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794 方臧斗矛盾難解

春節結束之后,先面臨的就是各種會議,這些會議雖都是走流程和形式,但又不得不參加,因為上級部門對下級部門必須要以會議這種形式傳達精神,下達命令。
  國內和國外的會議不同,國外的會議是有交流的,所有的政策變化,都需要在會議上進行洽談磋商,但國內的會議是自上而下的,而是一種宣布與命令。這種本質上的差別,使得國內的各種會議味同嚼蠟。
  市委召開的書記會結束之后,方志誠跟著章天靈進了市委書記辦公室。
  章天靈笑道:“我初五去蘇家拜年,可是你已經到了云海,所以未能和你見一面。我與蘇部長聊了很久,他對你非常重視,我今天與你想聊聊,你今年的打算。”
  章天靈單獨方志誠聊打算、聊規劃,這充分說明了他對自己的關心。
  方志誠知道即將離開的消息,蘇摩肯定是與章天靈說了,他微笑道:“章書記,我的計劃其實早在半年之前就定下了,還是想將互聯網產業基地作為重要的力點。”
  章天靈點了點頭,道:“消息我也有所聽聞,今年兩會工作報告中將重點提出電子商務,這是對互聯網產業第一次如此高度重視。你敏感地掌握了這點趨勢,并且提前布局是好事,但你的時間夠嗎?”
  半年的時間,對于官員而言,對于一個產業而言,的確很難有什么特別的成果。
  方志誠道:“即使我離開了霞光,我相信章書記也會繼續重視展互聯網產業的。”
  章天靈沉默片刻,道:“這點你完全可以放心,互聯網產業在未來將是漢州的重點展方向。”
  方志誠笑了笑,道:“你是一個有前瞻性的市委書記。”
  章天靈受了方志誠一記馬屁,笑道:“過獎了,如果不是你,我又怎么會下定決心呢?”
  章天靈這也是實話,互聯網產業是一個虛擬的東西,看得見摸不著,現在國內還沒有地方利用這個產業出政績。因為大部分互聯網企業還在“燒錢”的過程中,是嚴重虧本的代名詞。
  國外資本可以賭趨勢,但政府不能賭還看不見未來的領域,因為它需要為老百姓負責。
  因為方志誠決定在霞光搞互聯網產業基地,所以章天靈才會如此支持,若是換作其他官員,他最多只會做個樣子,明面上支持,暗中靜觀其變。
  章天靈沉默了片刻,突然問道:“你和臧毅在云海寧家聊得如何?”
  方志誠知道這才是章天靈今天與自己聊天最核心的問題。
  對于章天靈而言,現在自己要處理的最大問題,就是臧毅與胡鋼在市政工作上,不停地給自己施加壓力。源頭在于,臧毅和方志誠的敵對關系,但現在有所變化,以前臧毅和方志誠是情敵,但現在臧毅和方志誠很有可能成為連襟,所以原來的敵對關系有可能緩和甚至變成結盟,如此一來,對于章天靈而言,問題就自然而解了。
  方志誠能猜出章天靈的心思,他淡淡一笑,道:“章書記,咱們與臧毅同事也有很長時間了,你應該知道他的性格。打個略微不恰當的比喻,他是一只孤狼。在孤狼的眼里,永遠只有獵物,不會有盟友。所以即使臧毅真的與我能成為連襟,也千萬不要覺得他會對我們有利。”
  章天靈聽方志誠如此凝重地分析,點了點頭,嘆氣道:“你說的沒錯,臧毅的確很獨,在漢州已經快一年,竟沒有培養心腹,也因此很少有人知道他做什么,但誰也不能否認他的能力。其實他的處事方式也沒錯,漢州對他而言只是個跳板而已,他沒必要在這里留下太多的牽扯和關系,只要給漢州帶來了政績,足夠他交卷,那就足夠了。”
  方志誠道:“他的這種處事方式,我不太茍同。”
  章天靈淡淡一笑:“你與他是有明顯區別,你是一個很特別的人,對身邊人有很明顯的影響力,不僅自己在進步,身邊的人也跟著在進步。現在的霞光已經跟兩年前相比有了巨大的蛻變,可以說在整個淮南,很少有這么積極向上的政府機構了。我現在也在琢磨,是不是要把霞光模式在漢州進行全面推廣,讓政府跟企業學習,提高辦事效率,去除務虛的作風。”
  方志誠道:“章書記,你過贊了。”
  作為市委書記,章天靈即使對方志誠很認同,但也不應該這么直白地表達欣賞之意。方志誠心中明白,章天靈這算得上變相地表達支持之意。
  現在蘇家內部,對于年青一代已經分成兩塊,其一是以蘇家旁支蘇陌如為核心,其二則是蘇家嫡系蘇青之子方志誠為核心。盡管兩人還沒有開始直接競爭,但大部分人已經知道要選擇陣營了。而章天靈是在明確地表達自己的意思,會選擇方志誠。
  在這一刻,章天靈不是方志誠上級的身份,而是以家族勢力對待少主的身份。
  方志誠還是覺得心中有些愧疚感的,說到底自己現在還沒有做出什么成績,也無法保證能帶著那些愿意跟隨自己的人走多遠。不過,這一刻,他還是明顯感覺到自己身上的責任。
  這責任不僅是章天靈,還有蘇摩、蘇霖及其他人,自己萬不能讓他們失望。
  社會就是這樣,有時候盡管覺得很累,但還是會被周圍的人推著而行。方志誠有時候也曾想過,要不要放棄一切,自由地活著,結果他現自己舍棄不了。權力的誘惑,這是任何人難以拒絕的。方志誠嗅到了權力的味道,他又豈能放手?
