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792 墻角破碎的花瓶

方志誠的聲音不大,但寧香草還是聽得清楚,她心里明白方志誠為何如此,但還是沒有過多的表現出自己內心的情緒。寧玉蘭瞧出方志誠和寧香草之間有些怪怪的,暗自嘆了一口氣。
  晚上洗漱完畢之后,寧香草剛剛換好睡衣準備上床,房門被敲響了。她走過去打開門,卻見方志誠站在門口,一臉嚴肅。
  寧香草見方志誠突然一本正經,不知為何覺得有點好笑,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道:“怎么了?”
  方志誠凝重地說道:“我想跟你聊聊。”
  寧香草想了想,這個時間點讓方志誠進自己的房間有點不大妥當,道:“就這么聊吧,你說,我聽著。”
  方志誠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道:“你真的準備和臧毅相處嗎?”
  寧香草聳了聳肩,道:“我現在想明白了,或許可以試試。過去的事情總得放下吧,畢竟未來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你總不想我一直孤單吧?”
  方志誠怔了怔,苦笑道:“那你也不應該隨便找一個吧?”
  寧香草道:“志誠,你有點無理取鬧了。臧毅和我認識很多年,我們很小的時候便認識,他是什么樣的人,我是很熟悉的。我會對自己的人生負責,又怎么會隨便找呢?”
  方志誠沉聲道:“但你知道的,臧毅事實上是喜歡薔薇,他為了等薔薇,等了很多年。”
  寧香草平靜地說道:“人是會改變的,他知道與薔薇沒有結果,所以會退而求其次。”
  方志誠道:“那你就甘愿做那個備胎?”
  寧香草皺了皺眉,道:“志誠,你失態了。”
  方志誠不做多言,他回想著自己的言語,的確已經過了很多界限,他和寧薔薇的關系很特殊,雖然超出了一般朋友的關系,但現在方志誠還多了她妹夫的身份,所以涉及到感情問題,就不能太過分了。
  方志誠道:“我只是想提醒你。”
  寧香草嘆了一口氣,道:“謝謝你的提醒,我會慎重考慮的。”言畢,寧香草關上了門,門由合到閉的過程中,方志誠能夠清晰地看到她清秀俊俏的白皙臉頰上現出了一抹憂傷,那含著情感的雙眸,如同結了冰的湖面。
  寧香草背靠著門,仰頭長長地吐了一口氣,臧毅主動來拜年,的確打亂了她的內心。并非臧毅讓自己心動,而是寧香草仿佛在溺水的過程中找到了救命稻草。
  妹妹隨著方志誠回了蘇家,她表面看上去很高興,但其實那只是假象,方志誠和寧薔薇的感情逐步深入,自己與方志誠的感情只會越來越疏遠。
  寧香草輕輕地撫了撫胸口,讓自己安靜下來,取代一段感情最好的方式,就是用一段新的感情來替代,臧毅的出現,無疑讓寧香草從窒息的處境中,找到了一絲喘息的機會。
  方志誠今晚到來,卻又打斷了寧香草的心,方志誠說了那些話,她內心還是高興的,因為方志誠一直關注著自己,但寧香草又是悔恨,因為跟自己妹夫牽扯上不清不楚的關系,這是違背倫理和道德的。
  寧香草在胸口劃了個十字架,然后閉著眼睛,雙手抱拳開始祈禱,一陣敲門聲再次打亂了向往虔誠的儀式,她有些氣憤地打開門,還是方志誠,他臉上露出了一絲惱怒,看上去非常生氣。
  “怎么……”寧香草還沒有來得及說話,門被方志誠給推開,她踉蹌半步,重心不穩,差點摔倒,腰部傳來一股力量,被方志誠有力的手臂給兜住了。
  方志誠吐著粗氣,道:“好好的勸你離臧毅遠點,看來是沒用,我也只能用強了。”
  寧香草感覺心臟砰砰直跳,警告道:“志誠,你想做什么,別亂來,這是寧家,大姐就住在隔壁,如果驚到了她,事情可就鬧大了。”
  方志誠沉聲道:“我可不管那些,你必須要給我一個答案。”
  寧香草道:“我給過你答案了啊。”
  方志誠搖頭道:“可那不是我想要的答案。”
  寧香草被方志誠逼到了墻角,后背貼在了墻壁上,她竭力用自己的手臂撐住方志誠,不讓他靠近,不過那男人的噴出的熱氣還是砸到了她的臉上,那氣息里有種獨特的味道,仿佛是迷藥,讓她身體變軟,手臂也變得無力。
  她騰出一只手臂往側面嘩啦了一把,擺放在窗臺上的花瓶被掃到,落在地上,發出啪的一聲脆響。
  寧香草有些緊張地說道:“你趕緊走吧,我姐肯定聽見了,等下就會過來,如果看到你在我的房間,一定會不會饒了你和我。”
  方志誠異常堅定地說道:“我需要答案。”
  寧香草咬著牙,道:“我不給!”
