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795 行善事送佛到西

剛到下班的時間點,方志誠便接到姜佩的電話,他嘆了一口氣,前兩日在她那里冒著風險住了一宿,這點燃了姜佩內心干枯已久的靈魂。其實,方志誠那一日也是因為受到了一些外在因素的刺激,才最終找到姜佩。
  “志誠,你今晚來吃飯嗎?我給你準備晚餐。”姜佩微笑著說道。現在姜佩已經和他不是直接的上下級關系,所以姜佩把稱呼也改掉了。
  方志誠頓了頓,嘆了一口氣,道:“還是不用了,最近這段時間我都很忙,等有空了,我再聯系你。”
  姜佩很聰明,聽方志誠這么說,知道什么意思,原本心中的熱情也隨之被澆滅,她嘆了一口氣,道:“行吧,那我等你。”
  掛斷了姜佩的電話,方志誠忍不住恨上了溫靈,因為若不是她的話,自己又為何找上姜佩?
  自己現在的情況特殊,不知多少雙眼睛盯著自己,如果出了什么問題,恐怕會惹上很多麻煩。
  方志誠對姜佩還是存著一些歉意的,他又不好明說,等掛斷電話之后,了一條短信過去,算作安撫她的心情。
  又處理了幾分公*文之后,方志誠伸了個懶腰,然后點了點鼠標,準備關上電腦下班,一直處于隱身狀態的聊天工具在閃爍,方志誠便點開看了看,現葉輕柔給自己來了好多消息。
  “哥,吃了嗎?”“怎么不理我?”“我去找小三啦?”“還不在?挺忙的嘛……辛苦了喲。”“我下課了呢。”……
  方志誠自然有些感動,回復道:“我準備下班啦,聊天工具很少使用,以后如果有事的話,直接給我打電話吧。”
  估摸著葉輕柔也不在電腦的面前,正準備退出聊天工具,這時對話框閃動了一下,葉輕柔了個鬼臉符號,“其實也沒有什么事,只是覺得很無聊,就對著你的灰色頭像了很多廢話。現在才下班,肯定沒吃晚飯,趕緊去吃點熱乎乎的東西,我不在你的身邊,你要照顧好自己哦。”
  方志誠淡淡地笑了笑,道:“我這就去吃飯了,你也照顧好自己吧。”
  屈指一算,葉輕柔已經即將畢業了,自己算是一步步地看到她從青澀變得成熟。前段時間她來了照片,這小姑娘跟變了個人似的,臉上開始涂脂抹粉,走成熟路線,但不得不說,女人味多了許多,有種無限接近自己口味的意思。
  不過,在方志誠的心中,葉輕柔更像是自己的妹妹,他明確地知道,對葉輕柔的情感,是與秦玉茗他們明顯不同的。有保護的**,有占有的**,但又有些不忍心破壞她天然的美感,那種滋味很是復雜。
  將辦公桌上的文件漫不經心地收拾好,然后下樓開車準備回家,他坐在駕駛室的瞬間,望著黑黢黢的大樓,突然有點錯愕,因為他第一次現,這個辦公樓是這么的陌生。自己在這里辦公了將近兩年,但事實上,自己對這里還是如此的陌生,他每天都在忙碌,但卻沒有了解這個地方。
  人生就是這樣,當你自認為熟悉一個地方時,從不同的角度來看,總會覺得還是有陌生感。
  方志誠無奈地搖頭苦笑,現在霞光區官場已經被他控制,但這種控制只是表象而已,他影響了霞光的官場風氣和氛圍,但當他離開之后,這里會迅地改變,變成自己陌生的樣子。
  一個地方的執政風格,是與一把手有著密切的關系,當前任離去,即使繼任者是前任精挑細選之人,繼任者也會顛覆前任的風格。
  所以方志誠早已做好準備,自己離開霞光,項新接任之后,項新不會完全按照自己的思路來展霞光。對霞光,方志誠付出了很多,有很深的感情,他還有許多規劃,想在霞光變成現實,但二舅蘇摩說得沒錯,自己想要更多權力,總要放棄一些東西。
  二十分鐘之后,方志誠駕車回到了自己所住的小區,將車停好之后,突然從角落里走出了兩個人影。
  方志誠膽子不小,但也被嚇了一跳,等看清楚對面兩人的模樣,嘆了一口氣,苦笑道:“張大姐,你有什么事情嗎?”
  張翠華提著個袋子,低聲道:“方書記,我是過來謝謝你的。如果不是你的幫助,我家笑笑就沒命了,所以你就是我一家的救命恩人。”
  見張翠華摸著眼角依然落淚,方志誠與她身側的婁瑤,問道:“笑笑,手術成功沒有?”