  ……
  臧毅坐在辦公桌前,正在皺眉審閱幾份下面傳上來的預算報告,今年必將是漢州的轉變之年,除了工業制造產業會逐漸成型之外,還6續有不少商業綜合體投建。此外,瓊漢同城化一期項目將于六月竣工,這意味著漢州和瓊金將初步打通,從瓊金那邊會向漢州涌入大量的消費力,在房地產、旅游等方面尤為明顯。
  臧毅批了幾個意見,揉了揉太陽穴,這時座機響了起來,接通之后,電話那邊傳來江永的聲音。
  “江主任,有何事吩咐?”臧毅輕聲道。
  江永淡淡一笑,道:“臧市長,難道沒事就不能跟你聊聊天嗎?”
  臧毅沉聲道:“在我的印象里,你并非那樣的人。”
  江永無奈搖頭,道:“你啊,還是一如既往的冰冷啊。好吧,我也不跟你兜兜轉轉了。今天我剛得到消息,明年淮南在互聯網產業上的政策資金將會有專款,整體盤子有1.5億元,漢州不是正在搞互聯網產業基地建設嗎?這是一個不錯的契機。”
  臧毅皺了皺眉,道:“這對我而言,并非一個好消息。”
  江永笑道:“我知道,互聯網產業基地那是方志誠在主抓的項目,但你和他的位置并非完全沖突,你是市長,他是區委書記。如果你幫助霞光拿下專項政策資金,對他對你,都不是一件壞事。”
  臧毅理解江永的意思,他是想讓自己將手伸入霞光的互聯網產業基地,如果自己出面幫助霞光爭取到了改委的資金,那就意味著以后互聯網產業基地能夠成功,臧毅也是功勞簿上之人,能夠分一杯羹。
  臧毅沉默了,因為自己之前跟方志誠斗得勢同水火,現在則要借方志誠戰略布局的勢頭,他內心還是很掙扎。
  過了片刻,臧毅嘆了一口氣,沉聲道:“江主任,此事恐怕我不能這么做。”
  江永很是意外,因為他聽說臧毅今年過年去了寧家拜年,而方志誠是寧家的女婿,兩人的關系有所緩和,自己才會提出這么個建議。
  江永疑惑道:“莫非你和方志誠的關系還是沒緩和?”
  臧毅暗嘆一口氣,恐怕現在大多數人以為自己和方志誠的關系應該不會那么僵化了,他輕嘆道:“江主任,方志誠有自己的想法,而我有自己的思路,兩人道不同不相為謀,有各自的堅持和追求。誠然,如果明年的政策風向變化,會讓互聯網信息產業提升度,但我認為,還是工業制造永遠是支撐國民經濟的核心。”
  江永倒也不能反駁臧毅,他知道勸臧毅和方志誠和解,難度并非簡單,只能道:“也罷,明年這一政策資金,還是按照正規的途徑來走吧。”
  與江永掛斷電話之后,臧毅給秘書打了個電話,讓他跟進一下韓國思瀾財團的項目方案落實情況。過了五分鐘之后,秘書進里屋匯報,思瀾財團那邊還是很有意向將項目放在漢州的,只是前期政府方面給出的政策還不夠吸引人。
  臧毅托著下巴想了想,暗忖思瀾財團的樸大忠果然是個老狐貍,他這是故意拖延,想要更多的好處,但至于提出的先進技術轉入華夏,他并沒有提及,仿佛將之給忽視了。
  臧毅按捺住煩躁,嘆了一口氣,沉聲道:“跟思瀾集團那邊對接一下,我們希望進行一次面對面的交流。”
  秘書點了點頭,轉身出了辦公室。
  臧毅手指在桌面上重重地敲擊,盡管現在國家政策風向往互聯網產業吹去,但如果自己拿下思瀾集團,方志誠與自己的經濟論戰,還是會以自己勝利而告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