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799 斗完老虎拍蒼蠅

雖說時代不同,與七八十年代農村夜不閉戶的情況不一樣,現在的社會,農村往城市化展,商品樓就像囚籠,把自己孤獨地困在其中,左領右舍的感情已經淡化不少,但從張翠華與幾位鄰里的相處來看,農村比起城市還是好很多,一家有難八方支持,讓方志誠感慨不已。
  與幾位大姐聊天,方志誠也是收獲不小,他終于知道現在工業園出現問題的關節所在。趙橋鎮的黨委班子是具有很大責任的。因為趙橋鎮這幾年的展不錯,所以也掩蓋了許多本質的問題。
  當然,孫六安的問題,暫時還需要更深入地調查,因為暫時沒有證據,都是捕風捉影的事情。
  在張翠華家中等了大概兩個小時,項新打來了電話,道:“我們已經與劉愷溝通過,他愿意把錢退還給張翠華,至于那幾個地痞,也被我們帶到局子里審訊了。他們是受到一個姓蕭的人安排,幫劉愷處理點問題。”
  方志誠想了想,道:“你準備怎么辦?”
  項新被方志誠這么一問,心中暗自無奈,這還是自己準備問方志誠呢,他究竟想怎么追究?
  項新琢磨了一陣,道:“那幾個地痞肯定是暫時不能放出來了,尤其是幾個帶頭的,我們準備追究他們的刑事責任,最好送到監獄,關上個幾年,省得他們出來危害公共安全。至于劉愷,我們查明他身上有賭債,看能不能順藤摸瓜,搗毀一個賭博圈子。”
  方志誠見項新條理清楚,暗忖他算是摸準了自己的心思,道:“劉愷既然愿意還錢了,那究竟什么時候還呢?”
  項新道:“他廠子的效益雖說不怎樣,但是二十萬還是能拿得出來的。”
  方志誠停頓了片刻,道:“據我所知,他不僅欠了張翠華家中錢,還跟其他廠子里的工人以投資的名義借了錢。”
  項新苦笑道:“方書記,如果要他還掉所有人的錢,那難度可就不小了。”
  方志誠沉默片刻,道:“我人在洪建村張翠華家中,你讓劉愷現在就帶錢過來;另外,即使他環了錢,也得跟住劉愷,不能讓他離開漢州,我害怕他會攜款潛逃,如果他一走的話,整個凱威機械就破產了,到時候還會讓其他人也跟著家破人亡。還有,你也過來吧,有件事情,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大約半個小時之后,院外傳來了動靜,方志誠起身,與張翠華,笑道:“張大姐,劉愷送錢來了。”
  劉愷下了車,看到方志誠,臉上露出訕訕的笑容,剛才在辦公室里,他以為方志誠只是張翠華帶來的親戚或者朋友,誰曾想到方志誠竟然是霞光區的區委書記,更可笑的是,自己竟然喊了一群地痞暴力驅趕了他。
  項新和幾名屬下坐在另外一輛轎車,其中有個熟臉,是趙橋鎮派出所所長喬振華。
  喬振華道:“方書記,大水沖了龍王廟,劉總過來賠禮道歉了。”
  劉愷連忙道:“剛才不好意思,主要不認識方書記。”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如果認識的話,劉總,你就會大方地還錢了嗎?”
  劉愷被憋了一句,不知該如何回答,望了一眼喬振華,只見他眼中露出愛莫能助之色,道:“方書記,錢我已經帶來了,要不,您點點?”
  方志誠嘆氣道:“劉總,我覺得你搞錯了,你不是欠我錢,而是欠張大姐的錢。至于道歉的話,也是應該向她道歉才對。”
  劉愷知道輕重,剛才項新帶著一隊公安干警,直接沖進了工廠,黃毛齙牙等人還沒離開,正坐在自己辦公室抽煙聊天,所以被逮了個正著。
  如果以組織黑社會為由,完全可以追究他的刑事責任。
  錢很重要,但自由更重要,劉愷心中懊悔不已,如果給他一次機會,肯定果斷把二十萬給擠出來,安撫好張翠華。
  張翠華從離開手中接過了一個袋子,里面裝著嶄新的鈔*票,剛從銀行里取出來的。劉愷臉上帶著笑意,其實內心肉疼不已,因為這錢本來是自己要準備在賭桌上回本的。
  方志誠給婁瑤使了個眼色,讓她幫著張翠華清點好錢,然后嘆了一口氣與劉愷,道:“劉總,據我所知,你以投資入股的名義,不僅是向張大姐一家拿了欠款,其他人的錢,我認為你還是得要還。”
  劉愷聽方志誠這么說,臉色變得難看無比,他苦笑道:“張……她……的錢是我看在方書記的面子上才還的,至于其他人的錢,全部投在機器上了,我哪里還有錢?”