  婁瑤看上去穿得有點單薄,頭上戴著一個毛線帽,脖子上帶著棕色的圍巾,身上只穿了一件長風衣,直接遮住膝蓋,腳上踩著一雙黑色的亮皮長靴。
  婁瑤頷微笑道:“方書記,笑笑的手術非常成功,所以張大姐才會感謝你。”
  方志誠安排陳在系統內起了一次募捐活動,為笑笑募集了大約十萬元的資金,這部分錢足以給笑笑做手術了。不過,笑笑的病,是很難根治的,即使手術,能完全恢復的機會也很渺茫,對于張翠華母女而言,就是個無底洞。
  方志誠借著路燈的光現婁瑤鼻子凍得紅,笑道:“等了蠻久吧?上去坐坐吧,喝杯茶,暖暖身體,不然回去恐怕得感冒了。”
  進了房子,方志誠先打開空調,讓兩人坐在沙上,進廚房燒了一壺水,等兩人喝上水,身體也暖和起來。方志誠善于察言觀色,與兩人6續聊了一會,現這兩人今天來找自己,恐怕心中還藏著一些事情。
  方志誠放下了茶杯,輕聲道:“張大姐,我知道你今天來找我,肯定是需要我的幫助。你不妨直說,如果在我的能力范圍內的話,一定幫你辦成。”
  張翠華想了想,從口袋里掏出了個紙條,然后遞給了方志誠。方志誠認真看后,明白張翠華的來意,道:“你是想讓我去幫你追要欠款?”
  張翠華點了點頭,道:“我老公以前在工廠里是個技術工,盡管拿的是死工資,但這么多年來省吃儉用,也存了些許,原本是打算給笑笑治病的,但是他的老板以入股的名義,給他拿走了這筆錢。因為他去世得太過突然,所以我一開始并不知曉,等收拾家中他的遺物時,現了這張條*子。”
  婁瑤補充道:“按理說,有了條*子,張大姐去要回這筆錢,是沒問題的,但那個廠的效益不佳,早就傳出了連年虧損的消息,而老板直接不見人,所以這筆錢很難要回。”
  方志誠皺眉道:“產業園以前的老工廠瀕臨破產的情況,我也有所耳聞,但沒想到還有這等嚴重的事情。如果不出意料的話,你們的老板不僅跟你丈夫拿了錢,恐怕還與其他工人拿了錢。一旦工廠經營不善,不只是失業這么簡單。”
  張翠華聽明白方志誠的意思,捧著茶杯的手抖了抖,水翻了些許出來,婁瑤連忙拿了紙巾幫她擦了擦,關心道:“張大姐,沒燙著你吧?”
  張翠華此刻哪里還在意是不是被燙到,自己丈夫拿出去的錢不是小數,笑笑雖然做了手術,但以后的維護費用也是一大筆支出,原本指望著這筆錢能討回,為兩人的生活提供一點保障。
  方志誠見張翠華已經愣住,暗忖不能讓她太絕望,便道:“張大姐,你先別擔心,此事我會幫你過問一下。”
  張翠華見方志誠愿意幫助自己,如同再次抓住了救命稻草,感激地說道:“謝謝方書記,你就是大善人。”
  方志誠淡淡地笑了笑,道:“舉手之勞而已。”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決定幫助張翠華一家人,那就得妥善解決好后續問題。
  兩人又坐了一會,便告辭離開,方志誠笑著與張翠華,道:“張大姐,你能否先下去,我有點事情與婁瑤說一下。”
  張翠華先離開了屋子,方志誠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道:“婁警官,今天的事情,是否又是你的主意?”
  婁瑤倒也不隱瞞,道:“沒錯,因為我自己沒有能力,只能給提供點主意。”
  “那個工廠老板究竟是什么人,我想你已經調查過了吧?”方志誠苦笑道。
  婁瑤道:“是個賭棍,據說在外面欠了很多高利貸。”
  方志誠皺眉道:“你這次給我出了個大難題啊?私人借貸,一般政府不會干涉。”
  婁瑤道:“如果你不出面的話,他以后坑害的不僅是張大姐一家。”
  方志誠摸著下巴想了想,道:“此事我會想辦法處理的,不過我希望你答應我一件事,以后不要再找機會來刁難我了。”
  婁瑤淡淡笑道:“你是父母官,自然要替老百姓做主,我這是為你積攢功德和口碑呢。”
  方志誠沒好氣地笑道:“按照你的道理,我反而得感謝你了?”
  婁瑤淺笑一聲,帥氣地擺手轉身,直接下了樓,方志誠站在陽臺上,目送兩人離開,眼神深邃,也不知在盤算些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