好了,在鎮上的善緣酒樓,地方不是特別大,但味道不錯。”
  項新點頭道:“把婁瑤和張翠華也喊上吧,人多點熱鬧一些。”
  半個小時之后,一行人來到了善緣酒樓。這是一家新開的酒樓,比想象中要氣派,里面裝修得是歐式風格,很難想象在鄉鎮能有這等規格的酒店。
  喬振華介紹道:“這酒店分為上下兩層,下面一層主要是包廂,用作私人宴會,上面一層是大廳,主要為舉辦婚禮,能夠容納百八十桌。”
  方志誠點頭道:“現在經濟條件變好了,人們都追求排場,像婚姻大事也格外重視,所以在酒店的選擇上也有很高的要求。看得出來,這家酒樓的老板很有經商頭腦,會做生意。”
  喬振華道:“這酒樓是趙橋鎮當地幾個比較有名望的鄉紳聯合投資的。大股東名叫陳鋒,以前在體制內工作,后來下海經商,賺了不少錢,在趙橋鎮購置了不少地塊,一部分建工廠租賃給別人,另一部分則建了商業小區。而這個酒樓,是他諸多產業里的一小塊。”
  進了早已預定好的包廂,一個化著淺妝,穿著黑色工作服的少婦快步走入,笑道:“喬所長,按照你的吩咐,菜已經下鍋了,上什么酒水呢?”
  喬振華淡淡一笑,低聲問項新,“真的不喝點嗎?”
  項新知道方志誠的性格,擺了擺手,道:“工作餐,飲料也不用,上點茶水就可以了。”見不喝酒,那少婦便不再多問,徑直下去張羅了。
  喬振華與在座人低聲介紹道:“剛才那個女人是陳鋒的小老婆,名叫杜蕊。這家酒樓實際上是陳鋒送給她的。”
  杜蕊出了包廂,來到服務臺,電話打了進來,是鄉鎮府綜合辦主任彭耀武。彭耀武道:“老板娘,中午的生意如何?”
  杜蕊笑道:“你好久沒有過來照顧我生意了,我這酒店的生意能好嗎?”
  彭耀武淡淡一笑,道:“不是最近這段時間相應上級部門整頓風氣嘛?很多人把目光關注在三公消費上呢,誰也不敢大吃大喝。”
  杜蕊嘆氣道:“所以啊,最近善緣酒樓的生意一落千丈,若不是有婚慶撐著,恐怕早晚得關門大吉了。”
  彭耀武頓了頓,道:“跟你打聽個事情,今天是不是老喬在你那訂了一桌飯?”
  杜蕊眉頭一皺,暗忖彭耀武這才算是回歸了正題。她心中有數,現在上面抓干部的作風,禁止大吃大喝,所以很多官場人經常打電話給自己找別人的把柄。杜蕊知道彭耀武肯定是收到了什么風聲,所以故意想找喬振華的麻煩。
  杜蕊若是不說,那就得罪彭耀武,若是說的話,那對喬振華又有點不道義。杜蕊想了想,道:“喬所長,是訂了一桌飯,不過標準是最低的,而且沒喝酒,就是一頓工作餐。”
  彭耀武陰陽怪氣地一笑,道:“到善緣大酒樓吃工作餐?這說出去,誰能相信?”
  杜蕊皺眉道:“彭主任,你不照顧我的生意也就罷了,莫非現在還想找我客人的麻煩?”
  彭耀武連忙正色,道:“怎么會呢?我只是簡單調查一下,既然老喬吃的是工作餐,那就罷了。”
  掛斷電話之后,彭耀武趕忙給黨委書記孫六安打了電話,“孫書記,剛才我從善緣酒樓那邊了解過了,喬振華訂了一個包廂。”
  孫六安點了點頭,沉聲道:“既然如此,你安排人過去看看。”
  彭耀武道:“通知紀委那邊嗎?”