  方志誠面色平靜地說道:“你真的投資在機器上了嗎?如果是這樣的話,請你提供投資機器的賬目明細。”
  投資設備只是劉愷想出來的一個噱頭而已,廠里是重新購置了設備,但買的是別人的二手流水線,值不了多少錢。廠里那些人的錢,基本都被劉愷拆東墻補西墻,揮霍殆盡了。
  劉愷現在把賭放在了牌桌上,如果能大贏一筆,那就什么問題都解決了。如果還是那么倒霉,劉愷準備帶著一筆錢,出去躲躲風頭。
  現在方志誠提前讓劉愷改變主意,按照現在的趨勢,自己不逃,已經不行了。因為張翠華這里已經出了先例,其他工廠員工也過來要錢,自己哪里有能力還錢?
  方志誠見劉愷不做多言,心知他有何打算,沉聲道:“從今天起,公安局這邊會安排一個人員,固定地跟著你,直到你把錢還給那些債主,否則的話,你不能出漢州。”
  劉愷聽到此話,眼中露出驚訝與慌張之色,他沉聲道:“方書記,你沒這個權力吧?還管我的人生自由了?我是做企業的,經常全國各地跑!”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自由?對你這種負債累累的人而言,已經沒有必要講人權了。如果你一走了之,那么會讓多少家庭受到牽連?”
  像劉愷這種人罪大惡極,以投資和高回報的名義,向普通老百姓募集資金。將這筆錢拿到手中之后,肆意地揮霍,然后再一走了之。像張翠華這樣的家庭,一二十萬的錢都是用辛勤地汗水忙碌而來,是何等的不容易。
  方志誠打心底痛恨像劉愷這樣不勞而獲的騙子!
  劉愷嘴巴動了動,只覺得喉嚨干澀,說不出話來,喬振華走了過來,嘆了一口氣,低聲道:“劉總,咱們走吧,從今天起我會和我的兄弟們照顧好你,請放心。還有,希望你把那個賭博圈子的信息全部告訴我們,從某種意義上來看,那是害你到如此地步的關鍵因素,你若是積極配合我們的工作,搗毀這個地下賭博圈,對你而言,其實也是變相地報了仇。”
  劉愷這一瞬間如同被雷電擊中,怔怔地呆,說不出話來。
  剛剛過去的十幾個小時,一切恍然如同做夢,自己就這么完蛋了嗎?
  喬振華讓帶著劉愷上車,朝婁瑤望了一眼,笑道:“小婁啊,沒想到你會在現場。”
  婁瑤微微一笑,道:“我是接到方書記的安排,才會參與到此事的。”
  方志誠瞄了婁瑤一眼,暗忖這女人倒是會推責任,分明是她讓自己跳入這個坑的,現在三言兩語全部推到了自己的身上。
  方志誠不會跟婁瑤計較,給項新使了個眼色,兩人上了方志誠的那輛豐田車。
  項新掏出了一支煙,遞給方志誠。方志誠沒有拒絕,刁在嘴上,抽了一口,道:“你知道我要跟你談什么嗎?”
  項新點點頭,道:“要打掉孫六安,這可不太容易。”
  方志誠皺了皺眉,道:“有什么不容易的?”
  項新嘆氣道:“主要孫六安這兩年幾乎成了霞光搞經濟展的典型人物,而且這么多年來,他幾乎已經把起家惹下的問題全部擦干凈了,所以沒有留下什么把柄。”
  方志誠沉聲道:“把柄其實很好找。既然他結黨營私,以權謀私的名聲在外,肯定有什么越軌的行為,耐心地查一查,肯定有所收獲。”
  項新知道方志誠心意已決,道:“這恐怕會讓莫區長不高興。”
  方志誠知道項新的意思,這孫六安恐怕是莫進的心腹。他摸了摸下巴,道:“咱們辦事講求無愧于心。老莫,他雖然這兩年和我配合得還算有默契,但終究心中還是有自己的想法。我難以完全信任他。霞光區已經不是鄧少群時代,更不是馬振東的時代。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追求,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標準。另外,這是給你鋪路。”
  項新聽到最后一句,明顯震動不小,道:“方書記,你想得深遠。”
  方志誠瞄了項新一眼,道:“我不會給你留下一個爛攤子,同時也希望你做好心理準備。”
  項新知道方志誠是什么意思,一般接任者都會處理很多上任留下的麻煩,但方志誠已經提前幫項新處理一些后顧之憂。如果方志誠離開霞光,那么項新先就得面對莫進這個強大的敵人。
  方志誠已經提前一步,給項新掃清道路,他暗嘆了一聲,這項新似乎才反應過來,在政治上的敏銳性上還是欠缺了一點,
  另外,斗完了老虎,現在方志誠也是有意在霞光拍拍蒼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