  寧香草知道自己不能松口,一旦松口,那就意味著踩到了禁區,自己不能對不起薔薇。
  方志誠看著寧香草露出決然之色的眼眸,俯下身狠狠地吻住了她的紅唇。寧香草沒想到他會如此膽大,一瞬間被他侵入,眼睛瞪大,身體情不自禁地顫抖起來。
  這猶如狂風暴雨,自己只是那一片樹葉,隨著風的勢頭,在空氣中爛漫的飄舞著,不知道目的是何處,也不想知道目的是何處,樹葉想要借著風勢飄向更遠的地方,雖然遠處有著未知,有著禁區……
  從拒絕到接納,從推搡到放棄,方志誠感覺到了寧香草身體的變化,他一直想確定寧香草是否心中有自己,他其實要的就是這個答案,雖然寧香草沒有直接說出,但她的身體沒有欺騙自己,出賣了她。
  也不知過了多久,急促的敲門聲打斷了兩人,寧玉蘭在門口喊道:“香草,睡了嗎?”
  寧香草趕緊一把推開方志誠,眼中露出驚慌之意,低聲道:“現在怎么辦?”
  方志誠指了指床,然后將手指放在嘴邊噓了一聲,道:“我躲起來。”
  寧香草見方志誠往床的方向走去,連忙擺手,道:“那兒不行!”
  方志誠環顧四周,這臥室的擺設太過簡單,也只有床上能夠藏人,也就不顧寧香草的提醒,鞋子沒脫,就上了床。
  這也是因為剛才兩人做了非分之事,心中有鬼,其實正常兩人在房間里聊天,即使被寧玉蘭撞見了,解釋清楚就好了。
  見方志誠上了自己的床,寧香草去開了門,其實門并沒有反鎖,寧玉蘭完全可以一推即入,不過寧玉蘭還是先敲門,表示尊重寧香草的**。
  寧香草道:“姐,怎么了,我剛換了睡衣,準備睡覺呢。”
  寧玉蘭笑道:“你睡覺都不把門反鎖上嗎?家里跟以前不一樣,可是有外人在的!”
  寧香草暗忖寧玉蘭心太細,連忙笑著說道:“沒事,我就是開著門,他們也沒膽子進來。”
  寧玉蘭右手拿著一瓶紅酒,左手手指夾著兩只高腳杯,微笑道:“有空嗎?我們喝一杯吧?”
  寧香草淡淡笑道:“我剛準備睡覺呢,不過既然姐你這么有興致,那我自然要陪你。”
  寧香草讓開了身子,寧玉蘭快步走入,她掃了一眼墻邊的花瓶,寧香草連忙解釋,道:“剛才一不小心給弄倒了。就是有些可惜,瓶子有些年代了。”
  寧玉蘭點點頭,關心道:“沒弄傷你自己吧?”
  寧香草笑道:“沒有!”
  寧玉蘭笑道:“那就好,東西是身外物,碎了就碎了,人受傷了,那就不好了。等明天給你換個花瓶。”
  寧香草與寧玉蘭挪步來到沙發邊,寧香草接過了她手中的玻璃杯和紅酒,然后倒了一點。寧玉蘭笑道:“怕醉嗎?多倒一點。”
  寧香草于是又續了一點,嘆氣道:“姐,印象中咱倆還是第一次這么晚私下喝酒呢。”
  寧玉蘭將酒杯提到嘴邊,泯了一口,低聲道:“因為我有點事情藏在心里,睡不著,所以就想跟你聊聊。”
  寧香草臉上露出詫異之色,道:“姐,究竟是什么事?”
  寧玉蘭手腕晃動,紅酒在玻璃杯內起了漩渦,她輕聲道:“我一直在擔心一件事,志誠嫁給香草,你會受到傷害。”
  寧香草頓了頓,聲音大了些許,笑道:“姐,你說的這是什么話?薔薇和志誠結婚,這是我愿意看到的喜事,又怎么會讓我受到傷害呢?”
  寧玉蘭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位置,低聲苦笑道:“香草,你騙得了自己,也騙不了姐姐。其實老爺子也清楚,你和志誠是有真感情的。原本如果不出意外,你和志誠會是一對,但結果發現志誠他是蘇家的人。寧老爺子為了讓這門政治婚姻變得門當戶對,所以撮合志誠和薔薇在一起。”
  寧香草搖了搖頭,道:“姐,你想多了。我和志誠只是朋友關系而已,他救過我一次,所以我對他特別感激,但絕對不會牽扯到男女之情。”
  寧玉蘭仔細地盯著寧香草的表情,想要看破什么,終究還是吐了一口氣,道:“不管你和志誠有沒有過去,但我希望你們不會有未來,因為那樣對小妹的傷害太大了。”
  寧香草咬著牙,低聲道:“姐,你不要多想,我心中有數。”