  孫六安想了想道:“你讓許高進在善緣門口等我,我和他一起去看看。”
  彭耀武知道孫六安是有意要壓制一下喬振華,前段時間工業園出現私斗傷亡事件,孫六安就現喬振華這個兵不是太好用。喬振華是個滑頭,總是陰奉陽違,仗著自己在區里有政法委書記項新做靠山,經常對自己表面一套,里面一套,孫六安早就不滿了。
  這段時間孫六安專門在善緣酒樓安排了個眼線,只要是趙橋鎮干部訂包廂,都會告訴彭耀武。孫六安一直在釣魚,沒想到今日正巧,碰到了喬振華這條魚。
  匆匆來到了善緣酒樓,紀委書記許高進已經等候幾分鐘,孫六安點了點頭,道:“先拍攝派出所出警的車*輛牌照,等下進去之后也要注意留下證據。”
  許高進瞧出孫六安這是真要拿下喬振華,暗嘆了一聲,然后吩咐下面的人去拍照片了。
  等收集了證據,孫六安帶著一幫人直接往酒樓包廂走去,在門口停頓了幾秒,許高進就懂了,讓下面的人拍下包廂號。
  有了警車照片,有了包廂號照片,然后進入包廂內,再把一桌子菜給拍下,這證據就確鑿了。
  彭耀武走在最前面敲門,然后未等里面的人開門,就一把推開,負責牌照的人,沖進去之后,拿著相機就是一頓亂拍。
  孫六安的表情一開始有些倨傲,等看清楚情況,臉色頓時有了變化。
  “這是什么情況?”包廂內所有人都被生的一切給嚇到了。
  孫六安只覺得冷汗直冒,張大嘴巴,琢磨著該如何解釋這一切。
  搞烏龍了!
  原本他以為能抓到喬振華公開吃喝的把柄,主要在作風整頓之前,喬振華也好這一口,所以才會這么胖。但實際情況是,喬振華對面坐著幾個區委領導,除了項新在外,區委書記方志誠也在。
  方志誠咳嗽了一聲,喬振華反應過來,笑道:“孫書記,什么風把你吹來了?今天方書記在趙橋鎮走訪,所以我就請他在善緣酒樓吃了個工作餐。當然,這頓工作餐也是我掏腰包私人宴請的,不會走公款賬目。”
  孫六安再看看桌子上,都是一些很普通的菜肴,心知肚明,這喬振華也是花費心思,沒有點什么貴的菜式。
  孫六安摸了摸額頭,訕訕笑道:“我們得知方書記在這里,所以故意想給他一個驚喜。”
  方志誠早已放下了筷子,玩味地看著孫六安,淡淡笑道:“哦?這算不上驚喜吧?最多算得上驚嚇。你安排人這么多人沖入包廂,還拿了照相機一頓亂拍。我看這是想搜集證據吧?”
  孫六安臉色慘白。再蠢的人都能嗅到事情的陰謀氣息,何況都是官場中人,他狠狠地盯了一眼彭耀武,暗惱你平時做事很精明,怎么沒有調查一下情況,如果知道方志誠和項新都在包廂,怎么會來趟這個渾水?
  彭耀武也是冷汗直流,他怎會想到區委書記和區委政法委書記會突然在趙橋鎮吃飯,自己事先并沒有收到什么通知。安排在善緣酒樓的眼線是個女服務員,她哪里知道區委領導長得是什么樣子,只認識喬振華,所以得到消息,就給彭耀武打了電話。
  項新知道這個場合,方志誠不便說話表態,他站起身,道:“六安同志,既然你今天過來了,我也把我們為何坐在這里的始末跟你‘匯報’一下。這位是張翠華女士,丈夫之前因為工業園私下斗毆去世。方書記得知她丈夫原來的工廠欠了她一筆款,所以主動幫她討回。事情完美解決了,喬振華同志作為東道主,私下請我們在善緣酒樓吃個工作餐,這沒什么不妥吧?”
  “當然……”孫六安苦笑道,“這其中有些誤會,上面一直在強抓作風問題,所以我們得知喬振華在酒樓宴請,所以有所懷疑!”
  項新搖頭苦笑道:“六安同志,你疑心很重的問題,我早就有所耳聞。上面在抓作風問題不假,但一切行動都是要建立在證據的基礎之上。如果今天喬振華宴請的不是我和方書記,但他招待標準沒有出規定,那么你會怎么處理呢?”
  項新此話說到了點子上,如果不是項新和方志誠在場,恐怕無論這頓飯的標準是否標,有了照片作證,喬振華肯定是得吃不了兜著走。
  方志誠這時輕嘆了一聲,配合項新,道:“作為黨委一把手,要多干實事,少搞陰謀。六安同志,我對你非常失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